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桀不再作声,一边的旭暮轻抚着苏赤城寒彻面颊,她亦是潸然泪下,“小柒……或者是小城,你心很痛,我看见了……你一定很恨他,但是请你在恨他之前把身子养好好不好?孩子……还会再有,你没了我们怎么办?小柒,不要怕,这个事情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苏赤城无助的泪眼下是一轮幽静水潭……
艾空泯,第四个孩子……
苏赤城的全身冰冷了,她无助眸光窥探着雪色天花板,泪眼依旧在徐徐不断的流泪。
事过半个月,苏赤城身子已经康复。
这日,苏赤城因为已经被“亚诺古德”逐出,所以没有去学校,独自一人呆在赫连桀的家中。而白昼、旭暮则是帮助苏赤城回校进行监督艾空泯与秦墨尹行为举止的,赫连桀照常上课,可是却依旧时不时会与艾空泯进行眼神大战。
苏赤城站在落地窗前,暖洋洋的春日阳光照射在苏赤城身上,苏赤城的心伤其实一点都没好,反而更加严重。她心中堆积了对艾空泯的恨意。
苏赤城抽搐口袋中的手机,打开“通讯录”仔细的查找过来,至终停在“秦墨尹”这三字的号码上,苏赤城眸子冷光乍现。
苏赤城点了“拨打”,将手机靠近耳畔。
“有事吗?”很快,电话那头便切断了彩铃,接起来的正是嚣张语意的秦墨尹。
苏赤城沉着眸子,冷声冷气道:“怎样可以让他恢复记忆?”
“你真的想知道?”
抓着手机的那只手不由紧了几分,苏赤城眺望眸光,“一定要知道,别告诉我没有办法,你说出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是的,苏赤城现在对于什么都已经淡视了。
曾经的她,都会礼让他人三分,如今的她,要别人礼让她三分!
“好。我告诉你,不过,你必须要死!我要亲眼看见你死!”
呵,歹毒的女人。
苏赤城只觉得好笑,她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
“方法就是,让他吸到你的血,他是吸血鬼,你应该知道的。”
苏赤城眸子一沉,吸到我的血?
苏赤城挂了电话,对于这个让他吸自己血还是有点难度的。苏赤城旋紧拳头,想要他吸自己的血就必须让他有意识的知道自己是他的爱人,那么时间便是这个月的十五号,地点正是他家。苏赤城紧抿樱唇,如今离十五号还有一周,苏赤城在这一周里必须养好自己身上的所有,她要让他苏醒,让他知道他狠心害死了自己的孩子,狠心打碎了自己的心。
苏赤城冷眸掠过一丝深邃眸光,唇角带动一丝苦涩。
时光荏苒,无意思逗留之意。
一周的时间恰似流水,刹那而过。
所谓的今日正是苏赤城等待已久的十五号,而却恰好是周末。
傍晚,苏赤城与赫连桀等人坐在餐桌上进食。
苏赤城简单的吃完跟前的食物,接过一边递来的餐巾擦了擦嘴角。
“小柒,你真的打算去么?确定没有危险么?”
赫连桀放下手中的刀叉,贴心问道。
苏赤城抬起柔眸,投去一张“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的笑靥。“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我会让他恢复记忆的,你们不用担心,现在目前为止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救他了。”
旭暮沉默在一边,她抬起美目,“小柒,要不要我陪你去?”
