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们回到了部队。看到我们之间亲密无间的神态,任谁也知道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
凌云志的嘴唇抖了半天,才淡然道:看来这两天时间,你在这里过得还真是不错啊!
凌云志抓起军装的一角,猛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嗥,只听到嘶啦一声长响,结实的军装竟然被他生生用双手扯下一块。凌云志将手中的破布丢到我的床下,不屑的吐了一口口水,低声道: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兄弟,我终于确定,我的兄弟欧阳夜已经死了。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酒壶,自己猛然灌了一口,凌云志拚尽全力喊道:欧阳夜兄弟你在下面做好准备,我们就要一起下来陪你了,做兄弟的敬你一杯!他倒转酒壶,晶莹的酒汁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银线,直直溅落到地板上。

我连滚带爬的扑到地上,一把抱住凌云志的双腿高叫道: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去啊!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种一往无回的悲壮,我心里明白,如果这时候我放开他,这只怕将是我们之间有生最后一次见面了。
凌云志用恶厌的眼神望着趴在地上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来的可怜虫,沉声道:松开你的手,不要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不敢想象,如果刚刚去世的嫣然,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我抱着凌云志的腿死也不肯松手,放声悲叫道: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害怕,我很害怕!!!现在我虽然坚持活下来,没有自杀。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希望没有斗志,我已胆气全无。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眼看着你们一个个因为失望离开了我,我知道,刘鑫和嫣然之所以会离开我,都是因为我去战场杀人的缘故。是老天在惩罚我啊。所以我以后不会去战场了,打死我也不会去战场了。我真的好怕好怕啊。我现在只想在自己能够得到的范围为自己多找上一份关爱,难道我错了吗?难道我这个失败者就一定要躲到无人的角落独自己忍受寂寞?
凌云志盯着我沉默了半晌,轻轻的叹了口气,低声道:也许就因为你是欧阳夜,所以我们才对你有了太多的苛求,换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你已经做得足够多。既然你已经重新找到依靠,就好好享受你新的生命,忘了我和邱岳吧。我这次来本想告诉你,我们通过安全局查出,你的妹妹可能是死于谋杀。你说什么??我大惊一声问道。
凌云志继续说道:在你回家前,我用针管在你妹妹体内抽了些鲜血。后来我拿去化验的结果是,你妹妹的血癌,是后天人为得上的。后来经安全局特工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你妹妹的死是一场可以载入谋杀史的超经典刺杀。而经过安全局特工调查,谋杀你妹妹的人,就是那天我们在战场上遇到的那个神秘狙击手。安全局查出了他现在的踪迹,我来叫你,就是想让你和我还有邱岳一起去干掉他。
你说什么?神秘狙击手暗杀我妹妹,那他为什么不用枪呢?还有,他为什么要暗杀我妹妹??我问道
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在接受刺杀练时,我们的教官,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吗?他告诉我们。枪,对于刺客来说,是不到万不的己,就绝对不能使用的最后武器
是啊。我点了点头,不要说是受过最严格练的职业特工了,就算是普通士兵,只要一看弹洞,也能立刻判断出狙击手,究竟藏在哪个方向。除非子弹能拐弯,否则的话,他们那些刺客,开上一枪,就要面对一次暴露目标的危险,他们肯定活不长!
但是如果用药物让人得上一种病,慢慢死去的话。那么,嫣然的死,就根本没有人能确定,是死于暗杀!就算是最高明的法医,对嫣然的尸体进行了最细致的检查,最终也只能得出一个生病而死的结论!最高明的刺客,就像是最优秀的狙击手,面对目标,永远要追求一击毙命,更要追求在消灭目标后,仍然能完美的隐藏自己。至于你刚才问他为什么要暗杀你妹妹,这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你要是愿意跟我们去干掉他的话,抓到他后你可以自己问他。但有一点你我感到十分奇怪,你妹妹的住址是绝密,那个神秘狙击手怎么知道的?
他肯定是从我寄给嫣然的信里知道的。
默默说完这句话,我彻底沉默了。我曾经看过很多描写刺客的电影,可是和那个神秘狙击手相比,我发现,那些拿着一把枪,帅得一塌糊涂的男女主角,所谓的高智商行为,几乎和白痴没有多大分别!
我想到曾经在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也出现过用类似于此方法暗杀目标的剧情。但是那部电视剧里,暗杀者浸泡在衣服里面的,是氰化钾这种无论是谁,都一沾必死的剧毒,而被杀者又被关在看守所里,所以虽然刺杀成功,但是他的伎俩,络对不可能逃过法医的检验!电视剧中投毒者刺杀成功,可是在同时,他也失败了。因为他的行为,已经不可避免的把自己,送到危险的前沿舞台上,成为最大嫌疑人!到了那种时候,只要有人死死抓住线索不放,他最终根本不可能脱出法律的制裁。
可是神秘狙击手使用的刺杀技术,却已经到了一种无限接近完美的境界。因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侦探去破,连他自己都认为一个不是案子的案。
像神秘狙击手这样的人。就是刺客中的王!
