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_84154【现代番外系列不是正文结局的延续,正文中宋嘉祁终此一生没有再回过现代】
现代番外一
宋妈妈要疯了。
失踪了一个星期的儿子忽然回来了,不单回来了,还带了个媳妇回来,媳妇还抱着俩孙子……媳妇还是个男的。
“妈,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俩真的都是我的骨肉,也是小白生的。”
宋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我读书多,但我也是不会相信这世界上真有男男生子一事的。”拿这种只存在于小说里的情节来糊弄我,你当我傻吗!!
宋嘉祁也没有办法,他并不想通过亲子鉴定之类的手段来向妈妈证明孩子确实是他和薛白生的,毕竟薛白是个哥儿,万一被抓去研究他可没地方哭去。
“不信算了……你再等几个月我保准你信。”宋嘉祁低头咕哝道。
“为什么?”宋妈妈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
宋嘉祁一脸的又要为人父的傻笑:“因为小白又怀上啦,再过几个月他肚子里那个下生,你亲眼见了不就信了?”
且不说宋妈妈被宋嘉祁这一番话雷成了渣,薛白抱着小猴子和小兔子坐在宋嘉祁的房间里,很是惴惴不安。
婆婆……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呢。薛白有点儿忧愁地低下头,看着脚下的木地板出神。宋大哥说这里是他的故乡,难道这里是仙境吗?……婆婆会不会拆散自己和宋大哥?
在薛白心里,年纪大的女神仙(比如王母娘娘)就是专业拆婚几千年,什么牛郎织女、董永七仙女,不都是被王母娘娘拆散的吗?
薛白搂紧了自己的儿子,内心十分凄惶,同时也下定了决心:他跟宋大哥都做了多少年的夫夫了,要现在把他们分开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是婆婆容不下自己,自己就、就抱着还在撒泼打滚也要留下来!(*/a╲*)
宋妈妈对薛白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在宋妈妈看来,什么男男生子,骗谁呢?说不准是宋嘉祁找了个单亲爸爸怕跟家里交代不了才编出来的瞎话。
这么想,虽然觉得两个孩子萌萌哒,但是一想到自己儿子喜当便宜爹,宋妈妈的脸色就又难看了几分。
不过不管怎么说,儿子掉下悬崖,失踪一星期却大难不死……在宋妈妈看来真没有什么比儿子活着更重要了。
所以……搅基就搅基,单亲爸爸就单亲爸爸吧……
相对来说宋爸爸就好很多。主要是宋爸爸盯着小猴子和小兔子看了大半天,居然觉得越看越像自己儿子……
宋妈道:“你疯了吧?还是不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社会主义老头子了?这种小说里的情节你也信?男人的智商都这么低吗?一个编出这种谎话一个居然相信了……”
宋爸:“……”
宋爸:“我不是说什么男男生子……那俩孩子长得就是像小祁啊,你怎么老觉得是别人家的孩子,就不能是小祁的孩子?……我听说小祁在学校也是有很多女生追的……”
宋妈妈一个激灵,又杀去宋嘉祁房间把宋嘉祁拷问了一遍。
宋嘉祁真是没办法了:“妈,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俩孩子真的是我和小白生的!”犹豫了一下,把穿越的事情遮遮掩掩的也讲了。
穿越一事太过虚无缥缈,宋嘉祁之前是打算缓缓地跟二老说了,让他们慢慢接受。现在自己老娘追着自己要孩子妈妈,他家孩子只有阿姆哪儿来的妈妈?
宋妈妈听了宋嘉祁的穿越之言,怔愣半晌,抱着宋嘉祁大哭:“我的儿啊你是不是掉下悬崖摔坏脑子啦……”
好不容易把宋妈妈哄走,宋嘉祁可算松了口气。一家四口在宋嘉祁只有二十平方的房间里面面相觐。
薛白自被宋嘉祁领进房间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这个地方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诡异了,他好怕。
就好像当初宋嘉祁曾祭出两样仙器来:会发光、亮如白昼的——手电筒,应急灯,在这里居然到处都是!薛白沐浴在“仙器”发散出来的光芒下,真是动都不敢妄动。
比起薛白,两个小家伙倒对新环境接收的很快,已经开始在宋嘉祁的床上爬来爬去了。
薛白忧伤地看着宋嘉祁:“宋大哥……婆婆是不是不喜欢我qaq”
“没有,”宋嘉祁赶紧安慰自己的小夫郎,薛白从古代穿到现代已经吓得不行了,不能再让他担惊受怕了。“妈……娘只是一时不能接收,这里……”宋嘉祁指指脚下,“这里没有哥儿,只有女人能生儿育女,娘有点儿不相信小猴子和小兔子是咱俩生的。”
宋嘉祁把薛白搂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安慰着薛白:“等你肚子打起来,把小三子生出来,娘不信也得信了。”
当初薛白嫁给宋嘉祁时宋家没有老人长辈,村里同辈儿的姑娘、哥儿都很是羡慕薛白,进门不用伺候婆婆了直接就能自己当家。
现在薛白把之前欠的一次性全提出来,十二万分小心地伺候婆婆,生怕婆婆对自己一个不满意就不让自己和宋大哥在一起了。
在古代儿媳妇伺候婆婆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婆婆苛待儿媳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要不有“苦媳妇熬成婆”呢,多艰难才得熬啊。
薛白做好了十二万分的准备被婆婆刁难,倒把宋妈妈弄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你,你别跟着我啊,回屋看孩子去。”不管背后对薛白有多少猜测多大意见,对着薛白这张小脸宋妈妈是真发不出火儿来,勉强板起脸撵人:“去去去,这厨房本来就这么小,你再在这儿杵着挤死了!”
不能帮婆婆打下手,薛白很忧伤。
薛白寻思着宋嘉祁是神仙出身,家里肯定有很多规矩,绞尽脑汁回忆在古代时有钱人家都是什么做派。
他的嫂子潘小姐跟他说过,县城里大户人家都是要晨昏定省的:就是大早起、临睡前,都要去长辈房里问安,顺便伺候伺候洗脸刷牙、铺床叠被什么的……
早上五点,薛白从床上弹起来。
小心地看看宋嘉祁和孩子都没有被吵醒,薛白悄悄地穿好衣服,拿上脸盆、刷牙缸、热水壶,往宋爸宋妈门口一站。
宋妈五点半起来上厕所,好悬没被门口杵着的薛白吓尿。
“你干啥啊!想吓死我啊!”宋妈妈吓得不轻,看着薛白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忍心再骂下去,强板着脸道:“你不要以为你弄个什么晨昏定省我就信了你是从什么古代穿过来的,我也是看过很多宅斗宫斗文的人,我看书多你们骗不了我哼!”
然后又把薛白撵去睡:“今天是星期六啊,你自己不睡懒觉不要耽误我睡懒觉啊啊啊啊!”
早上……不,是中午,宋嘉祁和宋爸宋妈相继睡醒,就看到薛白泫然欲泣的样子。
“怎么办宋大哥……嘤嘤嘤我好像越来越不讨婆婆喜欢了qa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