苏赤城摇了摇头,“不要,你们放心,好好呆家里,等我回来。好了,我也吃饱了,我出去了。”
旭暮严肃着眸子沉重的点了点头。
随后,苏赤城便起身拿了手机便出门去了。
在众人灼热关切的眸光中她傲然向前走去,她如今什么都不怕,她要让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后悔自己所做所为。
苏赤城打车来到艾空泯的公寓下,苏赤城走进这座欧式大楼,便向顶楼去。
苏赤城冷睨着电梯里楼层缓缓的增加,心愈发寒彻,如今的她心就宛若北冰寒带。
苏赤城来到艾空泯的门前,举起手来。“叩叩叩……”
随后,门便悄然打开。
门的缝隙愈发变大,他的俊颜愈发显现。
艾空泯的冷眸间出现了那一张日日夜夜都所想念的脸,心在大门大开的时候被揪紧。
“你怎么在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么?”他的话语还是与大半个月前一样,一样的冰冷无情,听在苏赤城耳里是多么刺耳,可是心痛的已经麻木,恨怨已经盘踞了她的大脑,她无法回头,只好前进。
“艾空泯……”
艾空泯眸子狠狠一颤,他的心在那一刻仿佛有什么在破茧而出。艾空泯僵持在原地,蓦然,苏赤城向前倾倒,她熊抱住他的矫健腰肢,他们之间的距离是这么近,她拥抱的力度又是这么重。艾空泯显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吓到了,因为他知道他自己叫艾空泯,有个爱人叫苏赤城,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就是,他的爱人是自己伤了无数次的“宇文峟柒。”
“你……是苏赤城?”
艾空泯感觉到自己的说话的语意下是不敢置信,她如果真的是苏赤城她怎么会不告诉自己,怎么……怎么可能……
“我是苏赤城,你是艾空泯,我恢复了记忆,而你却还没恢复记忆。还记得我们说的那两句话么?你说宇文峟柒,我喜欢你,但你不是我可以用命守护的女人,我心底还有一个女人,我爱的是她。对你仅是绰绰有余的喜欢,而我给你发的短信说的是尚宫,我喜欢你,但你不是我可以用命守护的男人,我心底还有一个男人,我爱的是他。对你仅是绰绰有余的喜欢……”
艾空泯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僵持在原地动弹不得。
“艾空泯,你真的把我伤的好重,你从来不给我一个说我名字的机会,如今只能我上门来……你……”
苏赤城大脑内回想着这几日的委屈,泪水冲破防备线,“华丽丽”的潸然泪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如今的心……”艾空泯僵持在原地,他还没有缓过神来,这个“惊喜”实在莫过于大了。
“艾空泯!你这个过分的人!你可以不可以答应我恢复记忆……我们有孩子!我们在地球有三个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艾栩笙,我们第二个孩子叫艾煦辰……我们第三个是艾霓菲……就是上次在游乐园的给那三个孩子取得名字,你能不能答应我恢复记忆……”
苏赤城抬起自己泪光闪烁的水眸,艾空泯只觉得自己的心被针扎的痛。
怪不得,怪不得上次听到那三个名字自己的大脑会有反映,怪不得自己见到你的第一面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怪不得……
艾空泯神色恍惚,他在刹那间突然明白了什么……
艾空泯僵硬的回抱着怀内的泪人,苏赤城不由的旋紧粉拳,这个怀抱是自己曾经多么希望得到的,这个味道是曾经多想天天闻到的……这个人,是曾经自己多么可求不可得的人……
你就似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倏尔,苏赤城的泪眶引流出一排真挚的泪水,那泪水是离别前的不舍,是对自己曾经的傻子般追求的怜悯,是对曾经的追悼……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她,今晚过后,她就会去找秦墨尹实现她所说的……我去死!
“艾空泯,你可以不可以再叫我一声宝贝老婆?你能不能再一次真诚的亲吻我一下?”
可能,在十二点的时候我会蜕变,我会变得跟零之使魔似的,我会成为修罗,代表阎王收了你的“幸福”留给你“痛苦折磨”……
就因为我爱你,就因为我恨你,我不会再像曾经一样恨到原谅……
“宝贝老婆……我爱你……”是真的么?你现在还没恢复记忆你说的爱是真的么?
