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子从容从门中走了出来,他的目光没有看向虚空中的虚影,而是用古老的神秘语,在和某种天地的存在交涉。最终虚空中男子脸色一变,最终阴狠的看了一眼,退去!而与天地缓缓飞向了定天,眼神看向了天剑即将下的半死的的青年男子。
玉天帝眼前腾起一道光幕,映照出了前世今生,甚至世间万千变换,定天甚至看到了一丝丝,自己的过去也在上面,一道光束笼罩面前的男子,男子眼神出现了恐惧,似是要挣扎,却惊恐的发现发不出声音,全身禁锢。光幕和和男子形成了通路,他的身上倒映出了男子的一切,时间逐渐退回了曾经,当男子过去演放到婴儿十分,定天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他转身看着玉天帝,发现对方身体微微出现了颤抖!
画面一闪,混沌显现,顶天看到了白茫茫一片,只有无尽的闪动的混沌,而玉天帝眼中爆射出了无尽的神光,那是七彩光晕流转,混沌钟似乎揭秘除了什么,最终玉天帝,常常叹了一口气。对面的男子早已经昏睡了过去,她转身看向定天。
“不知不解,差了因果!”玉天帝身形缓缓消散,似乎有些落寞,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天空中那第水珠再度飞入了定天身体内,毫无异样。
定天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神复杂,玉天帝的话模棱两可,单手有一点是肯定的,她还是相信有轮回,甚至眼前这个男子就是她要找寻到的人。定天知道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够在这里停留太久,于是将自己的仙武帝经烙印在了男子脑海中,因为仙武帝经之赠给有缘人,不涉及家族问题,这个问题顶天现在和疑惑,传说先武大帝的家族很强大,但是没有人见过,这样一个大家族却甘愿帝经被外人所修炼,着确实让他有点好奇!
定天看了一眼男子,他相信他们还会再相见,专设化成长虹再度离开了,前方应该就是所谓的圣山,里面镇压者极度恐怖的存在,不过定天心境早已经开口,走上帝路生死又有什么可以惧怕的。他目光看着前方,眼神中流露出了坚定!
圣山高耸入云,他是真正的山脉,云云雾缭绕,美如仙境,却偏偏镇压着恐怖的存在,处处危及,传说有任务刚进去就被曾经的战斗余波,跨越时空给镇杀,甚至如果遇到一个微笑而生物,你如果掉以轻心,可能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圣山没有入口,因为他直接敞开,随意进入,这里也是那些实力低危,想借助圣山遗物和天才地宝变得强大起来的人的最爱之地,但是残酷的圣山,注定了血流成河,除了外围,没人可以活着从里面出来!那是禁地!
定天缓缓落了下来,他看向远方,三男两女小心翼翼的潜伏在不远处,似乎在等待这什么,他好奇地看着!
突然不远处草丛一阵波动,一个长耳兔,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周围,似乎在确定没有课危险之后,慢慢地跳了出来,冲向一块灵芝。
“上!捉住灵图!我们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一个脸上一道刀疤的男子大喊一声,五个人冲向了五个方向,将灵兔包围在最终,奇异的是灵兔竟然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眼中竟然闪现了一丝放松,似乎丝毫不惧怕他们,灵兔双脚一跳,身体猛然间重启,将前方一个三清境界的男子撞飞,砸向了远处,昏迷不醒,剩下的人眼神出现了一丝凝重,这个兔子的攻击能力超越了一般灵兔,可能是其中的王者!定天眼中精光一闪,好奇的看着那只兔子,似乎有些饶有兴趣!
他知道妖兽是按照等级来算境界的,而今这只兔子正好相当于三清境界,但是他感觉得出来,这种兔子的血气澎湃,如巨龙翻滚,绝对不止表面那么好欺负!
“小爷今天心情好,出来发现了一株千年灵芝,所以不想伤你们性命,今日里门离去,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兔子口吐人言,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轻蔑,然后看着那株灵芝,嘴角出现了晶莹的口水!
周五诶围着的五个人申请个不一样,有人有些害怕,挥手画的灵兔更肯定来自于圣山中的王族,他们得罪不起!但是有人不甘心,这个东西它的血肉可是让自身发生巨大的蜕变!
“师弟师妹们,你们想想,我们宗门中的那点待遇,增么坑让门有望更高境界!你满难道甘心那些所谓的大人物后代,天资没你们好!却骑在你们头上,耀武扬威!”刀疤脸男子,眼神扫视着剩下的人,眼睛中出现了一丝精芒,几乎剩下的所有人眼中出现了不甘,似乎被戳到了痛处!
“今天这个机会绝对不能能够放过!”在带吧脸的蛊惑下,剩下的这四个人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诀诀,崛起手中的兵器,冲向了站在中央的灵兔!
本来兴致勃勃的灵兔瞬间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冷面和无情,他体内如了铭板巨响,身体罡风一震,四个人都飞向了远处,生死不知!
突然灵兔,眼神中出现了了啥意思警惕,看向四周,眼中有些凝重:“阁下既然是高手,何必藏头陋屋!”
躲在树上的定天,神情一愣,刚才忘了控制气息,竟然被发现了,他之耗费了下来,盯着眼前的兔子看个不停!这还是兔子吗!兔子都是被凡人当做宠物来饲养的,眼前这何止兔子,彪悍的异常!
“阁下,这种眼神看我,难道是看不起我灵兔一族吗!”灵兔眼中傲气一片,似乎抬出自己的家族,对方一定会诚惶诚恐的,这招他曾将在面对其他人时,百试百爽!
