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离穿着一件深色衬衣,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更没打领带,不像是出过门的样子。
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挺拔的身躯立在门外。
“你在家?”林青愕然。
照片从指间滑落,在空中打了几个圈,飘在了地上。
慕离的视线随之移动。
林青没回答他的问题,他便又问一遍:“你在我的书房里,到底想干什么?”
“呃,只是来找点东西。”林青迟迟应道。
“找东西?”是令人不快的口吻。
可是林青也觉郁闷。
电话里,她明明说过的。
于是她拿起放在桌上的那份资料,抱在胸前作证:“就是这个。”
说罢,她没再看慕离,打算离开。
“可是”慕离脸色阴沉,“你是怎么进来的。”
林青顿住。
“我?”她望着慕离,停了一会儿,“当然是开门进来的。”
慕离的脸上多了几道黑线。
他只是在房间里打了通电话,出来时竟发现林青在他的书房。
林青看上去似乎挺得意。
这个女人,实在嚣张。
“你觉得这里像是让你来去自如的地方?”
“不是。”林青摇了摇头。
觉得不对,又点了点头。
“我有正当理由。”
“不算数。”慕离毫不客气地打断她。
看着他,真让人觉得火大。
“可是你上午说,今天会出去的。”林青不满,嘟囔一句。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冒失地回来。
然而这话传入了慕离耳中。
“所以你是想趁我不在家,偷偷进来?”
林青立即辩驳:“当然不是!”
怎么是偷偷?
她这叫光明正大。
接到林青的电话时,慕离毫无缘由的烦躁。
于是索性用出门来打发,并未多想。
他起床后一直呆在书房,刚才只是离开片刻,回来时房间里却多了一个人。
而且,是他最不想见的。
“呵,就算是想来做些什么,也要找对时间。如果是夜里,说不定我还会大发慈悲留你一晚。”慕离口吻暧昧。
面色清冷。
他明明想让林青立刻消失在眼前的。
却忍不住这一番用言语攻击。
可是看到她眉头微微皱起,又觉得难以忍受。
林青看着他。
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竟也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他的眼睛。
她,究竟是谁?
林青此时却应道:“如果你想留我一晚,当然最好。”
这种时候,她为什么不惊慌失措?
如果她是爱他的,就该失望伤心才对。
隔着一个书房,两人沉默相望。
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
“好了,我要走了。”林青眨眨眼,打破这气氛。
一抬脚,却不慎踩到了地上那张照片。
糟糕。
她快速从地上捡起。
却发现放在那儿都显得唐突。
索性,便夹在了资料里。
“等一下。”慕离忽地制止道。
他几步上前,垂眼瞧了瞧。
夹在资料中的照片露出一角。
“怎么了?”林青不动声色将资料抱紧。
然而慕离已信手将照片抽出。
“呵,你本事倒是不小。”一声冷笑。
林青不明白他说的本事,是藏了照片还是照片上的自己。
“那个”林青指着照片,试图从慕离手中拿走,“还给我。”
慕离手臂一闪:“你想把这个东西放在这儿?”
“才不是。我是回来取资料的。”林青把怀里的资料举了举。
慕离却不信,将照片递到林青眼前:“那这个东西,是自己跑进来的?”
觉得一时也解释不清,林青干脆道:“这是我自己留着的,没打算放在这里。”
慕离眯起了眼。
他刚才明明看到,林青想将照片放在他的书架上。
“看来这种事你经常做吧。”慕离打量着她的表情,“趁着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跑进来。”
所以家里才会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喂。”林青打断,“如果你忘了,我就再提醒一下,我们已经结婚了,这里我当然能自由进出。”
没错,他们结婚了。
这倒提醒了慕离。
“既然你这么在意我们的关系,不如现在就重温一下。说不定我就能想起什么。”
他用照片挑起了林青的下巴,语气轻佻。
这一次,林青坚信他是在戏弄自己。
她把照片抽掉:“好啊。你想怎么重温,我都奉陪。”
慕离顿时觉得无趣了。
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他最讨厌。
他后退两步,懒得再看林青,命令她离开。
然而林青跟了上去,凑到他面前:“怎么,不敢?”
好大的口气。
“你这样的女人,我懒得碰。”慕离将她推开一些,表情嫌弃。
林青却不介意:“我这样的女人,却是你最喜欢的。”
慕离默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曾经爱上过这个女人——
到底是爱着她的什么?
