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没在除电视以外的地方见过俞小姐。没想到真人这么漂亮,一时间有些看呆了,俞小姐见谅见谅!”
俞舟又是一笑,这次倒是多了几分温度,主动开玩笑道:“听到这个解释,我就放心了,看来今天上镜应该不会吓到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了。”
一位比较大胆的男工作人员大声说道,“俞小姐太谦虚了,您这样如果还能吓到观众,那观众现在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啊!”
“是啊是啊,照这个标准,我真该感激观众不朝我扔鸡蛋了。”一位女工作人员笑道,这是一位财经板块的主持人,时常上电视节目的。
俞舟弯起眼睛,笑得开心,却让一屋子人又看呆了。
没办法,实在太好看了——这是众位工作人员的心声。
还是王威出来咳了两声,“行了,一帮没出息的,都给我干活去!”
众人这才鸟兽散的各自回归各自岗位,开始进行调试。
一位女编导,拿着台本来找王威核对,她面带苦涩,声音无奈,“王主编,您看这背景音乐,咱们是不是要重新选啊。”
王威一看,谈话背景曲《明月孤舟》。
王威:“……”
“你看她这个样子,这曲子还能用吗?”
女编导叹了口气,“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要不不要背景音乐了,先录完节目,回头再让后期看着加吧?”
王威点点头,“就这样办,后期的工作任务重,咱们赶快开工,早点完事给他们多点时间。”
女编导拿着另外一个台本,又去找俞舟对了一下问题。见她表示没有问题,之后就开始预录了。
俞舟坐在摄影厅一条双人沙发上,稍微倚着沙发扶手坐在那里。看上去很放松,但是又不会太过,介于慵懒和一本正经之间的感觉,让对面的女主持人也觉得压力小了一点。
女主持人先是对着摄像机,介绍了一下俞舟的身份背景,又说起了俞舟现在失忆的状态,吊起了大众的兴趣。
俞舟也跟着她,对着摄像机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是俞舟,想必认识我的人应该也不少吧?”
女主持人笑道,“别的不说,就算是看这张脸,我也能记住你一辈子。相信广大观众肯定和我有同感。”
她接着说道,“现在可能有很多观众对俞小姐刚刚爆出的新闻感兴趣,俞小姐表示,也有话想说,就让我们听听,俞小姐想说什么。”
俞舟接话道,“对于这件事,我本人也觉得十分荒唐。首先,那张照片上的所说的,密会男人,根本就不存在。因为站在我身后的,那位手上牵着猫咪的小姐,我们三个人是都认识的。所以根本不存在密会这一说法,只是好朋友过来家里吃个便饭而已。”
背后的大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网上流传的那种高糊图片,上面袁迁迁虽然被糊了脸,但是手上牵着猫还是很明显的。
俞舟继续道,“那只猫还是我的,而且这位小姐看到自己被糊了脸,还十分不高兴呢。我想说这位照片的拍摄者,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你把人家脸糊住,也下的去手。”
女主持人没想到俞舟后面竟然幽默起来,没忍住笑出了声,“看来这个拍摄者是故意的,漂亮女孩子大约现在对自己魅力产生怀疑,还是和人家道个歉吧。”
俞舟笑笑,继续说道,“再来就是角度问题了,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偏。大家可以用手边的工具,照着这个排列演示一下,看看从正面角度看,我们是不是真的离得那么近。”
女主持人接话道,“我们现场就可以演示一下。”
道具师上来拿了几个人形的小木偶,排了序号1、2、3,就在主持人和俞舟中间的桌子上,摆放起来。
果然从照片的角度看去,2号和3号离得非常近,1号则好像不和两人是一起的。
摄像机又转到正面,三人的距离瞬间变化了。
1号和2号的距离也不远了,2号和3号的距离也拉长了一段,这样看去,分明就是三个人一起的画面。
俞舟指指桌面上的小人偶,对着摄像头有些无辜,“这样看来,大家又被新闻骗了。”
解释完这件事情,摄影厅里的气氛也热了起来。主持人就宣布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开始和俞舟聊天,问一些其他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便是俞舟失忆后的生活如何。
俞舟耸耸肩,对着镜头笑了笑,展示了一下自己,“这个很好回答,看我的样子,大家就应该知道,我现在生活得还不错。”
主持人看了看她还包着纱布的手臂,“那手臂是怎么回事呢?”
