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舞轻随着丰离晋王出了阡陌国关卡直奔丰离
本是寒冷的冬季还下起了小雨此刻的官道上行人甚少
舞轻斜靠在软塌上她的手轻掩住眉头眼里有着深深的厌恶这车厢的本就冷现在她讨厌的丰离晋王还坐在对面真是难受
人很奇怪一旦对某上人产生憎恶的心理便是连看一眼也觉得是受罪
晋王看着一脸郁色的舞轻心里涌起的一抹淡淡的失落将他所掩沒这个女人知道了他的身份竟厌恶至此
“进了宫且一切听命行事莫要太冲动”晋王将视线调至窗外缓缓地说道
舞轻冷嗤一声道:“如此琐事不需王爷费心这听命一说不知听的可是王爷的命令如果舞轻沒记错应该是丰离国皇帝要见我的吧”
晋王眼里一片波光流转他看了舞轻半响忽尔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摘了下來嘴角泛笑问道:“如果本王用色相相诱要你听命于本王呢”
舞轻被他那出外的皮相看得一怔可是很快便恢复过來她冷冷地盯着他看了半天才说:“就你这比太子还要差上一大载的皮相对舞轻來说实在难成诱铒”
晋王闻言心底涌起阵阵妒意他知道舞轻在故意激怒他可是拿他跟那个人比真的令他很恼火
他快速靠近了舞轻凑至她眼前问:“哪里比不上他”
舞轻被他的靠近吓了一跳可随即又故作平静地伸手指了指他的鼻子和眼睛说:“这里还有这里都比不上他……”接着又斜了眼他的唇道“还有这里也是”凤倾天下:满城尽是妖孽男
在她的心中陌离宵是神级的存在这个丰离晋王最多算是妖差远了
晋王看着她的手指指指点点煞有其事的样子心里又怒又好笑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说:“皮相再好沒有能力也只是个窝囊废”
舞轻用力挣开他的手怒瞪着他说:“他是太子”
晋王讽笑一声道:“沒有实权的太子”他看见舞轻的眉眼染着愤怒心里竟分外的开怀既然不能另她开怀地对着他笑那就尽情地发火吧只要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就好
舞轻的怒意被晋王的一句话火速窜起她跳脚地骂道:“总比你这个二世祖好你有本事你历害还不是要听命于你的父皇有本事你给我坐上丰离的王座啊”
晋王睁着一双深幽的眼看了像泼妇骂街一样的舞轻他觉得心脏的某一处在快速地跳动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握住舞轻因为激动而挥舞的双手眼里流露出一抹温情
舞轻被他捉住了双手她这才反应过來自己太过激动了她忙用力挣了挣却无法挣开他那如铁般的手
cao沒法使上内力真让人抓狂舞轻沉下了眼帘她侧了头不去看晋王那眼里闪动的东西冷声说:“晋王请放手”
晋王闻言紧皱起了眉头他将手上的力道放轻了一些才道:“李翼我的名字”
舞轻怔了怔半响才嗤笑一声道:“我管你是李翼还是张翼与我无关不是吗”荒天帝
“为什么突然对我如此冷淡”李翼沉声问道就算他扮作别人的面目接近她可是他从未伤害过她不是吗
舞轻定定地看着他说:“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一:被人利用二:被人欺骗而这两样你都占了你还想要我对着你嬉皮笑脸吗”
李翼的面色开始变得黯然他那握住舞轻的手竟有些颤抖起來心底涌上的阵阵惶恐竟让他后悔如此待她
舞轻趁机挣开他的手说:“晋王且回座吧”
李翼冷哼一声轻拂了衣袖却一把揽过她的身子紧紧地擒住了舞轻的唇
舞轻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她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大力地挣扎该死的这个男人有病吗竟然……竟然强吻她
可是就算她使尽全身的力气都挣不开他的擒制她的心里又急又气她紧紧地咬着牙交不让他的舌头入侵
李翼努力了半天不得攻入城池他的眼里带着暴怒为什么他不行
一种挫败感在他的心头缠绕他放开她的唇还沒來得及说话一个巴掌便“啪”地响了起來
舞轻眼里射着冰冷的光如条毒蛇般看着李翼她的手因为太用力而微微颤抖
“就算你贵为王爷也不能如此任意欺凌一个平民别以为我跟你走便是你的阶下囚再有下次我绝对会让你什么都得不到”她的胸口因为愤怒而急促地起伏着食神贪狼
李翼的心瞬间冻结起來他看了舞轻片刻然后转过身子快速出了马车
外面的雨下得不大可是和着寒风却是异常地冰冷坐在车外戴着雨斗架车的男人见得晋王出了车厢眼带惊讶地看着他“王爷……”
李翼冷峻着脸说:“直接回晋王府”说完他忽然运起轻功飞也似地消失不见
架车的男子一脸疑惑地看着那道消失的身影心底暗想这晋王怎么突然改了主意不是要赶往皇宫将这女人送给皇帝处理的吗
舞轻直到李翼出了车厢全身的气势才一下子似泄了气的皮球软了下來她跌靠在软塌上身体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起來
第一次她害怕会被别的男人毁了清白第一次她如此痛恨自己被下了药如果刚才晋王对她用强那么她便只能是那可怜的糕羊任人宰割
舞轻用力地擦试着那如樱桃般水润的唇总有一天那叫李翼的王爷会后悔如此待她这一次他把她心底还残留的对壁虎的最后一丝好感给催毁了
窗外的雨在断断续续地下个不停忽然之间舞轻觉得好想陌离宵她想起当时对他的决绝心里不禁担心那断续的几个字他是否听懂还是认为她真的就对他无情
他在阡陌的皇宫里还好吧丰离想用她來稳民心开战阡陌她的身世一揭露云舞国的摄政王肯定会派人追杀她到时对丰离只怕也是一件祸事呢
她看着窗处微洒进來的雨眼底带着阴霾既然想利用她那么就要担负起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