苏赤城的心再一次撕心裂肺的痛了,她强隐着身心的痛苦。她忘不掉那天在小树林里的事情,自己的孩子是被自己最爱的男人扼杀……
她下颚被挑起,只觉红唇上一软……
最后让我放纵一次,这次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你会痛苦,你会经手我所经手过的撕心裂肺的痛。
他温柔的吻是带着宠溺的,这个吻让苏赤城陶醉、沉沦、迷失……
……
苏赤城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热牛奶,她倚靠在艾空泯的胸腔前。心中想着那几百年的恩爱历史,我们在一起了六生六世……
“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你要认真听,这是我第一次为你唱歌。”
他尖细下颚轻轻抵着苏赤城的下颚,“好。”
“能不能蒙上眼睛就可以不伤心,能不能脱下面具还可以很狠心,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可能相信,生命有一种一定一定要爱下去,爱可以相知相许相依为命,却听天由命,爱可以心有灵犀动魄惊心,却难以抗拒流行的宿命,我属于你的注定,不属于我的命运……”
不知不觉已经逼近十二点。
夜万籁俱寂,无声无息,仿佛这万物苏醒的春季中旬亦是沉沉就寝。
艾空泯大脑赫然崩裂般疼痛起来,他紧捂着头颅,疼痛感给予要将他的氧气抽干。
“你快走……我……”
艾空泯狰狞俊颜上倏尔变得惨白,苏赤城狭眯冷眸睥睨着艾空泯的垂死挣扎。
“我不要你每个月都受这样的痛苦,艾空泯,吸我的血,我是你唯一的解药!快点吸我的血!”苏赤城做作出一副紧张的模样,艾空泯怀揣着迷糊的意识睥睨着苏赤城那张紧张的娇颜,心宛若三月春风轻柔拂过,婆娑他心坎任何一处。
“城……恢复记忆后……我们回去好不好?”好!当然好,可是……
我不能陪你回去了……
“好!你快点吸我的血,我怕……”
苏赤城只觉自己白净纤细的颈脖上传来刺痛……
苏赤城紧蹙柳眉,那刺痛并非五百年前初遇那晚的那种痛,而是另一番痛苦,那种痛苦仿佛有上千百万只蛊毒在你身体里流窜,你殊不知该掐住身体的哪个部位让那毒血流出。
苏赤城的娇颜愈发惨白,润唇亦是失了色。
艾空泯紧蹙眉宇稍稍舒张,他缓缓松开那刺进她白净颈脖的狼牙,酒色血眸弥漫着红光……
他的视线出现了曾经的一切场景,应接不暇。他痛楚的握紧了握着苏赤城小香肩的大手,疼痛感传入疼痛预发的苏赤城大脑。苏赤城旋紧小手。
“宝贝老婆……你……”苏赤城艰难的喘息着,她旋紧粉拳,憔悴疲劳在她娇颜上彰显,刚刚恢复记忆的艾空泯被吓到了,顿时不知所措。
苏赤城狭眯冷眸,那满载恨意的冷眸睥睨上他充满担忧色彩的柔眸,冷声冷气地斥责道:“艾空泯,你的良心呢?你对我的爱呢?你怎么可以忘记我……怎么可以杀害我们的孩子!”
艾空泯听完最后一句“怎么可以杀害我们的孩子”一刻,心狠狠的揪痛了……
大掌青筋暴起,他不敢置信的瞪大凤眸,“孩子……”
“对!是孩子!你把我们第四个孩子杀了,才半个月的孩子……”
“轰隆隆……”这道消息正如晴天霹雳正好爆头在他头顶,此时他的心仿佛被乱捏,疼痛感愈发强烈。苏赤城嘴角带动冷笑,那猖狂冷笑就如冰刀在他炽热心头缓缓滑过,又冰又疼……
“你知道么?还有人怀了你的孩子,我是不是该恭喜你,你成为别的孩子的父亲了?”
