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家人的脸色此刻可以用精彩来形容,蓝老爷子自己的苍白的面孔,此刻更是红里带着黑,黑里带着白,异常的好看。
任谁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也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结果,结果突然跳出来一个人,竟然说能救自己,但是救自己的条件却是一直被他们当成废物,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存在,是人都会受不了。
“你能救我?”蓝老爷子慢慢的平静下来,虽然已经药石无救,可是能活着,谁也不愿意去死。
“三……”上官紫衣将三字拖得长长的,对于这些废话,她可没空答应。
“我答应,只要你救我,那么那个溅种也没有必要再回蓝家,蓝家的荣耀从来不需要他。”蓝老爷子冷冷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是深深的刺在上官哲的心头。
“蓝家的荣耀自然没有我哥的份,可是蓝家的败亡却需要我哥来争,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很无耻吗?”上官紫衣冷嘲出声。
“他的体内流着蓝家的血,”蓝北阴沉的开口。
“那又怎么样?你们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体内没有蓝家的血,那么为什么不是你们去做,自私,自利,这样的蓝家,我看永远只能被人踩在脚底之下。”上官紫衣冷冷的开口。
“爷爷,有些事情,我觉得耳听为虚,立字不证才是道理。”
“二弟,你的孙女什么意思?”蓝老爷子不断的喘着粗气,脸红脖子粗。
“大哥,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也觉得她说得对,还是写下来比较好,省得日后还要有什么纠扯,蓝昱,将纸笔拿出来。”上官润淡淡的开口,对于上官紫衣的说法,他也赞同。
“爷爷,我有带,不用麻烦蓝家的人,省得到时咱们还得付给他们纸笔钱。”上官紫衣的话,如同几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他们的脸上,若不是上官紫衣说她有救,此刻上官紫衣哪里还能站在这里。
蓝家的众人,听到上官紫衣的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喷火的眼睛更是狠狠的瞪着上官紫衣,若是眼光能杀人的话,上官紫衣早就被杀死了。
上官润拿起纸笔,上面刷刷的写了起来,写好之后,直接递给蓝老爷子,
“大哥,签字吧,紫衣治好你的身体,从此之后,蓝家的事情也与哲儿没有任何的关系,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们能多为那个孩子想想。”
“二弟,你真的要如此吗?咱们真的是亲兄弟吗?”
“大哥,就是因为是亲兄弟,所以我现在还在这里,否则我跟紫衣跟哲儿,不会再呆在这里,这里真的是一个家吗?”上官润冷笑出声,将纸笔递了过去,
蓝老爷子死死的握着笔,咯吱咯吱的作响。同时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上官紫衣,将他的名字写了上去。
“再让蓝家其他的人也签名,省得到时麻烦,我们讨厌麻烦。”上官紫衣再一次开口。
“臭丫头,你不要过份。”蓝芸一脸冷意的看着上官紫衣,这个小丫头凭什么敢这样跟他们说话。
“我有过份吗?我可是你们的蓝家的救命恩人,你们蓝家都是这样忘恩负义吗?”上官紫衣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说出来的话,更是让蓝家的人差点吐身。
救命恩人,还没有救好不好?而且能不能救活,还不知道好不好?有这样的人吗?
