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无挂了电话把醉鬼连带着车直接丢到马路边后直接离开了,他走了不到十分钟另一辆车在警车来之前到来,有人从后边下来看到乱停在路边的那辆熟悉的车直径走过来,敲了敲了车门没人回,伸手一拉车门没锁。
来人皱了皱眉,打开门就闻到沉重的酒味,这让他眉头皱得更深了。没看到打电话给自己的人视线搜寻着目光看到后座顿了顿,眉间的川字前所未有的深。
“凌凡宇?”
没人应,擦头看到后座某个睡姿**的醉鬼来人不由得叹气,深觉这真是个苦活。
要不是自家多年未见也一直不想和他挑明关系的弟弟突然联系自己并让自己过来帮忙还真不想和一个醉鬼多待。
无奈答应自家弟弟的事一定要做到,只能咽下这口苦果了。
让司机自己回去,他则开车送某人回家。
来人车开到半路突然听到某人发酒疯吼出来的话手一抽差点没造成车祸......
而策划完这事的家伙现在正在出租车上,被司机大叔给认出来要签名的苦无不知道凌凡宇之后的事,只知道自己快到家了,便无良的把所有自以为无关的事情抛开。
回到家发现客厅的灯开着,电视开着但没有声音,沙发上云霄单手撑着脸睡得正香,面前散落着各种文件。
苦无放轻脚步走过去,蹲下、身来细细的看着云霄的面容,轻抚过对方脸下的青黑。
居然这么累?苦无有些心疼,思忖着如何才能帮云霄分担些压力。
直到手被抓住苦无才回过神来,抬眼对上那双熟悉的双眸,“吵醒你了?”
楚云霄摇摇头,“并没有。”
苦无凑上去轻触对方双唇,而后双手捧着楚云霄的脸,轻声道,“在酒会上我看你没吃什么东西,饿不饿?我去做点吃的。”
“不饿,我已经吃过了。很晚了,早点睡吧。”
“骗人。”苦无看着他的双眼,“我猜你一回来又忙活开了,东西吃是吃了但没吃多少,这个点你要不饿我服你。”
桌子上的咖啡是冷的,要说楚云霄才忙没多久苦无是不信。
楚云霄无奈的道,“也罢,听你的。”
知道对方妥协苦无笑了,进厨房开始忙碌。
随便下了两碗面,大晚上的了吃太多也不好,消化不良受罪的是自己,所以面食是首选。
吃着吃着突然苦无想起一事来,“对了云霄,我大概知道任务线索了。”
猫爬架上睡着四脚朝天的系统睁开了眼睛,苦无见了心道这货耳朵真灵。
楚云霄已经吃完,擦了擦嘴,“你说说。”
苦无便把凌凡宇发酒疯说的话原样说了一遍,“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和凡宇相处的久了也能感觉得到他不像这个世界的人。”
凌宇凡看卫蓝和唐安的眼神有些奇怪,如果真像他发酒疯时说的那样,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在车上时苦无上网上搜了搜,发现出道后的凌凡宇并不是一开始就演戏,最开始是以唱歌出道,所唱的歌都是他自己写的,而那些歌苦无无比熟悉,正是来自于地球。虽然并不是地球上那种大红大火的歌,但也小有名气。苦无不知凌凡宇是出于什么目的没有直接照抄那些著名的曲子,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凌凡宇同他一样是外来者。
现在想来若苦无没有附到原身身上,卫蓝只凭得到项链便有不一样的机遇,这才是主角应该走的路线。
再回想起之前偷听到唐安与他前男友李艺的对话,要是听了一般人只会觉得唐安对李艺的恨来得莫名其妙,什么叫你以后会伤害我所以我在一切还没有发生之时先抛弃你,这不是扯蛋吗?
然而苦无不是一般人,他穿越过好几个世界,知道重生穿越的事情并非没有,像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系统说找出主角才能做任务,以系统的思维方式不问让他离开任务目标太远,目标一般会在他的身边。
卫蓝,唐安与凌凡宇都有可能。
这三人,其中一个定是他的主线任务目标。
只是到底谁才是主角呢?
按凌凡宇所说他穿越到的是书中世界,主角是卫蓝。所以苦无说卫蓝是主角也行,只是现在有个问题,便是因为唐安的重生与凌凡宇的穿越这个世界的运行已经脱离原本的轨迹了。
卫蓝还是原本的主角吗?
至少以卫蓝现在的憋屈样让苦无无比怀疑。
原本压下去的头又痛了,根本想不出来。苦无把弄得自己头昏脑胀的问题说与楚云霄听,“根据我从系统那搜寻来的各种小说来看,主角就在他们三人中,问题是目标是谁我没法确定。”
苦无没想到自己才说完就看到对面的云霄面上带着淡笑,“钻牛角尖了。”
“唉?”苦无一怔,“哪有?”
楚云霄道,“系统有说只能是一个主角吗?”
苦无眼前一亮,“还真没有......这么说来,可能主角不只一个?”
