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恒旅馆,几个人外国人脸色苍白的围在桌子面前,小声的争论着什么,从他们的表情看,应该是好几天没吃好、睡好了。
几人正是被赵子梧一个随口说出的价格弄得焦头烂额的罗尔夫几人,他和康道浮乔治来到旅馆就相互埋怨,罗尔夫怪乔治不做好准备,乔治怪他不把所有情况都说清楚。
好在二人都是商人,很快达成和解,共同为赵子梧提出的要求开始较为详细的计算。
初步结果让二人都有些无奈,赵子梧这一刀算是砍在要害之处了,不但赚不到钱,还要贴个运费什么的,但确如赵子梧所说,德国国内很不景气,这单子要用来维持工厂的运营,还是能撑上好一段时间。
二人不甘心,组织人手又算了几次,结果都相差不大,乔治有些灰心,他提议和赵子梧再谈谈,如果不行就放弃。
罗尔夫是有苦说不出,不做生意,商行的各项支出并不会少,生意不赚钱至少也可以维持商行的运作,他翻来覆去的算那个电厂的费用,想看看单独做这笔单子会怎样。
乔治见他折腾,劝他算了,不要因为赵子梧的报价就不还价,他却不知维持和赵子梧的生意对罗尔夫有多重要。
“乔治,你说我在这几个设备上压一压国内的生产商,他们能接受吗?”罗尔夫问道。
乔治接过来一看,见罗尔夫居然要压德律风根公司生产的25000kw发电机组百分之十的价格,直接摇头,“怕是不可能。”
“不可能?国内不少工人被解雇,工资也下降了不少,我觉得还是可能的。”
他这一说康道浮乔治倒是觉得有些道理,国内不少企业为了维持住运行,不但解雇员工,还压低工人工资,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还是能让不少人有活路。也许……他也可以试试。
再次重新计算,将可以压低的费用进一步压缩,算是可以做这个单子了,两人都送了口气,准备以这个为底线,尽量争取赵子梧能够加价。
放松下来,二人开始瞎扯,说着说着就说到赵子梧为何不愿意南京参与进来的事,以罗尔夫对赵子梧的了解,知道他是不愿意受南京的控制,他认为赵子梧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南京介入的。
而以康道浮乔治对实业部和孔祥熙的了解,他认为南京放弃这诱人的骨头几乎不可能,若是赵子梧不答应,估计把此事搞黄了都可能。
这样一来,二人发现这事居然没谱,刚刚好转的心情又差了。
“跟中国人做生意真是难啊!”康道浮乔治感叹道,他作为喜望钢铁公司在中国的负责人满怀热情来到这里,和南京挂上钩,以为可以大干一场,不料两年下来,谈的倒是热火,实质上的事情一样没成,白花了不少钱。
罗尔夫倒了杯酒给他,乔治接过来,正想一饮而尽,手却停留在空中不动了,他的呆傻样子吓着罗尔夫了,以为他犯了什么病。
“乔治…..乔治!”
康道浮乔治面无表情,随即涌上一抹红色,呆滞的眼睛突然闪出一道精光,他站起身来狂吼了一声:“我有办法了!”
办法?什么意思?罗尔夫大惑不解。
“乔治……”
康道浮乔治将杯子放到桌子上,有些激动的冲着罗尔夫吼道:“我有办法了!”
没等罗尔夫问,他就手舞足蹈,言语急促道:“你不是说赵子梧不想南京介入吗?”
“是啊。”
“我们都知道南京不介入几乎不可能,他们宁愿赵子梧做不成。”
“对啊。”
“那如果我们以此说服赵子梧同意合资入股会怎样?”乔治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
“入股能解决问题吗?…..什么!入股!乔治,你这招太绝了!”罗尔夫顿时反应过来。
“走,找他去!”
二人在顺从诧异的眼光中也顾不得洗漱,跳上车就直奔察哈尔省府,可赵子梧不在,一打听才知道赵子梧已经和佛采尔去部队了,至于哪一支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真是要命了,二人急的团团转。
“乔治,先回去,反正这事早一天商量,迟一天商量没什么关系。”
话是这么说,也知道确实没有那么紧迫,不过两人好不容易想到办法,得不到结果,那心里就如同猫抓一般,难受之极。
好在赵子梧并没让他们等多久,两天之后,省府来人说赵主席回来了,二人听罢如同上了发条的弹簧,嗖的蹿出门,速度之快让随从目瞪口呆。
此时赵子梧和佛采尔正在他的省府办公室里相谈甚欢,二人不少理念还是有相同之处,赵子梧根据老师讲的一些故事和自己一些心得提出的想法和理念让佛采尔着迷,而半道出家的赵子梧对佛采尔深厚的军事知识和训练方法也是推崇备至,而且二人的强军思想很少带政治色彩,没有照顾什么方方面面的说法,很是投机。
“赵主席,乔治先生和罗尔夫先生来了,要见您。”秘书在门口禀报着。
佛采尔听翻译说完,火冒三丈,起来就要出去臭骂二人,商人就知道生意!
赵子梧急忙拉住他,“将军,钢铁厂对我很重要的。”
佛采尔这才悻悻坐下,等乔治二人进来,他嘟囔着让他们快点,别婆婆妈妈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老将军的火爆脾气乔治是早有领教,见他脸色不善,知道来得不是时候,只是这事也憋了他好几天,再不商量出个结果,他也要杀人发泄了。
“赵主席,先不说价钱的问题,我想知道赵主席如何处理和南京的事?”这话几乎就是佛采尔第一天会谈时最后一句话的翻版,这下连佛采尔都想听听赵子梧的回答,以他和老蒋的接触,南京不伸手几乎不可能。
旧话重提,赵子梧郁闷不已,这德国人老盯着这事什么意思?
