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夫人悠悠的说道:“前几日王莽所中的剧毒,你无解吧?以你的手段,最多延迟毒素蔓延……”要说这个世上,谁最了解神医沈默安,只有她玉手夫人最为了解。
沈默安依然点了点头道:“这几日,我一直在研究,究竟是什么毒这么霸道。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没有想到,你对此毒药,居然这么用心,用上千种的蛊毒,配制出这么歹毒的毒药。”
玉手夫人掩嘴笑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无所不能,一直压制着我。没有想到也有你解不开的毒。就好比上次我的粉红骷髅蜘蛛蛊毒,你也没有办法吧?既然这样的话,今日我就让你尝尝这两种毒!”
这个时候沈默安终于有些变色,对他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死两难。尤其是在他最痛恨的人面前,遭受这样的遭遇。
原本还在得意洋洋的玉手夫人突然脸色一变,又是跟上次一样,粉红骷髅蜘蛛蛊尚未出来便已经狂躁起来,这就说明了,与它势均力敌的金蚕蛊出现了。
玉手夫人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那个一直隐藏的高手,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几乎让她寝食难安!
当金蚕蛊出现在粉红蜘蛛的面前时,玉手夫人更是惊呼出声,以她高绝的蛊术,早就看出了这金蚕蛊,比之前几日更为的不凡了。原本就晶莹剔透的蚕身,竟然发着微弱的白光。
让她骇然失色的真正原因,就是这金蚕蛊的蚕身散发的白光,可以对粉红骷髅蛊散发的毒气有所压制。原本是蜘蛛克制虫类的蛊毒,却没有想到不仅斗的不相上下,还能慢慢的变成了压制。
“这究竟是什么蛊毒之术?”玉手夫人惊骇之余,心中更是火热无比,她突然对这种神奇的蛊术极为向往。骤然间,她心中一动,心中惊骇不已,“难道这位高人习练的蛊术,乃是祖先世代相传的蛊祖灵经!这怎么可能?蛊祖灵经分明消失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世代传闻乃是消失在了蛊祖洞内。而且知道蛊祖灵经的,也只有历代族长一人而已。若不是当年我听到了老不死所说的话,又怎么会知晓!”
原来这才是苗寨族长都拉乌成的父亲,惨死的真正原因。昔年,玉手夫人自视甚高,当知道了有这么一门最高绝的蛊术,做梦都想得到。当她向着自己的父亲提出了这个要求后,自然遭到了拒绝,还将她狠狠的骂了一顿。
玉手夫人气不过,自然将自己的亲生父亲毒杀了。现在既然有可能与蛊祖灵经有关,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仅仅只是这数息的工夫,玉手夫人的心中已经翻江倒海的了好几次。谁也不知道她想到了这么多,双眼死死的盯着与粉红骷髅蜘蛛缠斗的金蚕蛊,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一般。
车厢内,王昭姝低声和王莽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王莽沉吟道:“不能等,对方人多,拖下去只会对我们不利,尤其现在对方还有一个没有动手的梁羽。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有闪失,昭姝……”突然他看着王昭姝,有些不好意思,欲言又止。
王昭姝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巨君哥,有话但说无妨。”
王莽干笑道:“若是将你一个人留下身边我不放心,我带着你杀出去,不过要抱着你……”
“呃……”王昭姝闻言顿时怔住,俏脸绯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王莽大喜,急忙左手探出,揽住了王昭姝的纤腰,冲出了马车。
“噗……”迎头挥刀砍来的一名黑衣蒙面人,便被王莽随意的一刀划开了喉咙。王莽并没有停顿,体内内力流转,长刀划过优美的弧线,挡在他面前的数人便死于非命。
“王莽!”在场之人见到王莽生龙活虎的出现,顿时惊呼出声。这分明就是中了剧毒,必死之人,怎么会好好的?这龙行虎步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中了剧毒的症状?
王昭姝静静地趴在王莽的怀里,轻轻的靠着,淡然的看着面前的敌人,似乎在场之人都不在她的眼里。现在王莽身居内力,再配合武技,绝对可以力压全场,她更不用担心自己保命的底牌会暴露。
此刻她静静地感受着王莽体内澎湃的内力,和温暖的预热,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甜蜜。这就是她想要的感觉,这就是她前世一直都没有的感觉。只要在王莽的怀里,哪怕现在面对的是千军万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他足以!
顾倾城看到了自己最痛恨的人,居然趴在自己最爱的人的怀中,那一种幸福甜蜜的样子,让她又羞又恼,心中的恨意更是滔天无比。她尖声叫道:“都给我上!给本小姐杀了这两个狗男女!”
玉手夫人脸色阴沉,看着云淡风轻的沈默安,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她紧咬银牙,恨声道:“沈默安,原来你能解我的毒!”
沈默安随意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关于王莽的毒,还真不好解释。若是否认了自己没有医治好王莽的毒的话,那么有心人就不知道会怎么想了。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王莽!
见沈默安并没有否认,玉手夫人更为忌惮了,不敢轻举妄动。
梁羽见到了王昭姝无恙,一直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了下来。只是当他看到王莽意气风发的搂着王昭姝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原本平静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他居然有些羡慕,有些嫉妒。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一直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满不在乎的他,居然会有这样的情绪?这又说明了什么?
王莽手中长刀白光乍闪,紧紧的搂着王昭姝,感觉到了无比的充实和满足。凡是挡在自己面前,或者向自己冲来的黑衣蒙面人,均在他手上没有撑下来一招,身形毫无阻碍的冲进了人群中。
梁羽瞳孔微微一缩,这个时候以他杀手的敏锐直觉,感觉到了王莽身上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以他的身手,居然会感觉到不安。
王莽十步杀一人,鲜血飞溅,而王昭姝却并不害怕,轻轻的闭上了眼眸,就这么随意的靠在王莽的怀中,两人向着梁羽冲去。
梁羽脸色一变,不知是进好,还是退好,但是看到了王昭姝在王莽怀中那幸福的模样,他猛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再痛。一声怒吼,单手仗剑,居然迎了上去。
一直护着的白越,见到一直都极为冷静的梁羽,居然主动去找王莽的麻烦,心中忍不住就想笑,“嘿嘿,居然敢找老王,和我只是打个平手,和老王的话,能保住命就不错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