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飞的车技实在是不怎么样。马车驶得摇摇晃晃的。但总算还能上路。
明月心被晃得昏昏欲睡。慢慢地她也有了睡意。
就在她要睡过去的时候,马车却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我们到了吗?”明月心疑惑地问。
孔雀山庄的距离可不短。燕南飞赶车的速度也不是多快,现在才用了多少时间。这样就到了?她真怀疑她睡过头了?
傅红雪已经下车去看情况,可过了好一会儿却还没回来。
明月心忍不住下车亲自去看看出了什么状况。
她下车看到傅红雪和燕南飞正围在一起,好像在讨论什么。她马上走过去。
傅红雪马上就发现了她,向她走过来,说道:“你怎么下来了?”
他的语气中带着点责怪,看起来,他很关心明月心。除了冷了一点,他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可惜明月心却是个死心眼。而且还是对公子羽这个渣男死心塌地的。披着明月心皮的林岚心中叹息。
她定了定神,问道:“现在还没到孔雀山庄,为何要停下来?”
傅红雪说道:“没事。不过是看到一个死人。”
明月心说道:“能够让你们停下来这么久,这个死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吧!”
傅红雪点点头,说道:“他的确不简单。而且,他和你有些关系。”
“和我有关系?”明月心疑惑。
傅红雪说道:“你的仇人。”
“我的仇人?”明月心更加困惑了。她什么时候的仇人?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脸色一变。赶紧上前去看。
“真的是他。”明月心脸色复杂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躺在地上的正是杨无忌。
就在前不久还捅了她一剑的“百无禁忌”杨无忌。
他是被一招致命的。狠辣的一招,直接戳破他的喉咙上的气管。他正是断气而死的。他圆睁着一双眼睛,死不瞑目。他的表情也很奇怪。好像很不可思议,有些愤怒,还好像有些了然。
杨无忌虽然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但怎么说也是一个绝顶高手。居然就这样死了,而且曝尸荒野。
“杀他的一定是连杨无忌自己都想不到的人。他是谁?”燕南飞皱着眉头说道。
傅红雪接着说道:“而且,那个人也一定是个高手。”
燕南飞表示赞同地点点头。虽然这个人出手出其不意,杨无忌根本没有料到。可杨无忌毕竟不是浪得虚名的人,能够将他一招毙命的人至少跟他是同一级别的高手。甚至比他的武功还要高。
只是,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到底是谁。这个人是敌是友?又有什么目的?
燕南飞吐了口气,笑道:“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既然帮我们杀了杨无忌,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就轻松多了。”
他看到明月心的脸色一直不好看,看到杨无忌死了居然没有一点喜悦之情。不禁问道:“杨无忌死了,你不高兴吗?”
“我为什么要高兴?”明月心面无表情地说,“他不是我杀的。我要的是杨无忌的命,不是他的死讯和尸体。”
燕南飞苦笑,女人都这么记仇吗?非要自己亲自报仇。别人代劳了还没有一点好脸色。
明月心说完了之后,也不理会他们是什么反应,直接回车上闭目养神。
她脸上殊无表情,可她的内心却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对于杨无忌,她确实有些恨意。恨不得他早死早超生。那一剑之仇发生可没多久!