看着我陷入沉思的样子,凌云志大吼道:我们通过安全部终于找到了那个神秘狙击手的资料。现在,我俩就要去干掉他。去给刘鑫和你妹妹报仇。如果我们没有死,我们还会一起回来看你的。
我也要去!!我放声叫道。我发现在仇恨的驱使下,那个变得胆小懦弱的我,迅速恢复了斗志与勇气。
凌云志惊异的望着我,小心的道:我现在要去上战场,我们将要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进行最惨烈的战斗,而且我们不会得到任何支援,你难道不害怕吗?
怕,很怕。一想到又要回到子弹纷飞的战场,我就全身发抖。你不知道在嫣然走的那天晚上,我的心痛得让我根本无法呼吸,我如果不给自己找到一些事情,我根本活不过那天晚上!我拚命拍打着自己的头叫道:就是因为我太害怕了,所以我必须要去!我要替她还有刘鑫报仇啊
凌云志的眼睛突然亮了,他微笑的盯着我,高声道:是不是因为你最害怕的事情并不是死亡,而是怕我们也出现不测,所以你这个胆小鬼也要去??
我用力点头,是的,经过十几个日日夜夜的思考,我终于发现,我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
刀锋入骨不得不战,背水争雄不胜则亡!
这两句我平时常用的座佑铭不期然的出现我在我脑海中,就算我现在是只一个胆小怕事的软蛋,但是在刀锋入骨即将切割掉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时,我已经逃无可逃。
回头歉然望着刘晓静,她正一脸惨然的望着我,迎着我的目光她挤出一丝微笑,温柔的帮我穿上外套,低声道:去吧,回到真正属于你自己的领域去,在那里重新找回自己。雄鹰就算是摔折了翅膀,最后它总还是要回到蓝天中尽力翱翔。小夜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求你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只是当成一场梦吧。没有事的时候千万不要来看我,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我怔怔的望着刘晓静,她在我的唇上留下深深的一吻,柔声道:傻瓜,不要因为我而自责。我喜欢的只是一个软弱无助的欧阳夜,他让我有机会同时扮演情人与母亲的角色,他象孩子一样依赖我,没有我他就活不下去,面对这样的欧阳夜,我比什么都欢喜。可是如果这个欧阳夜变成了一位光芒万丈的英雄,我就会自惭形秽,我也没有勇气去和嫣然那样近乎完美的女人去争夺情人。你知道吗,当你决定离开我的那一刹,我的心中更多的是感动而不是悲伤,因为我正亲眼看着一只凤凰正在浴火重生。我想,也许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应该划上一个休止符了。
我跟在凌云志身后走出营房,凌云志回头望了一眼营房的大门,道:她活得够明白够洒脱,我看得出她也很喜欢你,但是却可以挥利剑斩情丝还你自由,在这方面她要比我们这些男人要强得多。
来到营地外,看到凌云志拿出的武器后。我不由大惊,我真的为凌云志感到骄傲,他是从哪搞到这些五花八门的装备呢?凌云志给了我了一把平时很难摸到的杀伤力最强的沙漠之鹰手枪。外加冲锋枪,一件防弹衣,套上去虽然身上多了十几斤重量,但是小命也多了一分安全保障,据说这些防背弹衣全是通过国际军火黑市,以每件一千美元的高价收购过来的,防弹性能良好,就算是在单兵格斗的时候,敌人一刺刀捅过来,也未必能够捅得穿。
我和邱月还从凌云志那儿领到了二百一十发冲锋枪子弹,三十五颗手枪子弹,六枚乒乓球式手雷,两发可以在冲锋枪上发射的枪榴弹,十二份单兵口粮,一百克咖啡,两百五十克巧克力,一把AUS8材质的军刀,一个单兵急救包,一块瑞士军用手表,一枚扣子,和一套迷彩服一双高腰军靴。而凌云志为自己准备的除了以上装备外,还有一只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
凌云志将装备中的那枚扣子高高举起叫道:看到这个东西了吗,把它别到你的衣领上,如果你晚上睡觉有咬衣领的习惯,那么这回自己最好小心一点,它在氯化氰溶液里浸泡了一个小时,只要你把它咬在嘴里,三秒钟之内就会完蛋!
更绝的还在后面,凌云志高叫道:在我们三每个人的口袋里都有张写满字的纸片或是一封信什么的,你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那些东西有的是用日语写的,有的是用马来西亚文写的,还有的是用韩文写的,当然也不会缺了印度阿三的文字,那是你们的情人、妻子、父母兄弟写给你们的信!也是能证明你们身份的有力证据,谁也不能丢了它。还有你们口袋里或多或少都有些美金、马克之类的外币。
拷,这个计划真是又狠又毒,这样做就是被人干掉,那些王八蛋也不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到中国军队。
经过这样的准备后,我和凌云志,邱岳便离开部队,开始了我们的复仇之路
第二天早晨不到六点钟,黑建国总教官的门被人猛地撞开,在总教官盛怒的注视中,那个人急叫道:总教官,不好了,欧阳夜,凌云志,邱岳他们三人失踪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