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
柳沉渊看到腐肉骷髅的第一反应就是无限世界性价比最低的一种商品——傀儡。
傀儡就是由锻造师炼制出来的一种无生命人偶,最强大的傀儡也只能达到小仙境的层次。
一个傀儡造价极高,要买的人却少得可怜,通常都是锻造师自己使用或者卖给炼丹师。
因为这两种职业的特殊性,一般炼丹师和锻造师都不愿意在开炉炼制的时候有外人在场,哪怕是收入门的徒弟。
一是因为在炼制的时候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周围有半点声响、甚至是呼吸,都会影响炼制的效果;二则是怕独门手法和器谱、丹谱外泄。
因而,傀儡完全就是为了给锻造师和炼丹师打下手而制造出来的存在。
拥有一个实力达到小仙境的顶级傀儡护法,恐怕这陨落的大仙来历也不简单,而且绝不是什么好货。
哪有人这边说要传承功法,那边就弄个傀儡杀出来?没准那大仙还没死,灵魂就附着在哪个地方企图进行夺舍呢!
但不论如何,柳沉渊还是给这突然杀出的行尸走肉点了三十二个赞。当下再不迟疑,太元黑球回旋兜甩,将监控阵法撕开一道裂口,让其功效瞬间崩溃!
“竖子尔敢?!”
在监控阵法被撕开的一刹那,黄袍老翁便有所感应,忍不住一声厉喝。
迷雾中,柳流氓狠狠地朝外头比了一个硕大的中指——不敢是你孙子!
咩了个逼逼!你特么把老子监视了,老子破开你阵法,你还好意思问我敢不敢?去你妈的狗日!
失去对兔崽子们的掌控,名叫候阵风的老头儿把鼻子都气歪了。但他现在也顾不得身后的蝼蚁,面前这实力直逼二段小仙的傀儡才是真正的大敌!
刚才第一回合的交锋,看上去是不分上下,但实际上是候阵风吃了小亏。
傀儡本就是用炼金材料制成,身体的强度远胜于人类。候阵风是血肉之躯。又是一把老骨头,若是硬碰硬,前者能把他就地碾成骨灰,都不带火化的。
砰!
候阵风在唧唧歪歪说个不停。傀儡可没耐心听他废话,飞身就是一拳轰去。前者不敢托大,连忙挥掌迎击,结果又是双双震退数米。
如果候阵风再不找点应对的措施,这么下去,他的手掌迟早都要被砸烂。
这下子,倒是便宜了柳沉渊和牛牛二人,乐得抱着手臂看好戏。
“大哥,咱现在要不要上去阴那老王八一把?”牛牛坏笑着怂恿道,他的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善茬。
柳沉渊瞪了牛牛一眼。低声骂道:“放屁!你现在冲上去,那叫送死,不叫补刀!人家小仙境的过招也是你能插手的?别说那老王八只要分出一丢丢心神就能杀得你屁滚尿流,就是他专心与傀儡打斗,辐散的气息波动都够你喝一壶!”
牛牛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呆萌憨傻逗逗比的寸头,奉承道:“大哥说的是,大哥最厉害了!那咱咋办?眼睁睁地错过痛打落水狗的大好机会?”
柳沉渊狡黠一笑,道:“当然不是!你别小看了阴人这门艺术,更不要用你鼻毛大小的智商侮辱了这门艺术。哥告诉你,阴人讲究的是一击必杀。在对方最危急的时候捅刀子,那效果才最佳!等着吧。呆会哥就让你瞅瞅,啥才叫阴人的最高境界。”
……
砰、砰、砰!
候阵风与傀儡一次又一次地对撞,二人脚下的黑岩土地早就被虐成一片废墟。
方圆百丈之内,岩层塌陷,碎石翻飞,到处狼藉!