她确实小心眼,但也不至于这么计较。她只是针对杀杨无忌的人罢了。
别人杀了杨无忌,她或许会开心,还可能对他感激不尽。唯独他不行。
没错,她刚才不过是看了一会儿,她心里就有了猜测。为了确认她的猜测,她还不惜血本地拜托神通广大的系统君给她看“录像回放”。(系统君泪目:终于又有大生意上门了。)
看完“录像”,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后,她就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态面对这一切了。
因为,杀杨无忌的人正是公子羽。
镜头拉回一个时辰前。
……
傅红雪他们走后,公孙屠等人去卓家设埋伏。杨无忌却有不同意见。他行事百无禁忌,想法也是天马行空。他认为傅红雪和燕南飞虽然一定会来卓家,可肯定会先安顿好两个女人。虽然有很多好去处,可杨无忌偏偏就想到了孔雀山庄。
他没有通知公孙屠和萧四无就自己一个人赶去孔雀山庄了。他不是去和傅红雪燕南飞决斗的,他要对付的只是两个女人。一个已经受了重伤,另一个则是孕妇。他一个人足够了。
不同于明月心他们先是跟着赵平兜了一圈,被一些事耽搁了一下,现在又是燕南飞这个没有驾照的半吊子在赶车。杨无忌来的倒是挺快的。眼看着他就要接近孔雀山庄的地界了。他却碰到了他现在的主公——公子羽。
他正要上前行礼,却没想到公子羽直接给了他致命一击。
他的鲜血从脖颈处泊泊流出,他双目圆瞪,张口发出无意义的音节,好像是在问公子羽为什么。
公子羽依然带着青铜面具,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什么表情,到底在想些什么。
面对杨无忌眼神传达的控诉,他冷酷地一笑,他的声音跟他的面具一样冰冷:“她是公子羽的女人,是他最重要的人。你怎么能伤害她?你这样的蝼蚁有什么资格伤她!所有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的人都该死。你又怎么能例外?”
他说话时,语气冰凉,显得冷静而且坚定,但他的眼神却分明带着令人恐惧的疯狂。
面对明月心的受伤,他变得更加残忍疯狂。他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让明月心受伤的杨无忌。根本就不管他是谁。
他只想让杨无忌死,因为他伤了明月心,伤害了他的女人。
只是,他选择性地忘了,是谁下的命令。
对于公子羽的奇葩心思,林岚版明月心已经实在是无语死了。现在这么心疼,这么在意,这么疯狂地报复伤害明月心的人。那当初为何要这么无情地下格杀令?
明月心受伤,这一切说起来还是公子羽的责任最大。要不是他下的令,哪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他现在倒好,开始迁怒其他人了。
他的这副“我是不会有错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错”的嘴脸,让她想到了某个脑残帝,她更加为明月心感到不值。好妹子怎么被这种脑残糟蹋了?
好坑爹的设定啊!有木有?!
对于公子羽这么另类的“讨好”,也不知道原本的明月心妹纸会不会接受,反正她是绝对接受不了的。不仅如此,她对于公子羽更加反感。她决定要让公子羽更加不好过。
“我们现在还去孔雀山庄吗?”燕南飞问道。
明月心说道:“去,为什么不去?”
她笑着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实在不多,笨蛋却实在是不少。笨蛋是不会想到孔雀山庄的。”
燕南飞迟疑道:“可是,这世上的聪明人也有不少。而且,我不觉得公孙屠是个笨蛋。”
“聪明人?”明月心笑得更灿烂了:“聪明人更想不到。”
燕南飞怔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聪明人虽然聪明,可往往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迷惑的往往不是鲁莽的人,恰恰是聪明人。
既然决定了行程,他们也就重新上路了。
至于杨无忌?谁管他啊!
只是傅红雪和燕南飞都没有注意到,当听说还要去孔雀山庄的时候,卓玉贞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和犹豫。
明月心倒是看得清清楚楚,她只是心中冷笑,什么也没有多说。她早已经知道了到了孔雀山庄,等待着她们的会是什么。当她看到杨无忌的时候,已经猜到了,也已经下定决心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心儿,也许你不会赞同。可姐姐真的想为你报仇。原谅姐姐。过了这一劫,你就会醒过来了。到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的。他,也不一样了。你不要怪我,他真的不是一个良人。”
她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是明月心的潜意识吗?她摸摸胸口,心情颇为复杂地想着。
……
终于到了孔雀山庄。
傅红雪等人来到了那间密室。
地室的石壁上虽然被炸开个大洞,别的地方依旧坚固完整。
燕南飞叹道:“现在这里惟一的出入口,就是这个洞了。只要守住这个洞口,果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傅红雪也说道:“只要明月心的孔雀翎还在,就没人能进来。”
卓玉贞突然说道:“你们要明月心一个人守在这里?”