他不回答,乔治急了,张口将他和罗尔夫的分析一五一十说给赵子梧听,赵子梧呆了半响,他确实可以硬顶着不然孔祥熙之流介入,但确如乔治所说,南京可以把此事搞黄,什么海关卡一卡,运输卡一卡,他就一点招数都没有。
“赵,你很想建这个钢铁厂吗?”佛采尔问道。
“将军,你知道我们国家的情况的,钢铁厂我真的很想建。”
“我帮你。”
赵子梧心里一阵感激,他知道佛采尔的意思是他去和老蒋协商,但经过几次事件,以及老师的分析,他知道老蒋不会因为佛采尔的帮忙而任凭自己折腾。
“将军,多谢了,不过此事恐怕将军帮不上忙。”
佛采尔火又上来了,刚想说什么,乔治急忙插嘴道:“将军别发火,我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赵主席愿意不愿意。”
赵子梧还没听完翻译说的话,佛采尔火了:“有主意就快说!”
乔治尴尬不已,本来是想阻止佛采尔发火,他才用德语说,不料赵子梧还没听懂,老将却火冒三丈。
也顾不得这些,乔治转而向赵子梧说道:“如果赵主席能够同意德国公司入股,并接受一部分贷款,我想,我们就可以阻止南京插手进来。”
“阻止?怎么阻止?”赵子梧不解。
“赵,这很简单,有德国公司的股份,那我们就有发言权了,我们若是不同意其他中国商人介入,南京是没办法的。”
“而且,我们也可以通过公使先生照会南京,这样南京也不能阻止我们建厂!”乔治补充道。
这下赵子梧算是彻底明白了,“可那不就成了你们德国的钢铁厂了?”
“不!不!”乔治连连摇手,“我们只是帮赵主席解决问题,不会干涉钢铁厂的事,这样我们哪怕是机器设备上不赚钱也说得过去,但赵主席不会不给我们分红?”
“这倒不至于,乔治先生可以问罗尔夫,我还是很讲信誉的。”
“那如果赵主席同意,我们德方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如何?”乔治试探问道。
赵子梧笑了笑:“乔治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就代表你要份近一半的利润,这恐怕比你买设备要赚的多,不过你确实帮了我大忙,以其让南京那些人来分,不如给你,只是我要说清楚,这钢铁厂以后要支持我造武器,乔治先生对这一点可有疑议?”
“没有!没有!”乔治简直喜出望外,中国钢铁的价格他清楚,就算察哈尔自用一大半,也有高额利润,至于造武器一说,根本不是事,若是赵子梧不用来造武器才真是奇怪了,那样根本不用折腾什么钢铁厂!
“如此说来,那我就没问题了,我们可以商量合同的细节。”
两天过后,双方迅速达成协议,张家口钢铁厂总合同不仅仅是一期的二十万吨,而是一百万吨,总投资四千万元,包含了张家口发电厂、生铁厂、炼钢厂、轧钢厂等等,德方完全负责技术和培训,不参与经营,只派财务人员来监督。
随即,双方向外界公布了这个超级大合同,这也是佛采尔的意思,早些宣布,省得别人惦记,而且他也正好做个见证人,对后续德国使馆的介入是有好处的。
察哈尔日报率先披露了一些合同细节,随即天津、上海转载,记者蜂拥而至,这可是钢铁厂啊,不过在披露一些细节时,进行了一些隐瞒,钢铁厂的总产量对外宣布的是六十万吨,避免让南京实业部的人脸面难看,其中德方占股百分之四十九,赵子梧占股百分之五十一,四千万投资中,德方出资一千九百六十万,并提供一千万的贷款,赵子梧实际出资一千零四十万,贷款利息只有百分之三,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孔祥熙看过报道,心里说不出的恼火,他盯着赵子梧放出风来钢铁厂很久了,他相信靠自己的手腕,赵子梧除非不建,要建就必须向他低头,可这突然出来的报道让他没了辙,别人不知道,他可太清楚了,赵子梧居然给了德方恰到好处的四十九,他下手余地都没有,这可是很少有的外资出资这么大居然不控股的情况,他若是出手从赵子梧手里抢股份,也不是做不到,但从报道的内容来看,他相信赵子梧和那个乔治是商量好的。
“这有问题吗?”夫人宋霭龄不解,抢赵子梧手里股份怎么了?都是中国人,合起来依然控股,不会给外界说三道四的。
“你懂什么!”孔祥熙没好气道,夫人就盯着钱,很多东西都看不懂,“你以为同是中国人抢了股份就没问题了?”
又想了想,宋霭龄依然不解:“我觉得没问题。”
真想臭骂夫人是个蠢货!孔祥熙无奈解释道:“要是那样,不管是我,还是赵子梧的股份都比德国人底,要是赵子梧让德国人玩小动作,那样就变成他们说了算。”
“可你和赵子梧合起来还是比德国人多啊?”
“那要合起来才行!赵子梧就可以借此要挟我,听他的,否则就变成听德国人的,传出去我就成了卖国贼!真要这样,横竖我都没有发言权,要拿破股份作什么?”孔祥熙火道。
这个解释算是到位了,宋霭龄不甘心:“你也可以逼赵子梧,他的钢铁运不出察哈尔也是没用的。”
真是傻到家了,孔祥熙叹了口气:“那德国人发来照会怎么处理?他们几千万都投进去了,会任由我收拾赵子梧?”
宋霭龄一呆:“插不上手了?”
“眼下看来是这样的,除非你愿意要百分之一的股份!”
同样的讨论在王颂房间里也进行着,王颂对赵子梧居然有如此头脑深感欣慰,尤其是这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就是点睛之笔,赵子梧还一头雾水,等听完老师分析,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