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了他在深夜里和沈柏言并驾齐驱开车的场面。他驱车疾驰和沈柏言死扛,我都没想过,他会有那样的疯狂。那次,他们见面以后,也是带着一些隔阂,大概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些事情,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僵持。
余娇娇问我:“那你对齐良钺是什么感觉?”
我沉默,思索。
余娇娇说:“一一,你其实可以看到齐良钺才对。齐良钺对你挺好的,一一,难道你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吗,而且,他还主动跟自己的妈妈打电话,让她给你炖东西,至少,齐家人是认可你的。而齐良钺呢,或许早就已经跟家里人说过关于你的事情呢。”
“齐良钺对你好,知道你的心里面有人,也一直默默地陪着你,就冲这份心,我也觉得你应该试着去看看齐良钺才对。”
余娇娇说,“不然,你总是觉得记挂着沈柏言,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出来,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啊。如果真的要选,我觉得……齐良钺更加适合你。其实你可以多多考虑考虑齐良钺的,他要是不喜欢你的话,干嘛在你面前照顾你。”
她推着我说道,三言两语的想要让我能够对他改变些态度和看法。
“至于苏悦生……”余娇娇说到他有些迟疑,“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不管苏悦生对你多好,你都不喜欢苏悦生。对你来说,苏悦生就是哥哥,你对他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我点点头。
她没把苏悦生往我身边推,从来没有。从我认识余娇娇第一天起,她就知道我对苏悦生是完完全全没有那个意思的。我也知道余娇娇一直都喜欢的是苏悦生,而苏悦生与我而言就是哥哥。
我一直都以为苏悦生是因为工作忙所以没有功夫谈恋爱,可是那天他跟我说了那番话之后,我突然间明白,他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妹妹看。平时我都是尽可能的躲避苏悦生,如果不是老丁和赵女士在香城,我估计都不会跟他见面。
那一层关系捅破之后总觉得无论如何相处都会觉得很……尴尬。
“所以,你可以试着去接受齐良钺啊,你看他,吃水果都能够想到你不适,所以给你去榨汁。知道对你嘘寒问暖,找男朋友,找丈夫要的不就是这种吗?懂得疼人,懂得关心人,不是让你找个祖宗来折磨自己的的。齐良钺为你做的挺多的,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啊?”
我听着余娇娇的话,心里面还是放空的状态。余娇娇撞了撞我的肩膀,“一一,你清楚的。既然沈柏言已经没有可能,那就继续往前看吧。或许,齐良钺就是你真的等待的那个人呢。那不是很好吗?作为朋友——我想你能够获得幸福。”
她认真的看着我说,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
说了很多对于未来的幻想,说的我自己都心动,对未来无比的期待。我期待着有个很爱我的人,我期待着我跟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有一个很幸福的家。
就像是我们家一样,有老丁,有赵女士,还有奶奶。
我点点头,跟她说,“我知道了,余娇娇,我会试着努力的放弃他的。

“那就好。”余娇娇说,叹气,“既然齐良钺都来了,我看我呢就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待会儿就让齐良钺来照顾你了。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
她冲着我眨巴眨巴眼睛。
这时候病房门突然间推开了,齐良钺手里面提着一壶水果汁进来,看到余娇娇拿着包,便问,“你要走了吗?一一在这里躺着,你陪她说说话,我刚好榨了果汁,你跟一一一起喝点。”
余娇娇说的也对,其实,他对人是真的很有耐心的。
“这个……我律所那边还有事情。”余娇娇忙吐吐舌头,摇头,“要托你照顾我们一一了,她胃还不好,你看着她多吃点东西啊。”
“你放心吧,我都记着呢。”齐良钺微笑,知道余娇娇是我的朋友,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之后去送余娇娇下楼。
他们出去的时间有些长,我估摸着是余娇娇跟他说了些什么,回来的时候齐良钺的嘴角处笑意很浓郁。给我倒了果汁递到手里面,温声说,“喝吧,先垫垫肚子,司机差不多也要过来了。你先喝点,不然胃难受。”
我点点头,想到了刚刚余娇娇说的话。齐良钺是真的很好,很棒。他是在于无声处一直都陪着我,在我最难堪的时候挺身站在我的身边。
我抓着水杯悠悠然的叹气,想到他对我的好,还有齐良钺跟沈柏言说的话。司机将东西送来之后,便离开了。齐良钺将餐桌推过来,依然是小心翼翼的将食盒一个个的布置好,然后摆开。
依然是熟悉的鱼头味道,浓浓的香气滚滚袭来。齐良钺说,“吃饭吧,医院的饭我估摸着你也吃不好,家里面的陈妈已经做了好几十年饭了,一手菜做的特别好。”
“刚刚余娇娇说你太瘦了,我也觉得是,都说躺在床上是最好长肉的时候,你多吃点,争取长点肉。别跟风吹就倒似的。”齐良钺说,“你一个人在香城,生病了多可怜。”
是啊。
我一个人在香城。
之前生病,沈柏言在病房里给我唱过《红玫瑰》和《情书》,突然间我又想到了那个夜晚,他低沉沙哑略带伤感的声音回绕在我的耳中间。我没有回答他,齐良钺抬手戳了戳我的额头,“想什么呢?”
