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梵修养的时间不短,将近七天的时间足够很多人做很多的事情,例如一直隐在幕后的人,他在这几天内把该布置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把所有的将会发生的可能都预想到了,以确保万无一失,甚至在帝国中隐隐有着‘国母’之称的艾梵都被他算在内了。
皇宫
开帝正认真的看着文件,虽然目前最重要的是两国交战的情况,但日常的国事也是不能放松的,他觉得他好像的老了,最近脑海中总是出现他还是个皇子时悠闲的生活,很早就能确定未来的皇位是他的,而弟弟唐允也被陶承望带走了,没有了竞争者的他生活并是那么紧张,还未接触政事的过了好一段轻松的生活。
突然裴公爵闯了进来,“陛下,艾梵被威亚的人控制住了,好像是校长不知道怎么进了植物园,艾梵不是他的对手,被抓住了!”
开帝是心中一惊,“你说什么?消息准确吗?”要知道植物园的一般人是闯不进去的,身为奸细的校长是怎么进去的?开帝认真的看着脸色通红甚至隐隐有了汗渍,很明显是来得很匆忙心里也很慌张。为了确保消息的准确性,开帝拨通了艾梵的光脑,可惜那边传来的一片‘沙沙’的声音,要知道他手中的光脑是特制的,绝对不会被干扰器干扰,只有一个可能,艾梵的光脑真的出问题了。
艾梵手中的光脑和开帝的也差不多,这是他早就知晓的,唐允在艾梵上学后特意准备的,就怕有什么危险联系不上。“来人备车,去D3区。”D3区是距离艾梵的植物园最近的一个居民区,他不会直接去植物园,毕竟他不知道威亚的人想要做什么,他不会到植物园直接去冒险的。自古皇帝是最怕死的,这居然话真一点例外都没有。
匆匆上车的开帝没有注意到在他的某个随行人员嘴角上一闪而过的诡异笑容,要是他发现了后,会不会放弃了这次的出行?可惜在发现时为时已晚。
在艾梵几次将人们阻在植物园门外后,开帝就命令组织部在D3区建立一个别院,专门为高层们停留使用,当待孕者在植物园接受植入孕果时,他们的伴侣不能进入植物园就只能在别院里面等候着。
当开帝等人踏入了位于D3区的别院之前,艾梵也接到了一个奇怪的信息,他好奇的点开后,发现光脑罢工了,他猜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病毒吧!将光脑扔给了植物园中的网络高手,程成志跟着唐允一起出征了,留守的是他手下的高手之一,很简单的一个光脑病毒,就是杀毒的时间长了一点,只要杀毒后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可能是有些人随意发的或者是搞恶作剧,他们都没有太过于在意。
“艾梵,你觉得修养的怎么样了?”德克是有些着急的,他担心威亚的人在暗处捣乱,前几天他不敢来找艾梵,今天过来看艾梵的气色不错,猜可能艾梵恢复的差不多了。
正逗弄着疾行草的艾梵一回头发现是德克来了,“我正想联系你呢!我看今天时间挺早,走吧!去找那个人。”对于相熟之人的安全他是不担心的,他给的东西足够保住他们几条命了,但他不是一个草菅人命的人,若是能早点抓住校长,能减少伤亡他还是愿意的。
德克怜悯的看着瑟瑟发抖是疾行草,他不知道这小草在害怕什么,可那小草在离开艾梵实现后,就又恢复成了凶残的疾行草了,那个传说中能造成一剑封喉的疾行草,说出来很简单,疾行草的速度太快,加之叶子的两边相当的锋利,可以再一个高手反应不过来时快速划过其颈项,击杀一个人的生命,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在看到疾行草用叶片指着艾梵时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
疾行草可怜兮兮的再次躲在角落里面,心里不断的哀嚎: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那位大人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太欺负草了,好想回森林里去,可有舍不得艾梵,太纠结了。
周俊哲出现在了的德克面前,“艾梵,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怎么光脑都接不通?”周俊哲最近很忙,前几天在艾梵把独叶草的汁液交给他后,他就一头钻进了实验室,经过将近十天的实验后,他能确定艾梵交给他的汁液有着很明显的化解能量石的辐射问题,而且这汁液的浓度很高,清除一个人身体里面的辐射后遗症只要十分之一滴这汁液就足够了,而他也化验出了这汁液是出自独叶草的,他还觉得艾梵有些不够谨慎,怎么能随便的把配方拿出来,就不怕他盗取这配方而独占,要知道他若是握有这配方背叛唐允的话,帝国也会保护他的。
当然,周俊哲不是个贪心的人,他进一步对比时才知道,他自己制作出来的独叶草汁液没有任何作用,可他的实验数据告诉他,艾梵交给他的独叶草汁液和自己制作的没有任何区别,怎么就不一样呢?