他实在想不通。
林青做出很理解的表情:“也对,担心会重新爱上我,躲着也是对的。”
“女人,你不要太自以为是。”
林青踮起脚尖,在他的唇印上一吻。
“我会找回你的记忆的。”林青信誓旦旦,“用我的方式。”
她的眼神,又回到了那个坚定的样子。
说罢便要离开。
然而慕离一把将她拉回,捏起她的下巴,在那双柔软唇瓣上如狂风席卷。
他闭着眼,似乎享受着她的柔弱。
林青定定站在那儿,被吻得生疼,却没有推开他。
直到双唇都麻木了,慕离才把她放过。
那双眼睛里,只有冷漠的嘲讽。
“上次忘了告诉你。”慕离张了张口,观察着林青的表情。
大概是被吻得缺氧,她的脸颊泛着不太正常的红晕。
“和你接吻也是”慕离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真的很无趣。”
林青的呼吸仍有紊乱。
“下一次,让我见识一下床上的你。”慕离挑眉,“如何?”
他不知为何会变得咄咄逼人。
林青扯出一个荒唐的笑:“如果你还盼着下一次见面,上床又有什么关系?”
说完,抱着那份资料离开了。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关门的动静。
慕离这才回神。
不要再靠近了。
到这里就是最后。
他的心底有个声音不断响起。
这个女人是危险的。
一旦找回了那些记忆,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
痛苦和悔恨。
接下来的几天,林青没有再出现过。
在林青那天来过之后,慕离调查了她。
那份调查结果在慕离眼中只有两个字:平凡。
没有任何足够吸引他的地方。
许苑声称和林青曾是闺蜜。
“她就是这样,没有特点。我一直以为她很单纯,没想到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说这话时,许苑正在做早餐。
今天她特地准备了吐司。
叮的一声,面包机响了。
慕离放下报纸,餐桌上摆好了食物。
然而盯着那份吐司,慕离没有动口。
“不喜欢吗?”许苑在对面坐下。
他们手边各放着一杯牛奶。
慕离沉默片刻,忽然开口:“为什么没有煎蛋?”
许苑喝了一半的牛奶放下。
“你以前从来不吃煎蛋的。”她诧异不已。
“是吗?”慕离有些困惑。
许苑笑着圆场:“大概是你昨天工作太晚,累了吧。”
说着将他的牛奶杯子推过去一些:“喝点牛奶,精神会好。”
慕离喝了一口。
索然无味。
他以前真的喜欢喝这种东西吗?
自从慕离失忆之后,他有时会变得奇怪。
所以此时许苑虽然担心,却没有起初那么敏感。
“一会儿我们去超市一趟吧,家里的东西快用完了。”快吃完早饭时,许苑提议。
原本是毫无兴趣的。
但当慕离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点了头。
百盛超市里。
林青和陈瞿东一前一后地走着,几乎没有交谈。
自从那天林青暂住在陈瞿东的空家里,他们的关系渐渐有所缓和。
林青仍保持着一定的疏远,陈瞿东也从未多走近一步。
昨天路晓找过来,说她男朋友要去出差一个月,问林青要不要搬去和她一起住。
林青便欣然答应了。
今天,她打算下厨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也算是对陈瞿东的感谢。
他们转到了生鲜区。
林青拿起一份牛排:“今天晚上吃这个怎么样?”
陈瞿东微微一怔,继而沉色道:“都好。”
“不喜欢吗?”林青疑惑,转头去看他,“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换一个。”
陈瞿东淡淡摇头:“不是,只是很久没有看到你这样和我说话了。”
这些天他们从未一同吃过饭。
林青的话,让他感到欣喜。
林青有些恍惚。
正要开口,听到身后有人冷声道:“让开。”
回头一开,那人正是慕离。
在慕离身旁还站着许苑。
许苑挽着慕离的胳膊,很是亲密。
林青却丝毫没有嫉妒,把牛排丢进推车里,冲两人打个招呼:“真巧。”
继而扬起一个淡定自若的微笑。
这个反应,让一旁的陈瞿东都觉得惊讶。
“一点也不巧。”说话的是许苑。
她对林青冷眼相看,又意味深长地打量着陈瞿东。
尽管陈瞿东特地戴了一顶鸭舌帽,还是被认了出来。
“这不是陈瞿东吗?”许苑有意放大声音,露出鄙夷神色,“林青,你还真是玩得开啊。”
林青懒得辩解,给他们让出道来。
许苑打算走,慕离却没有动作。
“你们住在一起?”
林青摇头:“没有。”
“那,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他冰冷质询。
林青张了张口,却被许苑抢先:“他们本来就关系暧昧,一起出来不是正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