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鑫,你这是在干嘛?”
我四肢拉开正躺倒在地上休憩,被这讶异的声音给惊得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
“王阿姨!”我很难为情的打了一个招呼,眼前的少妇正是和刘叔叔在交往的女人。
王阿姨看了一下我,又看了一下地面,纳闷的问我干嘛躺倒在地上。
我只能傻笑着说开始跑了一大圈累得站不稳,就原地躺着休息一下,还连忙把话题扯开,问她这是要去哪里?
王阿姨说刚吃完饭准备去她哥哥家坐坐,问我是不是要去学校?我说是的,王阿姨便笑着说她也要途径我们学校,不如一块走?
不好婉拒,毕竟她算是长辈,我只好说可以啊。和王阿姨并肩往三中走,她的话蛮多的,问我搬离了家里之后住校还习惯吗?
我说习惯,又问她和刘叔叔最近可好。王阿姨笑着说还行,随即提及了刘奕婷,她问我:“徐鑫,你和奕婷是同桌,而且你们年纪相仿,你们俩一起在学校,关系肯定不错吧?”
我苦笑,挤出一个笑容说关系还不错,也没八卦的给她说我已经和刘奕婷不是同桌了。
我们俩一路闲聊着,途中王阿姨接了一个电话后告诉我是她哥哥开车来接她了。我就说那么我先走了,刚要离去,我们俩身后就停下了一辆小车。
我一回头,看到驾驶位上的那人时,还听到王阿姨喊了一声哥,我顿时就惊大了嘴巴。
“徐鑫?”车里那位白发苍苍的王叔叔,看到我和王阿姨在一起,也是显得很惊讶,问我:“你认识我妹妹!?”
我傻笑,点点头。王阿姨也同样意外我和她哥哥认识,就问王叔叔你也认识徐鑫?
王叔叔笑,说认识了有段时间,他随后看看手表对我说离下午上学还有点时间,叫我上车坐坐,他把车开慢点送我到学校去。
对于王叔叔,我很有好感。他妻子死亡女儿失踪,让王叔叔急成了满头白发,现目前他还在调查刺杀我的案件,每次看到王叔叔都觉得他跟我一样的可怜。
正是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使得我对王叔叔很亲近。我没有任何拒绝,钻进了车后座和王阿姨坐在一排。
王叔叔启动了小车,他先问了王阿姨怎么认识我的,当知道了之后,王叔叔笑着说看来我们王家人还真和徐鑫有缘啊。
王阿姨就笑着说那是,想不到哥哥和徐鑫也早就认识。
王叔叔嗯了一声,透过后视镜看着我,问:“徐鑫,最近怎么样?”
我便回答说还不错,学习有进步,工作有收入!
王家兄妹就一起笑,王叔叔还八卦了一句:“那么,爱情有滋润么?”
我立即想到了魏欣雨,情不自禁的第一个想到她,我便微笑着说没有,爱情那东西是奢侈品,我现在还没有资格拥有。
王阿姨插话说:“别那么看不起自己,我就觉得徐鑫这小伙子不错,虽然瘦了一点,可长得蛮帅,心底很善良的一个小帅锅!”
我嘿嘿笑,被人说好话总是欢喜的。
这时候,王阿姨突然话锋一转问王叔叔:“哥,小羽她,最近可有消息?”
王叔叔把车开得很慢,摇着头叹息一声:“四年多了吧,小羽她自从失踪后再也没有消息,虽然我每天都在找她,可……”
后半截话,王叔叔没有说下去了,伤感的情绪藏都藏不住。我知道他们兄妹谈及的‘小羽’,正是王叔叔失踪多年的女儿,也明白王叔叔心里苦,于是我便一句话都没说。
王阿姨从她手提包里取出红色的皮夹打开,看着皮甲感悟道:“四年多了哥,我也好想小羽,她的照片我一直都放在钱夹里面,想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前排的王叔叔再次一叹,叫王阿姨别说了。
完全处于好奇心,我侧头看向了王阿姨的皮甲,里面一张十几岁女生的彩色照片映入我眼中。
这个女孩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膀上,左脚单机独立站着,右脚微微往后弯曲,身躯微侧,双手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面对着镜头,发出那甜蜜的笑容。
她长得很可爱,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站在白菊丛中,显得是那么的娇丽。
她,就是王叔叔失踪多年的女儿小羽!
