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必须试着逃脱,哪怕这个机会很小,也不能束手就擒。
一切改装完毕后,出门往楼下走去。她尽可能让自己镇定,步履悠哉地走出住宅楼,和路奇擦肩而过。
他没有认出她,依然注视着楼道内的情况。
吴晴暗暗松了口气,低头继续向前走着。她自己可以成功摆脱掉秦翼的人,谁知道刚一抬头,就看到黑色迈巴赫停在路口,熟悉而又伟岸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该死的!
她心里低咒了一句,垂下视线慢慢向前走着。经过他身边时,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可是,他显然和路奇一样,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从她身旁缓缓走过。
吴晴如释重负,嘴角刚刚扬起一丝浅笑,就感觉到左手一紧,被人用力扯了回去。
“额……”
秦翼将她揽入怀中,大手轻轻一挥,拍落了她的头上的鸭舌帽,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飞舞。
“又想玩4年前的把戏吗?”手指划过她光洁的下巴,摸着高低不平的贴合处轻轻一扯,撕掉了她脸上的硅胶面具。
吴晴蹙眉瞪着他,蜜色的菱唇紧抿成“一”字。
他望着她,漆黑的星眸如海般宁静,蕴育着席卷一切的风暴!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吴晴沉着嗓子,尽可能让自己声音平稳不颤抖。
秦翼勾起唇角,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微笑,移开视线拉着她往黑色迈巴赫走去。
“喂!你有病啊,放开!”她试图挣脱他的钳制,怎奈他的大手如铁锁般牢固,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分毫。
秦翼拉她上车,整个过程不发一言,挥手示意乔治开车。
吴晴自知没办法挣脱,用力踹了他一脚,怒声道:“混蛋,你到底想干嘛?”
“你说呢?”他总算开口,好看的眉轻轻挑起,眼神波澜不惊,叫人猜不透是喜是怒。
“我怎么知道!”吴晴低头避开他的视线,声音生冷,语调不善。
秦翼抬起她的下巴,殷实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柔嫩的菱唇:“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小淘?”嘴角噙着笑,声音不愠不火,如春风般和煦。
吴晴的心咯噔了一下,虽然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当他这样复述“小淘”的名字时,浑身还是不自觉的一僵。
“你……”
秦翼没有给她狡辩的机会,直接打断道:“别说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别借口自己是吴晴来糊弄我!”伸手从拿起放在座椅上的报告书,一字一句,清清楚楚:“这是‘仁心’医院做出来的亲子鉴定!证实瓜瓜和果果是我的孩子!”
她别过头不去看他,纤瘦的身子轻颤了一下,手脚冰凉却充斥着冷汗。
“现在。”见她不说话,再次追问道,“还不想承认吗?”
“呵,承认什么?”吴晴冷笑,表情不以为然:“这份报告只能证明孩子是你的,并不能证明我就是陶小淘!”
“好!那么这是律师信,我有权要回孩子的抚养权!”他似乎早料到这一点,将白色信笺丢到吴晴面前,眼神冷厉决绝。
“你……”
吴晴狠狠地瞪着他,总算松口道:“是!我是小淘!但是,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嫁给你,更不可能把瓜瓜和果果让给你!”嗓音有些尖锐,语调中饱含着强烈的怒气。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承认,让秦翼内心过于激动,她成功的挣开了他的钳制。
此时此刻,两人的内心都不平静,车内的气氛好似冰封一般凝滞。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熄火停靠。小淘见此,立刻伸手开门,想尽快远离秦翼。可是,她的所有举动都看在秦翼眼中,只是在她开门的瞬间,他已经抓住她的手,拉着她进了别墅,往楼上主卧室走去。
“混蛋,你放开!”小淘遏制不住地撒泼,对着他拳打脚踢。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他松开她,黑眸凌厉,闪着寒芒。随手摘掉了眼镜,松开领带,慢慢朝她走去。
“你要干嘛?”小淘警惕地看着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惧意。她留意着周围的环境,一步步向后退着。
“你说呢,我的小淘妻。”嘴角微微扬起,笑容坏坏的,透着一抹邪气。
小淘脸色铁青,身形快速一闪,翻过大床往门口跑去。“咔”的拧开门锁,正要跑出去,就感觉腰上一紧,被他拦腰丢到了床上。
“额……”
她有点发懵,想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他已经欺身压了上来。
“老混蛋,你放开我!”她怒吼,眼眶通红,迸射着怒气。
秦翼抓住她乱动的双手,低头轻轻咬了口她削尖的下巴,声音低沉沙哑:“小混蛋,4年了,这样的折磨还不够吗?”眼神深邃,带着柔情。
“4年?”她冷笑,眼眶湿润,情绪分外激动:“你们秦氏一族给我的折磨何止4年?”声音尖锐,有些颤抖。
秦翼沉默,从拿到报告那刻起,他就知道她回来的目的,也清楚她心里的恨。甚至,这样的恨可能毁掉整个秦氏家族!