蓝映跟李岚呆在角落之中,刚刚她们有理由说,现在蓝家对于她们来说,只是一个外人,所以不管怎么样,她们都没有什么权利再开口,李岚呆呆傻傻的,任由蓝映扶着。
“签不签?到是快点,你们能等,可是有人不能等,再受一点刺激,我也没有办法。”上官紫衣淡淡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再一次赌住了他们所有人的嘴巴。
上官哲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站在中间的少女,她是用自己的方法,方式来保护他,换取他的自由。能有这样的一个妹妹,他上官哲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签,一个接着一个的都给我签,只要老爷子的病好了,以后谁也不许再去找他的麻烦,蓝家没有这样的人。”蓝老夫人阴阴的开口,同时第二个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蓝哲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从此世上只有上官哲。
“妈,”蓝北不服气的开口。
“闭嘴,都签,”蓝老夫人一声令下,蓝家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签字,连同蓝芸的老公,李海风都被强迫着签下名字,至于李岚母女,自然没有那个权力,也没有那个滋格。
“哥,这个可以收好了,”上官紫衣将蓝家签名的纸张交给上官哲,示意他收好。
“已经签了,是不是可以救人了?”蓝老爷子铁青着的脸开口。
“我有说今天治吗?”上官紫衣翻了一个白眼,说出来的话,差一点让蓝老爷子直接晕过去。
“紫衣,不要玩了,这个地方,我不想再来第二次,”上官哲轻轻的握住上官紫衣的手,朝着她轻声的开口,今天,若是没有上官紫衣,他也决对不会再回到蓝家。只是紫衣的办法平和了一些。
“好了,既然我哥说了,那么我今天就辛苦一点吧。”上官紫衣很是大方的开口。
“将人平着放倒,”上官紫衣淡淡的吩咐着,同时银光一闪,发着亮光的银针已经出现在的她的身上,同时一片黑呼呼的东西在她的手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好了,你们都让开,从现在开始,保持安静,”上官紫衣冷声的吩咐着,同时黑呼呼的东西,直接塞进蓝老爷子的嘴巴之中,蓝老爷子只觉得浑身僵硬,他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上官紫衣将银针扎在他的身上。
一股痛意袭来,冷汗不断的冒了出来,蓝老爷子觉得自己的骨头,寸寸的断裂,又一点一点的组合起来,这样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可是他想要晕过去的机会都不可能,不管怎么痛,他的意识都是无比的清楚。
“好了。不要移动,也不能碰他,二十四小时之后,银针会自己脱落,到时你们再喂他吃点清水,喝着清粥,就可以送回房间了。”明明是很稚嫩的声音,但是语气却是无比的严肃。
“记住,不能碰他,否则到时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与我无关了,”
蓝老爷子只觉得自己一口气上不来了,既然二十四小时不能移动,那么为什么动手的时候不直接让他回房,而是让睡在楠木的沙发上面,这样硬硬地方,他真的能坚持两个小时吗?
眼前的这个丫头,肯定是故意的,一定是的。
“老爷子睡着不舒服,能不能堑着被子。”蓝老夫人一脸担忧的开口,
“不能。”
“能不能喝水?”
“不能,二十四小时不吃东西,死不了人的。”无情的冷绝的话再一次从上官紫衣的嘴巴之中响了起来。
“这个
药丸,每隔一个小时让他含一颗,”上官紫衣将二十四颗药丸递给蓝老夫人,看着蓝北跟蓝旭那阴沉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蓝北是吗?我能治好你的腿。”上官紫衣稚嫩的话,如同一颗巨石投入小湖之中,溅起无数的火花。
连同意识清醒着的蓝老爷子,眼珠子不断的转来转去,想要看看上官紫衣的表情,可惜他看不到。
还不等众人说话,上官紫衣无情的话,再一次让众人的从天堂掉到地狱。
“但是我不会救你。”
我能治好,但是我不会救,不会救,不会救。蓝北只觉得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响着稚嫩的话语,他的一张脸更是红里透着白,白里透着青灰,连同身子也哆嗦起来,
可以治,但是不治,却是残忍的说了出来,给人希望,又生生的磨灭,眼前这个丫头何等的狠心,绝情。
“紫衣,紫衣你真的能救好蓝北吗?我求求你,救救他,只要能救好,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蓝北的老婆淑兰大声的哭求起来。
“我不仅能救,连同蓝旭的隐疾我也能救,但是我不救。”上官紫衣冰冷无情的声音,再一次狠狠的击在众人的心头,蓝旭病态的身体,整个人哆嗦起来,医院之中,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可是现在唯一能救的人,却不愿意救。
能救不会救,还要说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残忍,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将他们的伤口再一次扯开。
“爷爷,咱们走吧。”上官紫衣拉着上官哲的手,娇小的身影,冷冷的转身,对于身后哀求的声音,直接忽视。上官润深深的看了一眼客厅之中的众人,看着睡在沙发上面一动不动的大哥,看着角落之中的李岚母女两人,
再看着客厅之中处于震惊,之后随即怒骂的蓝家众人,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转身,大步跟着上官紫衣的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蓝家客厅。
“哧”蓝旭跟蓝北看着头也不回离开的三人,两人面色苍白如纸,同时吐血,然后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
蓝家的客厅之中,再一次陷入混乱之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