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顾之航身子一怔,叶一北忽然在顾之航耳边就笑了,在这深夜里,就像是一只孤独的女鬼,笑声特别的狰狞。
“你在害怕,顾之航。”叶一北声音徒然变得很冷,她的目光呆滞的没有一丝光芒。
连站在一旁的裴绍良都觉得毛骨悚然。
叶一北突然放开顾之航,双手搭在顾之航的肩膀上,因为身高的差距,叶一北只好点着脚尖,才勉强能够够到。
“之航,不和我在一起,你真的会后悔的。”
顾之航不说话,倒是立马将她推开,往后推了一步,和叶一北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才回过头去张望。
安静的马路上,除了暖黄色的路灯,和在等下摇曳的树叶的倒映以外,路上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最近,交通警察治理的好,马路上连违章停车的都没有。
“哈哈哈哈……”叶一北忽然发笑,在这样的深夜,显得十分的突兀。
她的脸色泛白,嘴唇上还有结痂的血迹,怕是之前咬破了嘴唇所致。
裴绍良借着暖黄的灯光注意到,叶一北胳膊上、大腿上全部都有淤青的痕迹,他同顾之航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让经理叫我们来,就为了看你发疯?”顾之航也好奇,她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是叶一南的亲妹妹,多少还是关心一下的好。
“我没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告诉叶一南,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子,全都是因为你们!”叶一北有些绝望,可脸上依旧挂着骇人的笑。
“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不会原谅你们每一个人。你们都是凶手,都是把我变成这样子的凶手。”
说道激动处,叶一北捂住胸口,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她高凸的锁骨上还清晰的有个牙齿咬过的痕迹。
叶一北不停的往后退,退到马路中间,她突然停了下来,张开了双臂,“如果老天有眼,就收了我吧!否则的话,我会慢慢的报复你们每一个人,每一个!”
说完,她指了指顾之航,又指了指裴绍良。
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冲出了一辆车,朝着叶一北猛地撞了过来。
顾之航和裴绍良都还没反应过来,叶一北的身体已经在空中完美的划出一道抛物线,并旋转了一圈,最终摔在地上。
谁都没注意,在叶一北被撞的一瞬间,她突然哭了,眼泪掉下来,不知道砸在了哪里。
她的手摸向耳朵,从耳朵上取下监听耳机,在撞飞的一瞬间,扔得老远。
没人知道,在那一瞬间,叶一北的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打量的鲜血顺着身体流在水泥地上,叶一北的眼睛眨了两下,目光落在顾之航的身上,一脸是血的叶一北,早已看不出来是在哭,还是在笑。
她的眸子缓缓的阖上,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没有一点点的杂声。
只有叶一北笑着叫顾之航‘姐夫’,一声一声,饱含热情和眷恋。
顾之航的脑子突然就懵掉了,还好有见惯大场面的裴绍良在,他第一时间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救护车在开往医院的路上,顾之航一直盯着叶一北,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怪怪的。
裴绍良戳了戳他的胳膊,“顾之航,你没事儿吧你!”
顾之航摇头,“我没事儿。”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你老婆呢!”
裴绍良无意间的一句话,却像是一顿猛击,击得顾之航脑子发晕。
“你瞎说什么呢!”顾之航的声音却突然减弱了。
他承认,他现在的心很乱。
看到一个女人,当着自己的面,变成这样,多多少少对心理还是有些冲击了。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完美的好男人,虽然常被人形容是霸道总裁,虽然,他有时候也会残暴腹黑、强取豪夺,但是,在他的生命里,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
他,有些应接不暇。
抢救室内,医生正在为叶一北进行急救。
顾之航在急救室外面的花坛前抽烟。
烟雾缭绕了眼前,朦胧一片。
“顾之航,你是不是心疼了?”