可是,他不在乎!除了她,他什么都不在乎!
如果,她一定要逃离,那么他就折断她的翅膀,让她再也没办法离开!
低头,亲吻她的唇,却被她狠狠咬伤,嘴角渗出鲜红的血珠。
“秦翼,别再碰我,放开我!”她怒吼道,眼神冷厉摄人。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轻轻擦掉嘴角的血丝,脸上露出恶魔般森冷、邪魅的微笑。他伸手将她翻了个身,让她背朝自己躺在床上,紧接着抓着她的双手按在背后,扯下领带绑紧了她的双手。
“秦翼,你要干什么?别让我恨你!”小淘惊愣,拼命挣扎着。
“已经恨了,那就不在乎再多恨一点。”他笑了笑,再次将她翻了过来,轻扣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好一会儿,他才低头凑到她耳边,轻舔着她的耳垂,道:“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哪怕需要折断你的羽翼,也在所不惜!”
沙哑的嗓音性感迷人,语调如情话般动人,去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冷意。
小淘看着他好似恶魔般邪魅的眼神,知道他不是说笑,而是切实决定这么做了!
“不,不要……”她摇头,泪水止不住的落下。因为以前的秦翼过分温柔,所以当看到好似恶魔般摄人的他时,心里不自觉地害怕起来。
撕拉……
衣服被扯落,柔嫩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激得小淘微微颤抖。
秦翼的瞳孔猛地收缩,目光渐沉,幽暗深邃,炙热的吻如雨般落下……
“不,不要这样!”小淘用力扭动着身体,想避开他的侵犯,无奈双手被绑在身后,完全没办法挣开。
秦翼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除了左胸处那道弹痕,她的肌肤如初生婴儿般完美无瑕。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那道伤疤,低头亲吻她的伤痕。
4年,他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但是这道伤痕却让他心痛无比。如果有他在,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小淘微微一颤,浑身有些僵硬。这伤虽然不是他亲手造成的,却和他脱不了关系。
2年前,她受近藤先生的嘱托,保护日本政界的外交高官前往z国,谁知才到了机场就发生了枪击事件,一行20人,除了她,全都丧命在那场枪战中,包括那个受保护的外交高官。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是日本政界的对立势力买凶杀人,直到一年前,她康复后没多久,才在山口组的政府类要件中看到了那场枪战的真实内幕。
那场事件竟然是秦氏老头策划的,而指挥全局的就是眼前的男人!也因为这样,她才会回来,收集罪证,将秦氏从z国的政治舞台上拽下马!
秦翼感觉到她的僵硬,抬头看着她,深邃的黑眸温柔中带着一丝迷茫,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以后留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嗯?”声音很柔,带着一丝蛊惑,嘴角的笑容浅浅的,似乎又恢复成了那个斯文的秦翼。
“你做梦!我永远不可能留在你身边!”她说的是实话,自从看到那份要件后,她查看了有关秦翼的所有档案,包括褚海玲的事情,也存在很多疑点,她甚至怀疑下毒的人就是他!
所有种种都让她感觉害怕,他不是温雅如风的男人,根本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只要是妨碍到他的,都可以毫不留情的抹杀,包括自己的初恋情人!
她的话,让秦翼眸光微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这点,你没得选择。”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的吻霸道而又炽烈,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柔躏着她稚嫩的唇瓣。
“唔……”
她痛恨地瞪着他,泪水从眼眶中滑落,那是屈辱而又无助的眼神,狠狠咬破了他的舌尖,扯着嗓音大吼道:“秦翼,放开我,你没权利这么做!”
“看来,我之前真的把你惯坏了,以至于你忘了自己是属于谁的。”他半眯着眼睛看她,带血的唇角微微扬起,双手用力抓着她膝盖分开到两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