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像被从梦里惊到,立马坐直了身子,嗯嗯应了两声,然后神情怔怔,像是在思考,可就是说不出个什么。
我们都笑了。
一直被我们所忽略的李文,竟然是这样一个连说话交流都不太利索的人,若不是荫了李氏家族的福祉当了燕金县丞,恐怕连街头小贩都做不成。
我只是对他的防范之态好奇,并不真的指望能问出什么,但他的懦懦之姿似乎是激起了众人莫大的嘲弄之意,有望成为紧张谈判的间歇中,一个轻松的笑点。
“我...”
“呵,帝姬在此,还我什么我,要称下官!”李百儿不满地嗤笑一声,重重地提点李文。
“对...下官,下官。下官我...并不是很清楚矿脉的事情。”他终于笃定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屋内静默了片刻。
窗外,古树的枝叶影影摇摆,好似枯爪映在窗纱之上,发出索索的声响。
李睦局促不安地看看我,又看看玄信。
玄信面上挂着勉强隐忍的笑意,口中却一言不发,很明显,他似乎并不想加入这局无大意义的声讨。
“你做了多少年的县丞了?”我柔声问道。
“嗯...”他竟真的数了数自己的手指,“十...十五年了。”
“你家祖上又是做了多少代的燕金县丞呢?”
这次他回答得利索了:“足足五代了。”
“燕金县是整个逐鹿最著名的玉石交易地,常有外地人来赌石,是也不是?”
他道:“是,是,来玩赌石的那些,都是非常非常有钱的有钱人。”
“会有徽国的人么?”
我只是随意地追问一句,他却楞了楞,想想答道:“似乎是有的。”
似乎...
做了十五年的县丞,家族五代驻守燕金,竟然不懂矿脉,连县中是否有徽国商客往来都不知,这等的糊涂!难怪心中发虚,不敢多言,也不敢加入讨论。
我心中置气,却也不表现出来,只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不再发问。
李文赔了个笑,坐回到他昏暗的角落里。
“百儿,请帮忙把灯挑亮,把门阖上。”见我们都消停了,玄信才出声命道。
李百儿忙起身:“大人是要看地图文书了么?百儿再多点两盏吧。”
“可。”他瞬时变得惜字如金,不再理会旁事,只拿出地图展开在屋中间的长桌上,借着烛光细细看起。看了一会儿,他抬头道:“请各位都过来罢,李文大人,麻烦您也一起来看下。百儿,齐朔还没回来?”
百儿摇摇头:“已经催促人去找了。”
玄信不再发问,低下头看图。
百儿检查好门窗便凑来桌边,连李睦也整整衣衫,起身踱来,歪着脑袋,探头围看。
“大人,我们真的要出借矿山给徽国人?”李百儿问。
“自然。我会和他们提出三点条件,一、选择做为租借的矿区需在边境之上,二、逐鹿不会再为与徽国的交易开辟新的矿区,三、若是租借的矿区不够,我们同意按照已有的商贸路线,从国内运输石料过去,成本与价格不菲。”
“百儿明白了,这样一来,相当于卡死了他们的需求,永远受制与我国?”
“只在矿料一项上。”我笑着补充。
玄信冲我点点头。
“在过去,青龙和徽国并无必须的商贸往来,所以目前看来,青龙并无甚需要依赖徽国的。而逐鹿之前的一些物品需求,可换由青龙供应。都是一家人了嘛。”
李睦连连称是,就差高呼一句,帝国万岁。
“除此以外,我草拟了一份租约条款,里面写明:自青龙承接逐鹿起,所新的或已有的租约,都改为五年期,如遇中途毁约,任何一方,都将赔付一年租金加已投入成本两倍的补偿。”
李百儿的眼睛亮亮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人,我看懂了!这样,只要那陈之枫签了字,就意味着,丹林的地界可一同收回!”
“且要提前收回,就算是赔款,以当年签下的租约,总计也没有多少。”我道。
“对对!气死他们!”李百儿一兴奋,便顾不得女官的礼仪,“但...大人,我们要将哪块矿区划租给他们呢?”
“好问题。”玄信随口赞道。
他举起烛台,放到地图之上,照亮了逐鹿与徽国的那条绵延着江河峻山的国境线。
“我们逐鹿的边境之上,大约一共有六座矿区,多是小矿,鲜有中矿,大矿只在逐鹿境内,必然是不能租借给他们的。”
“虽然是睦亲王口中的小矿,但据程某所知,也能开采个十几二十多年的吧。”
“对对,”李睦点头,“我们称呼的小矿,其实也都不算小了,若是中矿,能开采上百年。”
“李睦大人能为我们指点矿区,提供参考么?”我睁大眼睛,笑着问他。
“殿下客气,本王...呃。”李睦皱着眉,用手指细细指过图上标记的一个个矿区,“其实这些...呃,并未完全探明,有时探矿的也会出错。”
“先不论图上标记的中矿小矿正确与否,就以位置而言,睦亲王有何选择上的见解么?”玄信道。
“这...意寒山、祝山、转山...镜山...”
李睦正昏花着眼睛,絮絮叨叨,在图上来回比划,我却清晰地听到耳旁,来自一向说话不清楚不利索的李文非常笃定的一句:“镜山。”
我抬起头,正好遇到玄信的眼神,他也极为吃惊地看向李文。
“为何是镜山?”他感兴趣地问道。
突然间,李文的话变得流利,思路也清晰起来,他道:“镜山是中矿,够徽国人开采许久的了,而且,”他指向地图,“镜山的位置,是在逐鹿最强防线的南侧,且地形易攻难守。将这里给到徽国人,安全,放心。”
“嗯...说得好,就依李文大人的意思,镜山吧。”玄信轻叩一记地图,直起身,盈盈笑道。
李百儿惊异地抬起头,似乎带着某种不服气,道:“他...李大人,方才不是还说不懂矿脉之事的?”
(写这一章时,简直像是自己在草拟合同...)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