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萱儿扶起沭月,连抬头看夜墨一眼都省了:“沭月是三公主对我的一番好意,难道墨王爷希望沭月伺候的不好吗?”
不等夜墨开口,夜琉璃抢先道:“萱儿姐姐,你上次来见沭月貌美,就开口把他要回去伺候几日,现在怎么能对墨哥哥这样说?好似琉璃做错了什么一样。”
她把沭月要回去伺候几日?三公主也太会编了,这分明是三公主强塞给她的好吗?
“三公主,上次你把我叫来,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沭月……”
“沭月是东沭国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若非你开口,本公主怎么可能把他送去伺候你?萱儿姐姐,你虽然是父皇亲赐的县主,但是你这样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被一位皇子伺候。”夜琉璃眸中含着水雾,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转头对夜墨道:“墨哥哥,我不知道萱儿姐姐为何要这样陷害琉璃,但是琉璃说的句句属实,没有半句虚假,墨哥哥一问沭月便知。”
这戏真是做全套了,古萱儿抬眸看了沭月一眼,这妖孽垂着眸子,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仿佛被夜琉璃掌控在手心里,但她知道,沭月并非表面这么简单。
只能说,他很会装。
夜墨犀利的黑眸如箭一般刺向沭月,低沉冰冷的声音:“沭月,是古萱儿要你去伺候的?还是你毛遂自荐去伺候的?”
顿了顿,又道:“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本王。”
夜琉璃微微一愣,墨哥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墨哥哥不相信她吗?这怎么可能?墨哥哥是她的亲哥哥,一直以来对她都十分疼爱,墨哥哥怎么可能不相信她,去相信古萱儿这小贱人?
还是……墨哥哥想要把所有的错都推在沭月头上,帮古萱儿开脱?
夜琉璃想到这里,心中充满愤怒,袖中的手紧紧的捏着。
沭月抬起眸子,冷冷清清,仿佛他们的谈话与他无关,迎上夜墨利箭般的眼神,极淡的说道:“沭月不过是个谁想要就能得到的质子,皇上将沭月赏赐给三公主,沭月就是三公主的人,古小姐若从三公主这里带走沭月,沭月就是古小姐的人,这一切早就不由沭月说了算。”
一语双关,沭月说的很隐晦,夜墨自然听的懂沭月是意思,利箭般的眼神转为幽深,以前他倒是没有多注意这个东沭国的质子,现在看来也是个七巧玲珑心的人物,沭月既没有回答他的话,又将事情说的明白。
夜琉璃忽然看了沭月一眼,闪过厉色,这狗奴才,竟敢出卖她?
沭月说皇上把他赏赐给了她,那不是隐晦的说明,古萱儿能从她这里带走沭月,就是她将沭月赏赐给了古萱儿?
好一个一切早就不由他说了算。
夜琉璃就算明白沭月话中含义,此时也不能表现的明白,她抓住夜墨的手臂,天真的撒娇:“墨哥哥,你看,沭月已经招了,是萱儿姐姐从我这里把他要了回去,琉璃心想,萱儿姐姐一定是真心喜欢沭月才会开口,若不然,她都是快要嫁给鬼王的人了,怎么会冒着被骂荡妇的罪名要走沭月?”
古萱儿眼神暗了暗,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今儿算是领教到了。
夜墨瞳孔微微一缩,转向古萱儿,见她淡定如斯的坐着,神情悠然,他眉头皱了皱:“古萱儿,你有什么话说?”
古萱儿忽然起身,看了夜墨一眼,冷笑道:“你们兄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没有话说,有本事就去皇上那里告发我,反正他鬼王也不是什么好鸟,克死了那么多妻子,我去送死之前,还不允许和别的男子春风一度吗?”
说完,古萱儿很嚣张的朝门外走去。
“古萱儿。”夜墨怒喝一声,甩开夜琉璃,抓住欲走的古萱儿,眼眸阴沉:“你给我说清楚,你和沭月春风一度了?”
沭月挑眉,嘴角扯起一抹极浅的弧度,很快消失,她和他春风一度?倒也不错。
古萱儿没理会夜墨,也没看他一眼,对夜琉璃道:“三公主,我可都是一切按照你的安排在进行,现在我要了沭月,难道你不应该管好你的墨哥哥吗?”
夜墨闻言,暴跳如雷,脑中反复古萱儿的话,她要了沭月?她要了沭月?
她怎么能要了沭月?
一根银针忽然刺入夜墨的胳膊,他整个手臂一麻,软了下来,古萱儿的手臂从他掌心滑走,人溜的更快,眨眼就跑出门外不见了。
夜墨紧抿着薄唇,黑眸阴沉到极点。
“墨哥哥,你不要相信古萱儿说的话,她是想要破坏我们之间的兄妹感情,古萱儿就是一个看见美男就发花痴的贱人,她不值得……”
啪!
