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福跟欧阳康商量的确实是件正经事,“眼下咱们多了不少人手,我刚才已经在下头问过了,有两个丫鬟都是会做饭的,言语也爽利,以后就让她们跟着我出去摆摊吧。你在家中先分派那些人赶紧再收拾收拾,别的不说,先在后头砌一圈围墙,再挖个沟渠,咱们这荒郊野外的,别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爬了起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一会儿我就召集大伙说一声,以后谁该打扫院子,谁该照管做饭洗衣都要有个章程,这些人要是愿干就留下,不愿干回去。”欧阳康忽地笑了,“不过我估计,太太既然让人来了,他们要敢走,多半还是要被送回来的。”
那当然,念福自然明白,不管谭氏本身愿不愿意,可人送来了,就是她的门脸,真要是给欧阳康退回来还好说,要是自己跑回去的,那不是打她的脸?非大棒子打回来不可。
“你既明白,那这些事我就不管了。只是愿意跟着我出摊的,我会每日再补些工钱,只当奖励她们好好干了。墨云还是跟着我行不行?他有力气,人又老实,使起来顺手。”
“带去呗。剩下这些人要是敢作乱,看我一个一个收拾他们!”
念福噗哧笑了,“你连一个也收拾不好,还收拾这些?”
欧阳大少闻言不高兴了,“那不一样。兰姑毕竟是跟了我这么些年,还是有情份在的。”
“既是有情份,那你索性再替她多操些心吧。”念福笑得有几分小坏。“我看她,说白了就是闲的。身边没个亲人,就你一个从小带大的主子,自然是当成半个儿子来看的。若是让她成个亲,生几个孩子。看她哪还有心思来折腾你?”
欧阳康有些迟疑,“这——合适吗?兰姑说过,不想嫁人的。”
“那是从前,不是现在。”念福挑了挑眉,“告诉你个小道消息,墨云说,兰姑悄悄向他打听阮大哥的事情来着。她要是没动点心思,干嘛关心一个男人?”
“真的?”欧阳大少的八卦之眼也亮了,“那要不我寻个人去说合说合?”
“晚了!人家现在自有大把姑娘可以挑,哪里轮得上她?”
自打阮大虎带了那么多钱回到五马峰。都不用郑三哥怎么托人,就有媒婆上门了。从前不愿意跟阮家结亲,一是嫌他家兄弟太憨,二个也是嫌弃山里日子难过。可眼下阮家发了财,眼看要过好日子了。那如何不愿意把女儿嫁来?
供需双方迅速调换。眼下可不是人家挑阮家,是阮家开始挑姑娘了。这时候就算是兰姑还愿意,可比起那些十六七岁,青春年少的姑娘家,她又有什么竞争力?
欧阳康很是惋惜,“那眼下怎么办?去替她寻个媒婆?”
“这也使得。不过你也别急,先留着心,遇到合适的再说。不过我估计到时不管啥样人,她脸上抹不开,一准儿得摇头。只能由你相看准了。先让她嫁了,等日子慢慢过起来,她才知道你的好。”
欧阳康忽地看她一眼,“到那时,我也会告诉她,你对她的好。”
“千万别!”念福对眼下这状态很满意,她才不想跟兰姑交好,就继续保持着这种距离吧。
欧阳大少突然想起,祖母曾经告诉过他,过日子总要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那,要不就算了吧。存下这份心思,他又和念福讨论起别的家计。
旁的倒还罢了,当务之急是得准备一份礼物去拜见那位苏先生。其实要买也容易,行规送老师的无非就是那几样,只不过欧阳康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够特色,显不出诚意。
“妹妹今日走时倒给了我一千两银子,还是全换成二十两一张的,可二弟说要是入了国子监花销会挺大的,再说马上入冬,这边可冷得很,咱们总也要置几件厚实冬衣,所以这钱我想再放一放。”
念福同意,“这钱不要动了,放箱底等救急吧。那特色的东西交给我,一会儿我吃完饭就弄去。”
“你又要弄什么?”
可念福一句保密,就再不肯透露了。
欧阳康横她一眼,却也不多问,只在心里存了个小小的好奇,等着念福给他惊喜。
晚饭后,欧阳康算完了账,自去找下人们训话,念福进了厨房,开始捣鼓她的保密。
她昨儿找的木匠师傅很给力,知道她急等着用,一天的工夫,就给她雕好了一方一圆两块月饼模。念福拿着这两块木模,小眼神里却冒出了火。
哼,那三千两银子的亏,她可不愿这么无声无息的吞进去。就算是要不回来了,也绝不能让那些人好过!