俞舟眨眨眼睛,状似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半夜睡觉从床上滚了下来,撞到了柜子。”
主持人善意的笑了笑,“没想到女神也会犯迷糊,倒是让大家觉得多了几分可爱啊。”
俞舟摸摸脸,“快换下一个话题吧,这样的糗事我不想再提了,好丢脸。”
说完之后,主持人和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笑了。
随后的问题很快就录完了,最后的环节,就是俞舟和观众们说几句话的时间。
俞舟坐直了身子,对着摄像头,表情有些云淡风轻,却带着一股不能忽视的气场。让摄像机背后的操作人员都被机器显示屏里的她,看得有些紧张。
俞舟声音不急不缓,声调也不高,但是就是没办法忽视,好像把你周围的声音都屏蔽了,只能听她讲话。
她道,“以前的事情,我还没有完全记起来,但是通过身边的朋友,我也大概知道了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人。”
“大家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却还是能够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
“其实原因很简单,网络上流传的那些事情,我都没有做过。所以我根本不必为那些事情伤神,既然都是假的,自然就不会影响到我。”
“还有之后,我母亲逝世和俞氏破产,这些都是人力不可逆的事情。伤害我母亲的犯罪人员。已经全部落网,认罪伏法,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而俞氏的事情,只能说是用人不慎,所以我也没有心不甘。”
“我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个幕后的推手,也不想知道是因为什么。尽管我现在失忆了,但是我也不是能够任人欺负的,想要看我俞舟哭,恐怕你要等到天荒地老才行。”
“所以,请你们赶快把自己的手拿回去,不要等到来不及,到时候后悔,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俞舟目光锐利,声调却是十分温柔,让人毛骨悚然。
周围的工作人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冻得搓了搓胳膊,心想当过董事就是不一样,一句话,就让人心生寒意。
也不知道谁在做幕后人,欺负俞舟现在失忆吗,恐怕算盘要落空了。俞舟现在也这么有气势,大约也还是有后台的,到时候被抓住,可能会真的像俞舟所说的,后悔也来不及。
女编导看着面对摄像机发射冷气的俞舟,心中有些忐忑,这样的话,能在公众平台上播出去吗……?
她求助的看着王威,用眼神询问到。
王威也是颇为为难,俞舟最后说的这句话,实在是够威胁人的。不过既然是俞舟,以前那个强势的俞舟说出这样的话又有什么不对的!
他咬咬牙,“一句不剪,照常播出。这期的专访要给我取一个强势一些的名字,务必要衬托她的气势来!”
女编导得到了答复,就诚惶诚恐的去制作组传达消息了。
之后王威又亲自送了俞舟出门,临走时候承诺道,“片子修好会发给你看看,然后再上传。”
俞舟看了他一眼,心中倒是颇为欣赏这个王主编,为人有够坦荡。不像其他媒体人,和鱼一样,滑不留手,总在采访中恶意剪辑,擅自增加无关噱头。
她扬起嘴角,说道,“不必了,我相信王主编。”
王威被她一说,心里也畅快多了,对于片子的剪辑意见,也不是那么郁闷了。
他咧嘴一笑,道,“一定会让俞小姐满意的,希望日后俞小姐东山再起,也能够找我们报社做第一手报道。”
俞舟不置可否,她暂时还没有这么打算,只想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精心养着。公司什么的,太费时间,孩子小时候需要多多陪伴才是。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会的。”
王威听出她的意思,看来这位暂时是没有这个想法了,“那就祝俞小姐一切顺利吧。”
俞舟笑着点点头,坐进了出租车内,扬长而去。
到了家门口,方洋正在等她回来,一见她回来,就扬扬手里的餐盒,“我带了饭过来,还没吃吧?”
俞舟上前用钥匙开门,一边和他说道,“正好饿了,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事情有眉目了?”方洋挑眉,说道,“不仅是眉目,这件事做得太粗糙了,很好查。已经都查出来了,我正好下班就过来告诉你一声。”他有些好奇的继续说道,“不过这次这个幕后之人,看上去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是以前,你们也没有过交集。所以说,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新的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