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刚蒙蒙亮,叶泊雨就听得门外道童低声让自己去前厅用茶点,忙跳下云榻,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出了房门,跟着道童往前厅走去。
此时才是卯时时分,四面八方不断有大量剑光闪现,星星点点,不知道有多少,一问身边的道童,果然是各门各派的弟子不断前来,到现在,已经来了好几百人。
叶泊雨对其他门派来了多少人也不关心,只是问道童,可曾看到青城派弟子。那道童想了一下,摇头说道:“青城派弟子应该是还未前来,留给他们的客房尚无人住。”听这道童语气,似乎对青城派门人这么晚还未到,颇为不满。
本来也是,六派互为同盟,同仇敌忾,按道理也算是半个主人,怎么能如此姗姗来迟。叶泊雨却只是担心凌云、凌音他们几个人会不会再遭受天鸿老道的毒手。
大厅离叶泊雨住的贵宾客房不远,转过了两个天井就到了。只听的里边人声鼎沸,甚是热闹。
叶泊雨进去一看,只见是一个足能容纳上千人的大客厅,摆满了几百张八仙大桌,每张桌子足能坐够十多个人,都是按各自门派分别落座,里边已经坐满了几百人,大家在里边嘘寒问暖,好多人都是数年,甚至数十年没有相见,今日得此机会再次相见,大家免不了问长问短,感触良多。
叶泊雨一进门,就被门口的元文道人看到了。元文道长笑着按住他,拉着他坐在了正前排中间一张八仙桌上。妙高禅师也坐在这张大桌上,看叶泊雨过来,笑着冲他点点头,却不说话。
大桌上一侧还有三个异装打扮的怪人,看叶泊雨年纪轻轻,居然也做到这张桌上,显然是对此颇为诧异,不由的连着看了叶泊雨好几眼。叶泊雨却低头只顾喝茶,当做不见。
蜀山地处西南,以红色为尊,这次的大厅上一片赤红色,不光桌椅和beplay体育网页版登录都是一片赤红,就连大家用的茶碗杯筷都是赤红色的瓷器,碗中的茶也是滇茶,赤红色的茶汤,让人感觉无比的雍容华贵。
叶泊雨自顾自的喝茶,头也不抬,却已经基本上掂量出了现在在座几百人的修为,大都是炼精化气的中前期修为,应该是各派中的二三代弟子。真正的掌门人或派中高人都还未到。
又过了一会儿,忽然有人在门口高声喊道:“诸位掌门驾到。”大厅中半数多人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一些没有站起来的人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受了站起来人的影响,也都稀稀拉拉的站起身来,大厅中顿时一片肃静。
只见正门口两个道童带路,走在前边的正是六大剑派的各大掌门人,武当掌门含元真人,峨嵋掌门水月道长,崆峒大弟子尚月现在已经是崆峒掌门了,也走在掌门人中。蜀山掌门元罡老道走在最后,却没有看到青城派掌门和昆仑派掌门天鸿真人。
元罡老道转过身来,请各位掌门入座。再往后,走在六大剑派掌门后边的是其他各派的掌门或前辈高人,叶泊雨熟识的大荒禅师和妙真神尼也在其中。里边高高矮矮,足有几十位。
叶泊雨不便使用地眼观瞧,无法得知众掌门人修为,只是觉得能跟大荒禅师和妙真神尼同起同坐,修为也应该和两人在伯仲之间,都是炼神化气后期的修为。
前边一排十几桌,都是给各派掌门人所留,大家都坐了下来,大荒禅师和妙真神尼都坐到了叶泊雨这一桌上,大家相互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
元罡老道站在台上,大声说道:“诸位朋友请了,请诸位先用些粗浅茶点,少顷,我们前去演武场,会场就设在演武场。”场中群豪都齐声相谢,各自招呼起来,元罡老道吩咐众弟子照顾好各位贵客,自己也走下台来,坐到叶泊雨一桌子上。
“两位老和尚,老尼姑,三个老妖怪,还有叶老弟,你们可都来了。”元罡老道哈哈大笑,“怎么样?老道这儿还好吧?”
