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将她的这点任性养出来,穆庭也几乎费尽了心思。她看在眼里,也心知肚明。她是个很聪明的人,得到的东西从没有再度失去的道理,所以这份呵护,她铭记在心,也坚定自己投桃报李的心,代表了她应该去做的一切。
“所以感情上其实没什么迁就。”乔雁站起身回头看向朱薇,笑得温柔又明丽,“但当某个瞬间他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莫名就会知道——”
“就是他了。”
穆庭将车开出片场,一路风驰电掣地往公司赶。穆翎东张西望地看着车窗外,忽而好奇地问他:“老爸,我要去哪儿?”
“都行吧?”穆庭沉思了一下,脑中几组人选飞快闪过:父母家、苏凭楚冰家、林承骁沐雪晴家、商晨乔雪家……脑中可以带孩子的几对飞快在脑中闪过,还没想出个结果,眼角余光瞥见附近的建筑,忽而恍然大悟。
“去锋辰的路上会经过凯星,我把你放在那儿,你到时候自己找人去玩吧!”
“……”穆翎震惊地看着穆庭,“随便扔给一个人!我是你亲生的吗?!”
不是亲生的还能留你到现在?穆庭翻了个白眼给他,到了凯星门口果然把他就地随手扔下,而后一骑绝尘地扬长而去。穆翎瞪着穆庭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半晌,回过神才发现周围一圈前台与客服姐姐正暗搓搓向他靠近,见他看了过来,顿时齐齐小声尖叫欢呼了一声,纷纷朝他涌来。
穆翎:……等等,救命?
“啊呀~小翎!小太子!好久没来了!”客服姐姐蹲下身,抱着穆翎爱不释手地蹭来蹭去。大的我们染指不了,这个小的总可以随意蹂躏吧?!一群女孩子围成一圈,兴奋地叽叽喳喳讨论,穆翎被围在里面,既没法自己推开,又不能像对男生一样打架,一时间简直像是被围困在里面,一个人辛苦地徒劳挣扎。
好在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把他从花痴们的魔爪中拯救了出来。
“看我在上班途中捡到了什么?”苏凭把他抱起来,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不是昨天还和你爸一起在乔雁那儿混吃混喝吗,怎么今天自己出现在凯星了,你梦游了吗?还是因为太能捣蛋被扔出来了?”
“我才没有。”穆翎哼了一声,昂着头回答,倒是不再挣扎了,乖乖地被苏凭抱着。苏凭亲切地跟前台和客服小姑娘们打了个招呼,笑若春风拂面,没一会儿就搞定了一群晕乎乎的小姑娘,抱着穆翎,朝他的休息室走。
“你真是越来越沉了,要不要考虑减肥?”苏凭按下电梯楼层,好整以暇地问。穆翎昂首挺胸地表示了强烈拒绝,为表决心还搂住了苏凭的脖子,不让他放自己下来。
“苏凭叔叔你太弱了,我爸抱我都不嫌沉的!”穆翎嫌弃地说。苏凭不以为意,好整以暇地呵了一下手指,而后屈起指节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可是你爸抱你时觉得你是块宝,我抱你时就只觉得你是块肉啊。”苏凭生动形象地给出比喻,并很快进行补充,“而且你个子蹿得快,现在太大只了,抱着还有点丢人。”
“嗷!打架吗!来啊!”这个说法显然戳中了穆翎幼小的少男心,开始自信满满地挥动拳头。苏凭对其完全放任自流,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后把他放到沙发上,自己接了杯茶水坐下,抖开桌上的一份报纸——
开始看。
穆翎闲极无聊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两人像是一二三木头人般双双静止不动好半天,多动症儿童穆翎终于坐不住了,开始率先找茬:“苏凭叔叔,你在干什么?”
苏凭头都不抬:“在育儿室当保姆,日薪五顿饭,等下了班我去找你家长结。”
穆翎:“……”
反正不是找他结,听起来也无所谓的样子。穆翎缩了缩脖子,生物本能地觉得自己暂时玩不过苏凭,于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人生,显出一点难得的忧郁。
这反而挑起了苏凭旺盛的好奇心,他把报纸随手折好放回到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穆翎:“我其实有个特殊的本领,能看穿人心,你信吗?”
啊?穆翎震惊地抬起头,眼神奇异地摇头,“不信,那我现在在想什么,你能看到吗?”