裴绍良也跟着点燃一根烟,目光如炬的盯着顾之航,以他多年从警的经验,看顾之航的反应,八成是这样没错了。
“……”
顾之航稍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猛吸一口烟,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之航,别让我看清你,做人不能这么渣。同是男人,我明白,毕竟是深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即使不爱,心里多少会有一些奇怪的情愫,你要明白,你痴痴的等了一个女人三年,不是为了有现在犹豫的时刻。”
裴绍良想说的,顾之航都明白。
他抬起头看着裴绍良,“我很有负罪感。”
裴绍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是我认识的顾之航,我认识的顾之航是多么牛逼耀眼的男人啊!如果顾之航连辨别真假的能力都没有,那他也不配去爱一个人,千万别玷-污了爱这个字。”
语毕,裴绍良踩灭了香烟,大步流星的离开。
这个夜晚,星星特别的亮。
叶一南在床-上辗转反侧,下午顾之航离开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不禁嘟囔,“这样的保姆,应该开除了才是。”
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想顾之航,叶一南忙拿过枕头捂住自己的脸,“不能想,不能想!哎呀!睡觉,睡觉!”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她依旧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奇怪的是,眼前竟然全部都是顾之航的样子。
她甚至迷糊得以为顾之航就在身边,还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他的脸有些冰,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可能外面吹了大风。
可是他的手心又是那么的温热,叶一南的手心被顾之航紧紧的拽着,她忽然感觉到很安心。
闻着熟悉的味道,即使遇到梦靥,都觉得很舒服。
叶一南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房子里空空如也,她这才意识到,昨晚的,肯定只是她做的一个梦。
果然,等她换好衣服下楼,餐桌上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摆好早餐,也没有一个人笑嘻嘻的叫她“女王”。
“汪汪……”
客厅连通花园的落地窗是打开着的,苏摩从开着的落地窗走了进来,浑身都是泥巴。
看来昨夜是下了一整夜的雨。
雪白的毛发,瞬间变得脏兮兮的,它咧开嘴笑着,“汪汪……”
叶一南的心情不太好,并没有理会苏摩,反正萨摩耶天生一张会笑的脸,被冷落也应该不会难过吧。
于是,叶一南选择继续无视它。
看着今天没有早饭吃,叶一南只好回房间赶紧化个妆,想着出门随便买点什么。
叶一南今天穿了一条白色圆领,腰上做成荷叶裙摆,下-身是黑色包臀的连衣裙,她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找着合适搭配的耳钉。
选来选去,才选中了一堆菱形的钻石耳钉,不小心,手一抖,耳钉掉在地上,滚到了床-边,叶一南只好蹲下-身子去捡。
这才发现,床-边有一对脚印,犹豫房间里都铺上了深色的beplay体育网页版登录,还好绒毛不深,所以脚印不仔细看,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叶一南之所以看到,是因为她捡耳钉的时候,从beplay体育网页版登录上摸到了些许泥土,仔细一看,才发现,真的是脚印。
叶一南立即联想到,苏摩身上的泥土,想到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
如果是之前下雨自己沾上的,那绝不可能。
因为昨天清洁公司来打扰外墙上的油漆和花园的时候,顺带着也给屋内做了个大扫除。
所以,只能是昨天清洁工走了之后沾上的。
首先,自己在房内只会穿居家拖鞋,其次,昨晚她早早的就上了床,并没有出过门。
综上所述,这对鞋印绝不可能是属于叶一南的。
而,地摊上的泥土都干了,说明,这个脚印印上去的时间有些早。
叶一南不禁联想到她做的那个梦,那双手上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还有那股熟悉的味道……
难道,昨晚的人就是顾之航。
可是,为什么,他回来了又走了?
叶一南既欣喜,又失落。
宠坏一个女人很简单,惊喜,给她制造惊喜,不停的给她制造惊喜。
习惯,让她习惯,不停的在她的生活里走来走去。
叶一南失神了好久,才想起自己还要上班,忙收拾好心情匆匆出了门。
没有顾之航的专车接送,叶一南只好在街边打车。
本来叶宅的地理位置就不在闹市区,打车比较困难,恰逢有事上班早高峰。
叶一南等了十分钟,愣是没有出租车来。
情急之下,她只好给顾之航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自动挂断了,冰冷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忙,请稍后再拨……”
叶一南的心咯噔了一下,顾之航竟然挂了她的电话。
“顾之航,你死定了,我一定炒了你!”
时间一点点的逼近九点,眼看着就要迟到了,叶一南真的是,相死的心都有了。
“上车。”一辆车突然停在叶一南的面前,玻璃被摇下,男人探出头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