今天出来他就是想问问艾梵,心中也明白艾梵不太可能告诉他,刚才拨打艾梵和德克的光脑都打不通,有些着急了,等到了艾梵的居所前才发现,两人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我光脑中毒了!”
“我光脑被撞坏了!”艾梵和德克的声音响起,然后相视一眼,眼中闪过了慎重之意。
“德克带上你的人跟我走。”艾梵反应了过来,把他们的光脑都弄坏,那联系不上他们着急的人会是谁?唐允此时还没到达,更不可能返航。为了帝国着想最担心他们的应该是帝国之主--开帝,难不成那些人的目的是开帝,乃至于皇位。
德克的速度也很快,等艾梵出现在了植物园门前时,他的小队已经集结完毕了,即便是不喜欢开帝,那也不能让外人有了可趁之机。艾梵感应了一下觅影蜂的位置,居然距离植物园不算很远,D3区,看来开帝已经被诓骗到了那里。
“少主,在门前发现了高压电流,不是我们能通过的,我们发现了碎粒子炮,磁浮车根本就不敢升空。”碎粒子炮是近年刚研究出来的,性能还不稳定,只能是使用几次就粉身碎骨了,可造价太高不能普遍使用,就被束之高阁了,没想到居然被人用到了这里。
艾梵看到德克脸上的沉色就明白了这碎粒子炮不是个普通物件,“德克,你能看到你们说的那炮的位置在哪里?有几个?还有那个电流总有电线之类的东西在,找出来,外面各个击破,时间不多了。”此刻正是时间紧迫的时候,唐允在前方战斗他不能让属于唐家的皇位易主,更不能让唐允背后也面临着危险。
一个类似侦察兵的队员站在了艾梵的面前,“报告长官,目前发现碎粒子炮三台,电线的位置也大致的发现了两处。”他们也说不明白这是什么时候布置上的,难不成他们已经制作成了能随时移动的炮台吗?
“带我去。”艾梵整了整衣服朝着侦察兵指着的位置走去,同时刺玫已经出现在手上了,这次回来母藤把一株金刚藤交给了他,之前没给他的原因是,他的能力还不高催动金刚藤会很吃力,甚至有危险,但这次再见已经差不多了,才交给他的。艾梵没有把金刚藤拿出来的打算,那个可以作为杀手锏使用。
艾梵接近了一个,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回手甩了一个紫色的鞭子打在了那侦察兵的身上,直接将那侦察兵给麻痹了,“这人身上有别的味道。”艾梵在侦察兵的身上察觉到了微弱的觅影蜂留下的信号,这就是觅影蜂的优势,觅影蜂会把跟踪之人接触的人身上留下某种别人不可察觉的信号,这种信号只有艾梵能察觉到。侦察兵身上的信号若隐若现,这说明侦察兵并不是直接接触的觅影蜂的目标,即便不是直接接触的,那也一定有关系。“德克,小队中还有别的侦察兵吗?”
“报告长官,我也是。”再次站出来一个侦察兵,他看向艾梵的眼神中带着不满,看样子是不满艾梵对他的战友动手了,他不知道艾梵说的别人的味道是怎么回事,却明白艾梵是在怀疑他的战友背叛了小队和使命,这是对一个军人最大的侮=辱。
德克明白他的队员们的意思了,“你出列,带着大家去找碎粒子炮台的位置,任务重要。”被打倒的侦察兵的确是他手下最出色的侦察兵,他同样不明白所谓的味道是什么,他下意识的会选择相信艾梵。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德克说完后,另一个侦察兵就开始行动,刚才他是和倒下的侦察兵一起探查的,当然他也隐约查出来那侦察兵带着大家走的位置稍微有些偏差,他还以为自己出了差错呢!