妙高禅师等大都笑笑不说话,桌上那三个异装结束一人大声说道:“老道,这桌上都是些什么高人?你也不给我们相互引见引见。”这个说话的人脖颈极长,说话声如猿嘶,听的极不舒服。
元罡老道闻言,方向手中茶碗,咧开大嘴笑道:“是老道一时高兴给疏忽了,好,老道这就给大家引见。”
原来这三个异人才真是万里迢迢的赶来,他们三人乃是当年元罡老道和他师父紫衣真人两人去北俱芦洲所识。当时,元罡老道神功未成,九把天龙伏魔剑刚刚炼就,跟着师父紫衣真人去北俱芦洲追杀一直火眼狻猊。
那只火眼狻猊是两人在天山脚下无意中发现,师父紫衣真人要用它的内丹炼制渡厄金丹,一见之下,不由得大喜,这只火眼狻猊可是千年难得的宝物,见到了哪里肯放过。
火眼狻猊不敌紫衣真人的飞剑,一路上且战且逃,紫衣真人和元罡老道是紧追不舍,一直追了三个多月,从天山一直追到北海,又从北海渡海北上,一直追到万里荒芜的北俱芦洲。
北俱芦洲与东胜神州有北海相连,那里都是上古凶兽,一般的修真人士都不敢轻易到北俱芦洲。生怕一不小心遇到了妖兽,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紫衣真人一直苦思冥想渡天劫的办法,好容易才摸索出了渡厄金丹可以帮助自己渡劫,又幸运的找到了渡厄金丹最主要的材料,火眼狻猊的内丹。一时贪心,早把古时的教训忘在了脑后,仗着修为高深,深入险地。等到发现不对,已经是为时太晚。
火眼狻猊是洪荒异种,不光肉身蛮狠无比,还有一定的灵性。这头火眼狻猊一直把紫衣真人和元罡老道引到了自己的老巢,几百只火眼狻猊把紫衣真人和元罡老道团团围住,领头的还是几只远古金背火眼狻猊。
一只普通的火眼狻猊就是炼精化气后期的修为,那几只远古金背火眼狻猊更是炼神化气的修为,比紫衣真人低不了多少,几百只火眼狻猊齐上,紫衣真人和元罡老道哪里还是对手。
紫衣真人不由得连连叫苦,都怪自己一时贪心。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连把自己徒弟的性命也一并搭上了。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只能运气全身的修为与几百只火眼狻猊全力周旋,战了几个时辰,终究寡不敌众,渐渐的就快支持不住了。
就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阵外突然闪出三个人来,紫衣真人一见大喜。原来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火云峰三怪,这火云峰三怪非正非邪,脾气古怪,自来为正道所不喜,但是三怪僻处一隅,少到中原,也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多年来跟正道人士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多年前,紫衣真人云游到火云峰,跟三怪邂逅,四人一见之下,先是大打出手,后来惺惺相惜,竟然成了好友。
紫衣真人知道三怪一身修为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虽然即使三怪齐上,也不是这几百只火眼狻猊的对手,但是,他们却可以趁乱就此自己的徒弟元罡。
于是,紫衣真人先是用神念传话给火云峰三怪,让三怪帮忙就自己的徒弟元罡,三怪念及当年的交情,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紫衣真人奋起最后的一口真元,自爆元神,强大的力量把几百只火眼狻猊逼退好几丈远,趁着这一线的空档,紫衣真人同时把元罡送出了火眼狻猊的包围圈,送到了远处三怪的手中。
火云峰三怪知道也远远不是火眼狻猊的对手,趁着大乱,带着元罡驾起剑光火速离开了北俱芦洲,一路返回到蜀山。所以说,火云峰三怪可是元罡老道的救命恩人,才被恭请到这一桌上。
“原来是火云峰三位高人。”妙高禅师点点头说道。叶泊雨和大荒禅师、妙真神尼也都一起拱手施礼。
火云峰三怪也都一起还礼,元罡老道又依次把大荒禅师等几人介绍给了三怪,让大家互相亲近亲近。
三怪久居一隅,对中原之事了解甚少,居然连大名鼎鼎的妙高禅师都是头次听说,但三怪也看得出妙高禅师四人的修为决计不在自己三人之下,也都一一见礼。
元罡老道看几人都见过了礼,正要再次说话,突然听到外边有人高声喊道:“青城派贵宾驾到。”
几个人都呆了一下,元罡老道忙放下手中的茶碗,告了罪,急匆匆出门外迎接去了。叶泊雨等人也都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知道青城派弟子这次为什么会如此姗姗来迟。
过不多时,就听得一行人脚步声响,元罡老道走在最前边带路,后边跟着几十个人,领头的一人长身玉立,剑眉星目,正是许久不见的凌云,他后边几个人叶泊雨也都认识,只见小师妹凌音也一反常态,满脸正色的走在人群中。
敬请读者期待观看下一章《六派剑道大会—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