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d1!d2!d2!”无线电传出焦急的呼叫声。
让自己眼睛里的光芒完全释放出来的安琪儿一脚踏碎其中一个,将另外一副放在耳朵里轻轻敲打了两下。
“笃笃……”
听到声音的废墟士兵们沉寂下来,过了好大一会,米勒中尉的声音才发出。
“你是谁?”米勒中尉的声音充满凝重,他知道自己碰上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安琪儿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米勒中尉继续说下去。
“我要杀了你!”
“啪”,轻碎声传出,安琪儿手中的无线电被她掰断,继续向北面窜去。
无线电被切断,可以想象到米勒此时的脸色该有多么难看。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个这个杂碎!”米勒发疯般的将无线电狠狠摔在地上,踏上去。
“中尉,我们应该要求增援。”士兵提醒米勒。
米勒一把抢过这名士兵的无线电,对着无线电大声说道:“a1请求增援,a1请求增援!”
“滋滋……”电流声传过,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中尉,你们现在应该做的是撤退,完成交接,执行命令!”
“可是我的士兵死了四个!”米勒气急败坏。
“米勒,听着。”厚重的声音沉默一会继续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必须撤退,上级派人接手,这是命令。”
“见鬼的命令!”米勒高声怒骂,冲着无线电大吼道:“我不管这是什么狗屁命令,我只知道我的人死了四个,我得为我的兄弟讨回这条命。我不管你们搞的是什么基因试验,总之我不能让我的兄弟白死!中将先生,我……”
“你是什么身份?”厚重的声音透出怒火。
“报告,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军人!”米勒中尉大声回到。
“是,你是军人,那么……服从命令!”
“是!”米勒中尉站直身体大声回答。
军人,既然是军人就得服从命令,你别无选择。
“收队!”米勒无从发泄的发出大吼声,双眼满是仇恨的盯了西面一眼,带着自己的士兵向废墟中央走去。
“嗡嗡嗡……”巨大的嗡鸣声传出,两架直升机缓缓升空向东面飞去。
这一切都落在安琪儿的眼睛里,她看到士兵以及一些科研人员完成撤退,包括那个尼尔博士与他的驻守。
疑惑出现在安琪儿脸上,她有些搞不懂这些人究竟为什么突然撤离,留下空荡荡的金字塔废墟。
疑惑的安琪儿趴在废墟边缘没有动,她细细的将废墟观察了一遍,将地形牢牢记在脑子里:南北两侧各有一处完整的石室,石室门前伫立着两座法老王的雕塑,石壁上雕刻着各种花纹,从格局上来看,两座石室似乎是法老王与往后的棺室。
两个棺室中间的宽敞连接地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宽度大约三十米,横七竖八的躺着石柱与破损的金字塔石壁,显出一种极为惨淡的模样。
柴油发电机组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来,南北两座棺椁透着光亮,可见他们走的极为匆忙。
观察了好一会之后,安琪儿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径直向南面的棺室潜过去。她不知道是否还有留下来的敌人,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总要进去看个究竟。
一路潜行,安琪儿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掩藏的好好的,通过反复观察,她确定难免棺室的确没有任何人,这才身形一闪,顺着棺室向南敞开的一个石门钻进去。
钻进去的瞬间,右手的军刀横在胸前,握着手枪的左手架在右手腕上。
没人,一片寂静。
这是一个标准的棺室,高约三米左右,整体空间大概可以同时容纳三十个人。中间最显眼的位置置放着一座石台,石台上安放着一具棺椁。棺椁的模样就是一个人形,不过这个人形是一个女人形态,由此可以断定这是王后的棺室。
棺椁的盖子落在一旁地面上,里面空空的,可能木乃伊早已被人搬走。四周的墙壁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浮雕,最为显现的是凹进墙壁的四个侍卫雕像,除此之外,这座棺室散落着一些食品袋、香烟头等等生活垃圾,还有仍在角落的几个凌乱睡袋。
往后的棺室应该没有任何价值,作为休息睡觉的场所,从地面的沙漠战靴痕迹来看,应该是临时兵营。
警惕的将这座可以通览的往后墓室转了一遍,安琪儿向连接北面法老王棺室的出口走去。值得一提的是,墓室连接有两个相对应的连接口,另外一处需要穿越三十米左右的长廊。也就是说往后棺室的左右两侧分别有一个出口,连接着相对应的法老王棺室。
出口右侧是断裂的古老石壁,满是沧桑古朴,朝对面的出口看去,安琪儿发现两者是相称对等的,那边也有一处与这里一模一样的石壁,只是保存的更加完整一点。
“啪啪啪……”突然间,法老王棺室与王后棺室相连接的废弃露天通道一片光亮,两旁被高高挂起的灯光大亮,位于法老王棺室的发电机组的功率变大,将这一片区域印染的如同白昼一般。
灯光亮起的瞬间,安琪儿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她要进行自己这双眼睛从昏暗到骤然明亮的适应。两三秒钟之后,安琪儿眼睛里在黑暗中占据眼球三分之二的瞳孔收缩为正常,开始适应突然出现的光明。
这也是她的弱点,拥有夜视能力的眼睛同样也脆弱无比,她最畏惧的不是弹头,而是闪光弹。
突然间,一股强烈的杀气席卷而来,让安琪儿冰冷的面颊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惊讶,几乎在瞬间,她的瞳孔急速收缩,形成最为危险的麦芒状。
“唰”,破风声响起,一把军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凶狠的划向咽喉。
已经有所防备的安琪儿立即闪身后撤进行躲避,堪堪避开削过来的军刀,脸上的惊讶更甚。
“嗤”的一声,军刀划破安琪儿胸前的迷彩服,露出贴身的黑色紧身背心。
一个人影突然浮现,但随着一击未成向后跳跃之际消失在白炽灯的灯光下,一点儿痕迹也寻找不到。与之消失不见的还有那把军刀,军刀竟然也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
幽灵!