看到这张清晰度很高的照片,我心中终于明白了王叔叔有多苦了,这个女孩儿那么的可爱,却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活生生的分割两地,也不知道她现在何处?是不是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她十几岁应该记得王叔叔,可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回家找爸爸?
这些疑问,当然我是不知道答案的,只是为王叔叔感到心疼和惋惜。
王阿姨看着照片,苦着脸问我:“徐鑫,我家小羽很乖巧很可爱吧?”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王阿姨就对我说:“小羽失踪的时候刚满十二岁,现在应该是十六岁多一点,和你差不多大。如果有天你遇到了她,一定要叫她回家!”
我分明看到,开车什么话都没说的王叔叔的眼角淌落下来一滴泪水,我的心也被这一幕给刺痛,我连忙给王阿姨说放心吧,我只要遇到了小羽,一定叫她回家!
几分钟后,王叔叔把我送到了三中校门口,我下了车后,他给我说:“徐鑫,你的事有眉目了,明天中午放学,你去医院找唐院长,到时候我和唐院长会带着你去一个地方!”
我嗯了一声,谢过了王叔叔,给他们兄妹挥手告别走进了学校。开始王叔叔给我说刺杀我的事已经有了眉目,还叫我去找唐院长,看来他已经和唐院长达成了某种默契。
不管这事了,就像魏欣雨说的一样,很多事别去深想不然不开心,有啥情况,明天去了医院找到唐院长就知道了。
整理了一下心情,我走进了教室,第一眼就看向了刘奕婷的座位。中午把钱还给她,她叫我拿走我的臭钱,还追了我好一阵才被我摆脱掉。也不知道下午看到刘奕婷,她会不会赢把钱还给我。
还好,我一眼看去,座位上的刘奕婷并没有起身要还钱给我的意思,我松了一口气不再看她。
回到座位上,李非说后天就是中秋节了,学校会放三天假,问我节假日有什么打算,想不想跟着他一起回他家里过节。
我笑着婉拒了,毕竟是中秋节,我国传统这一天亲人团聚的日子,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李非家里。于是,我就笑着给他说中秋节打算和一个长辈去外地旅游几天。
李非就问我那么晚上饮品店那边怎么办,我就说让皓哥找个人临时顶班几天。
关于中秋节放假三天这事,我早就很期待了,这三天,将会是我人生重大的转折点,孙爷爷会带着我去找故人治病,能不能让身体恢复正常,这三天对我而言,太关键了!
因此,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势必要去治病的,那么晚上饮品店的工作,只能拜托魏皓帮着找人照料了。
这事,我还没有给魏欣雨说,她最近心情不好我感受得到,不想提前两天说请假的事,让她更加不开心。
和李非聊了一会儿,下午的课程正式开始,杜永亮给我们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说由于今年中秋恰逢三中建校五十周年纪念日,所以经过教育局特批,我们三中提前一天放中秋节。
也就是说,本来后天才是中秋节正式放假的,但我们学校却从明天开始放假,这次放假四天!
吼吼!
教室里发出了欢呼声,能够多放一天假,对我们学生而言那是再开心不过的事。我也激动得不是办法,想着明天就可以提前出发了,我的吼声在同学中间经久不息。
明天,我就得和孙爷爷出发了,我的人生,也就因此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知道,一定的!因为孙爷爷给我说过,他老友儿子会武术还会中医,这两种结合研创了独特的治疗人体虚弱的医术。也就是说,如同孙爷爷给我保证的一样,我的身体复原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