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老头瘸着腿回到家的时候,阿呆已经做好饭等在那里了。△↗頂頂點小說,祖孙二人边吃边聊自然十分开心。
第二天,阿呆骑了辆三轮车,出去收破烂捡垃圾。要说天气渐凉,街上垃圾桶里的饮料瓶也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各条街打扫卫生的人又会把饮料瓶捡走,这捡垃圾的行当却是不好做了。半天下来,阿呆也就捡了百来个饮料瓶和一叠旧纸箱。
他心里郁闷,自己是现在要抓紧挣更多的钱,爷爷年纪也大了,腿脚不便,以后自然不能让他再这般辛苦了,可自己现在就一千来块工资,二人过日子也有点勉强,更不知道自己这个乡镇的临时工可以干多久,也许哪天领导不高兴了,就会让自己滚蛋,难道又回来捡垃圾收破烂?
阿呆翻开垃圾箱,捡起两个加多宝饮料罐,放在垃圾车上。几个路过的行人投来不屑的目光。
[我这是靠自己劳动吃饭,管他们怎么看,我自己乐意就好了。]心里虽然如此安慰自己,但是,被别人鄙视,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他又想起:昨天文书记和牟甜来自己家了,也不知道牟甜会不会因为自己家中的破败而看不起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和自己好了?他不知道,也不敢深想。
阿呆擦了下汗水,继续向下一条街走去,二十多年的捡垃圾从业生涯,使得他对北鹿市区和城郊的街头巷尾十分熟悉,哪里的饮料瓶和废旧包装壳多,哪里的保洁员凶悍不让别人来捡,他基本上都清楚。
北鹿汽车站是人员很密集的地方,旁边又有联华等大型超市,饮料瓶和废品是最多的。阿呆决定边捡边往汽车站方向,去碰碰运气。
他到了车站的联华超市旁边。正从一个垃圾箱中翻出了几个可乐瓶,忽然,他的后背被一个饮料罐砸中,没喝完的饮料溅在他衣服上,隐隐发凉。
“靠,谁啊?”阿呆心里一阵火大,急忙转过头去,那瓶子却是从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中扔出来的。车子的驾驶员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青年,那青年见阿呆转过头来,轻蔑戏虐说道:“是老子扔的怎么了?”
阿呆按捺住怒气,心想他也许不是有意的,也就没有出言反击,只得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臭小子,你眼睛瞪谁呢?”车内青年却是破口大骂了。
“你瓶子扔我身上了,知道吗?”阿呆站起来与他对视。
“我就是扔到你了又怎么样?谁叫你挡住了垃圾桶的?”说完那人又用手指指着阿呆;“一个捡垃圾的讨饭人还在这里烂死死,是不是想找打啊?”
阿呆气愤地说道:“拿饮料罐扔到我身上还有理了啊?有钱就能嚣张不讲理啊。”
那人自恃身份,何曾将一个捡垃圾的人放在眼里。听到阿呆的话,他就从车上冲了下来,准备教训下这个不识相的鸟东西。
“小子,还敢嘴硬?你再给我硬一下看看……”他一边指着阿呆骂,一边就是一个巴掌扇过去。
阿呆想也没想就拿饮料瓶猛得向对方扔去,然后左手迅速抓住对方右手,右手对着他的下巴就是一拳头,一下子就把他放倒在了地上
那人一边从从地上爬起一边喊:“好小子,你敢打我?你不想活了?”却也不敢再冲上来打,只是掏出手机,好像要搬救兵的样子。
阿呆淡定地看着他:“要叫人,你叫啊,我等着。”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他要是真的叫来了一帮人,自己打不过,撒腿跑就是了,难道还真的和他们硬扛啊?
就在二人互相僵持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那人却是牟甜,她奇怪的问道,“阿呆,周杰。你们这是干什么?”
三人同时震惊,难以置信。
见牟甜认识那坏人,阿呆只得憋憋嘴巴退开几步。那青年恨恨地看了一眼阿呆,却也不好在牟甜面前发作。赶紧笑着说:“牟甜,你们认识啊?”
牟甜点了下头,看了一眼阿呆,转过去对叫周杰的男子说:“这是我同事。”
“啊?”周杰有点不可思议,心里闪过大大的疑问:牟甜的同事怎么会在这里捡垃圾呢?
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笑呵呵的说道:“既然是你的同事,大家认识,一点小事而已,那就算了,我就不再追究了。”然后又转向阿呆,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算了,这次算了,我不追究你了。”
“阿呆,你又干什么了啊?就知道胡闹,正经事情不做,整天就知道乱来。”牟甜听了周杰那话,刚才又看到阿呆将周杰远远地摔倒在地上,就开始责备起阿呆来。
“嗳,算了算了,牟甜,走吧,我们上车。”周杰说完,帮她把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牟甜稍微犹豫了一下,上了他的车子。
车子开走了,牟甜就这样跟着他走了。阿呆的心微微地痛了一下:也许在牟甜心里,自己终究比不过那个叫周杰的坏人。
阿呆转过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饮料瓶,放在自己的三轮车上,然后骑着三辆车往下一个垃圾桶而去。
阿呆虽然感觉到了牟甜和那个周杰关系不一般,但是却并不知道:她今天出现在这里,是周杰事先和她约好了的,她家就住在联华超市后面的小区,就让周杰在超市门口等她,却哪里想到周杰居然和阿呆动手打起来了。
车上,周杰却大讲阿呆的坏话:阿呆如何地将饮料瓶内的水洒到他的车子上,又如何的出言骂人,再如何的拉扯他的衣服。最后他忍无可忍终于要教训阿呆。
周杰同志的文明礼貌高素养以及英明神武大力气,被他自己描述得淋漓尽致。
对比而下,阿呆同志的流氓无赖低素质以及外强中干,则被衬托的栩栩如生,令人发指。
牟甜不时的皱了下眉头,但是没有说话。一直以来,她也觉得阿呆是个没素养没礼貌的无赖。周杰说的应该是真的吧。
然后她又否定掉自己的想法:阿呆是无赖了点,但是应该不会这样完全不讲道理吧?但是周杰—城管局执法大队的中队长应该不会说谎的。
牟甜又看了一眼旁边开车的周杰:彬彬有礼,温和自信,而且无论工作和家境都很好,追自己也追的勤快,好像自己父母也都挺喜欢他的。
她又不自觉地在心里把周杰和阿呆对比了一下,一阵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