傅红雪说道:“她不是一个人。”
卓玉贞问道:“谁来陪她?”
傅红雪说道:“你!”
燕南飞说道:“我们去杀人,你们只要呆在这里就行了。”
卓玉贞黯然地说道:“你们不带我一起去?”
燕南飞皱眉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敌人都不好对付。到时候打起来,我们可顾不上你。况且……”
他看了看卓玉贞挺着的肚子,劝道:“就算为了秋水清的孩子,你也不能去。要是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我们要怎么向秋庄主交代呢!”
明月心(林岚)奇怪地看着燕南飞,他的话好像是在劝说卓玉贞。可句句不离秋水清和尚未出世的孩子,说孩子的时候,更没提这是卓玉贞和秋水清共同的孩子,而是直接说是秋水清的种。完全忽略了卓玉贞。好像他们救卓玉贞完全是因为秋水清的关系,跟卓玉贞自己反而没什么情分。对卓玉贞,燕南飞的态度更多是在敷衍。这就耐人寻味了。燕南飞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无情了?而且,这还是个孕妇。
或许是被燕南飞的话刺激到了。卓玉贞大声说道:“就是为了我的孩子,我才要去看看公孙屠是怎么被这把鬼刀给杀了的。他心里有鬼,一定躲不过这把刀。”
她突然跪在傅红雪面前,哭泣道:“求求你,就算不让我去,也把他那颗心带回来,我要用他的心祭我肚里孩子的父亲。”
傅红雪叹道:“其实,你不应该说这话的。”
卓玉贞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说?”
傅红雪说道:“因为你的话里面有杀气。”
卓玉贞道:“你怕我肚里的孩子染上杀气?”
傅红雪点点头,道:“有杀气的孩子,长大后难免杀人。”
卓玉贞咬紧牙根,道:“我希望他杀人,杀人总比被杀好。”
傅红雪道:“你忘了一点!”
卓玉贞道:“你说。”
傅红雪道:“杀人的人,迟早总难免被杀的!”
卓玉贞突然沉默了。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虽然是孩子的母亲,但这孩子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她也没有权力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孩子的未来。她想到了燕南飞方才的态度。有些明了。
“他一定是知道了心里的想法了吧!”卓玉贞想道。
她没有想到,燕南飞这种态度可不仅仅是这个原因。
她不知道,可傅红雪却知道。
在去卓东来家的路上,他突然问燕南飞:“你不信任她?”
燕南飞一怔,说道:“你看出来了。”
傅红雪没有说话,一直看着燕南飞。
燕南飞沉默了一下,说道:“除了明月心,我从来不相信女人。”即使是明月心,她的话也要打个折扣的。
傅红雪并不满意这个答案,追问道:“这并不是理由。”
燕南飞拉着缰绳,马车在嘶鸣声中停下了。
他回头认真地看着傅红雪,说道:“我有我的理由怀疑她。但我不想说。我跟你说过了,你随时都可以杀我,却休想逼我说出我不愿的事。”
傅红雪便没有再问下去。他放下门帘,准备闭目养神。
燕南飞却掀开门帘,指着马车,苦笑道:“我刚才就想问,为什么还是我赶车?”
傅红雪说道:“因为我不会。”
燕南飞怔住:“为什么你说的话总是要让我一听就怔住?”
傅红雪道:“因为我说的是真话。”
燕南飞只好挥鞭打马,继续驾着车,说道:“你看,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人人都会的,你为什么不学?”
傅红雪道:“既然人人都会,人人都可以为我赶车,我何必学。”
燕南飞又怔住。
“你说的确实都是真话。”他苦笑着摇头,“但我却希望你偶尔也说说谎。”
“为什么?”
