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身名门,京城方家,我祖父是当过丞相的人,我父亲大人如今身兼吏部尚书和大学士等数个职位,位高权重。我家家风端正和睦,我母亲范香儿出身农家,虽然我不知道她当年是怎么嫁给我父亲的,但她温柔娇美,又风趣活泼,总体而言是个好母亲。
我除了对母亲到底是怎么嫁入方家感到好奇之外,还对她身边的许多事感到好奇,比如为什么柳嬷嬷这样的人物能安于在她身边伺候,还有常年在西北和京城之间来回的我大舅舅,还有他那个富可敌国的义父。
生活在这样的人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如果这个问题叫我姐姐彤宝来回答,她一定会说那是相当完美的体验,就从她今天都十六岁了,家里人还彤宝彤宝的叫着就知道了,她可是方家一霸!
若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方敬谦来回答,他一定也觉得非常不错,他是方家长子嫡孙,虽然是比我只早出来一会儿,那也是大哥!
姐姐彤宝受祖母独宠,哥哥备受祖父器重!其实也怪我自己,谁叫我性子不如大哥沉稳,脑子也不如大哥是块读书的好料,我不大喜欢读书,我只喜欢玩些新奇的东西,机关奇巧之类能动手的东西。为这个我没少被祖父和父亲训斥。
父亲和母亲成亲十年多了,仍然跟蜜里调油似的。姐姐彤宝今年十六岁,我和哥哥都是十五岁,我们下面还有个弟弟,今年八岁,他最喜欢往外祖母家跑,和二舅家的宇哥儿都喜欢往铺子里钻。
没想到,有了我们四个孩子还不够,母亲去年又生了一个小妹妹思妍,父亲老来得女,本来他是最疼爱姐姐的,如今眼里就只有这个小妹妹了。
所以,你们都知道了吧?只有我这个二儿子方敬先是最可怜的!
其实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我知道家人还是很疼我的,比如上回我偷偷研究机关半夜不睡觉,被父亲发现了抽了我两板子,还是母亲红着眼睛过来亲自给我上的药。
听柳嬷嬷说她回去之后和父亲两天没说话呢。后来父亲又来找我谈话了,还把他亲手扔掉的那些东西又赔一份一模一样的给我。
他还说,“你若是真喜欢这些就好好钻研,不可半途而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这让我倍受鼓舞,我钟爱的东西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其实父亲多数只对家里的女孩表现柔和,对我们兄弟三个则几乎是一视同仁的,这么一想我心里就好受多了,尤其想到不久之前他还打过三弟。
三弟年纪还小,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胡话,说他以后要多多的赚银子,然后娶上三五房媳妇,要当个史上最有钱的大老爷!
这话被父亲给知道了,逮着他就是一顿胖揍,母亲这回可没掉眼泪哦!她不仅不阻止,还给父亲加油,让他打狠点儿!
我和大哥一看不好,凭我们是劝不动父亲的,我说我留下守着,让大哥赶紧去把祖父给搬来。
果然祖父过来大怒,当着我们的面就痛斥父亲,说再敢这么打孩子就让他跪祠堂去!
父亲脸色通红,他都什么年纪了?还要罚跪祠堂?便忍着气把三弟的话给爷爷说了一遍。
祖父张大了嘴,他可能本来是想替三弟说几句话的,男人娶个三五房妾室怎么了?结果闻风而来的祖母这时候进来了,于是我就明显看出祖父把要说出口的话给生生的咽了回去,然后只雷声大雨点的小的把三弟给领走了。
三弟那个鬼机灵,牵着祖父边走还边回头冲父亲做了个鬼脸。
难怪父亲要揍他,连我都想揍他了。
大哥是所有孩子里最像父亲的,无论是从长相性格还是学习上,简直就是父亲的翻版,也是最有可能继承父亲衣钵的人。
他学习认真刻苦,从很小的时候就像个大人似的沉稳,所以这些孩子里面,母亲心里其实是最心疼他的。
有一次,大哥深夜里还在读书,母亲把亲手熬制的鸡汤给他送了进去,我出门起夜的时候正赶上她从书房出来,我见她抹了把眼泪,就知她心里想什么了。
第二天我把这事儿和大哥说了,兄弟二人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像大人一样详谈了一番,虽然我们一样年纪,但大哥确实比我承担的东西多的多,也更辛苦。这既是长幼决定,也是能力决定的,当然还有我的意愿。
我把我的心里的话都和他说了一遍,告诉他我们是一样大小的兄弟,以后等父母老了,我会和他一起承担方家的重担,无论何时他都不是一个人,我也承诺了,从此以后,我在钻研机关奇巧的同时也会发奋读书,实现自己的承诺。
他听了我这些话,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我的话还是有一部分说进了他的心坎儿里。父母亲从来不逼着我们成才,特别是母亲,心特别的软,总是想放任我们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但那终究是女人的想法,是作为一个慈母的想法。
我们是这个家的男儿,自然更理解父辈的期望。
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能这样说,我心里很高兴。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我如今这样刻苦,不只是因为这是我的责任,这同时也是我的梦想,我渴望像祖父和父亲一样高高的屹立在朝堂之上,为了这个远大的目标,我不怕吃苦,我生来就是要在宦海里拼搏的。”
后来大哥把我和他的对话对母亲说了,母亲听了之后终于释然了,只是嘱托他要注意身体。
不过这事可便宜了我,母亲和他谈完之后回来就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买自己喜欢的工具,她说,她对我们兄弟两个能放下心了。
我高兴极了,我家虽然很有钱,但是在给孩子的钱上却限制的很严格。
当然,还是那个原则,只针对男孩儿!彤宝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从来不在这条约束之内!
