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茶讲究五个条件:水质、心情、时间、茶量、水温……”西波尔是大学班级里的宠儿,他成绩好,长得帅,就是皮肤太白了些;懂得多,还性格温和。他时不时有些新鲜的玩意儿让人啧啧称叹,现在他拿着一套功夫茶茶具,站在讲台上给同学们讲解,周围围着同学们,他暗自笑:哼,愚蠢的人类。
“哦,西波尔,就是这么小的杯子吗?真的够喝么?”
西波尔白了他一眼,眼睛中满是鄙视:“你个莽夫,真是不懂艺术。这是品茶,要用缀的!……哼,洒茶也是讲究四字,低、快、匀、尽……”
西波尔在讲台上讲得兴致勃勃,他这是以前偶尔遇到一个中国来的学者,跟那个老先生学习到的,现在在这群毛孩中炫耀,让他觉得很是满足。他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同学们都是期待而又好奇的小眼神,哎,年轻正好呐。
西波尔低头继续讲解,却听到不远处似乎有声“呵”的短暂而低沉的轻笑。
周围几个人吵吵闹闹的,西波尔听得不是很真切,他疑惑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亚洲人,高高的,站在距离他几米外,眼睛笑得像月牙,看着他,像看着一个闹腾的孩子。
他是初代吸血鬼,他的能力一直是让人敬畏的存在,从没有人,以这种慈爱又好笑的眼神看着他。
西波尔冷笑了一声,低头继续倒茶,哼,见识短浅的人类。
只是这一次之后,西波尔便记住了那个亚洲人。那个人叫林长文,班级大部分人都是白种人,对于黄种人还是有种好奇又排斥的感觉,那个高大的男子在班级也没什么好朋友,只安静地上课、听课、做笔记,只是若是被老师点到回答问题的时候,英文倒是流畅的,语气沉稳镇定,周围嬉笑吵闹,他也不听不理。
西波尔于是上课溜号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打量着林长文的侧脸,比起欧洲人来,他的轮廓没有那么深刻,而是浅浅淡淡的,眼睛是黑黑亮亮的,并不爱笑,只是笑起来特别好看,衬得肤色显得柔润,像月光。
只是林长文却视西波尔如空气,常常眼神都吝啬给他一个。
西波尔很不服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吸血鬼!还是初代的!你知道初代吸血鬼有多厉害吗!无知的人类!
于是西波尔就偶尔在林长文面前展示自己的“特长”。某次考试,他暂停了时间,跑到林长文那边,把他的答案抄了一份交了上去,最后老师叫两人过去询问——只是西波尔和林长文的座位隔得远,不存在相互看的问题。然后两人平时成绩都好,老师也不愿相信会存在抄袭的事情,西波尔则一口咬定:“我绝对没有事先看过试卷。”而林长文也很淡定:“不,我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如果老师有疑问,我不介意重考一次。”
然后老师无奈,打发了两人回去。
两人并肩走着,西波尔不说话,林长文也不说话。长长的走道都快走到了尽头,西波尔终于忍不住了,探过头去,小声道:“你知道我们的答案问什么一样?”
林长文扭头,嘴角微微上扬:“为什么?”
“因为我其实有看到你的卷子哦。”西波尔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得意地扬长而去,心中想着给他留下了悬念,林长文现在心中肯定跟猫抓似的难捱得很吧,想着为什么他的卷子能够被自己看到呢?那么林长文就可以来问自己的了,他再好好地给他看看自己有多厉害。
西波尔左等右等,不停地在林长文身边晃来晃去,甚至偶尔故意在他面前与别人高声交谈:“卷子!哦,你卷子借我一下!”但林长文始终没来问他是怎么看到自己的卷子的。
西波尔非常非常郁闷,感觉一肚子的话,都缺了个奔腾而出的缺口,堵得人心慌。
只是大学的日子过得尤其快,转眼就是毕业,毕业晚会,西波尔申请了才艺表演——他会小提琴,也会钢琴,还会唱歌——从来不爱表演的西波尔把这些才能全部表演了一遍,而谢幕的时候,他在满场的喝彩声和女生的尖叫声中寻找那一抹高高的身影——却没有看到他。
西波尔心中不快,从台上下来后,与几个好友寒暄了几句,拒绝了几个美女灼热的眼光,没有邀请任何人跳舞,他就开始满场地寻找那个人。半响后,他找到了林长文。只是西波尔却看见那个人在舞场外,在逗着一只小野猫,脸上有那天看向他的温和的笑。
他都没有看自己的表演。明明节目单上有自己的名字的。西波尔瞬间有些沮丧——他想起中国似乎有首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西波尔轻轻地动了动手指,时间瞬间又暂停了,他缓缓地踏着步伐,走到了林长文的身边,然后再轻轻地敲了下手指,舞场热闹的音乐声继续响起,猫也继续低头吃着面包碎片。
西波尔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不进去跳舞吗?”
