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安琪听对方这么说,立刻朝着电话里道,“我才懒得和你说这么多呢,现在你派来的人都被我们抓住了,一会我就给送公安局去!”
对方听完龙安琪的话,居然笑了,“你送公安局去又能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你和你老爸如果不还钱,你的别墅就是我的,我让我朋友去我家,你闹到公安局也说不通!”
对方说着又朝龙安琪道,“我现在只给你三天时间,要么还钱,要么搬走,别给脸不要脸,到时候闹大了,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龙安琪闻言刚要说话,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了,岳隆天这时看着龙安琪问道,“怎么回事?”
龙安琪这时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那几个男人立刻问龙安琪道,“你和我们老板说通了没?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
龙安琪立刻拿起一侧的电话,给她老爸打去电话,但是龙飞扬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一侧的柳月眉这时拿着平板电脑走了过来,朝龙安琪道,“安琪,飞扬国际好像真的卖了……财经新闻上都有了……”
龙安琪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文字新闻,新闻的日期居然就是她老爸龙飞扬说要出差的那几天,这才明白,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出差,而是躲债去了。
岳隆天看完新闻后,心中一动,看来对方说的没错,龙飞扬的确是因为债务问题把这间别墅给抵押出去了,这些人也没说谎。
想着朝牛英俊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牛英俊下来,不过他还是过去警告几个人道,“我不管谁欠谁钱,现在我们住在这里面,你们要是再敢来,就打断你们的狗腿!”
几个人起身后,连忙应声,慌忙的出了别墅,各自逃散去了。
柳月眉这时拍了拍龙安琪的肩膀,安慰龙安琪道,“也许伯父有什么苦衷呢,还是等打通他的电话再说!”
龙安琪此时眼眶有些泛红,连忙起身强颜欢笑地朝众人道,“不会的,我爸怎么可能会欠人钱?肯定是搞错了,我好困啊,我先去睡了!”
吕胜男闻言诧异地道,“新闻都出来了,怎么可能是搞错了……”
岳隆天立刻捣了吕胜男一下,示意她不要再说话刺激龙安琪了,“你这个傻丫头,难道没看出来,她是在装坚强,装作若无其事么?你干嘛揭穿她?”
吕胜男本来要发作,但是一想刚才龙安琪的表情,暗想也是,再加上自己受制与岳隆天,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柳月眉这时坐在沙发上,朝众人道,“看新闻上说的是不可能假了,龙家可能真有债务危机了,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毕竟我们也住在这间别墅里,安琪也从来没收我们房租!”
牛英俊闻言从口袋里掏出了几百块钱,朝柳月眉道,“这六百多块钱是俺全部积蓄,俺现在都拿出来了,帮龙小姐还债……”
“还有俺……”牛桂兰这时也回房间,把自己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这是俺的,俺也帮安琪……”
吕胜男见两人的钱加在一起也没一千块,这时朝柳月眉道,“这点钱能做什么?安琪的老爸欠人家的可是几百万啊,我们就算把我们所有钱都加起来,也不知道够不够还利息的呢!”
柳月眉闻言也是一叹,她虽然是个设计师,每个月工资也有一万多块,但是她是个月光族,每个月的工资号称是滑不溜手,根本就没存下钱来。
吕胜男是派出所的警察,工资打死了也就三五千块钱一个月,再加上牛桂兰和牛英俊两个乡下来的,全部家产都奉献出来了,还不到一千。
另外的岳隆天就更不指望了,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而且最近搞了一个武馆,肯定把龙飞扬给他的工资都折腾光了。
众人都在为龙安琪的事犯愁的时候,一侧的房间内,李香正站在门口,刚才的一幕她都看见了,这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李香将房门关上后,躺到床上,拿起手机给苏安华发了一条短信,“干爹,龙家有债务危机,帮忙查一下龙家的债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发完短信后,李香立刻走出了房门,满心诧异地看着众人,“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你们都不睡觉么?”
吕胜男和柳月眉看了一眼李香,她们对这个陌生女人的情况并不熟悉,看来也指望不上了,又是一声长叹。
牛桂兰则是朝李香道,“安琪家可能有困难了,欠了好多钱,我们都在想办法呢!”
