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良辰终究还是受不住女人的痛哭.默然转身背对着她们.无奈长叹.“你们若是有去处便都散了吧.这些年在宫中你们手中定然也有好些珍宝.即便是流落民间也最够你们一生衣食无忧.这皇宫本就是天家樊笼.你们都散了吧.”
女人们还是在哭.却都拿眼神瞅着夜霖天.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反应.夜霖天抬眼略带抱歉的扫视一圈.无奈叹气.“都依皇后.你们都散了吧.”
皇帝都这么说了.这些女人们开始低着头小声的窃窃私语.不知在说些什么.面容上不再凄惘的便是有去处的.死灰一片的便是沒有去处的.眼眸中暗闪狠戾和决然的便是下了死心要留下來的.
南宫良辰叹气.疲累的站在原地伸手抱过巧茱怀里的夜辰迆.逗弄着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大齐最后一个太子.轻柔的亲吻着他的小脸蛋.抬眼望着令贵人和周嫔.柔声道:“你们二人都是生育皇子的人.带着皇子从密道离开皇宫吧.无论如何也要为皇上留下子嗣.其他四位为皇上诞下公主的嫔妾也随着她们二人一同出宫.无论今后的生活有多艰苦.都要将皇族子嗣抚养长大.”
此言一出立刻惊得跪在地上的妃嫔们一脸侧目.众人都不敢相信的望着南宫良辰.似乎她刚才说了什么捅破天的话一般.
跪在众妃嫔之首的李若妍.突然扬起满是泪痕的脸.语气坚定的问:“那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呢.”她发誓.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心甘情愿的称呼南宫良辰为皇后.这也是她第一次承认南宫良辰确实该当这个皇后.
良辰轻柔的抱着夜辰迆面对着他们依偎进夜霖天的怀里.柔声轻笑:“本宫与太子.自然是与大齐与皇上生死共存亡.”
“不可.”李若妍猛地从地上站起身.双眼一片血红的望着南宫良辰.哽咽:“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与太子.都不能有事.”
她的坚定和反对令良辰不由得对她再次侧目.轻叹无奈反问:“若大齐都亡了.本宫与太子岂能不与皇上生死与共.”
李若妍捂着心口开始吃吃的笑.笑了好一会突然转身怒视着还跪在地上的众位妃嫔.厉声道:“想滚的都给本宫滚出去.”
话音刚落地上的妃嫔们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四下张望.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拎着裙摆对着夜霖天、良辰磕了三个头便起身退出了醉羽殿.有人起头下面不愿意留下的人自然会跟着效仿.李若妍见她们离开也不阻拦只是冷笑.那笑容令良辰一阵心惊肉跳.
悉悉索索之后.原本乌压压的大殿如今却只是稀稀拉拉的站着十几个人.仔细一瞧却都是平日里与良辰不太对付的那好些.良辰看着觉得好眼熟.柔声问:“你们为什么不走.”
尚且留下來的十几个人只是抹去了眼泪.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坦然的望着良辰.或许这也是第一次她们敢用如此淡然镇定的目光注视着夜霖天.夜霖天不仅是她们的丈夫.更是她们的天.主宰她们喜怒哀乐的神.
李若妍抹去脸上的泪水.转身对着良辰凄苦的轻笑.沉声道:“留下來的.都是愿意与皇上、娘娘生死共存亡的人.”
良辰心一惊.无奈叹气.“这又是何必.”
夜霖天突然也长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凝望这些女人.除了南宫良辰这后宫的女人在他的眼里都一样.沒有特征沒有性格沒有姓名.如沙滩上的沙粒一般在他的心头留不下任何痕迹.
“你们不必如此.和她们一样都出宫离开.不要枉费了皇后的一片心意.”夜霖天叹气.他从來沒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女人愿意陪着自己一起死.眼眶一阵酸涩.可他却只有血沒有泪可以流.
夜霖天与良辰相视苦笑.在彼此的眼底寻出了绝望和悲伤.这些留下來的人都是从未进入自己眼底的人.如今却愿意生死相随.她感动.他亦感动.可再多的感动远远抵不上心的沉痛.
大齐将亡.他们又能何去何从远方等待着自己的只怕也只有一条路.那便是死亡.
说实话.南宫良辰并不怕死.如今她已经了无牵挂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只是.低头怜惜的亲吻着搂紧自己脖子撒娇的夜辰迆.只是可惜她沒有机会再看着自己的儿子快乐长大.或许.大齐的太子永远都只能停留在三岁这个年纪.永远都沒有机会再知道前尘过往.
思念此.突然便悲从中來.紧紧的搂紧夜辰迆.低声呜咽:“辰迆.原谅娘亲.”在自己死之前.她一定会亲手送夜辰迆上路.她不能让他背负亡国的命运背负一辈子的仇恨活下去.与其那样.她宁愿亲手将他带离这个世界.在另外一个死亡的世界一家团聚.
短时间内李牧还攻不下皇宫.皇城的守卫历來都是最严谨.因为这是皇城最后的一道防线.一旦被击溃便彻底灭亡.在天黑之时.良辰命令御膳房送上最精细的食物.哪怕是最后一顿她也要和这些尚留下來的妃嫔们好好吃一顿团圆饭.
走了的.她不留.留下的.她也不会撵她们走.她们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去留.如今端着酒杯她坐在夜霖天的身旁.望着下面坐在位子上穿着最好看衣服的妃嫔们.强忍住心头的绝望和悲伤举杯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
夜霖天见她喝得急.急忙递过一块胭脂糕让她解解酒气.她只是轻笑着张嘴接下.不一会胭脂糕的甜腻便在舌尖化开.如此甜腻的滋味日后怕是再也尝不到.可她却并不觉得可惜.能够执子之手生死与共.足够了.
良辰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对着所有对自己举杯的妃嫔.轻笑:“相守便是缘分.如今我不再是什么皇后.你们也不再是什么妃子.我们的身份都是一样.那就是夜霖天的女人.來.大家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