夜琉璃的脸被打偏,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夜墨,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
墨哥哥……打她?
“夜琉璃,我疼你,宠你,那是因为你是我亲妹妹,但不代表我是傻瓜,什么都听你摆布。”
夜墨冰冷的眼神让夜琉璃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好似好失去什么一样。
“墨哥哥,我……”
“够了,现在我不想听到你说任何话,你已经及笄了,也是该找夫君的时候了,以后没事别往墨王府跑。”
夜墨冷冷的丢下话,握着发麻的手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夜琉璃摇摇晃晃的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失神的自言自语:
上,失神的自言自语:“怎么会变成怎么?墨哥哥以前对我那么好,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我,为何现在他不信任我了?
都是因为古萱儿那小贱人,是她夺走了墨哥哥,是她,小贱人……”
噼里啪啦!
夜琉璃拿起东西就往地上砸,怨毒的眼神,仿佛地上的碎片就是古萱儿的尸体。
沭月静静的看着夜琉璃在房中发疯,清冷的眼中闪过讥嘲,真是一个疯女人,也难怪夜墨今儿会甩她一个巴掌,这种女人不打,早晚会犯浑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来。
不过,这疯女人已经犯浑了,只怕夜墨也感觉到了,若非如此,夜墨这一巴掌不会打的这么果断。
黑幕降临,繁星点点,月牙儿爬上枝头。
古天城刚沐浴完,穿着松垮的里衣,准备就睡。
一个影子从他窗前飘过,他警觉的朝窗户看去。
“什么人?”
古天城习惯性的想要抽出悬在墙上的剑,右臂刚抬起来,却发现右手像给废物一样耷拉着。
古天城心中闪过恨意,他堂堂的一个将军,现在竟然落到有剑不能提的地步,他怎么不恨?
古天城刚想叫人来,门咔吱一声响了,一个纤细柔弱的身影走了进来。
古天城看到来人,眼睛危险的眯起,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古萱儿,那天我去你房中没找到你,你现在倒是送上门来了,好,今晚我和你新仇旧恨一起算。”
古萱儿嘴角勾起冷讽的弧度,她来不就是找他算新仇旧恨的?
“正好,我也想和大哥算一算这仇这恨。”
“就凭你?”古天城眼底闪过不屑:“你以为我右手不能动了,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小红玉的遭遇就是你今晚的下场。”
古天城从她的脸看到挺起的波涛汹涌,下腹一热,这女人虽然该死,但不可否认是个尤物,如此犹如就算是亲妹妹又怎么样?他玩弄之后再杀了她,这世上又有谁会知道?
这想法把古天城都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对这狠毒虚伪的女人有这种违背常|伦的欲|望?
听古天城提到小红玉,古萱儿眼神冷沉下去:“古天城,你他|妈是畜生。”
“你敢骂我?找死。”古天城左手成爪,朝古萱儿抓去……
“古天城,你这丧心病狂的东西,我可是你的妹妹,你居然想要杀我?”古萱儿吓的转身就跑。
古天城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并没有发现古萱儿今夜的异常举动,连外袍都没穿就追了出去,仿佛现在任何事都比不上杀了古萱儿重要。
此时,他亦将老夫人的话抛到脑外。
古天城一口气追出了尚书府,看到古萱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他冷笑。
“古萱儿,你再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现在停下来做什么?”
古萱儿喘着气,呵呵一笑:“是啊!我停下来做什么?大哥,你猜一猜可好?”
月光下,她一脸小人得志的笑,古天城虎躯一震,有种步入敌人陷阱的感觉。
“大哥,看你的表情,我得恭喜你,猜对了一半。”
古天城脸色冷峻,并没有立刻转身就跑,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久经沙场的战士气质,哪怕陷入敌窝,他的脸上异能风云不变。
古萱儿佩服军人,他们有着特殊的气质,就如眼前这男人,连死都不怕。
不过,她今晚就是要打破他脸上的冷峻,让他求饶,他是怎样伤害小红玉的,她要为小红玉全部讨回来。
“千寻,该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古萱儿话音刚落,一个极快的身影闪了出来,极快的手法点了古天城背后的穴道。
“萱儿姑娘,我来了。”千寻落在古萱儿身边,笑意盈盈。
“我让你找的人都带来了吗?”
“三个壮汉,我妥妥的都带来了。”
------题外话------
鱼爷:断更那么久,我愧对大家,以后尽量保持更新,捂脸遁了……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关注WwW.44P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