“因为真话听起来,好像总没有谎话那么叫人舒服。”
可惜,有的时候,谎话也未必能叫人听着舒服。因为听着谎话的人已经知道了真相。
听说谎话的人正是明月心,而在她面前说谎话的却是她早在意料之中的公子羽。
“杨无忌背叛了你?所以你杀了他。”明月心看着公子羽在她面前谎话连篇,忍不住语带讥诮道:“你调教手下的能力什么时候怎么差了?”
公子羽默然。无论如何,这都是他的错。
公子羽还是戴着面具,让人看不清他什么表情,可明月心知道他是心虚了。
不过,她却不打算追究下去,因为没有意义。她指着躺在地上的卓玉贞,说道:“你非要让她这个样子吗?”
卓玉贞在公子羽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放倒了。
公子羽说道:“有些事,她没资格知道,也不应该知道。”
“她不是你最重要的那颗棋子吗?她也不能知道?”明月心是笑着问的,语气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嘲讽。公子羽最重要的棋子怎么会是卓玉贞,应该是明月心,也就是她才对。
公子羽回答得却理直气壮:“棋子和棋手是不同的,棋子只要知道自己要摆在哪里就可以了。知道得太多,心思多了,就不好掌控了。到时候,只会乱了阵脚。而我这个下棋的人当然要注意。再者,并不是所有的棋子都会听话。”
“所以,你连明月心都没有告诉她你的完整的计划。”她很想这么质问,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这完全没有意义,而且很傻。
明月心看着挺着大肚子,躺在冰凉的石板上的卓玉贞,到底还是不忍心,把她挪到坐垫上。这些坐垫是傅红雪临时搬过来给她当床用的。他虽然冷冰冰的,却是个难得的体贴的人。
公子羽看着明月心的动作,没有说话。两人顿时一阵沉默。公子羽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而明月心则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公子羽突然问道:“你还是怪我。”
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怎么能不怪你!明月心顿时一阵气恼。他说这话的时候哪有觉得自己错了,分明是认为她在无理取闹。她简直是气疯了,转过头不理他。
公子羽却面带笑意地看着她。以前的明月心面上从来都是淡淡的,好像对什么事都无动于衷,还从来没有过这么丰富的表情。这么想来的话,她还是很在意他的。他心中不由地有了一丝得意。
不过,公子羽到底是“干大事”的。他没有在儿女情长上面纠结很久,马上把话题转向正事。
“你相信吗?傅红雪和燕南飞已是我囊中之物了。”说到这儿,公子羽好像非常高兴。
明月心却摇摇头,说道:“我并不认为萧四无和公孙屠有机会杀傅红雪和燕南飞。”
公子羽居然也点点头,赞同她的话。
明月心有些困惑,问道:“你明知道他们杀不了人,为什么还把他们派出去?就算是推出去当炮灰,那这样的炮灰也实在是太奢侈了。”
公子羽呵呵一笑,看着明月心,说道:“我当然不是要他们去送死。他们确实是杀不了人,可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死不了。”
明月心有些好奇,杀不了人,就会被人所杀。可公子羽却说他们不会死。
公子羽解释道:“公孙屠此人狼顾鹰视,什么阴谋诡计,他都不介意用一下。可萧四无却一定不肯偷袭傅红雪,他在动手之前肯定先出声提醒傅红雪。”
而事实上,萧四无确实出声了。他高喊着“看刀”,然后,飞刀像一道闪电,直直的射向傅红雪。
傅红雪没有闪避,没有动,动的是他的刀!
