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奇虎带着一身的疲惫推开了大门,见众人都坐在沙发上,倒是有些奇怪,不由得问了一句,“你们都没有去休息?”
“奇虎叔。”
“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扬眉走了过去,拉着扬奇虎。
这个时候,外面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哇塞,这地方实在是太好了,这风景,这空气,哎哟喂,我说虎哥呀”
winter扭动着他的小碎步走了进来,正准备跟扬奇虎说话,可眼神却是突然放在了飞儿跟张卓的身上,一下子瞠目结舌,呢喃道:“啧啧啧,这,这出什么事了?你们,你们怎么有搞出一个飞儿来了?哎呀,到底谁是飞儿啊?我都快分不清了。”
“winter,你怎么来了?”
飞儿看着个死嗲哥,应了一句。
winter赶紧走上前,“我的小飞飞呀,你可吓死winter了,你不知道,那个混蛋,哎呀,把我的新发型都搞乱了,这位是”
飞儿不想讲自己的事情告诉非winter,这家伙可是一个典型的大嘴巴,当然,这样做也是为了winter的安全着想,他毕竟只是一个经纪人,跟那些敢杀人的比,还是势力弱了一些,想到此,就说道:“winter,是不是很有缘分?她是黄雀的表姐,正因为黄雀说她跟我长的一模一样,我才想过来看看的,可没想到我们两个人的性格还真是差不多,加上小妖跟眉眉,我都有点喜欢这个地方了。”
“表姐?”扬奇虎轻声呢喃了一句,还想说什么,立马就被扬眉给狠狠地掐了一下,可怜堂堂的倾城黑道一哥,在这个妹妹面前,那就是一个跟黄雀一样的软柿子。
“黄雀,哎哟,对对对,就是这小子,我告诉你,这一次算你命大,你要是敢把我的小马给刮花了,我跟你没完,你知道不知道,那可是正宗德国货,国内有钱都买不到,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你一乡下小子,也不懂!”
这个死嗲哥简直是旁若无人,说完之后,又围着张卓转了两圈,突然一拍巴掌,还跳了起来,神情十分的激动,“对了,这,这位女士怎样称呼?”<er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跟张卓握手言好了之后,又继续说道:“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加入娱乐圈?”
张卓有些不解,“啊?娱乐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winter就开始神乎其神了,“像,实在是太像了,现在飞儿在娱乐圈的地位已经是如日中天,如果说,如果说我们再来一个小故事,就说你是飞儿失散多年的姐妹,然后才一起加入娱乐圈,哇塞,你们都这么的迷人,组成一个倾国倾城的组合,你们说,会不会轰动到天下大乱?”
winter为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兴奋的手舞足蹈,可这个死嗲哥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到让人可怕,竟然一下子就让他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张卓刚想说话,winter已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拍着手,不断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要不,要不就这样决定了,飞儿,我的小飞飞,我又有一个好的主意,这一次不是你的第十次演唱会么?我想在一个月后,举办第十一场,到时候让她跟你一起出场,一定会镇煞全场的,对了对了,我想想看,下一次演唱会的口号,就叫,就叫一模一样演唱会,两个一,刚好是11,想象一下,当两个飞儿一起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那是何其壮观的一件事情。”
“对不起,我不想进入娱乐圈!”
张卓很平静的说道,顿时将这winter淋的焦头烂额。
“张卓女士,你,你不防考虑一下,winter我是从来不说假话的,而且你也应该相信我的明星培养能力,我可是专业的,那些三流星探是没法跟我比的。”winter还不死心。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兴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winter也只能作罢,这个时候扬奇虎已经不耐烦了,说道:“我说winter,你飞儿也见到了,你应该回家了?”
扬奇虎是个好客的人,在道上这么多年,更是以豪爽出了名,这扬名山,要不就资格来,要不就是他扬奇虎的客人,何时听他轰走过人,可这一次,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死嗲哥了,从进屋子开始,除了张卓说了几句话,众人基本上就是在这里听winter在这里放屁了。
“哎哟喂,虎哥,你这地方”
“你不是说看看飞儿就可以吗?现在,也应该离开了!”