粒子炮看起来很精致,不算很大也就是不到两米高,很明显这是可移动型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艾梵拿出了一个巨剑卷轴,轻轻的输入一点元素之力,当空中出现了一柄高大十几米的散发着金光的大剑,带着凌厉的剑气,狠狠的劈在粒子炮上,众人亲眼目睹着耗资巨款的粒子炮就这样被劈成了碎片,完全成了粉身碎骨。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掉了下巴,包括德克在内,他曾经听老大唐允说过一回巨剑,可他不以为然,这艾梵是很厉害,他此刻承认他对艾梵实力还不够了解,他记得艾梵曾经送给他、老大还有鸿宇每人一个卷轴,他们还没舍得用,应该也不是太简单的东西了。
这一剑的威力不小,直接将高压电流的连接线都砍断了,要说布置这里的人也算是思考的很缜密之人了,若不是了解谁能想到不过是一片柔软的叶子居然会有这样的效果,要知道高压电流若没有准备谁敢靠近,再加上威力不小的碎粒子炮,要不是艾梵出手这些人还真不一定能出去,有点军事常识的人们都知道,碎粒子炮的射程可是很远的,即便是空中也不安全。
一行人登上了可以隐形的磁浮车,这是德克和他合作的成果,没有太大的用处,刚刚研制成功还没大批量的生产,起码在敌人眼皮子底下行动多少有点作用,将磁浮车开到极速,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出现在了D3区,艾梵带着德克等人按照他感应到的觅影蜂的方向走去。
在艾梵感觉到距离越来越近时,德克拉住了他,“剩下的位置我们知道了,这里是陛下命令建造的别院,专门为帝国待孕者的伴侣准备的。”当初贵族们也是有些抗议的,毕竟艾梵将他们的伴侣带进了植物园,而他们又没办法靠近,当然会不放心,开帝无法只能安排在这里建造做别院,起码里植物园近一点。
德克说完艾梵也想起来了,他也早就知道这别院的事情,但没有放在心上,谁能想到身为校长的奸细会躲在这里,一般人是想不到的,他没有说话,只是指了一个确切的方向,以确保不会走弯路,别院的面积不小,光院子就好几个,一旦走错了方向就会浪费时间甚至打草惊蛇。
德克的这只小队也是经受过最高级的训练的,严格的说起来这些人的能力要比开帝的侍卫队高上一层,属于精英中的精英,要让那些站岗的人发现不了还是很简单的,就连双身板的艾梵也是步伐轻盈,丝毫不逊于精英们的速度,这一点让队员们很吃惊。
就连德克也没想到校长的胆子这么大,居然就在正堂大厅中出现,要知道别院中有开帝的人,就连他们这些人来到别院里面,都轻易不会去正堂的,德克心头附上了不好的预感,大厅里面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几个手势下去,分散开来的队员们慢慢接近了大厅,他们也不敢接近的太近,校长的能力不低,虽然监控都被破坏了,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能感应外界的设备。
当艾梵等人闯进大厅时,才发现两方人马对峙着,开帝的身边没几个人,而与他对峙的人除掉威亚的公主、奸细校长,还有一个拉法帝国的人,就是这个人使德克大吃一惊,居然是他?