楚云霄微微颔首,两人同时侧头看向因他们回头装做在呼呼大睡的系统。
苦无气笑了,“行啊,这二货还会耍心眼了。”
系统也没说只有一个主角,花了两个小时左右看过收集来的资料,最终苦无确定提交任务。
原著主角卫蓝,重生主角唐安,最后就是穿越主角凌凡宇。
果然,听到熟悉的叮咚声苦无知道任务是对的。
之后新的任务来了,阻止卫蓝后宫,解除唐安与李艺之间的结,给凌凡宇牵一段上好姻缘。隐藏任务自行触发。
不同于之前的任务,这次的任务在不接收剧情的情况下有双倍奖励,苦无瞟了眼某二货,心下知道这是系统在给他开后门,因为从凌凡宇那里已经知道大致的剧情,接不接收都没有关系。不接收还有双倍奖励,一看就知道是某二货在暗中帮忙,想明白这点苦无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交了任务之后苦无二话没说把所得的属性点全加在楚云霄精神力上,楚云霄感觉到了变化,一问系统才知道这是苦无把属性点加给自己了,看向厨房内洗碗的人,心中知道对方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对抗体内的变异系统。
【楚BOSS,这几天你盯着点宿主。】
楚云霄视线从厨房内移回看向不再装睡的白猫,皱眉,“有问题?”
系统担忧的道,【我感觉是,这几天我都跟在你身边不知道宿主发生了什么。从宿主进门起我就发现他精神波动异常,这情况有些不对,以宿主他的精神力来说一般情况动摇不了宿主,总之您这几天让手下人多注意些。要是宿主出了事我会赶不急,您也知道这几天我不能离开您太远......】
到最后系统不再说话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楚云霄,赶紧闪一边躲着。
楚云霄眉头皱得死紧,还有最后一次就能彻底清除掉体内的异物,在这关键时刻他离不开系统,然而偏偏在这种他无法分心的时候小无这边出了问题这让他无比忧心。
“出什么事了?”从厨房内出来的苦无一看楚云霄的面色便问道。
楚云霄担心他,也没打算瞒对方,把系统说的担心提了一遍,最后问道,“我走后到底发生什么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精神力会波动?”
这么一说苦无也明白自己可能不知不觉间着了道,“你走后娄天铭来了,头痛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
见云霄面色不好苦无故意道,“吃醋了?”
楚云霄却无法放松,“娄天铭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以后别跟他走太近。”
苦无面色一肃,表示明白。
见楚云霄神色不佳苦无只好转移话题,又聊了会后见已经很晚便收拾好自己上床睡觉。
等身侧之人睡着之后楚云霄才睁开眼,之前他没有说的是娄天铭早已经被军方盯上,更少有人知道的是娄天铭还是个催眠大师,如果是娄天铭的话那苦无的精神波动有了眉目。
轻抚过身侧之人的面颊,俯身烙下一吻后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来到书房打了个电话。挂断之后没有回头直接对身后跟着过来的系统说道,“今晚就开始,我希望越早越好。”
没有得到系统的回复,便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开始什么?”
楚云霄回头,见到原本还在安睡的人已经起来,手中提着一只捂着脸的折耳猫。楚云霄一怔微微移开视线,“怎么没睡?”
苦无难得的在他面前冷下脸,“你有事情瞒着我,让我怎么睡。”
知道苦无生气了,楚云霄叹了口气,“抱歉小无,并不是有意瞒着你。”
苦无还是一言不发,楚云霄苦笑,解释道“我记起了大部分记忆,想起了我们以前的一些事情。我很抱歉没有告诉你,但是你要希望,无论什么时候我还是我,过了信晚我会想起所有。”
苦无却不接受这样的解释,“这么大的事你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你明明知道我很担心你,你更知道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极为危险!”
苦无心里很难受,他是真的很爱云霄很担心对方。没错,他是想让云霄想起他们以前的一切,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在关键时候把他排除在外。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楚云霄居然让自己处于如此危险的处境。
对方独自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不让他知道,这会让苦无感觉自己很没用。
也是他没有注意到,若不然怎么会现在才发现,又怎么会让云霄一个人忍受着精神力剥离的痛苦?
剥离与云霄精神力交织在一起的变异系统并不简单,所要承受的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这样的情况下苦无只想陪着对方,而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方已经在进行计划。
感觉到自己被人拥到情中的苦无从自责中回过神来,用力的回抱着楚云霄,低哑着声请求道,“别瞒我云霄,永远都别瞒着我。”
“抱歉,今晚是最后一次。”
“不行!”苦无冷下脸来,“再等等,等到这次的任务完成得到属性点之后再开始。”
楚云霄安抚他,“相信我,这一次一定能成功,虽然会痛苦一些,但我有把握。”
“那也不行!”苦无丝毫不让,“你的精神力只比我高些,那变异系统也不好对付,对方有神智又不傻,知道自己要消失了哪会不反抗?要是中途出现意外你若出了事让我如何!”
“小无......”
“总之不行!”苦无打断楚云霄接下来要说的话,面上带着让楚云霄禁声的淡笑,只见苦无语气平淡像在说今天心情很好一样,说道,“你要是出了事,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真的。”
系统连忙来帮腔,【您的精神力的确太低了些,现在行动风险过大。】
楚云霄知道事情已经不可进行下去了,神情无奈,“罢了,就听你的。”
苦无松了口气,下定决定,既是说给云霄听也是说给自己听,“我会尽快做任务的,在那之前有系统在再加上咱们平时多多修炼精神力,一定能在期间将它镇住。”
楚云霄点头,“累了吧,我们回去休息。”
苦无点头,事实上两人都已经没了休息的心思,一切都只为了不让自己在乎的对方担心。
走出书房前苦无回头怒视某二货,大脑海中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回头再和你算账!”
系统,【......】呜呜,命苦啊......
作者有话要说:  加速加速,不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