垚城,作为北国的边陲城市,算不得繁华。
但是这两日,人倒是意外的多,而且穿着都极为考究,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就连街边叫卖的小贩声音都较之平常大上些许。
临近饭点,各类吃食的味道混杂在空气中,对那些饥肠辘辘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莫大的考验。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小孩全身蜷缩的靠在墙角,双手紧紧的捂住腹部,略显苍白的唇瓣被牙齿硬生生的咬出些许血色。
也不知道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小孩忽然重重的点了下头颅,扶着墙角颤巍巍的站起来,几天没有进食,腿虚得连迈步都艰难,但是此刻她知道继续窝在原地,丧命是迟早的事。
也不知是不是在这个背光的角落呆久了,被太阳一照眼睛居然会不受控制的流出两行清泪。小孩略显狼狈的在脸上狠狠一抹,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包子铺上离不开了。
离开岐山的时候压根不知道钱是何物,不曾想会与生活息息相关……
“卖包子!刚出炉的包子!小客官你要几个……”包子铺的老板在看到小孩身上那破烂的衣着和光着的脚丫之后,原本热情的声音突然卡住。
“走走走!哪里来的小叫花子!别碍着我做生意!”
小孩两手死死的拽着衣角,脸变得通红,唯独目光坚定清明。
“给我一个包子。”
老板愣了一下,有些犹豫的问道:“你要什么包子?一个包子三个铜币……”
“给我一个包子。”
老板倒真被这小孩眼中的认真给唬住了,拿了一个肉包子包着递过去,刚想要问她拿钱,那孩子以他所不能理解的速度飞快的跑开。
“小贼!偷包子的小贼!”老板顿了一下,高亢的声音引得路人分分侧目。原本想要追出去,奈何包子没人帮他照看,且,两人速度真心不能相比……梗着脖子恨恨的咒骂了两声,纵有千般不愿,似乎只能不了了之了。
风疏叶跑了半天,眼前阵阵发黑,直到身后不再出现那不堪入耳的谩骂,周围的景色也在不知不觉中更换了,扯出了一分不明意为的笑意,终是撑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说真的,她也没想到她的身体还可以支持她跑那么长的路,果然,潜能都是被逼出来的。
包子被捏的有几分变形,风疏叶迟疑了一下慢慢的咬了一小口,薄而柔软的皮被咬开,里面肉汁的鲜美立刻充满了口腔,从未没吃过这类食物的她,几乎马上为这味道所折服。
自从那一帮子人听了传言去岐山找寻什么七星草,她就知道她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会被那男人赶出岐山,会被逼着融入这所谓的她应该生活的地方。
“偷包子的小贼?”
略显稚嫩的声音在面前响起,风疏叶抬起头,眼前的少年约莫十岁左右,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袍子,没有长开的五官,柔美的雌雄莫辩,就是话语中的不屑让风疏叶不免厌恶,至于另外那个中年人,长相倒是正直,就是不知是否和丧身岐山的那个一样空有一副道貌岸然的皮囊。
“怎么偷了人家的东西还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吗?”
少年瞪着面前的小乞丐,可这小乞丐居然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心只顾着吃那捏的变形的包子?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他觉得自尊备受打击,眼珠一转对着那包子就是一掌,在侧的中年人只略微蹙了下眉,对于少年的行径倒采取了纵容的态度。
只是连那中年人都不曾想过,这看上去比少年要小上不少的孩子居然可以无视掌中的灵力,轻而易举的就接住,不仅如此……
穆泽被这脏兮兮的小鬼用那吃过包子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的手扣住脉门,连死的心都有了,他虽然狂傲,但却知分寸懂进退,风疏叶露出的这手他虽然不想承认,但似乎不得不承认,这脏小鬼的能力绝对在他之上!
“喂,给小爷放手!你知不知道你很脏!”
风疏叶瞥了他一眼,不顾他哇哇的大叫毫不客气的在那白袍上印了一双黑手印。
“啊啊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脏死了!”
“真吵。”
“你,你敢说小爷吵?你可知小爷是谁?一个偷包子的小贼……”
风疏叶停下动作,如墨的瞳孔与穆泽相对,穆泽被这般直愣愣的看着,有几分难为情。刚想用嗓门来掩饰尴尬,就听到这小鬼极为认真道:“我不是贼,我会还的。”
很久不曾见过这般有意思的小孩,中年人露出了几分笑意,在穆泽震惊的目光中蹲下身,修长的手抚上了风疏叶的头。
更让穆泽吃惊的是,这份连他都不曾享受的待遇,那小乞丐居然表现出一副很嫌弃的样子还躲开了?
那中年人看着落空的手也不恼,自顾自的说道:“我见你身法很好,也有一定的灵力做基础,可否问一下令师是何人?”
“无人。”
“家父?”
“不知。”
穆泽撇嘴,不满道:“师叔,你不会看上这脏小鬼了吧?”
“瞎说什么!”
“我也没说错,您就是想让她做你徒弟吧……”
风疏叶看这两人的互动,直觉告诉她这两人并无恶意,卸下心防,难以压制的疲惫感顿时涌上来,这两日天气转寒,再加上许久未曾进食,风疏叶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个温热的包子入腹之后,终是熬不住了。
穆泽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前一刻还特别厉害的小鬼,就这么晕过去了?
“睡着了。”
“这就厉害了……”
被瞥了一眼,穆泽乖乖的闭嘴,对于眼前这个过分神秘的师叔,穆泽还是敬畏的,几天相处下来,也大概知道这师叔的脾性,看起来温和,却是极讨厌别人逆他的意的。
看着师叔把脏小鬼抱起来,穆泽努努嘴。多一个小师妹其实无所谓,只是一想到以后有人和他抢风头,怎么想怎么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