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川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繁华,方家小少爷自从一年前离家闯荡回来之后就变得异常乖巧。乖乖上学堂念书,再不迟到早退,而且这次回来他身边还多了一个橙色衣服的小姑娘。
小姑娘借住在方家也有一段时间了,方家二姐挺喜欢这个姑娘的性子,还催促着方兰生赶紧把人追到手。方兰生一边应着,一边跑去西厢的客房找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襄铃,我收到木头脸的信啦!他说今天下午会到琴川,我们等会去接他吧!”
听到百里屠苏的名字,襄铃的眼里立刻多了几分神采。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她又顿时垮了一张小脸,“陵越哥哥上次教的法术襄铃还没学会,呆瓜你快点教我,不然陵越哥哥骂我我可就不理你了!”
方兰生一听,立刻就点头答应了然后把襄铃带到院子里练习法术。
半年前,除了木头脸,陵越道长和那两个魔之外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少恭突然就失踪了,木头脸那时不时发作的煞气也消失了,晴雪一直在找的大哥竟然是尹千觞,而陵越道长……
苦练了两个时辰之后,方兰生和襄铃总算是要去接人。等了好半天,方兰生才终于看到从山道上慢慢走来的两人。百里屠苏依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瘫脸,那身暗红的服饰也好几百年没换过了吧?!
他上去给了百里屠苏一拳,却不是抱怨对方让他等那么久,所以抱怨他这么久才来琴川看他。
百里屠苏微微侧过身,小心翼翼的扶着身后的陵越走上前。赫然发现,当年除魔卫道之时甚是英姿飒爽的修道侠士如今竟只下余一头银灰毫无光泽长发,那张脸虽然仍是半年前熟悉的模样,只是那双曾经神采奕奕的眸子却没了焦距。
看起来有些憔悴的神情使得那张脸看起来温和了不少,他微笑着把脸朝向方兰生和襄铃的方向说道,“我和屠苏刚才乌蒙灵谷回来,路上遇到了晴雪姑娘,所以她近日应当也会赶到琴川。”
看着陵越如今的模样,本是在默默抹泪的襄铃此时也扬起一把明亮的声线惊讶的说道,“晴雪要来琴川吗?太好了!你们是不是要一起出去玩,所以才约在琴川?你们居然不带上襄铃一起!”
循着声音,陵越走过去摸了摸襄铃的脑袋,“不是不带你去,我们要去幽都,你恐怕不会喜欢那里。”
襄铃摇着他的衣袖,不依不挠的撒娇,“带襄铃一起嘛!襄铃不会怕也不会拖后腿的!襄铃把陵越哥哥上次教的法术都学会了,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都不怕!”
百里屠苏看着自家师兄的身影,不可抑制的又想到半年前,师兄那个毅然决然的背影。他放任魔煞滋生,恢复了血脉的陵越以及百里屠苏、蚩翎联手,这才将欧阳少恭击败。
随后他竟然提出要以自己的身体将他身上煞气尽数吞没,他说,即便他什么都不做,魔族的血脉也迟早会逼得他神志不清成为魔物。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有理智,将他心头最重要的事情先解决了。
蚩翎凝重的看着他,同意了他的这个说法,而且答应了会护他周全。其实用煞气抵制体内的血脉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事实证明,这个结果也许算是好的。
曾经陵越也提出要帮他吸煞吗,但是被蚩翎一口回绝了,现在倒是阴差阳错成就了这个结果。一头青丝变得灰白无光,一双眸子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
回天墉城和师尊说明缘由之后,他就带着师兄一路走过去,最后又回到乌蒙灵谷。在那棵埋下面具的枫树下面,许下了今生今世最为慎重的愿望
愿师兄,一世安好。
只愿与师兄,一生一世一双人。
等百里屠苏从旧事里回过神来的时候,四人已经到了方家门口。方兰生和方如沁打了招呼之后就带着百里屠苏和陵越住进了客房,陵越听到方如沁教训弟弟的声音只觉得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的这点牺牲根本算不得什么,最起码上一世琴川的瘟疫还没发生,方兰生的二姐也不曾染病而死。
最重要的是百里屠苏不必去解开封印,落得个无□□回的结果。
“师兄,你看起来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百里屠苏扶着他坐到床榻上,毛巾沾了热手拧干然后细致给他擦着手还有脸上沾了灰尘的地方。
陵越抓住他的手,温和的说道,“只要你好好的,我怎么会不开心。”
百里屠苏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人,然后低下头凑过去吻住他的唇,在对方稍显放松的情况下将舌头顶入对方的口腔狠狠的扫荡了一番。
虽然逐渐习惯百里屠苏与他的亲密动作,但是无论多少次陵越都会觉得面红耳赤。他的手抵在对方的肩上,并不推开,只是在对方进入某个地方的时候稍微有些僵硬。
“师兄,我想带你去见我娘,她一定会喜欢你。”
被顶得神志不清的陵越已经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他们自然是没有成功吃到晚饭的,只是方兰生很体贴的吩咐厨房给他们留了宵夜,这才不至于让两人饿着肚子睡一觉
在琴川小住的这两天,方兰生带着他们把琴川有名的地方都玩过了,好吃的东西也都吃过了才罢休。一路上方小公子几乎就没停过嘴的给陵越说着他小时候有趣的事情,还真是让陵越一路上保持着心情良好的笑容。
百里屠苏毫不忌讳的与自家师兄十指相扣走在大街上,陵越虽然目不能视,但是却下意识红了脸。但是他又挣不过旁边这个越发野蛮的人,最后只好安慰自己,反正他已经瞎了,还在意些什么呢?
百里屠苏说,要带他去见他的娘亲。
他还说,要治好他的眼疾。
他说,他想要走过很多地方,看不同的城镇村庄,或许还能帮一帮那些遇上困难的人。
旁边的那人眼神无光,但却笑意明媚的说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
f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