候阵风是个法修。近战肉搏根本不是他的强项,但傀儡速度敏捷,每次都是贴身强攻,纠缠得他无法脱身。
砰——
又是一次拳掌对撞,这回。老头的身体就像是断线的残鸢,倒飞出百米开外。只不过他脸上并没有难看之色,反而露出一丝狰狞:“区区一个傀儡而已,别以为本仙奈你不何!千柳困阵!”
只见候阵风一声暴喝,手掌一挥,招出一枚阵旗掷了出去。
嗡!
空气怒颤,不知什么时候被布下的数十枚阵旗、阵石从隐匿中显形,与激活阵法的最后一枚阵旗交相呼应,灵芒连成一线!
咻、咻、咻……
强悍的困阵气息凝聚成千万道无形柳絮,将傀儡重重捆绑缠绕,束缚着他的躯干四肢!
“呜——”
傀儡喉中发出瘆人的低吼,疯狂地调动灵力挣扎。
可是那无形的柳絮仿似无穷无尽,挣脱开一根,就立马有三四根缠绕上来,根本无法抽离!
终于将傀儡困住,喘过气来的候阵风朝着迷雾的方向森然一笑,道:“很失望吧?”没有人回应,但他也不介意,笑得愈发猖獗得意,“我为刀俎,尔等为鱼肉!竟敢违抗本仙的旨意,待我杀了这鬼怪之后,再去收拾你们这两个小畜生!尽你们所能享受最后这点生命时光吧!”
说完,候阵风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傀儡身上。只要这家伙没彻底毁灭,他就一刻都无法安心!
嗡、嗡、嗡——
又是数十枚阵旗化作闪光隐没于空中,天地元素开始飞快聚拢收缩,空间扭曲颤动,一丝丝凌厉的杀机开始汇聚成型!
杀阵!
候阵风知道凭借自己的术法手段,想要完全破坏傀儡的身躯得耗费不少时间。那倒不如布置一个强大的杀阵,借用外界元素将其磨死,反正后者在困阵中也挣脱不得。
迷雾中依旧没有声息,监视阵被那该死的耍猴人破坏,让候阵风无法得知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不过他百分之九十肯定那两个小崽子见战况急转直下,忙着逃命去了。
没有了傀儡的攻击干扰,黄袍老翁布置阵法的速度翻了不止一番,顷刻间便将杀机滔天的杀阵完成。
“去死吧……百鬼噬杀阵!”
呼——
一阵宛同尖刀利剑般的阴风凭地回旋而起!
杀阵之内,可怕的气机凝聚成上百头面目狰狞的夺命厉鬼,朝着傀儡咬噬而去!
杀机如龙卷,百鬼戮人间!
然而,当奔在最前头的那只厉鬼正欲对准傀儡当头咬下时,时空莫名地波动了一下,仿佛被时空一道的超级大能逆转改写了一般。
叮!
幽冥奏乐,神鬼惊泣!
霸道的太元黑球倚仗着十字剑坠的突刺速度呼啸而过,接而,透过候阵风骤然放大的瞳孔中见得,千万柳絮和狰狞百鬼——像是纸糊的一般,瞬间崩溃消散!
“吼——”
突然没了束缚,傀儡的身体一下子如同离弦怒箭般射了出去,只一眨眼便闪现到候阵风的面前!
傀儡扬起拳头,几乎调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灵力,撕裂空间,狠狠地轰向老翁的脑袋!
候阵风根本就没有料想到这种突发状况,脸上青白交替,恐惧和怒火冲击着他每一条神经!
他发誓,在解决掉傀儡之后,就立刻将那可恶的耍猴人碎尸万段!
只不过,这要建立在……他还有命等到那时候。
叮叮——
就在候阵风准备飞身躲避一击时,坚硬的黑岩地面上,陡然破出无数黑影“藤蔓”,将他死死缠绕锁紧!
死亡的冰冷气息,一下子将老翁笼罩其中!
少年森寒诡笑的声音,在他身后幽然传出……
“刚才你说,谁是刀俎,谁是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