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跃看看那个中年女人,再看看周莹莹,顿时知道自己的猜测八成是真的。www.pinwenba.com品★文★吧
因为周莹莹和那个中年女人有四分相像,再想想昨晚谢姐的话,沈跃顿时感觉面前阴阴的男人,太不是玩意儿了,竟然想大小通吃。
周宝山听了刘江的话,呼吸为之一窒,正想说什么,沈跃忙道:“周大哥,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要坏了心情,走,咱们吃饭去。”
周宝山深吸一口气,道:“说的对,不能因为看到狗屎影响咱们的食欲。”
刘江见周宝山竟然把他比喻成为狗屎,额头青筋蹦起,刘江身后的手下也都一个个脸上不忿,跃跃欲试,想要动手打人的样子。
中年女人看到这一幕,急忙道:“老公,算啦!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们还得去韩会长那里呢!”
刘江闻言,伸手在中年女人的脸蛋上捏了捏,眼含挑衅的看着周宝山,笑道:“周宝山,我猜你所谓的朋友,是想让你帮着赌石吧?
你还真是好命,还真有人再相信你,那咱们赌石交流会上见,另外再说一句,你老婆这些年我用着很顺手,是个极品女人,可惜了你呀!”
刘江此言一出,中年女人的脸上有些不太好看,而身后那些人却一个个笑的很猥琐。
周宝山浑不在意,在沈跃和周莹莹的搀扶下,慢慢的朝饭店内走去。
刘江看到周宝山这么多年过去了,养气功夫倒是炉火纯青,好像一点都没有被气到,脸上越发难看,随后在中年女人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中年女人听完刘江的话,脸上露出挣扎犹豫的神情,但是最后还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试试看。”
刘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老婆,真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区别,我很期待啊!”
沈跃见周宝山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影响情绪,就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周宝山完全放下了。
这顿饭吃的不快,因为诚如刘江所说,周宝山知道沈跃想要赌石,所以也毫不隐瞒什么,将赌石交流会的一些规矩都在饭桌上讲了讲。
周宝山说的很详细,沈跃等人算是长了学问,尤其是钱文东,钱文东对翡翠有点研究,但是听了周宝山的话,才知道他的那点研究,完全上不得台面,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
沈跃倒是没往心里去,沈跃在意的是有个向导,至于如何赌石,沈跃心中底气十足,只是期盼着这次赌石能多遇到一些上品翡翠原石,最好能够让他积攒够晋升时空魔方的能量,这才是重点。
吃饱喝足,周宝山带着沈跃等人去了保山市的珠宝玉石鉴定协会,赌石交流会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一般有三个渠道。
首先是协会的推荐,其次是全国各地的珠宝玉器商会推荐,最后就是个人身份参加,这就需要购买门票,而且门票还不便宜,一个人要500块钱。
人手一张门票后,周宝山说道:“其实赌石交流会现在就开始了,但只能算是热身,没有什么好石头,不知道沈跃小兄弟想不想先熟悉一下这个过程?”
这个建议沈跃非常动心,和钱文东一商量,当即开车直奔周宝山所说的热身场地。
这是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因为有一块平整的土地,就被协会废物利用。
在这片土地上,人头攒动,一堆堆石头摆放在那里,闹哄哄的有点像菜市场,只是这里不卖菜,而是卖石头,翡翠毛料原石。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沈跃看着空地上一堆堆的翡翠原石,心情大感兴奋。
周宝山同样心情振奋,但隐含复杂,他这一辈子,成也赌石,败也赌石,真可谓一言难尽。
“沈跃,这里都是一些淘汰出来的翡翠原石,大部分都是从缅甸那边零散收购来的,品质都不会太好,但赌石和买古董类似,有时候也能捡漏,我就曾经在这里赌到过冰种满绿的翡翠。”
周宝山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也没什么规矩,你看那些解石机器,都是免费的,只要选中了石头,可以现场解石,如果出了翡翠,还可以当场卖出去。”
钱文东看着一堆堆的翡翠原石,急不可耐的搓着手,道:“这里的石头不错啊!你看每堆石头上还有简介呢!老坑啊!新矿洞什么的,周大哥,这不是忽悠人吧?”
周宝山笑了笑,道:“也不能说忽悠人,但是不能全信就是了,毕竟这几年来,缅甸官方控制着绝大部分翡翠原石,而且也学的奸猾了。
不再卖原石,都是卖简单加工过的,开了窗,擦过见绿,能看出什么种的翡翠原石,价格一般都会高出几倍十几倍呢!”
