杨怡并没有打断梁小梅的回忆。
“自从和蓉蓉认识以后我们就经常一起外出吃饭,购物,玩游戏……”。
梁小梅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叹了口气。
“怎么了”?杨怡问。
梁小梅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左胳膊的t恤袖口往上挽了挽并伸到杨怡的面前。
“伤疤”?杨怡看到梁小梅白皙的肩胛之处竟然留有一条长长的伤疤。
“两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和蓉蓉一起逛街,突然有两个人拦住了我们,并叫嚣着喊‘她就是龙叔的女儿,砍死她’。当时我们感觉情况不妙转身就跑,但终究跑不过那些打手,就当一个人的刀正要砍在蓉蓉的身上的时候,我一下子挡在了她的前面,替她挨了一刀,算是救了蓉蓉一命”。梁小梅说到这里的时候苦笑了一下。
“后来呢”?
“后来我才知道蓉蓉的爸爸是龙叔,是培江市地区有名的地头蛇,龙叔为了避免蓉蓉再次被仇家追杀便将蓉蓉悄悄安排到了丹徒市一家私立学校去念书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
“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龙叔便认你做了干女儿”?杨怡分析着问。
“是的,从那次以后,蓉蓉便和我结拜为姐妹,龙叔也是念我救他女儿一命,所以便认了我这个干女儿,并且在农贸市场为我安排了一个位置好的摊位,专门做这里抢手的海鲜生意”。
“难道梁队没有阻拦过你做这些事情”?杨怡不解地问。
“后来我的爸爸还是知道了我不念书,做买卖的事情,但他当时讲的那些大道理我根本连一句都听不进去,再说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赚钱,过舒心的日子嘛,我现在什么都有了,还念什么书,拿什么文凭,我看好多毕业的大学生不是一样找不到工作”梁小梅此时再次表现出一脸的不屑。
杨怡听到此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怎么了,不愁吃,不愁穿,有人尊敬我,你难道不认为我现在过的很好吗”?梁小梅对杨怡的动作很是不解。
“也许你现在拥有了好多其他同龄人还无法拥有的物质东西和尊严,但你现在最欠缺的就是亲情,一个人如果没有了亲情那她可以说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可悲可怜呀”。杨怡说完后便转过头去继续观察铱的监控器了。
“切,你们当警察的不是冷血动物,就说我爸爸这几天不就是在这里想抓几个贼嘛,那还至于都不回家看我一次,像这样不管我吃不管我喝,这样就算是亲情了吗”?梁小梅有些怨恨地白了一眼杨怡,也不说话了,自己开始摆弄刚刚登陆上的电脑。
……。
随着梁小梅鼠标不断地‘啪…啪…啪…’的点击……。
“这应该是台监控图像备份的电脑”。梁小梅自言自语地说。
杨怡没有理会梁小梅。
不一会,梁小梅再次忍不住地用手捅了捅杨怡,有些惊讶地问:“你快来看,难道他们医院就是这样往太平间里运尸体的吗”?
“往太平间运尸体”?梁小梅的这句话还是引起了杨怡的注意。
“你快看,画面上的这个人是不是再往太平间里运尸体”?梁小梅拉着杨怡指着电脑屏幕急促地说。
果然,杨怡从电脑屏幕上看到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幽暗的灯光下,有一个人正在扛着一具笔直的尸体开门走进了太平间的停尸房。
“怎么会这样,医院怎么能这么随意地将尸体扛着放到太平间呢,再说你看这个尸体已经有些僵直,根本不像是刚刚去世的样子呀”?望着这段几次让梁小梅重复播放的画面,杨怡心中的疑云越聚越多。
“你能找出这段画面以前的备份吗”?杨怡快速地对梁小梅说。
“根据屏幕上的显示这是第063号摄像头,如果没有错误的话,062号摄像头应该就是前一组画面”?梁小梅一边说一边从电脑中的众多的文件包里按照数字编号需找着。
“找到了,应该是这个”。梁小梅有些惊喜地看着杨怡说。
“刚快播放看看”。杨怡急切地说。
画面中,一样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妙龄的女子缓步地走到了太平间前不远的位置后,机械地左右看了看,当确定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便站定不动了。
“她这么晚一个人到这里做什么呢”?梁小梅不解问。
“她好像是在脱自己的衣服”。杨怡的话语刚落,女子的衣服也随着一件一件的被丢弃在地上。
“神经病吧,怎么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里脱得光光的站着,再好的身材也没人看呀”。梁小梅好奇地说。
“你看她好像是自己在欣赏自己”。果然,随着杨怡的话,画面中的女子开始不断地再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真的好像是在欣赏着什么一样。
“我看不是神经病,而是自恋症,变态”。梁小梅看着里女子的一举一动此时显得有写感的情绪。
“怎么不动了”?虽然梁小梅感觉有写感,但还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当画面中的女子停滞了一会后,梁小梅反而有些失落。
“怎么会这样,她并不是没有动,你细看她的身体好像正在微微地抽动……”。杨怡用手指着画面中的女子提醒着梁小梅。
随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的变化,杨怡和梁小梅惊呆了,以至于只顾张大了嘴而都没有发出任何的惊呼。
正如杨怡所说,画面中的女子在停止自我欣赏之后,身体便开始不断地从头到脚进行细微的颤抖,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剧烈的抖动,并逐渐地慢慢地倒在了地上,随着抖动的停止,原本一个大活人竟然在几秒中之内变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尸体真的不动了……”。
当杨怡和梁小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画面中出现了刚才扛尸体的人,只见他一把从地上拉起尸体利落地便扛在了自己的肩上,转身缓步向太平间的停尸房的方向走去。
就在扛尸人转身的一刹那,杨怡隐约地看到了他的脸部图像,并惊呼了一声:“是他……”
ps:再次感谢书友的打赏,推荐,收藏和点击。同时也感谢书友群朋友的热情鼓励,如果你想认识他(她)们,请加入书友群273872103,开心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