李香闻言“一愕”,随即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牛桂兰道,“我卡里还有点钱,不多不少可能有十来万,先借给龙小姐?”
柳月眉闻言看了一眼李香,没想到这个刚来的居然这么义气,问都不问就借给龙安琪十万?
不过柳月眉也清楚,有这十万其实根本也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朝李香道,“你有心了,这十万也不够啊!”
吕胜男沉吟了半晌后,这时站起身来,朝众人道,“肖菲菲和安琪不是最好的朋友么?不如给她电话,让她想想办法?”
岳隆天这时朝吕胜男道,“你不是总说她家的钱不干净么?你还要不要?”
吕胜男一想也是,刚才也不过是她情急之下想到的,这时听岳隆天一说,立刻道,“嗯,不能找她借……”
柳月眉这时抓着头发道,“那可怎么办?要不我去找许鸿斌借?他还有些家底子,我想我和他借,他不会不答应!”
岳隆天闻言立刻朝柳月眉道,“借是一定会借的,就怕有什么附带条件啊,比如是做人家女朋友,情妇,小三之类的……”
柳月眉闻言脸色一动,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焦急地道,“那怎么办?”
岳隆天这时站起身来,朝众人道,“放心,船到桥头自然直,肯定还有办法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都去睡!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包在你身上了?”柳月眉和吕胜男不禁都诧异地看着岳隆天,“你有钱?”
吕胜男和柳月眉不知道岳隆天卖拳谱赚了不少钱,所以才会这么一问。
而岳隆天刚才他一直没说话,就是在纠结这个问题,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那钱帮龙安琪还账的,但是真要是到了那步,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们别管这么多了!”岳隆天立刻朝众人道,“反正我有办法就是了!都去睡觉!”
柳月眉和吕胜男都是半信半疑的看着岳隆天,不过的确也有些困了,而且也知道这事不是自己不睡觉就能解决的,只好伸着懒腰上了楼。
牛桂兰和牛英俊就更是不信岳隆天能解决几百万的事了,牛桂兰诧异地看着岳隆天道,“天哥,你哪来的钱?要不要俺和俺爹要点?”
岳隆天闻言立刻一口拒绝,谁的钱都能要,牛桂兰的钱绝对不能要,她这哪是借给龙安琪啊,分明就是借给自己,万一自己拿了这钱,以后对牛桂兰就不会这么硬气了。
“你别多想了!”岳隆天想着立刻朝牛桂兰道,“赶紧睡觉去,我肯定有我的办法!”
牛桂兰无法,只好回房间去睡觉了,牛英俊也伸了一个懒腰,继续躺在沙发上停尸,没一会就传来了呼噜声。
李香这时朝岳隆天道,“你真的有办法?”
“当然了!”岳隆天朝李香道,“你不会也不相信我?”
“那倒不是!”李香朝岳隆天笑道,“只是我听说好像是不少钱呢,我想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岳隆天连忙朝李香道,“算了,你身上还有伤,还是早点休息,这事我一个人搞定!”
说着连忙推着李香进了房间,押着她躺上了床,这才出了房间,将房门带上。
李香并没有睡,而是拿出了手机,看到手机上已经收到了苏安华的信息,“已经让人去查了,放心,明天就有消息!”
看完信息后,立刻将信息删除,这才躺好微微闭上眼睛。
此时岳隆天躺在沙发上,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帮龙安琪还债,但是他进城不久,人脉也不熟,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
“难道非要老子把银行的钱用了?”岳隆天这时心中暗道,“真的没其他办法了?”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到其他办法,心中又暗道,算了,不想了,实在想不到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大不了就是买了一栋别墅,其实这样也好,从此以后自己就是这里的房东了,再也不用看那几个女人的脸色了。
而且自己也不会和龙安琪那样不收她们的房租,如果自己做了包租公,一定要横征暴敛才行,不然哪天才把三百万收回来啊?
想着岳隆天也沉沉的睡去了,梦里他买了一张彩票,中了一千万,帮助龙安琪度过了难关,自己还剩几百万,自己躺在钱堆里真偷着乐呢,突然听到了一声声响。
岳隆天立刻又从梦中惊醒了,暗道不会又有人前来捣乱了?正想着却见二楼走下一道身影,看上去和龙安琪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