旺财趴在炉边看着她,乌溜溜的圆眼睛里满是不解和好奇。
别看这小东西才来几天,已经知道了,只要念福往炉边一站,就能做出好吃的东西来。所以看念福那表情似有些不开心,旺财想了想,忽地扯扯她的裙摆,又躺下四脚朝天的把小肚皮露出来,咧开小嘴,露出一个近似卖萌的表情。
可还别说,念福还真给逗着了,满肚子火气顿时泄了一半。抬起一只脚,轻轻踩在它的小肚皮上,小东西立即四脚并用的扒上了,然后吭哧吭哧顺着她的腿往上爬。
结果,当然是爬不上去的。
看圆滚滚的小狼崽子费劲力好自己的样子,念福终于忍不住笑了,“行啦,坐好吧,等做好也给你尝尝。不过今天肯定不行,起码得好几天呢。你等不等呀?”
嘎?旺财似是听懂了,从念福小腿上爬下来,乖乖的蹲坐在一旁,舔舔嘴唇,认真甩着小尾巴开始数数,这样,就能让几天快点过去吧?
哦哦,卖萌真可耻。念福忍不住弯腰使劲揉了它两把,重又洗个手,开始干活了。

不到三日的工夫,大半个北市都知道,新来了一家卖水晶卷的小摊,东西做的特别好吃。你要是没吃过,简直都不好意思跟人搭话。
因为大家现在的流行语都就变成,“吃过水晶卷了吗?”
没吃过,你落伍了。
念福开始只准备了一桶米浆,可很快就远远不能满足大家的需要,于是这日尝试着又加了一桶,可刚过中午的饭点就卖完了。
选来帮忙的丫鬟来喜高兴的道,“晚上回去再多磨一桶米浆,明儿肯定也能卖掉的。”
她算是尝到甜头了,先前别人都笑话她出来抛头露面的不体面,可是现在,她天天拿着念福打赏的钱回去,轮到那帮子“体面人”不淡定了。
为什么采用这种日薪制?因为念福知道,在彼此还不是十分熟悉的情况下,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真金白银可爱。都已经卖身为奴了,还在乎什么面子?
有人开始向念福套近乎了,也想跟来。可念福一概让他们去找欧阳康。这是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他们的正经主子。
就这两天工夫,已经有下人因为欧阳康分派的活计而懒惰怠工,私下抱怨的大有人在。至于原本预计跑回家去告状的,倒是暂时没有。毕竟是在官宦人家混过,都懂得不当出头鸟的道理,都在等着看欧阳康的反应。
念福也在等着看热闹,可她没想到欧阳康居然想出一个这么绝的主意。等了两日,看了看各人反应之后,对各个为人心里有了数,欧阳大少出招了。
一人没做完,全体没饭吃。
这招真是狠,可无数怨声载道欧阳康只当是空气。反正有念福在,他也不担心自己会饿肚子。还很好心的提醒众人,“要是你们能帮着把活干完,就能吃上饭了。要是不愿意的话,大门没锁,可以出去吃饭。不过只要有一人没干完分配的活,我这里就不管饭。三日之后,连住也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除了跟念福出门的墨云等几个下人,其余全部一视同仁,当然也包括了兰姑。她现在领了全家的针线活,谁要有个缝缝补补的都找她。就算她的活全都完成了,可欧阳康也一样对待。
下人们不乐意了,有几个就闹着要回去告状,可真等出了门,风一吹又冷静下来。谭氏既然舍得把他们送出去,又岂会让他们再回去?欧阳康是主子,主子吩咐的事没做完,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扯?
于是骂归骂,但大伙儿在外头吃了饭,还是回来先帮着把活都干了。没法子,京城物价太贵,随便吃喝就是一二十文,就那点工钱够吃几顿的?
只是大家帮忙归帮忙,但再往后,要是有人还想偷懒,不肯听欧阳康的吩咐办事,都不用大少爷来说,私底下他们就把事情解决了。
讲道理?那太麻烦,拳头就很好用嘛。
再彪悍的人也挡不住一拥而上啊,在几个惯爱偷懒的刺头鼻青脸肿了几回之后,欧阳康这所破宅子的家风总算是慢慢立起来了。
这日回家,念福让来喜把账本送上楼,然后去自己的糕饼箱子里瞅了瞅,又在底下磨蹭了好一会儿工夫,才托了两块金灿灿的东西上了楼,“大少爷今日辛苦了,来尝尝这个。”
(偶能说大年初一被鱼刺卡到了么。。。旺财,你会吃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