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叶青有如刘德华黄渤等诸多影帝附体,将无家可归的孩子那种悲切演绎的淋漓尽致。
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沈墨浓身上抹了。
可怜兮兮道:“墨浓姐,你是知道的,我来自乡下,背井离乡,在花城亲戚朋友本就不多,能算得上关系好的也就你这么一位姐姐。”
叶青边说边忘沈墨浓身旁靠,而后者本能的想要躲避,于是一步一步往一旁挪着步子,最后退到了墙角,无处可躲。
“那你之前这段时间住在哪?”
沈墨浓着实觉得叶青有些可怜,轻轻摸了摸后者的后背,想要安抚他。
“之前……住在张萌家。”
叶青如实答道,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的,一方面是跟张萌又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关系,另一方面,沈墨浓若是真想打探,去班上一问就知道了。
沈墨浓闻言为之一愣,张萌可是个乖巧听话的女孩,而且据说家教甚严,这叶青怎么会跟她勾搭到一起?甚至还住进了她家?
在者说,自己这个青弟未眠女人缘太好了吧!校花祝新月在三追求,跟二中校花蓝也同样有着某种关系,现在又冒出了张萌……三女一男?
不禁的,沈墨浓好看的秀眉微微皱,心中荡起一丝醋意。她对叶青的好感度好歹也有50,所以多少也有些爱慕之心,只是还不够强烈。
见沈墨浓表情古怪,叶青就知道她想歪了。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她的小脑门上弹了一下,没好气道:“墨浓姐,你这思想很危险啊,我都还什么没说呢,你就已经幻想出了一本爱情小说了?”
心思被揭穿,沈墨浓幽幽的白了眼,俏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红晕。
“我住张萌家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梅姨!”
之后,叶青仔仔细细的将梅姨跟他妈妈是旧相识,和他为何来到花城,又是如何住进张萌家中,最后又是怎么被扫地出门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听完,沈墨浓对张萌的印象大为改观。
惊叹道:“张萌平时在学校里表现的很听话,没想到在家中竟然是这样?”
“尤其是丁晓月,我原以为她只是调皮一些,爱整蛊而已!”
叶青摊手,道:“这都是小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墨浓姐,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只能去住桥洞了!”
“行吧!刚好今晚然然不在,你就住我那吧,不过你要保证,要乖!”
沈墨浓同意,也确实,除了她那,叶青没地可去,而且叶青已经睡过一次了,也就不差第二回。
“好!”
叶青暗自窃喜,背对着沈墨浓,伸出两根手指,比了胜利的手势。
沈墨浓笑着叹了口气:“哎!也幸好你是今天提出想法,要是晚几天,怕是那时我都不知道住哪呢!”
叶青疑惑,问道:“发生什么了嘛?”
“还不是因为前几天的通缉犯闯进家里给闹的嘛。”沈墨浓显得有些失落,继续道:“房东说我和然然住那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给她带来危险……”
“青弟,你说,这能怪我和然然吗?尤其是然然,她一女孩子当警察,抓坏人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普通老百姓吗?”
叶青陷入了沉默,沈墨浓所言他深表同意,可是,这突发情况是他没想到的,本来计划是住进沈墨浓家,然后死皮赖脸的不走了,可现在看来,要落空了。
“墨浓姐,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家?”叶青问道。
“找到下一个住的地方就搬。”
沈墨浓显得有些难过,毕竟在花城住房可不好找,离学校近的价格贵,便宜的又离学校太远。
“我倒是有个地方,价格便宜,一个月只要520,地段也不错!”叶青神秘兮兮的道。
“520一个月?真有这么便宜?!”沈墨浓一听这价格就不相信,教育着道:“青弟,你可千万别信,绝对是假的!”
叶青没说话,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似有似无的看着身旁佳人。
绝对假的吗?不一定吧?
正巧兜里还有500W,又正巧最近想买个房子!
然后在以520一个月的价格出租给沈墨浓……好吧,别说出租了,只要沈墨浓愿意来,叶青倒贴520都没问题!
到时候不光是沈墨浓,还会有梅姨(女仆张萌),祝新月,蓝也,伊人,蒋然,陈雨涵……
叶青连房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三宫六院!
“青弟!你想什么呢?笑的这么****!”
沈墨浓被叶青那笑容给吓到,推了一把道:“该回家了!”
“好咧!”
叶青回过神,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司机要载他们回去,被叶青直接拒绝了。
这不搞事情嘛!两人一起走,顺便找找话题聊聊天,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培养感情,一举两得!
到了住所,沈墨浓整理了下客厅,打算让叶青继续睡沙发。
“墨浓姐,这沙发太硬了,睡的我腰酸。”
叶青苦着脸道,有时候没有机会得靠自己创造机会,这都第二次了,总得睡个床了吧!
沈墨浓认真的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
“对吧!”叶青喜极而泣,墨浓姐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可是,不待叶青高兴多久,只见沈墨浓跑回房间后抱了床被子出来,道:“给你垫在身下,就软了!”
叶青表情一呆,失望道:“随意了,我先去洗澡了!”
今天运动会上连续参加了好几个项目,流了不少汗水,早就想洗澡了。
沈墨浓看着叶青走进洗手间后,美丽的脸颊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嘿嘿!小样,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穿嘛!”
可就在这时,响起了开门声音,沈墨浓还以为是蒋然回来了,可随着门打开,站着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老妇女。
“妈!你怎么来了?”沈墨浓惊异道。
老妇人手里提着几个大袋子,洋装生气道:“你这叫什么话?我这当妈的还不能来看看自己女儿了?”
沈墨浓皱着眉却还要保持微笑,道:“你当然能来,可你这时间挑的,也太是时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