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唱名,方乾元当即出列。
他原本站在众人中间静默等待,颇33有几分泯然于众人的意思,但是这么一站出来,整个人的精神气质,顿时变得出众无比。
因为其他少年,或因紧张,或因激动,表情多多少少有些不太自然,更有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这么多人围观之下,独自登台测试,早已经吓得脚软,连伸手触罐,都是颤抖着完成的。
但是,方乾元的神情,实在太平静,太自然了。
这不是故作镇定,也不是世家公子见惯场面的玩世不恭和无所谓,而是发自内心的从容不迫。
只有真正内心强大的人,才会拥有这种气度。
众长老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但还真没有怎么见过这般的少年,不由得便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方乾元在众人目光注视中走到台前,还没有做什么,就见身前,整整一排的长桌上,十六个剩下未开的瓦罐全部同时亮了起来。
“天呐!”
“我……我没有看错吧?”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部都亮起来了?”
“他还没有接触到封灵宝具!”
广场一片哗然,许多人都忍不住瞪大眼睛,嘴巴张开,惊呼起来。
这异象,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场景。
即便是坐在看台上的众位长老,也难忍心中激动,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宫原看到这一幕,也在心中狂呼:“这等资质……绝对不会有错!这是灵元通玄,灵物自感!”
“他根本不是什么地阶潜力,而是天阶潜力!”
如果说,人阶御灵师修炼至极限,只是一跃十丈,力达千钧,能施展简单的五行法术,地阶便是超凡脱俗的存在,拥有种种匪夷所思的能力,吞吐水火,刀枪不入,凌空虚度都只作等闲。
然而,天阶大能,更是地阶御灵师也需要仰望的存在。
和天阶大能相比,地阶高手,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凡人而已!
天阶大能,已然超凡入圣,掌控天地法则,能够搬山撼岳,焚山煮海,种种神通法术惊天动地,玄妙无穷,甚至能够突破寿元大限,返老还童!
这等伟力,绝对不是地阶可以相提并论。
可以说,成为天阶大能,是所有修炼之辈的毕生追求,但绝大部分的人,能够达到人阶已是极限,地阶都可望而不可即,天阶更是如同传说一般的存在。
而今,这里竟然出现了拥有成为天阶大能潜力的弟子,虽然仅仅只是灵光一现的潜力,甚至都还未曾得到确定,但也足以令人震惊和狂热了。
和众人的震惊狂热相比,方乾元本人明显镇定许多,他虽然也从未见过这种景象,但微怔过后,只感觉一阵醇厚的灵光从灵海冲起,剧烈翻腾起来。
十六道迅鹰之灵的气机在瓦罐之中奋力挣扎,似乎都感受到了这边纯正灵气和宽阔灵海的诱惑,想要投入进来,完成仪式。
方乾元在外院修炼多年,自然不会手足无措,立即以手抵触最近的一个瓦罐。
啪嗒一声,瓦罐裂开,却是灵物感觉到了他的靠近,猛烈从中飞出。
一道鸟型青芒钻入体内,方乾元全身滚烫,热流激涌,片刻之后,就钻入腹下灵海。
这正是御灵师们通灵成功的表现。
御灵师挑选灵物,灵物亦会挑选御灵师,两者合一,才能够发挥出完整的力量,而御灵师的灵元性质和灵海大小,正是决定是否足以收服和豢养灵物的关键。
毫无疑问,方乾元的资质远远超过收服迅鹰所需,因此一气呵成,顺利完成。
方乾元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灵海多出了一种与过往不同的奇异灵蕴。
它仿佛拥有生命,开始沟通外界,吞吐起天地元气来。
这是成功通灵之后,性命交修所获的能力。
这种能力,也是末法时代,御灵师得以修真问道的根基所在。
立时之间,灵海蜕变,人阶一转达成!
似乎是因为灵海关窍已经被方乾元关闭,其他瓦罐中的灵物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好渐渐收敛气息,恢复平静。
“方师弟,通过!”执事弟子几乎看呆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喊道。
“喔!”
“方大哥,方大哥!”
“太好了!”
回应他的,是台下众多记名弟子的齐声欢呼。
众人惊讶发现,方乾元通过之后,比他自己还更高兴的,竟然是那些一起来的少年们,甚至就连之前已经通过的几人,也禁不住兴高采烈起来。
方乾元面带笑意,朝他们招了招手,再次引起一片欢呼。
“这方乾元,人缘似乎还不错。”见状,台上几名长老越发赞赏。
他们到了这时,哪里还会不明白,方乾元就是宫原口中那位八岁开始修炼,三个月间,自行摸索成功,成为记名弟子的天才。
如果单单只是修炼方面的天才,倒也罢了,偏偏他还心性绝佳,气度非凡,人缘也好,正是成为新生代弟子领军人物,将来执掌权柄,身居高位的存在。
这种人才,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众长老纷纷召唤亲信,准备先行打探情况,再作打算。
“呵呵,各位长老,此子如何,当得起天才之称吧?”宫长老面带笑意,却是在不动声色之间,就抢先下手。
他执掌行院钦天堂,对这些天才弟子,精英门生,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众人一听,顿时便知道,这宫原有意把他招揽到门下了。
他们虽然求贤若渴,却未必认识到方乾元的潜力,因此,犯不着和表现出了明确意图的宫原争夺。
“宫长老真是发现了个好苗子啊,看来这一届的新晋弟子,就要数这方乾元为最为优秀了。”众人笑道。
叶厉听着众人交谈,不为所动。
他有自家的天才子弟,就是最大依仗,其他天才虽好,却也犯不着花费大代价揽入麾下。
至于这天才,会在行院内和自家子弟形成竞争,他也并不在意,因为他坚信,自家子弟才是最好,其他天才,反而要成为磨刀石,使得其锋芒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