钱文东看到有几个摊位不是卖石头的,而是出售强光手电,当即过去买了几把,他则拿着手电,时不时的拿起一块小的翡翠原石照一照。
周宝山看到钱文东的举动,微微摇头,道:“钱老弟,你这一看就是外行,翡翠原石可不比翡翠首饰,能简单的通过光照就分辨真伪,不过你这样很容易引起卖家的兴趣,因为你这样的最容易被宰了。”
周宝山进了这里,仿佛变了一个人,身上焕发出一股生机,言谈举止都开朗了不少。
沈跃慢腾腾的走着,眼中却是视界扫描功能全开,在一堆堆翡翠原石上扫过,期盼着能看到入眼的翡翠。
可惜这里真如周宝山所说,都是被淘汰出来的石头,连个豆种的,糯种的翡翠影子都看不到。
走着走着,沈跃突然发现周宝山停下了脚步,在一堆翡翠原石前,眼睛有点冒光的样子,显然遇到了让周宝山眼前一亮的翡翠原石。
不过有人比周宝山的速度更快,只见一个腋下夹着手包的年轻男人,在一块石头上拍了拍,问道:“老板,什么价?”
这堆石头的所有者,是一个小老头,挤弄着三角眼,看了看年轻人拍的那块翡翠原石,道:“老坑料子,八千,不二价。”
周宝山见有人抢了先,自然不会坏了先来后到的规矩,对沈跃说道:“这里面大多是全赌的料子,没有擦过,没开过窗,这也是全赌翡翠原石便宜的原因,这块的确是老坑料子,上面的蟒纹不错。”
沈跃对蟒纹什么纹的不在意,眼睛盯着那块翡翠原石一扫描,眼中不禁露出诧异的神情。
“八千就八千,给你钱。”年轻男人很是豪爽,从手包里点了八千块钱给了小老头。
沈跃对翡翠不懂,这几天恶补的效果也不大,但是他的眼中,那块翡翠原石已经被扫描的通透。
看着不起眼的石头,里面却有一块拳头大的地方,满是绿意,这块原石里面有翡翠,绿色还不错,就说明出手的年轻人,绝对亏不了。
但是视界内没有给出提示框,说明这块翡翠不是冰种以上,对沈跃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沈跃有心想再继续溜达溜达,碰碰运气,可是钱文东听到那个年轻人要解石,顿时迈不动步子了,说什么都要见识一下,看看年轻人到底是赌赢了还是赌垮了。
沈跃也不好扫了钱文东的兴致,尽管他已经知道了答案,眼看着那块石头被放到了解石机上,随后发出了略微刺耳的摩擦声,石屑升腾。
解石的正是摊主小老头本人,别看岁数有些大了,但是手很稳,一看就知道经验丰富,几分钟不到,翡翠原石就被切下来一片。
周宝山看到小老头这么解石,低声在沈跃身边说道:“这小老头没安好心,解石一般都是三个步骤,擦,切,磨。
首先就是擦,要一点点的来,小老头一上来就切,如果里面有翡翠,方位找不准的话,也会被解散了,价值大打折扣。”
买了这块翡翠原石的年轻人显然也不算真正的内行,看到原石内花白的,一点绿都没见到,不由得挠挠头,道:“再来一刀。”
小老头对自己的料子多少心里有数,知道这一块翡翠原石,虽然是老坑,有蟒纹。
但是出翡翠的可能性,非常小,听了年轻人的话,当即把翡翠原石调整了一下角度,看样子准备把石头一分为二。
沈跃看着小老头摆放石头的角度,不禁看了年轻人一眼,觉得年轻人的运气有点爆棚。
因为这一刀下来,不但不会伤到那块拳头大的翡翠,还会露出一点点绿意,用行话说,这一刀下来,必定大涨,这就是所谓的一刀富了。
这块翡翠原石不算大,解石的刺耳声很快没有了,小老头习惯性的用水浇了浇满是石屑的翡翠原石。
这水一浇下去,周宝山顿时发出一声惊呼,道:“涨了,大涨。”
只见被一分为二的翡翠原石,其中一半质地明显更加细腻,而且带着一丝杨柳新枝的绿意。
年轻人最为兴奋,伸手擦去水渍,嘴巴顿时合不拢了,大叫道:“阳绿,是阳绿吧?”
周宝山笑道:“是阳绿,恭喜,大涨啊!”
小老头万万没有想到,被他不看好的翡翠原石,竟然出了阳绿,而且看质地,水头,翠寸,都不错,算是高档货了。
心中不由得大为懊悔,可惜这就是赌石,如果小老头早知道翡翠原石里面有翠,早就自己解石了。
有人解石出了翡翠,顿时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当人们看到那抹绿意的时候,纷纷赞叹,已经有人开价了。
“谁的石头,十万,卖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