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虽是初春,但幽眉山上却是野芳幽香、佳木繁阴。多半是因仙邪常驻,阴阳失衡,而四季异变。
半山腰处,红黄色的旗帜飘扬,大气的金丝绣磅礴的绣出一“段”字。两边山路,皆有身着黄色盔甲手持矛盾的兵卫,一直延伸到里处,约莫数十米。兵阵的首段,则是用高高的木栅栏围起的军营。一个个如奶包似的营房错落有致。广布的军营四角架着四个高高的哨楼。军营内外不时有巡逻兵列队巡视。
距军营数百米外,一个白衫男子阔步走着,俊眉却微微颦起。不过,却并不影响他冷峻如神祗的面庞。墨黑色的长发被玉冠束在头顶,余下则散在肩头,微风吹过,墨发轻扬。墨如玉的深邃双眸、高蜓的鼻、淡粉色的薄唇描绘出淡雅出尘的五官,衬出其流光溢彩的美。周身散发出的那股高贵优雅和清冷淡漠的气息让人心悸。落梅缀浅紫花纹的白色长袍合身剪裁,衬出男人瘦削修长的身材与清雅之气息。
男人忽的停下脚步,脸上有着些许不耐和警戒。回身,黑色眸子仅仅攫着离他距离不甚远的的悠然俏丽的少女。
少女约莫十三、四岁,慧黠灵动的大眼无辜的看着男子,长长卷卷的的睫毛扑扇扑扇好几下,嘴角欢乐的上扬着,白希的脸庞上微现一丝浅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深深地现了出来,显得尤为可爱。
“你到底想干什么?”男人淡淡问道,语气中夹杂着防备和谨慎。
灵动的大眼咕噜噜转了几转,笑嘻嘻地说道,“没呀!没想干什么啊!”
男人微敛眸子,声音依旧淡漠如水。
“你是谁?”
“我?哦哦,恩公,我叫花千寻,花朵的花,千寻的千,千寻的--”
“你不是人。”他打断她的话,肯定道。
男人凝目深思,忆出刚刚看到从她手中射出的金红色光团。
可是--
她身上,并没有妖气。
亦没有仙气。
她到底是谁?
大咧咧的笑凝在嘴角,心里慌乱的不知所措,只能讪讪的摸了摸瑶鼻,打了个马虎过去。
“谁,谁说的?我不是人,还能是鬼啊,呵呵……”
男人不置可否,转过身,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
“别再跟着我了。”
花千寻嘟着嘴,愤愤的跺了跺脚。
这个恩公,太冷漠了,可恶,和老爹、大哥一样!
不过……她还是好喜欢好喜欢他耶!
花千寻羞红了脸蛋,跑到一边的树林中“乘凉祛热”去了。
而走在前面的男子睨视侧方,拢拢宽大袖袍,不停歇地走向军营。
军营,主帅大帐。
“徐统领,这都过了两个时辰了,这世子爷,怎么还没有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故?徐统领还是快快派人去寻寻世子爷罢!毕竟这深山里野兽妖魔什么的……小心点为好!切莫误伤到世子爷尊体啊!”一个身穿银白坠色流苏盔甲年男人,语带焦急的抱拳向身穿银白色镶金丝璎珞流苏铠甲的年轻男子请求道。
“舅舅,有什么可担心的,人家是世子爷,又有一身异能,能出什么事?再者说,那世子爷,不是还有上天佑着呢么。”另一个颇为年轻的似将帅级的男人一脸轻蔑的说道。
啐,不就是个养尊处优的王爷的儿子吗?长的像个娘们似的!还来这种地方?没有规矩,任性狂傲,少不了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窝囊废!
“放肆!区区一个副将,谁给你的狗胆藐视世子爷!真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看来你是呆在这深山里太久了,连礼仪王法都不知了!该当何罪!”禁军统领徐世林大声呵斥道。
“卑职,卑职只是一时口误,出言不讳,请,请徐统领惩罚。”副将洪强在李将军的示意下,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不情愿地请罪道。
哼!反正他有舅舅李守国,怕什么?什么大官来到这儿不得听他舅舅的!等着瞧!等那个什么世子爷来了,看你们还不听我舅舅的!
不料,正当李守国讪笑着要向徐世林求情时,一道不紧不慢,平淡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既然副将军请了罪,诚心领罚,不如随了将军悔改的心愿,也为士兵们做个榜样,受点皮毛军罚之痛,如何?”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