苏赤城的冷谑其实不止在讽刺艾空泯,同样在宰割着自己已经浑浑噩噩的精神。
“我……”艾空泯双眸被自责与懊恼霸占,“艾空泯……我们结束了,我恨你……好恨,好恨……你对我从失望到绝望的泪水一直都处于无动于衷的态度,你对我的自尊无不一刻在那宰杀,你把我所有都剥夺走了,我现在只剩下一具尸体,就是你眼前这台尸体。”
苏赤城觉得自己的泪眶干涸,落不下一滴泪水,她倏尔发现这种打击报复一点都换不了自己的快乐,相反令自己的心更是撕心裂肺的痛。
“不要!城……老婆……不可以离开,我没有,我没有让她怀上孩子!”艾空泯见苏赤城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欲将离去,自己只觉得自己的氧气在那一刹那被她抽干,他没了她正如鱼失去了水,人失去了氧,心脏失去了跳动……
没了她,自己就是死者。
“放开我,放开我!”苏赤城撕心裂肺的叫吼响彻在空荡荡的屋内,她破音了,谁都知道破音的声音是多难听。艾空泯紧蹙浓郁剑眉,更是搂紧了苏赤城的纤腰。
赫然,苏赤城的纤腰上的大手一划,苏赤城顺其自然的转过,艾空泯敏捷的接过苏赤城的纤腰,将她紧扣在自己的矫健胸怀内。
冰冷的唇俯上……
“唔唔……唔……”苏赤城垂死挣扎着,她瞪大水眸,眸间的憋屈萦绕她水眸。苏赤城强烈扭动着娇躯,而他却越搂越紧,苏赤城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苏赤城旋紧粉拳,妈的!艾空泯你不要怪我!
苏赤城愤然直接旋紧粉拳冲着他下身一拳下去……
艾空泯吃痛的手一松,苏赤城马上便逃脱,她扬起玉手,“啪……”
艾空泯狼狈的接受了苏赤城这一“五指山”,苏赤城紧接着不忘冷谑道:“你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难道还要我等到秦墨尹生下孩子后做DNA检查才敢确信么?”
“城……听我解释……”
“艾空泯!你明明知道我从来不听什么解释的,我不爱听!我不想听,这样会让我更加以为你是在骗我!是在掩饰所谓的事实!你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你没给我解释的机会……我才会有今天……我不要听……我……不要!”苏赤城颤颤巍巍的急忙拔身就跑,她好怕,好怕好怕再看着他那灼热哀怨的眼神,那眼神会让自己的恨意摆动,真的不是自己对他的恨不稳定还有爱,而是他的眼神……对!一定是他的眼神!
跑出艾空泯公寓的苏赤城感觉自己心情几欲是跌落谷底,她落寞眸光如此空灵……
蓦然,苏赤城只觉胸口狠狠一疼……
“噗嗤……”
苏赤城猛地吐了一口黝黑黝黑的鲜血,苏赤城瞪大了水眸,胸口那阵疼痛依旧在那嚣张,苏赤城痛苦的紧抿残留血迹的樱唇,她举起玉手,抹去残留的血迹。苏赤城用手捂着心脏,心口那阵疼痛愈发嚣张,苏赤城灼热眸光睥睨着地上那片鲜血,黝黑的鲜血恰似死神在召唤她般。苏赤城痛苦紧蹙眉宇,是死神!
苏赤城凝视着那鲜血,仿佛看懂了什么,又看不懂了什么。
苏赤城旋紧拳头,她要去秦墨尹家!她要问清楚全部的全部。
苏赤城二话不说,便从口袋里抽搐手机拨通了那个让她恨到骨子里的女人。
“苏赤城,怎么样?是不是心痛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那么嚣张,苏赤城紧蹙柳眉,她冷谑道:“秦墨尹,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到底是黑色的还是什么颜色的?”