艾梵和德克是站在开帝的一边的,艾梵丝毫不掩饰他对开帝的不喜,可他没有叛国的习惯,站在拉法的一边是理所当然的。
裴公爵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没错,和威亚人站在一起的人就是深受开帝信任的裴公爵。“你们是怎么出来的?”裴公爵绝对想不到那么严密的防护这些人能跑得出来,幸亏他的准备够多,即便是他不成事,那么他就让整个拉法帝国给他陪葬。
艾梵没有搭理裴公爵的问话,而是让开帝的侍者将开帝扶着坐下,开帝的脸色青白,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植物园中,周俊哲还在研究着独叶草的区别,突然觉得一阵嘈杂,要知道在植物园中都是比较幽静的,就连侍者都是经受过严格的训练的,怎么会如此大声的喧哗?放下手中的试管大步出了实验室,正好刚在外面关上实验室的门,实验室中重要的东西不少,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入的。锁好后,一转身发现巨大的藤蔓树立在他身后两米处,“你就是周俊哲?带我去找艾梵。”
周俊哲淡定的打算再打开实验室的门进去,他觉的他幻听了,他居然听到超大号的金刚藤在和他说话,最重要的是这金刚藤居然知道艾梵的名字,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难不成真的想是前段时间他们的一个成员开玩笑时猜测的那样:艾梵真的是植物化人的。
D3区别院中,裴公爵对艾梵等人的出现并没有太担心,他为了今天做了太多的布置,甚至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连后路都没有准备。拍了拍手,“开帝,我也没什么心思跟你纠缠,今天我的目的也很清楚,把皇位交出来,否则我的小宝贝们可是会不高兴的。”
在裴公爵拍完手后,从内室中走出来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跟着三人两兽,那三人两兽的目光呆滞,人的脸色青白胸口没有起伏,遥遥看着艾梵就明白这些人已经不是活人了。
开帝用颤抖的手指着裴公爵,“你居然…你居然真的敢研制生化人,为了皇位你狠毒到这个份上,你觉得这件事暴露出去,即便你登上皇位,帝国的贵族们能容忍你?”生化等实验是帝国的禁忌,要知道几千年前蓝色星球覆灭有一部分是因为污染环境,更重要的是某些国家研制生化武器,致使毒气泄漏无法控制,死伤无数。
当人类能在拉法星球生存时,都自觉的保护环境,对于生化等事物都很忌讳,更何况是当权者,就冲这一点裴家就不要想成为皇族,更何况还勾结威亚人。
“我说你这老头,你当皇帝当傻了吗?只要我们把你们都杀了谁还能知道?”莎琳对艾梵还抱着一丝丝的幻想,想着最后她能带着艾梵回威亚去。
“公爵大人,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最好是速战速决。”君不见,那些影视中很多都是因为拖延或者是话说多了,对方援兵出现导致失败吗?毕竟是掌管了拉法这么多年,谁知道开帝有没有后手,光一个艾梵就让他们忌惮了,艾梵层出不穷的手段让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
还未等裴公爵做什么,艾梵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感觉到了一种威胁,还有一种厌恶,这是身为精灵本身对于黑暗物种的憎恶,不光是艾梵觉得不对劲了,就连裴公爵等人都没想到威亚人口中的杀手锏如此可怕。
莎琳也没想到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她按照公主堂姐的吩咐用力捏碎手中的木牌,莎琳的武力也不错,要捏碎一个木牌是轻而易举的,可当捏碎木牌的同时她的手也被伤了,被尖锐的木刺破手,本来她是没有在意的,下一瞬间她浑身无力甚至感觉到了血液大量流失。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花季女孩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骷髅,只剩下一层皮的骷髅,而她的旁边出现了高级腐尸,难不成这是献祭?艾梵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变化的威亚公主,看来公主是知道这种献祭的。这女人够狠心的,那可是她的亲生堂妹。
艾梵挡在了开帝等人面前,那高级腐尸能力不错,他只来得及使用一个卷轴,这是一个屏障卷轴,在他们的面前制造一个盾牌样的屏障,效果不错,但有时效,只有十分钟,而且他的手中只有一张这屏障卷轴。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裴公爵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满心以为事情成功了的那一刻,外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巨大的金刚藤将整个大厅都围了起来,趁着还有空隙,大厅里面的人都跑了出来。
高阶腐尸还没做什么就被腐骨藤给捆住了,上一次在异植森林里面,小腐骨藤吞噬过黑影人后就对腐尸的味道念念不忘,今天看到了当然不会放过了,没等母藤发话就擅自行动了。腐骨藤的胃口不小,这边捆着腐尸,另一边又盯上了生化人,觉得这些东西的味道一定不错。
金刚母藤带来的异植把武力最高的非人类们都解决了,剩下的人由德克带来的人就能对付了,至于校长托德他的精神力已经被艾梵给废了,剩下的无非是武力了,但他的对手是金刚藤一号,也是金刚藤中除母藤本事最大的一个。
艾梵看着院子内乱作一团,无意中看到了呆愣的周俊哲,“你怎么来了,是你把母藤给带来的?”肯定是有人把母藤给带来的,否则母藤带着如此多的异植,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踪迹,就是不知道母藤怎么使周俊哲如此听话的。
母藤?“你说的是这体型更大的金刚藤吗?原来是母藤啊!怪不得是个女声。”周俊哲刚想起来那金刚藤说话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居然称金刚藤为母藤,难不成艾梵也是金刚藤化身吗?