扬奇虎耐着性子,按照他以前的脾气,早就将winter塞进宝马推下山了。
黄雀带着飞儿中途来到扬名山,扬奇虎只能是一个人跑到了体育馆,当时倾城市的市委领导跟司法部门的人都在,见扬奇虎已经摆平了这件事,都是十分的高兴,当然了,对于飞儿的安全,众人还是十分的担心,毕竟是一个有身份的公众人物,一旦出了事,谁都逃脱不了责任,不过众人也明白,扬奇虎既然已经拍了板的事情,那有时候比警察局还要管用,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可winter不一样啊,死活要去扬名山看一下飞儿是不是确实安全,扬奇虎没办法,只能在吃完夜宵即将天亮的时候带着这个死嗲哥来到,一路上,扬奇虎真想将他甩下车,一直忍着,现在,都有些忍不住了。
winter见张卓没有了想法,眼睛就又再次的盯在了小妖跟扬眉的身上,看了一会,笑道:“哇塞,好青春无敌的美少女啊,两位,这是我的名片,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娱乐圈呢”
说着话,递上了名片。
扬眉跟小妖到底是十八岁上下的小姑娘,心中对于偶像的崇拜永远都摆在第一位,见winter看上了自己,赶紧围着这个死嗲哥说话,扬奇虎见自己的妹妹想要留下他了,也就没办法,拽着黄雀来到一旁,说道:“雀仔,中午就让众人留下来吃饭,你帮我交代管家一下,还有,后花园的地窖里有酒,你帮我拿出来,看着这死人妖,我受不了,也想去睡一觉了。”
“交给我,你放心,奇虎叔!”
扬奇虎迈着大步子上了楼,winter抬起眼一直就这样看着,看的都有些痴迷了。
“喂,看什么呢?”
黄雀问道。
“虎哥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太man了!”winter自我陶醉了一番,见黄雀在一旁看着自己,忍不住一阵不屑,“你看着我干嘛,小白脸,我对你没兴趣!”
说完,又跟小妖跟扬眉聊上了。
黄雀气的真想一拳头砸过去。
一边的张卓陈宝峰跟飞儿,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宜城历来有天下宝地之称,在东郊的燕子山是一大片的别墅区,冬暖夏凉,小别墅一栋一栋的,错落有致,却又不乏气运横来,这个地方的每一栋房子都是天文数字,当然了,对于那些有钱的人来说,就不值得一提了,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一年也住不上几回。
上午九点,在一栋仿意大利别墅的院中游泳池旁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披着一条浴巾,赤着脚,带着太阳镜,身材十分的壮硕,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颗光溜溜的脑袋,一毛不拔,在游泳池中,两个少女身材眑眇的在悠闲的游着泳,一红一蓝两身比基尼让人充满了遐想,近处一瞧,竟然还是两个美的惊人的混血儿,至于到底是哪国跟哪国混,又或者是好几个国家一起混,那就不得而知了。
游泳池的旁边还站着几个身穿t恤的黑衣男子,都带着墨镜,冷酷无比。
泳池,美女,黑衣保镖,外加悠闲躺着的半裸男人,倒真是一副有钱人享受的姿态。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保镖快速的跑了过来,对着那个躺着的男人说了一番话,那男人立马坐了起来,摘掉了太阳镜,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邃又阴沉的眼睛。
“她现在在哪?”
“就在门口。”
“她真这么说?”
“对,她说,是您的故人,她叫我带给你小云端三个字。”保镖老实的回答,至于小云端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地方?一个人?还是一个城市?他不知道。
“老太婆,倒还有几分能耐。”
光头男人脸上的阴笑堆了起来,说道:“带她进来,我在客厅等她。”
保镖刚准备转身,那光头男人又再次将他叫住了,“她一个人来的?”
保镖摇摇头,“还有两个女孩,都很年轻。”
“哦,是吗?”光头男人摆摆手,接着示意其他的保镖让那池中的两个少女进屋,那泳池中的两个少女倒也乖巧,从泳池中出来,分别在光头男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而那光头男更是猥琐的在每个人的屁股上舒坦的赏了一巴掌,淫笑着目送两人离开。
一辆奔驰s级轿车缓缓的开进了这栋燕子山最好最大最宽敞占地面积最广的别墅,在保镖的引领之下,s级轿车的上面走下三个人,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都穿着白色t恤,白色短裙,清纯可人,笑容甜美,长的是一模一样,接着又微微颤颤的走下一个老太婆,身穿一身黑,带着一顶大大的太阳帽,挡住了整个脸孔。
那老太婆哆哆嗦嗦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栋别墅,有些不怀好意的笑,这个时候,保镖突然清晰的看见她脸上有着两道触目惊心的沟壑,心中一愣,不由定住了眼神。
老太婆猛的转头,还没等人看清楚,身形已经是一晃,竟然快速的到了那黑衣保镖的身边,反手就是一记狠狠地耳光,怒道:“没长眼睛的狗东西,你家的主人就是这样教你带路的?”
“多年不见,越来越老当益壮了啊!”
屋里传来了那光头男人的声音。
老太婆一阵冷笑,两个少女就这样搀扶着她,一步步缓缓的进到了客厅,老太婆坐在了皮质的沙发上,摘下了太阳帽,冷冷的看着从楼上下来的无眉光头男,说道:“多年不见,你也不错嘛,竟然混到了一个阎王的外号,正所谓阎王叫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是这样一个说法吗?”
光头男哈哈大笑,“师叔,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爱开玩笑。”
说完,拿出了茶几旁边的一罐小茶叶,说道:“这么多年,但愿师叔的口味没变,珍藏版的八马铁观音,对你的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