“哈哈哈……你说呢?我劝你现在马上过来,你要实现你答应我的……即便你不过来,你身体里的荼毒也会将你腐蚀。”
苏赤城握紧了那只握着手机的小手,“我过去。”
苏赤城二话不说便挂了电话,她便匆匆忙忙的赶到秦墨尹家去,心脏传来的疼痛愈发强烈,令她有一种头脑涨晕的感觉。
苏赤城强撑着自己几欲耗竭完的体力身子,踉踉跄跄的来到秦墨尹家前。
苏赤城举起手,按了下门铃。紧随着,房门便被秦墨尹打开。
她那张娇颜上那傲然的笑靥仿佛就在说“苏赤城呀苏赤城,你还是输了,看来你真的是废物呢”,苏赤城一见她那娇颜上那得瑟的笑靥,心就狠狠的疼起来,她知道,那是秦墨尹折磨她的方法,那种令她生不如死的痛苦简直会让她的心脏和大脑崩裂。
苏赤城倔强冷睨着秦墨尹,冷眸仿佛在那说“秦墨尹,不管你给我下了怎样的毒,我都不会认输”。
“进来吧,我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一下即将要死的人。”
苏赤城眸子一沉,她的语气是那么傲娇,苏赤城听着是多么刺耳。
苏赤城随后进了屋,她站在客厅内,冷眸紧扣那抹娇艳的身影。秦墨尹带上门转过身向苏赤城双手抱臂走来,秦墨尹的猫眸宛若充满电力,苏赤城感觉在她面前自己仿佛就是蚂蚁站在大象面前这般渺小。
“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你就让我死的瞑目点,快点说吧。”苏赤城也不想再跟眼前的歹毒女人废话,直戳重点。
秦墨尹笑靥如花,她悠哉悠哉的来到一边咖啡机前弄了两杯咖啡,她放在茶几上,傲慢的坐在身后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仿佛就像在宣告“我是这里的女王,你是仆人”这个话题。苏赤城冷睨着,见她这个表现,自己也理当应顺的坐下。
“喝吧,人生的最后一杯咖啡,应该好好享受。”
苏赤城强隐着心脏疼痛,对于眼前这杯冒着腾腾热气的咖啡,她还真不知道她是否给自己下了毒,想让自己直接死的一了百了。
“不用,我不喝,你快点说,我怕我一会就死了,听不完。”
苏赤城冷嘲道,秦墨尹面色从容淡定,她勾抹冷艳笑靥。
那双猫眸宛若尖锐的匕首,冰冷无情的刺杀了她的心脏,随后她说的话更是让她懊恼至极,心脏痛的更是生不如死。
“我告诉你,我肚子里……其实没有艾空泯的孩子,我只不过是随意一说,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信了。”
苏赤城面色惨白,原来刚艾空泯说的全是真的,他没有跟她有过孩子。
苏赤城旋紧粉拳,哑然无声继续听她絮絮叨叨道。
“其实,我是真的跟艾空泯睡过,而且他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觉得我第一个男人就这么帅我觉得我很幸福。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设的局,我也不用多废话些什么。”
苏赤城眸子一沉,“你明明知道这样也会让艾空泯心痛,你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我爱他!”
苏赤城冷笑出声,冷眸轻挑,“你爱他?你的爱就是这样的爱?你真变态!人格完全是扭曲的!你的思想简直就是变态到不行了!”
苏赤城万万没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因为一个“爱”,让她生不如死就算了,竟然还要伤害自己爱的人。眼前的女人性子到底是有多扭曲。
“哈哈哈……我变态?对!我是变态,可是……苏赤城貌似你的爱……对他造成的伤害更大吧?我只不过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罢了,在你伤害他这么深后,我再去带他走出这个困境不是更好么?”
苏赤城瞪大眸子,眼前的女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狠毒好几倍。
“他不会这样的。”
苏赤城相信,艾空泯的心是一直属于她的,不然不可能在经受秦墨尹的“折磨”后还记得自己,苏赤城相信艾空泯,百分百的相信他,从古至今他的心一直属于自己。
“你怎么会知道?我不试试怎么可能知道答案呢?”