特别是她还有个巨富的西北干姥爷!她现在手里的银子和股份多到花不完!
她那个干姥爷我见过,差不多每两年来京城一次,频率都赶上我姑姑他们一家了。
他每次来都兴师动众的,带着我大舅舅一家,在京城一住就是一个月以上,舅舅也有三个儿子,一个姓兰,一个姓范,一个则跟舅母姓莫。
所以说他自己是有三个亲孙子的,但他对彤宝姐姐的喜欢却没少一分!
真是没天理啊!在我看来,他老人家抖落的头皮屑都是金色的!他每回来都会给彤宝大量的银子和礼物,这都是她自己独有的。
祖母每回都为她感到忧心,彤宝这样的,从小宠的无法无天,又握有大把银子,可得嫁个什么样的人才合适哟?
他老人家这次过来又是足足呆满了一个半月才启程,我们全家和外祖一家一直把他们送出城外。
终于把浩浩荡荡的车队送走,我们都感觉到很疲累了,各自坐上马车回家。
只是刚到了家就发现问题了!三弟敬涟竟然不见了!
莫不是在外祖家?母亲当时就慌了,我和大哥赶紧骑马去外祖家找,估计他可能是上错了马车。
结果到了外祖家,发现他根本就没在那里,范家人一听大活人不见了也吓了一跳。
我和大哥赶紧回了家,母亲一听这个消息差点崩溃,三弟才八岁,真要是被人拐走可怎么办?当年大舅舅被人拐走的时候也才六岁,这是范家人一辈子的心里阴影啊。
父亲让管家赶紧报官,并派人沿途去找。
面对这混乱不堪的场面,三弟的一个贴身小厮终于忍不住了,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老……老爷,夫人,三少爷应该是跟着兰大当家的队伍走了,他昨晚带着小的去仓库里探查过,他还挨个箱子钻了钻,比量大小呢。”
这!父亲当场气的七窍生烟!
姐姐这时候及时站了出来,“爹娘,你们莫着急,凭他的机灵劲儿,不会出事儿的,肯定是躲在货物里了,女儿这就快马加鞭去把他给接回来!”
姐姐的骑术惊人,是大舅母在她小时候教的,她武功也不错,因此她只是出个城而已,父母二人反而没那么担心。
“那你快去快回。”母亲说道。
她答应之后,跨上雪白的骏马就一路疾驰而去。
让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这一去,不仅没把三弟带回来,就连她自己也不回来了,只让人给送回了一封信。
说是她想跟着干姥爷去朔月城玩玩,正好看看此次没来的大舅母,三弟也在,让家人不要担心。
除了祖母之外,其实没人担心她,谁遇上她,只有别人倒霉的份儿!
据说皇上和皇后娘娘看中了她,想要她当太子妃,也难怪太子老是找借口往我家跑。
在我看来姐姐她对人家也有意思,但是我家从上到下没人同意这门亲事。依父亲的话说,除非太子这辈子只娶姐姐一个,不过太子身为将来的一国之君,就算他说了这话也不能全信。父亲还说,要再留姐姐两年,等她十八岁的时候再考虑嫁出去。
哎……其实我看那太子对姐姐还挺诚心的。
父亲不仅对未来的女婿要求严格,对儿子们,特别是大哥和我,更是做了明确的要求,从他这一代起,方家男人不许纳妾,当然前提是允许我们娶自己想娶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年龄到了而随便安排婚姻。
若是非要纳妾,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纳妾了就要搬出府去单住,且逢年过节的时候妾室及其子女一概不许往方家大宅里领。既然管不了,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也免得坏了几家兄弟间的和气。
姐姐和三弟去西北玩儿去了,家里就剩我和大哥,没几天我俩又要去书院了。幸好家里还有个刚一岁的小妹妹,据说姐姐小的时候母亲正年轻,整天被父亲霸占着,她又抢不过祖母,所以姐姐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没有过足带女儿的瘾。
如今我们都长大了,终于来了个小可爱,这回母亲可把她护的严严实实的,祖母不是没来抢过,只是父亲对她的爱护比母亲还要厉害呢。
每日回来都要先去见小妹妹才圆满,母亲还说他是女儿奴。据说母亲年轻的时候还吃过姐姐的醋呢,觉得父亲更疼爱女儿不疼爱她,额~好肉麻啊~
不过现在倒是看不出来了。
明天就要去书院了,母亲抱着妹妹看着我和大哥收拾东西,丫鬟说刘家伯母带着女儿来了。
刘家伯母就是刘斯年大人的夫人谢氏,刘大人是当年的状元郎,之后就一路高升,如今在朝中只比父亲低了两级,和父亲是好兄弟。我们两家来往比较密切。
我眼睛尖,只见大哥一听说刘伯母带着女儿过来了,他的手不自觉的顿了下,我心里悄悄的笑了,你看,什么都瞒不住我吧?
姐姐和哥哥都有了心上人,我的心上人,你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