“够了,成王败寇,开帝今天我认栽了,没想到异植都帮着你,但我会让整个拉法给我陪葬的,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刚才已经给了那边一个信息,他们会把我的后手给做好,等一天后,末世时代将来临,大部分的人类都会变成这样,反正我已经不可能存活了,而我又没有子嗣,人类的未来跟我没关系。”裴公爵在行动前就知道今天之事不过是五五之数,通知他早就安排好的人,按照计划行动。
艾梵上前一步,“你对唐允送去的人做了什么?他身上的腐气是会传染的。”说道这里,艾梵看了一眼被压制住的威亚的人,说道那个人威亚人脸上出现了紧张的神色,艾梵更能确定那个人身份不简单了。
裴公爵闭口不言,他已经抱着死志了,什么话都不会说的,全星球的人都陪着他一起死,他死得其所。
所有的人都焦急的盯着裴公爵,就连威亚人也是很紧张,一天后他们是没办法离开拉法的,难不成他们也要变成腐尸的模样吗?裴公爵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让人类都覆灭吗?
“裴公爵,难不成你想让你的孩子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吗?”艾梵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诸葛巧云的事情说了出来,“再有五个月你的孩子就要降生了,你要扼杀他吗?”
被德克压制着的裴公爵猛力的挣扎起来,“你说什么?我有孩子了?”裴公爵造反有一点原因是因为他恨着开帝,在五十年前他替开帝挡下了莫薇下的毒,彻底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当时在他们看来并不是大事,毕竟没办法孕育子嗣的贵族不少,他又不是唯一的一个,当艾梵握有孕果能让人拥有子嗣的事情曝光后,他的心中越来越不平衡,才剑走偏锋了。
乍听见他有了子嗣,裴公爵是不信的,可想起诸葛巧云的怀孕,他又有些不确定了,诸葛巧云和自己分手几十年依旧孤身一人,可才传出艾梵拥有秘法没多久,她就怀孕了,他当时是有些愤怒的,也调查了很久始终没能找到那孩子的父亲是谁,现在看来那孩子是自己的,他有了子嗣了,还是他所爱之人为他孕育的,想想就兴奋不已。
“快,快去安海湖去,我让人把那腐尸的腐肉扔进那里面了。”安海湖是帝都最大的淡水湖,整个帝都的水都是取自那里,也就是说若是他将腐肉扔进湖里,最多一天的时间,帝都的人们就会饮用,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开帝在带领大家赶往安海湖的同时命令德克小队中的人看守威亚的人,另一方面通知卫生部的人带着相关人员去安海胡,此时已经不是皇位相争的事情了,要知道安海胡的面积不小,几乎是可以和海相媲美了,而且分支太多流向全拉法,安海湖污染了真的是能威胁全帝国人类生命安全的严峻问题。
D3区距离安海湖有点远,等开帝一行人到达时,卫生部的防疫工作人员和科研实验室的人已经在化验水的问题了,科研实验室的所长没想到碌王交给他们的奇怪人身上的带着恐怖细菌会被人利用。
看到科研人员的苍白的脸色,开帝等人心中‘咯噔’一下子,知道最严重的情况发生了,周俊哲大步上前,他是学医的,化验出来的数据他也能看懂,可看向仪器上一系列数据,脸色更差了,现在看来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这奇怪的细菌已经在湖水中迅速蔓延开来。
幸亏在来之前,他们已经把下方的闸门给合上了,可这水流有些湍急,水坝阻止不了污水多久的。
开帝眼前发黑,他真的是拉法的罪人,“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净化那细菌吗?”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想要净化细菌应该不会难吧!
科研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们都摇了摇头,那奇怪的人在实验室也有几天了,他们也仔细的研究过那腐肉中带着的细菌,那是一种相当霸道的病毒,他们想什么很多办法都没有杀死那病毒,谁能想到腐肉会被带出实验室。
来到安海湖的车辆中有一辆是大型卡车,那车子上乘坐的是金刚母藤等异植,艾梵也坐在这辆车子上,他们的听力都很灵敏,对湖边人类的对话都能听到。
“艾梵,你的空间戒指中有光系魔核吗?要五阶以上的。”母藤慈爱的看着艾梵,她是真心把爱芳当做她自己的孩子了,还有艾梵附中她期待已久的孩子,她要为她的孩子们做点什么。
艾梵警觉了,“母藤,你想干什么?”光系魔核他当然有,别说是五阶的,就是圣阶的他也有一枚,可他不明白金刚母藤要干什么。
“交给我,我有个办法试试。放心吧!我不会做危险的事情的。”金刚母藤伸出了一根藤蔓轻抚了艾梵翠绿色的发,母藤没有眼睛,若是有眼睛的话就能看的出来,母藤的视线一直眷恋的在艾梵的腹部流连。
将手中的圣阶光系魔核交给母藤,光系魔法中确实有净化的作用,可他和母藤都不是光系魔法师,用光系魔核有用吗?