苏赤城的冷笑更是深了,深陷酒窝如此迷人,仿佛在那说“你错了,秦墨尹”。她的心只觉得要裂开来了,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也变得有少许困难了,看来不能再有多大的情愫波动了。
“还有什么事情么?你快点说。”
“还有的是,我当初给艾空泯封印记忆的东西是有毒的,是我让银风专门给他调制的,若是他人碰到了,就是死路一条,就像你现在的心脏那种痛苦,荼毒你是经受不住的。”
“你知道么?我已经失去他了,我恨他,我既然答应你说我会死的,我就不怕那什么有没有毒,是不是现在这么痛,我都做好了心里打算。你所作的一切都是白费的。”
苏赤城眸子明亮,她什么都不怕,更别说这肢体上的疼痛。
秦墨尹刚想说什么,苏赤城却再一次一口气喘不上,猛地咳嗽,黝黑鲜血从好看的嘴角引流而下……
“呵,苏赤城,你在世的时间最多不过十几分钟了,你好好珍惜吧。”
秦墨尹的冷眼令苏赤城彻底心寒。
赫然……
“砰……”
大门华丽丽的向后倾倒,一怔烟雾弥漫。秦墨尹惊得站起身来,苏赤城痛的已经紧捂着心脏完全没有再有思绪向后转去看是谁来了,苏赤城俯身,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疼痛将她所有的思绪都吞噬了。
“秦墨尹!”
苏赤城的眸子一颤,她缓缓辗转过身子……
见到的是那傲睨一切的冷眸正在睥睨着吓到的秦墨尹,秦墨尹紧抿樱唇,赫然敞开胸怀大笑……
“哈哈哈哈……”
这笑声是多么凄凉多么尖锐……苏赤城感觉自己的心更是痛的麻木,苏赤城紧捂着心脏,氧气愈发稀薄,苏赤城沉重的喘气。
“呼……呼……”
粗粗的喘气声令大怒的艾空泯心痛的简直不能呼吸,艾空泯急忙来到苏赤城跟前,长有薄薄手茧的大手紧紧搂住她颤抖的小香肩,艾空泯的心一镂空。
“老婆……”
苏赤城喘着粗气,饱满额头上是细密的冷汗,苏赤城颤抖着娇躯,惨白的娇颜上看不出一点的色彩,像似死亡般的恐怖。
苏赤城紧蹙柳眉,一边喘着大气一边隐忍着疼痛,道:“艾……艾空泯……呼……呼……我……我……爱……你……呼……”
苏赤城生怕这一句话在下一秒他便听不见,艾空泯听到这一句话心更是揪痛,他将她搂在胸前,纤细下巴婆娑着她柔软碎发,“笨蛋!你这个笨蛋!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我这一生只爱你……我不管你刚刚对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知道都是我先对不起你……”
赫然,苏赤城便潸然泪下,那一连串的泪水是欣喜的泪水,即使咸涩至极,却里面参杂的是幸福……
“艾……艾空泯……你在……哪……我在……哪……”苏赤城痛苦的紧闭星眸,她感觉自己好累,感觉在那一秒钟,自己的身体的器官全部衰竭了,感觉自己的心脏的跳动愈发缓慢。苏赤城的耳畔是他强劲有力的心跳,是她怀念已久的心跳声……
苏赤城的泪水湿了他纯黑的衬衫,苏赤城痛苦狰狞着娇颜,那惨白的娇颜令谁不怜悯?
“好,我在哪你在哪,一言为定……”
苏赤城粗喘大气,憔悴道:“一言……呼……呼……为定……”
“咳咳咳……”
黝黑的鲜血再一次被猛咳出,艾空泯见那黑色的血液渲染了她鹅黄色的小衬衫,吓慌了。“笨蛋!你真是个笨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蛋老婆,干嘛要我想起来,每个月的十五想起来不都很好么?笨蛋……”
苏赤城痛苦的喘着大气,这副恩爱图在秦墨尹的眼里是多么刺眼,秦墨尹狭眯猫眸,“艾空泯!你……”
艾空泯一想起这个室内还有秦墨尹,他冷冷抬首,他冷睨着眼前娇颜失色的秦墨尹,那冷眸宛若豺狼般毒辣。是的,艾空泯是狠心的,他的宠溺与温柔只有苏赤城可以独享。
对于苏赤城,他看成命。
“艾……艾空泯……你……恨我么?”
