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皇甫暄妍连番的电话攻击,宇文望下班后难得地回到宇文家的别墅,家里另外三个人早已坐在客厅,但他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受到,刚踏进客厅,身体就差点被皇甫暄妍瞪出个洞来。风雨wWw.
不止皇甫暄妍,就连一直是他为偶像的宇文惜也对他露出不满的神情,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写满了哀怨。
“妈,你这么就叫我回来干什么?”宇文望皱了皱眉,松开领带,坐在沙发上,把手搭在靠背上,翘起二郎腿。
他这么一问,皇甫暄妍就更加生气了,怒其不争地说:“小望啊小望,你说你怎么会这么糊涂?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你以后该怎么办?”
“对啊,哥,你真是个大笨蛋,这次你真的辜负了你那个好脑袋!”宇文惜在旁边附和道,语气幽幽的。
宇文望被自己母亲和妹妹说得一头雾水,看了宇文韦霆一眼,向他求救。
“今天你程叔叔说你和晴晴要正式解除婚约。”宇文韦霆淡淡地说。就在宇文望要感谢自家老爸解决他的困惑时,宇文韦霆补充道:“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别经常让你妈担心!”
宇文望不着痕迹地抽了抽嘴角,狼永远变不了羊儿,估计宇文韦霆肯开口给他解疑,是为了让他尽快把事情处理好,让皇甫暄妍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宇文韦霆的身上。
宇文望有点看不起自己老爸,一天到晚围着老婆转。心里这么想,但他并不敢表现在外,免得受到老爸的攻击。
然而,宇文韦霆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一样,挑了挑眉,用犀利的目光说道:“我就爱这样,你管不着!先把你自己的事情办好!”
皇甫暄妍不顾两父子眼神上的交战,坐到了宇文望身边,“你倒给我说说,你和晴晴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去了哪里?晴晴为什么会病发的?”
“妈,这是不是片言只语就可以说清楚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重要的是那个丫头没事。”宇文望想要蒙混过去,但难得把宇文望叫回来的皇甫暄妍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他,“片言只语说不清楚,你就给我详细地说明白。”
皇甫暄妍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我有大把的时间,我们今晚就在这里慢慢地说,直到说明白为止。”
“妈,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有分寸,我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宇文望失去耐心。
“那你给个说法,这事你怎样处理?”皇甫暄妍站起来,俯视着宇文望,似乎这样比较有气势。
“无论程雨晴说的还是程叔叔说的,我都没有答应过!这就是我的态度,你满意了吗?以后,我不想再讨论这事儿!”“解除婚约”四个字宇文望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他这一辈子对不会把这四个字用在他和程雨晴的婚约上的。
“那就是你会娶晴晴?”皇甫暄妍兴奋地按着宇文望的肩膀。
“妈,这事我自有主张,你不必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