“叮”的一响,火星四激,一道刀光冲天而起,看来就像是已冲破云层飞至天外。
萧四无的刀没有杀了傅红雪,他杀不了人,他就得去死了。因为他失去了他的武器——他每次杀人都只带一把飞刀。所以,他的第一刀就是最后一刀。他要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出手时才能全无顾忌。他的那一刀势在必得,因为他知道,第一刀不中,再有千百刀也一样无济于事。
可那势在必得的一刀失败了。原本他以为他会死。可傅红雪却没有杀他。因为他的那声“看刀”。
傅红雪看着地上的断刀,说道:“我的刀只杀心里有鬼的人,你的刀上有鬼,心中却无鬼。”
公子羽当然还不知道傅红雪说什么话,但现场什么情况早已经被他猜个*不离十了。他没有参与,事先更没有特意安排。他甚至没有指派萧四无去卓家。一切都好像和他无关,只是萧四无他们的个人行为。可一切有好像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有的人和事,都在他的想法中一一实现。
无论萧四无,还是傅红雪、燕南飞,都像是被他扯着线的木偶,任由他来摆弄。这样的公子羽简直就是神,无所不能,令人敬畏的神。
明月心知道公子羽不是。他只是参透了人的心,继而推断甚至于操纵他们的行为。只是,这样的公子羽已经是非常可怕了。
卓然而立的公子羽显得很自负,他恍若神明睥睨着天下人。昏暗的密室中,他像一个发光体一样吸引人。
她)不得不承认,明月心这个小妮子的眼光真的很好。公子羽不是个好人,可他却是个极其优秀的人。他简直就像某些小说中开挂的汤姆苏一样。只用一个很短的时间,就已经完成别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成就。要知道他只有三十七岁。(这是从明月心那里得到的信息,林岚妹纸没看过天涯明月刀。)
可是,公子羽付出的代价却也是极其惨重的。她一直注意到,公子羽有一种掌控欲。他想掌控所有他能掌控的东西。他的名声越大,他积累的财富越多,他所花费的精力也就越大。直到现在他甚至想掌控他的身后事,把江湖上所有人都安排进他的计划。
他有这样的能力,这样的魄力,固然让人惊叹,令人佩服,令人恐惧。可也把自己折腾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跟傅红雪一样年纪的他,就是因为思虑过多,身体衰竭得厉害。看上去就像一个耄耋老人。
她突然有些惋惜。这样惊采绝艳的人物,不走正道,却在反派大BOSS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一时间,明月心思绪万千。
这时候,公子羽却兀自在扼腕叹息。明月心有些不明所以。
公子羽似乎是看出她的疑虑,解释道:“我只是突然感慨,傅红雪这样的人却不被我所用。”
“萧四无一定以为是他手下留情了。”公子羽笑得很讽刺,“可是他一定想不到,手下留情的并不是他,而是傅红雪。”
他顿了一下,对明月心问道:“你可知为何?”
明月心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若不出声,那么现在他就是个死人。”
公子羽看着明月心说道:“你对他这么有自信?”
他的语气非常危险,可明月心怡然不惧,只是平静地回答:“他是神,而萧四无却是个人。神怎么可能被凡人杀掉。”
公子羽点点头,怅然叹道:“就是因为这个。我对他既欢喜,又很惆怅。这种感觉相当矛盾。”
“所以你还是选了燕南飞。”明月心脸上全无表情。像以前的明月心一样,只是静静地等着公子羽的答案。
公子羽终究还是说出来了。
可是,这个答案她有所意料,可还是出现了她意料之外的东西。
“我已派如意去接他了。”
听到公子羽的回答,明月心很意外。公子羽说的如意,就是如意大师。她是公子羽最信任的人之一。地位还要高于“琴棋书画”四侍。她也是少数几个知道公子羽计划的人。
能有这样的地位,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是个出家人,深瞳佛理,深知众生悲苦。她看上去是个悲天悯人的菩萨。即使沾染上了阴谋,她看上去好像还是纯白无暇。
明月心(指林岚)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差点真的以为她是个善良的菩萨。她仿佛天生就可以蛊惑人一样。
这样的人,燕南飞可能会非常头疼吧!
明月心不厚道地想。
而此时的燕南飞看到眼前看似神圣纯洁实则千娇百媚的女人,一阵苦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的人物名字稍微有些混乱,下一章林岚都用明月心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