定天一愣,龇牙咧嘴的笑了笑,这只傻兔子。
“灵兔是什么,可以吃吗!”定天眼神中带着笑意,嘴角故意做出一副流口水的样子,对面的兔子高傲的身形一愣,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竟然有这么不开眼的家伙,挑衅灵兔家族,整个第一界,都对灵兔一族给与了足够的重视!
“哼,小爷看你还带是个半神境界,才给你面子,竟然挑衅我灵兔一族!小爷要跟你决斗,输了小爷就不是你爷爷!”兔子身上血气开始翻滚,定天脸色黑了下来,最近见到了两个奇葩,那只胖猫,竟然是白虎王的子嗣,而今竟然一个满口城自己小爷的一只兔子,整个异界是不是都是这种脑袋缺根线的物种!定天不由得有些郁闷。
兔子看到了定天对自己的漫不经心,有些恼怒,直接冲了过来,携带者万钧之力,要将定天撞飞,定天缓缓抬起了眼皮,双眼中时光之力弥漫!
“刹那芳华”
禁锢一切有形之物!兔子脸上满脸怒气,被定格在了这一刻,定天走了过去,提起他常常的耳朵,啧啧称奇。
“去了紫星,聚会忙着战斗了,都没有开过荤,这只兔子味道不错,如果煮了一定是一道大菜!”
定天眼神流露出了奸诈的笑意,本来禁锢的兔子似乎因为定天要煮了他的话,竟然挣脱了时光之力的禁锢,眼神看着定天带着深深恐惧!
这家伙绝对是恶魔,自己才是受害者,天道不公!这么大的恶魔修为比小爷高!这简直是天怒人怨!这是这种兔子心中最大的哀嚎!它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
“吆喝,你这只兔子脾气好大!竟然挣脱了我的束缚,不过逃脱不了被我镇压的的命运!”定天用力甩了一下兔子,兔子龇牙咧嘴。
“小爷是天生王族,你杀我,是天怒人怨!”顶天手中力道加大,这家伙还是需要被修理。
“大哥,饶命!小爷以后见了你,绝对绕道走!”兔子疼的龇牙咧嘴,虽然自己的禁锢挣脱了,但是自身的实力却被诡异的镇封住了!
定天脸色黑线不减反赠,这只兔子简直是奇葩,求饶还要当自己的小爷!定天手中的力道更加用力!
“小爷真的错了!小爷已经道歉了!”兔子眼中逐渐出现了泪珠,这个眼前的恶魔,酱紫的弱点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在遭受非人折磨!
顶天提着这个兔子,他觉得这家伙需要慢慢给修理,这毛病成了病,需要他给治!顶替那打字和这只一直低谷的兔子,来到了四个年轻人面前,眼神有些好奇,他不止一次听说过宗门了,甚至自己的父亲也说过,宗门是一个师门,是起源的的开始,他成就过大帝!也帮助好多人!宗门拥有最好的资源!
不过眼前的情形有些让他纳闷,这些家伙天资看起来不来,可是身上的血气很平淡,简直是暴殄天物!这个跟自己父亲的描述完全不符!定天大手一挥,一枚种子悬浮虚空,投射的光芒将四个人笼罩,定天眼神瞟了一眼远方的那个青年,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
虚空的种子山发着柔和的光芒,那是顶天体内的凤凰涅爬树的种子,可以修复伤势,四个人上上光环一闪,身体血色恢复正常,定天手一招,种子飞回了身体内,眼前的四个女青年缓缓地挣扎要苏醒过来!
“干嘛要救他们,几只想害我的蝼蚁!“领土眼中透露出了不满,嘴角开始嘟囔!定天没有理会这种奇葩的兔子,阚泽苏醒过来有些茫然的四个年轻人!
“师妹,这里是哪里!我们该不会进入地狱了吧!”一个女子看了一眼眼前的另一个女子,眼神有些暗淡,似乎也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恭喜你们!你们还活着,不过沦为了阶下囚!”定天走到了中央,清了清嗓子,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
四个年轻人眼神一愣,脸上出现了喜色,似乎可以活下去这种一种天籁之音,但是随即眼神又黯淡了下来!成了别人的阶下囚,比死了更难过!
刀疤脸,盯着定天手中的兔子,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随即想到了什么,眼神阴沉的看着定天:“谢阁下的救命之恩,不过我们是剑山的弟子,你要知道剑山可是三星级势力,你确定要收我们为囚徒!”刀疤脸眼神中出啊吸纳了傲然,随即盯向了定天手中的兔子。
“如果你放了我们,再把那只兔子给我,我可以把你引见进宗门,那是无数人想要进去的地方!兄台意下如何!”
定天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眼神冷了下来,旁边的兔子一阵幸灾乐祸,这个傻逼的刀疤脸,得罪了艳琴的这个恶魔,比死了更难受!定天真是想不到,总计久了对方的性命,竟然理直气壮的威胁,甚至还觊觎自己的东西!这种人竟然是自己救的,他心情一阵不爽!
定天一步跨越到了刀疤脸旁边,一巴掌狠狠的扇到了脸上!打人不打脸,可是太不要脸了,一切规则可破!男子被抽飞了,周围的年轻人,瞠目结舌,没有敢说话,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挨打的对象!
定天下手有分寸,男子只是被他将半边脸抽肿了,在远处爬起来,脸上怒火中烧,怨毒的看着定天,如过眼神可以杀人,定天觉得自己死了不知千万边!
“我救你一命,你竟然不感激,反而来威胁我,什么狗屁三星级势力,没听说过!人作践,不可活!”定天想着虚空一抓,男子恐惧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再倒飞了回来,他现在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招惹了一个不同凡响的天才!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顶天抓着眼前的男子压住心中的躁动,他现在不想杀人,这个山脉中之中根本不了解,还需要他们所有拼凑出这里的情况!
“前辈,请您手下留情!师兄他心肠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