知道啊,苏凭微笑点头:“你现在在想「他肯定是在骗我的吧?」”
穆翎:“……”
穆翎小朋友无限抑郁地托腮发呆。
苏凭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稍稍端正态度,摆出一副十分具有欺骗性的纯良可靠表情。苏影帝功力非同凡响,穆翎涉世不身,没几下就被苏凭忽悠着说出了心里最近一直不高兴的根源。
“我前两天被人嘲笑了。”穆翎冷着脸说,“班上的人上一秒还在说我是小太子,下一秒就笑话我土。”
你土?苏凭错愕地上下打量了穆翎一圈,忍不住问:“你新就读了服装设计博士进修班?”
“不是衣服,”穆翎小朋友难得郁卒地唉声叹气,“他们嘲笑我的小名——被叫小毛或者毛毛真的很土吗?”
苏凭:“……噗。”
苏凭不是很走心地安慰他:“还好吧,细细想来还挺合理的,你不是叫翎吗,翎就是羽毛的意思,你妈妈的名字雁也有这个意思,所以你们俩理论上都是小毛或是毛毛——咳,对不起,刚才没忍住笑,失态了。”
穆翎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依然有点困扰:“可是我爸从来不这么叫我妈,他都叫我妈媳妇、老婆、安吉拉或者心肝宝贝儿——”
苏凭强忍着笑意压住唇角:“恩……虽然无意窥觑你们家的夫妻情趣,但是你爸真的太土了,以后离他远一点儿,土是会传染的。”
他想了想,充满深意地循循善诱:“实在还觉得心里不高兴的话,不如回家和你爸提一提?你们还可以顺便吵一架,看看到底父子俩谁是你们家土的根源,发现,然后铲除,你可以的,相信你自己。”
“唉,为了这个家,我就先试试吧。”穆翎老成地叹了口气,而后问苏凭,“苏凭叔叔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有那么一点。”苏影帝真情实感地说,“我建议这场论战最好在本月以内开展,因为下个月我老婆就拍完戏杀青回来了,我那个时候大概就不会无聊到来休息室打卡上班看报纸了,既没时间看你们家的热闹,也不能跟我老婆转播或者剧透,多遗憾啊。”
于是在半个月后乔雁杀青回家的那天,穆家第一届比比谁既俗又土大赛正式开展。
穆翎作为种子选手,率先进行了慷慨激昂的发言。穆庭在听了三分之二后,终于搞懂了他最近又是情绪低迷又是斗志满满的原因,顿时笑得不能自已,直笑得穆翎怒发冲冠,才不紧不慢地收住笑声,简单粗暴地对儿子进行全方位碾压。
“土不土这很重要吗?”他理所当然地反问,态度之理直气壮,直把穆翎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天生丽质难自弃你知道吗,帅也好,土也好,这都是命,不要挣扎。你以为你叫穆翎还是穆土抑或穆圭垚有什么区别吗,你不是我们那个曾经拖着鼻涕爬来爬去的穆小毛吗?”
穆翎:“……老爸,你再说这个小名,我真的要离家出走了。”
“走就走,谁怕你,威胁谁啊?”穆庭对儿子的威胁不以为然,似笑非笑的冷哼一声,“要走就赶紧收拾东西走,明天也不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番茄炖牛腩了,你前脚走后脚我就和你妈妈再生一个乖巧听话的漂亮小姑娘……”
“……等等。”穆庭说到最后,自己忽然愣了一下,满脸严肃地思考半晌,忽而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
“穆小毛你赶紧走赶紧走!”穆庭敷衍地挥挥手把儿子赶到一边,转而凑到乔雁旁边,专心致志地献起了了殷勤,“老婆,小毛这么不乖,我们再生一个吧!生个听话点的小孩儿出来养啊!”
大危机!穆翎精神一凛,连忙蹬蹬蹬跑过去抱住乔雁的胳膊,霸道地大声反驳:“不行!妈妈只能有我一个孩子!我要把弟弟妹妹都扔进河里——”
“反了你了小兔崽子,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穆庭精神振奋地嘿了一声,开始撸胳膊挽袖子。穆翎抱住乔雁的胳膊,不甘示弱地看回去,父子大战一触即发,两人围着乔雁各种追逐打闹,餐厅里一阵鸡飞狗跳。
在纷乱的中心,乔雁看破红尘,慢悠悠地喝了口汤,忽而突发奇想:“等我有时间了,打算写本书。”
“啊?什么书?”穆庭和穆翎停下来,父子俩异口同声地问。
乔雁看了两人一眼,眼中的笑意与促狭无处遁形。
“《我五岁半的儿子与六岁半的丈夫》。”
空调运转的发出轻微持续的噪音,餐桌上的四菜一汤两道浓油酱赤两道清淡鲜美。又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而她深爱这种平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