林长文整个人抖了抖,似乎被吓着了,他回头,看着西波尔,又笑,牙齿洁白:“不进去了,我不会跳舞。”
西波尔“哦”了一声,抱着膝盖也蹲了下来,拿着根草逗着猫,林长文继续给猫儿细细地扳着面包片,西波尔终于忍不住,对着林长文问道:“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看到你的卷子的呢?”
林长文有些诧异,疑惑地“嗯?”了一声。
“你刚刚明明发现我是突然出现了,你怎么不问我是为什么突然出现的呢?”
林长文停下了手中扳面包的动作,扭过头看着他。
“我其实很厉害的,我还会魔术。”西波尔张开手,中间空开一些距离,冲林长文咧嘴一笑,“你看好了哦,现在没有东西吧?”然后林长文看着他,西波尔“啪”地一声,手心顿时出现了一朵玫瑰胸花,笑盈盈地递给林长文:“你看,是不是很厉害。”只是刚刚在静止的时间里西波尔跑得太快了,于是他现在努力调整的呼吸,不要太喘。
林长文因为并不想跳舞,所以西装上也没有别胸花,他接过西波尔手上的花,低头笑了笑,然后别在了胸口。
“你想看什么,我都能变出来。”西波尔看着林长文波澜不惊的神情,心中越发痒痒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越演越烈,脱口而出,“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也可以变出来的。哪怕是女皇皇冠上的宝石,我都可以拿出来给你看。”
林长文淡淡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却还是笑盈盈地看着他。
林长文的目光温柔如水,看得西波尔心中满满的,只想被他这么一直注视着,于是西波尔继续喋喋不休道:“我还去过很多地方,亚洲那边我也去过的……我见过很多人,士兵,学者,贵族……我其实,活了很久很久,”西波尔看着林长文的神色微微动了动,但并没有害怕的感觉,于是吞了吞口水,继续道,“你是中国人吗?我还会说中文呢,我读过中国诗集,很多诗,很美。‘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是不是很棒!就是不知道万古愁是多长的愁啊,我觉得你们那个有名的诗人李白,或许也是活了很久的人。”
林长文这时才开了口,声音沉稳悦耳:“这是夸张的手法,李白活的时间并不久。但他的诗一向很磅礴大气,一生的才华便够后世人瞻仰几千年。”
那声音让西波尔的心都麻酥酥的,他盯着林长文的眼,愣了几秒,然后又小心翼翼道:“我很厉害的……嗯,其实家里也很有钱,”西波尔停顿了一下,又赶紧补充道,“不过都是我自己挣的,我不会利用自己的特长去抢别人的东西的。我还常常帮助穷人,可怜人。我救过一个小男孩,那次是爱尔兰大饥|荒,那孩子饿坏了,在地上都快动弹不得了……”
林长文静静地看着他,微微笑着听他说话,时不时“嗯”一声。
说到后面,西波尔也畅快了,只是身后的房间里的舞会已经接近了尾声,西波尔是学生代表,要去发言的。西波尔站起了身,林长文没有动,西波尔脱口而出:“毕业后,你要去哪里?”
林长文抬头看着他:“回中国。”
西波尔感觉从未有过的那种忐忑在心上爬上爬下,他鼓足所有勇气,开了口问道:“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等待的那一秒比时间静止的时候更加漫长一般的,而林长文只是那么和睦地看着他笑,像西波尔最喜欢的明亮的月光:“好啊。”
西波尔见过格陵兰的冰峡谷,也见过普罗旺斯的花田。
见过荷兰千娇百媚的库肯霍夫花园,见过智利鬼斧神工的奇科帕尔大理石洞。
见过极昼绚丽的极光,也见过雪山上的月。
然后他发现,所谓的各有千秋、不可比拟的美景,都是因为还没有遇到最漂亮的景色。
西波尔看着眼前人的笑,想。
自己活了那么多年,终于看到了美丽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