苏赤城痛苦的狰狞着娇颜。
“怎么可能恨你,我一生都不可能恨你,城……你坚持住……坚持住我救你。”
艾空泯刚想讲苏赤城身体内的毒转化到自己的身体内,苏赤城赶忙拦截。“不!艾……空泯你知道的……呼……呼……咳咳咳……我……我……不要……”
苏赤城沉痛着,一边的秦墨尹接着说着风凉话。“没用的!荼毒是没有人可以解的,你别想了!”
艾空泯心中的火苗愈发大,他一定会让秦墨尹生不如死!一定会!
“秦……秦墨尹……呼……你……你输了……一直……一直都是……你输了……”
苏赤城艰难的说,秦墨尹赫然就像疯子似的冲着苏赤城狂吼,“你才是输者!我告诉你!艾空泯是我的!是我的!”
“啪……啪……”秦墨尹赫然就呆愣在全场,她看傻了,眼前的人正是她的父亲,秦峰!
“畜生!你这个畜生!”秦峰气得颤抖,他怒斥。
秦墨尹捂着自己两边疼的火辣的脸颊,“爸……”
“你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爸!你竟然偷法杖去放了北冰窖龙!你是不要命吗?你是要害死宇文家是吗?”
秦墨尹吓傻在原地,她潸然泪下,“我……我……”
“秦大臣,你是不是应该给孤一个说法?”蓦然,在门口出现了宇文允珀,他的君者霸气在猖狂。苏赤城憔悴眸光凝视到不远的宇文允珀,眼眸投去一个感激的神色。
宇文允珀见即将奄奄一息的苏赤城躺在艾空泯怀里,心紧绷在那,他快步赶来。
“小城你……”
“谢……谢……”
宇文允珀听到这么空灵的声音心都要碎了。
“秦大臣!今天秦墨尹她必须死!”
秦峰吓得急忙跪地,一边的秦墨尹吓呆在原地,赫然猖狂的大笑。“哈哈哈……好呀!我跟苏赤城一起死!苏赤城,我告诉你!我到了地狱我都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
苏赤城眸子一怔,嘴角勾抹一丝虚弱笑靥。“你……别……放过我……我……真……开心。”
秦墨尹不懂苏赤城这句话的意思,艾空泯抬首,冷睨着呆愣在原地的秦墨尹,“我不可能再让你动她一丝一毫!我也会陪她,地狱,天堂我都敢闯!”
秦墨尹倏尔跌坐在地上,“为什么?艾空泯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好?给我一点爱行不行!”
“我的心只有一个,我和你一样有两个心房,我的一个心房放着爱她的主意,我一个心房住着她,我的心满了,你让我拿什么给你?”
秦墨尹滚烫的泪液划破她白净面庞,她撕心裂肺的痛楚着。
“我不甘心!为什么?我不甘心……”
秦墨尹发疯似的哭喊着,所有人都在冷眼看着。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小女不懂,真的是不懂事……”
“不懂事?呵,好呀!让你的女儿救活小城,我就考虑考虑。”宇文允珀心一狠,现在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要她死!
“好……好……墨尹!你快点救王后!不然我们都要……”
“不可能!我得不到的东西她也别想得到!不可能!”
秦墨尹撕心裂肺的嘶吼,秦峰急得不得了。
“咳咳咳……没用的……我……我支撑……不住了……呼呼……呼……艾……空……泯……回到……地球……好好……好好……”
好好……照顾爸妈和宝宝……
一滴冰冷泪液隔绝了他们的距离……
“死!必须给我死!”