母藤卷起魔核,没有说话直接向湖边移动,越过人群后在湖边站定后一阵绿光闪过,只听见‘噗通’一声巨大的落水声传来,再回首哪里还有什么金刚藤的身影,而一个巨大的光屏将整个湖都罩了起来,这就是精灵母树和光系圣阶魔核合作的能量,否则光凭母藤一个是无法完成的。
这一刻艾梵才知道母藤的打算,母藤用全部的能量刺激光系魔核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净化术,将安海湖囊括其中,也就彻底解决了湖水被污染的难题。
可艾梵明白这是以母藤的生命为代价才能获得的净化,一场闹剧般的篡位就这么结束了,又有谁会记得为了拉法帝国的人类付出生命的母藤?
两天后,唐允接到了一个命令,立刻返航准备回来登基,唐允通过德克已经的了发生在帝都的一切,也明白了他成为了唯一有资格登上皇位的皇族了。更明白了这场还未开始的战争根本就打不起来,只要他们把那黑影人抓在手里。
艾梵用了灵魂搜索术他明白了为什么已经变成了这样的黑影人还能成为圣者,原来是此人和威亚皇签下了共生契约,很明显黑影人是哄骗着威亚皇签下的。只要把黑影人控制在手心里面,威亚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半个月后,艾梵悠闲的等在星港的会客厅中,他在德克那里得到消息,今天唐允就会返航。
没过多久,出征的星舰就降落在星港上,踏出舱门的唐允一眼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艾梵,一队有情人遥遥相望。
时间匆匆而过,唐允已经登基一年了,这一年来拉法帝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王后艾梵拒绝进入后宫,并不承认王后的封号,在艾梵看来他是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进入后宫,他的住所依旧是在植物园中,而几乎是帝国的高层等都清楚他们的小皇子唐祁非常不待见碌帝,父子二人就几乎是两看相厌了,却都想霸占着艾梵不想让对方靠近。
艾梵在生了唐祁以后才知道,腹中的孩子原来是精灵母树分裂出来的,借着唐允和艾梵的孩子出生,这是母树早就安排好的,关于这一点艾梵很荣幸,至于孩子完全没有了母树的慈和反而带着些戾气,艾梵表示丝毫不在意,不管孩子曾经是什么,此时他只认唐祁是他的孩子。
唐祁很早就有了意识,也不喜欢这个唐爸,在他看来有父亲在就足够了,这也是唐祁登上皇位后十分热衷于帮助父亲开创第二春的原因。
威亚公主并没有被送回威亚,她和黑影人做为质子留在了拉法,根据威亚皇族的寿命计算,威亚皇至少能活二百年,也就是说在二百年内拉法不用担心星域安全了,但校长托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和裴公爵一起被发配到了暗狱去,那里面是专门看管着重要或者是高危犯人的监狱,里面终年不见天日,条件也不是那么很好。
裴公爵能活下来是裴家老姑奶奶花了巨大的代价才保住的,按照拉法帝国的法律,谋逆是要将全族的男人都判刑的,裴家老姑奶奶不知道是怎么运作的,开帝退位前下的命令,裴家剥夺爵位变成平民,只有裴公爵被送进了暗狱。
下场最惨的算是莫薇了,弗林在知道了莫薇根本就不是他曾经的未婚妻后,就和裴公爵合作,只为能给未婚妻报仇,所以在裴公爵将开帝骗到D3区时,弗林就去找莫薇算账了,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的弗林已经顾不得裴公爵的大事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报仇了,将莫薇的脸划烂了,最后被分尸了。在弗林看来,这奸细没资格用他未婚妻莫薇的脸活着,他以前是没本事除掉她,现在他要让着奸细死无葬身之地。
作者有话要说:阿月知道本文烂尾了,可是阿月不想坑,就这样完结吧!
阿月的新文,已经正是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