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你是谁?
只有两个人的研究所格外无聊,顾若晨正在处理一些专业上的东西我帮不上忙,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我也没有闲着,正苦心钻研他给我找的快速入门的书籍。
虽然看的一知半解,但也清楚了徐珊之前是怎么一步步把我逼疯的。
这种女人简直丧心病狂,越看越坚定了我要和顾若晨联手,把她铲除掉的决心。
“不行,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就找人自己过来拿吧。”
顾若晨三言两语挂了电话,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脾气这么大,谁啊?”
“还能有谁啊。”顾若晨叹了口气:“徐珊叫你过去给她送我们最新的研究资料,我叫她派人过来拿。”
“说来也是奇怪,她不是看不上你的研究方向吗,为什么还要让秦朗给我们这个项目投资?”
我把凳子挪到他的身边,八卦情绪高涨。
“真的想知道?”
我疯狂地点点头。
“好吧!”顾若晨合上笔盖,转过身来对我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的投资不像是徐珊逼着秦朗,倒像是秦朗主动投资的。”
“为什么?他没事投资这个干吗?”我不解的问。
顾若晨撇撇嘴,“没准是钱多了没事干呢?”
“正经一点!”我拍了一下他的大腿,“怪不得徐珊那天告诉我研究生过来了却没有来,原来她对这个投资一向都是不赞成的啊!”
说着,我的思路越来越开阔,猛拍了一下大腿,“所以徐珊这次找我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聪明!”
顾若晨一脸隐忍从牙齿缝里挤出这两个字,见他这副模样,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你怎么了?”
“你刚刚那一巴掌拍我腿上了。”
“哦……”
可我和顾若晨都错误地估计了徐珊的胆量,顾若晨下午前脚刚走出去办事,徐珊后脚就带着赵怀走进了实验室。
时间巧合到我都有些怀疑顾若晨和他们是一党的了。
见到他们两个进来,我偷偷摸出手机,打电话给顾若晨。
赵怀一走进来,就上上下下地打量,最后满脸傲慢地吐出两个字:“不错。”
我心里暗暗给他翻了个白眼,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丫竟然是一个伪娘呢?
和他相比,徐珊倒是爷们多了,直接朝我走来,开门见山地问:“你是谁?”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生怕放在抽屉里的手机收不到音,加大音量对她说:“秦太太,之前我们不是见过一面了吗?您难道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叫Mandy,是顾博士的助理。”
我点头微笑,随手拿起了两份文件递到她的手里:“顾博士出去办事了,他临走之前交代我,如果您来了,就把这个交给您。”
徐珊没有接我的东西,反倒是继续死咬着我问:“你到底是谁?”
她猛然凑近的脸,险些让我窒息。虽然我现在看见她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但是她要是和我距离太近,我还是会紧张到呼吸失控。
如果真的被她察觉出来,我就等于不打自招。
我往后退了一步,勉强笑笑:“秦太太您在说些什么我不明白,但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我是顾博士的助理,我叫Mandy。”
“不可能!”徐珊十分笃定,“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像得到两个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秦太太,您在说些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我不着痕迹地又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和她的距离,对一旁的赵怀说:“这位先生,秦太太在说些什么啊?”
赵怀被我一脸懵懂的模样骗的团团转,拉了拉徐珊的衣服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陆曼的确死了,葬礼举行的那么轰轰烈烈,不可能会是假的啊!”
“闭嘴!”
徐珊一声怒吼,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昨天晚上,秦朗为什么会开车绕大半个城跑过去接你,为什么你会和陈倩李家俊一起出来?你到底是谁?”
徐珊歇斯底里地模样让我不再淡定。
对她,我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是不受控制的。我能感受到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却觉得氧气越来越稀薄。
她是医生,我不能让她看出我对她的恐惧,这样一来,我就会前功尽弃的啊!
我无论在心里怎么提醒自己,所有心理暗示的方式都试过了,可都无济于事。
“学姐这是来我这里打架来了吗?”
就在我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顾若晨总算是赶到了。
徐珊松开我的衣领走向他,我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抬起头,就看见赵怀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糟糕,这旁边还站着一个心理医生。
顾若晨还穿着粗气,脑门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看得出,他赶过来的时候跑得很急。
“我只是想找她问清楚一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她长得很像我之前的一位朋友。”徐珊微微一笑,当着顾若晨的面那么欺负我,现在还能这么淡定,可见这个女人心肠有多么恨毒!
“呵。”顾若晨冷笑一声:“按照学姐刚刚那副模样,我的小助理恐怕长得不像是你的朋友,倒像是你的敌人,对不对?”
徐珊明显一愣,随即点头:“没错,是我的敌人,所以才想来问个清楚。”
“那现在问清楚了吗?”
“没有,还没有问清楚你就来了。看来这里面多得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啊!”徐珊笑得格外猖狂,顾若晨却暗暗握紧了拳头。
“我不知道学姐想知道的是什么事情,但是学姐手上沾满了鲜血,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关上灯,就不怕那些人过来找你吗?”
“少和我来这招心理暗示。”
徐珊收起脸上的笑容,眼里的恨毒让人心惊:“医者不是万能的,那些死去的人只能怪自己不争气。”
这人怎么能这样,怎么能把这句话当成自己作恶多端的借口,怎么能用这句话为自己丧心病狂的行为开脱!
说完,徐珊转头看向我,笑容甜美:“更何况,我每天晚上和秦总睡在一起,怎么会做恶梦呢?”
想用这句话刺激我?
我笑了笑,顾若晨在这儿,我胆子也大了起来。
“是吗?那那天在服装店的那位小姐是怎么回事?秦太太这般干练,竟然也能眼里容得下沙子?”
一个人的不管修炼的多么厉害,他的本性是改变不了的。
好比徐珊,她终究是一个女人,终究是善妒的个体。
“是吗?”
徐珊凑近我的耳边,“那我真是有几分后悔,当时对那个傻女人催眠还不够,我应该让她直接杀了你的。你死了,比你毁容更有用。”
恐惧是什么?
是你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只能看见上方那双想置你于死地的眼睛。
是你动弹不得,呼喊不得,退无可退,自己都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徐珊说完,对着我笑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生活在那样的恐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