艾空泯暴怒,他的身后腾升起黑影,愈发澎湃,那恐怖的能量仿佛在灼烧,宛若熊熊大火烧尽了他的意识,如今他的大脑内仅有……
秦墨尹,你真该死!
赫然,艾空泯手间出现一大火球……
“砰……”
殷红鲜血恰如瀑布坠池般激起的白沫……
秦峰傻愣在原地,“小尹……”
在那刹那间,这间公寓内便弥漫着浓郁的铜锈味,秦墨尹的尸首已找不到,剩下的仅有如烟花般绚烂多姿多彩的鲜血,血肉已经完全被火焰烧灼灰烬。
他的冷眸无一丝温度,他俯身亲吻他怀中的娇儿,她死姿正如她睡姿般娇美。樱唇失色彰显她柔弱美,憔悴娇颜仿佛万般疲惫的沉睡,死一般的寂静。羽翅般睫毛不再会煽动,会散发璀璨微芒的星眸亦是不会再扑朔,柔软樱唇亦是不会再张嘴,她正宛若死了般沉睡……
死了般寂静……
半年后。
寒意秋风婆娑干枯枝头的残叶,枭鸟乱鸣,却是另一番乐章。棕褐色梓树有着粗壮树干,这颗梓树亦是上了千年,老梓树上了年龄,却未有上了年龄那般模样,只因为这就是传说中的“荏苒转轮”。
苏赤城沉睡在这梓树分叉处的树洞内,她被大茧裹住。
那日,艾空泯横抱着苏赤城从那满载坏情愫的公寓飞出,他横抱着她找到所谓的“荏苒转轮”所在地,他与异世界最残忍的恶魔打斗,至终还是他赢了,他伤痕累累的来到“荏苒转轮”面前,“荏苒转轮”仿佛知晓他们会来一般,将苏赤城用茧包裹。
从那以后,艾空泯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的行踪煞是神秘,可是他每天都会来到“荏苒转轮”这来看望沉睡在茧内的苏赤城。
因此,赫连桀等人都以为他们二人招呼都不打的回了地球,他们感觉对于苏赤城在的这些日子,宛若是一场美梦与噩梦交集的日子……
时间荏苒,令异世界的生物享受过一个温暖春季,迎来酷暑,至终如今褪去炙热,迎接凄凉的秋季到来……
半年时光如流水,匆匆而过,无人抓得住它无形小手。
这天,沉睡在茧内数月的苏赤城颤抖了纤细柔软无骨小指。蝶翅般睫毛再一次充满了生气,它颤抖,那会散发微芒的星眸再一次焕发它唯美幽光,樱唇水润反射着光泽……
那日,艾空泯来到“荏苒转轮”时,慌了,因为茧破了……
艾空泯四周找却始终找不到那抹日夜想念的倩影,至终他吞咽下那口心脏撕裂疼痛,他瞻望那巨大的茧,性感薄唇勾勒浅笑……
既然茧破了,那么一定就是醒了。
艾空泯辗转身,坐着自己的飞马翱翔于天际。他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在这里,可是如今的他知道苏赤城绝对不允许再让他呆在这里搜寻她,他应该回到地球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
这日,艾空泯回到血族,忙活完种族事便回了寝宫。
艾空泯的柔眸一丝不苟的扫过自己装横奢侈华丽的房间,心却飞的远远的……
赫然,艾空泯腰际一紧,出现一双粉嫩柔软无骨的小手,他眸子一怔……
“能不能蒙上眼睛就可以不伤心,能不能脱下面具还可以很狠心,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可能相信,生命有一种一定一定要爱下去,爱可以相知相许相依为命,却听天由命,爱可以心有灵犀动魄惊心,却难以抗拒流星的宿命,我属于你的注定,不属于我的命运,不要命不要清醒,还有梦能紧紧拥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