这是安琪儿的第一反应,但她瞬间把这个可能性剔除,她敢肯定这不是幽灵,是人,那股生人气息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难道是日本会隐形的忍者?或许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初步判定对方是那种传说中会隐身的忍者,安琪儿变得更加谨慎了,一手持枪,右手持刀向往后墓室后撤,双眼不停的搜索自己的周围,身体也在搜索中不断完成转动。
紧张,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待发状态,安琪儿知道自己面临怎样的对手,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干掉。
“呼……”破风声骤然从身体左侧响起,听到声音的安琪儿立即操刀向左侧刺去。
“唰”利刃以极快速度破开空气的声音响起,完全落在空出。
猛然间,安琪儿的身体遭受到一股大力袭击,整个身体毫无征兆的向后飞起,重重撞在金字塔侍卫浮雕上。
“砰”的一声,身体重重落在地上的安琪儿只觉得五脏六腑挪了一个位置,剧痛之下的身体发出微微的抽搐,尤其是被踹中的小腹更是传来刀绞一般的疼痛。
但安琪儿硬是憋住一口气,落地的瞬间拔出手枪向前射击。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划破充满死气的棺室,三颗弹头击打在对面的石壁上,留下三个呈现三角形的弹坑。
一股强烈的光线毫无征兆的由侧面射进安琪儿的眼睛,令她的双眼瞬间处于半盲状态。
“啊……”安琪儿口中发出痛呼声,双眼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的发出,这种感觉就像针尖刺进去一般。
她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最大的劣势,熟悉她的人会采用她的这一点对付她。
双眼受到强光照射的安琪儿立即向左侧做出翻滚动作,棺室的角落,后背死死靠在身后的三角区,握住军刀的右手护住双眼,左手的枪进行射击。
“砰!砰!砰!……”一阵呈现出三角的全方位速射由枪口发出,用来抵挡看不见的敌人。
“啪”,随着最后一枚弹壳落地,墓室再次陷入一片死寂之中,面对安琪儿这种抵御性射击的敌人也不敢过分靠近,三角射击足以瞬间完成击退。
双眼睁开的安琪儿迅速扫了周围一圈,依旧没有发现敌人的任何踪迹,但她可以肯定的是敌人依旧还在这里面的某个角落,等待对她完成必杀一击。
撤退,现在必须进行撤退!如果敌人在明处,她完全有自信与对方进行战斗,可现在的敌人看不见,自己会始终处于挨打状态。
出口在自己左侧十来米的距离,那里应该会有一个敌人。
选择撤退的安琪儿左手卸下弹匣,握住手枪按向自己的腰部完成上弹匣动作,随后手枪贴着左侧石壁飞快蹭了一下上膛,对着出口扣动扳机。
“砰!砰!砰!……”一阵速射,出口肃清,现在要做的是——逃!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道强烈的光束再次传来,从右侧射进她的眼睛里,让她再次处于半盲状态。
可这会得安琪儿已经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双眼了,她果断扣动扳机用手枪开路,整个人狠狠窜向出口。
一个人影突然闪现,跟在安琪儿身后,起脚踹向她的腰部。
“轰”,遭到重击的安琪儿向出口外的黑夜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外面的沙地上。
身后破风声响起,一个黑影手持军刀狠狠扑向她。
“曼陀罗!”安琪儿口中发出愤怒的低吼声。
随着这声低吼,刺向她的身影似乎顿了一下,随即更加快速的要将安琪儿干掉。
“唰”,刀光闪过,安琪儿反手向上撩刀,与身后黑影的军刀重重碰撞在一起,双方的身体同时一震。
借助这一刀的力量,安琪儿猛的朝前完成几个翻滚,起身的同时转过来盯着这个在黑暗中出现轮廓的黑影。
“知道我弱点的人不多,曼陀罗,你是一个。”安琪儿发出冰冷的声音,用军刀指着黑影,双眼喷出的蓝光犹如两道光柱一般璀璨鲜艳。
可就在安琪儿军刀指向的时候,她做出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动作:转身扑进一望无际的黑暗中……
曼陀罗在这里,那么保卫者也会在这里,阳的话有时候很有道理,打不过就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