我收回了神思这才笑了笑,“没有想什么啊。”
在医院里面委实是很无聊,齐良钺倒是腾出时间,拿了电脑过来陪我看片儿,他晚上也没有走就在一边的小床上睡下了。说是一个人在医院很怕,晚上的时候还故意找了鬼片给我看,看完之后我眼前都是鬼影子,壁灯都没有敢关上。他手臂交叠枕在头下隔着几米远还跟我唠嗑,讲了很多很多故事,说了很多话,到了后面我都睡着了他还在源源不断的讲。
我在医院里面呆了几天,蓝斓和盛如熙都来探望过,大部分时间齐良钺都在,他让助理把工作文件送到了医院。我看书,看电视打发时间,有时候抬头就看到他低头思考,或者是打电话给助理交代工作。
盛如熙跟蓝斓是下班之后一起来的,蓝斓抱着一捧花过来,插在了一边的花瓶里。齐良钺在一边坐着谈工作,点点头算跟他们打了招呼。
盛如熙看了一眼我,也没有说什么,蓝斓保持着笑,“就是听说你在医院一直都没有机会来看看你。我们来看看你,看到你挺好的就安心了,还等着你赶紧回来工作呢。”
他们两个人说了会话,便走了。
走了之后,齐良钺才问我,“你还打算继续在博越吗?”
我明白他的意思,上次齐良钺就跟他说过,带我走。我也有这个打算。
“如果你不想在博越的话,或许可以选择一份新的工作。你刚刚毕业,我建议你可以去其他的公司从最基本的开始做,虽然慢了点,不过,慢慢的把基础做好了,后面更加有利于你工作。”他道,意思是稳扎稳打,而不是一来就坐在高位。
“你是做管理的,企业管理其实并不只是简单的商业运作,最重要的还是企业内部管理。企业内部管理好了,运作得当,会少去很多的麻烦。”
我还以为他会让我去齐氏。不过,齐良钺并没有。而是很真诚的给了建议。齐良钺端着水杯,放下了文件之后跟我说了不少。
“嗯,我打算离开。”我点头说,“不过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既然要彻底放下,那就彻底的放下吧。丁琦给我说房子价格抬高之后,有人愿意全款买下来。我也就一口答应下来了,让她交易成功之后提走自己的钱,剩下的再打给我。齐良钺大概知道我心里面的顾虑,也就笑了笑,没有为难我。他有事情要忙着去公司那边一次,急匆匆的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病房里面。我裹着一件外套揣了钱包准备去吃东西,在医院门口找了一家过桥米线,跟老板说要辣酱,要炒鸡辣的辣酱。
上菜之后把东西全部都门到砂锅里去,等着闷好之后继续吃。刚好开动,电话就响了。
竟然是……
沈柏言打过来的。
盛如熙和蓝斓刚刚从这里走,难道是和他说了什么?
我手里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这才接通了电话。“喂,沈总。”
他的声音也迟疑了几秒才从里面传出来。随后说,“私下里,叫我师兄就好了。”
我沉默,没有回答。他叹口气,然后问,“你身体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我说,闷闷的,筷子在汤里戳来戳去。
“盛如熙和蓝斓说……齐良钺,一直在照顾你?”他问。总是在这种时候,他要故意来问我这样的话。诚心的不想让我好过。
“嗯……”
“其实,齐良钺也挺好。”
他倒是像个朋友一般开始跟我说这些话。
我听他说的那些话,心里面一阵阵的觉得疼。
“嗯。”
“只不过,他不太适合你。”他依然说,“丁一一,你应该找个更加简单的男人,齐良钺在商场纵横惯了,心思重。不太适合你,我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所以才跟你说这些的。齐良钺家境是不错,不过不是个适合你的男人。”
他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做一件事情——扎我心!
我也就听着,我想听听他还会说什么。大概听多了,心扎多了,也就彻彻底底会麻木起来。
“你可以再考虑下,别因为我,所以去赌气,你的邻居哥哥苏悦生,不就挺好的……”他说,“丁一一,要是有一天你结婚了,我也希望你是婚姻幸福的。”
我想到了他在深夜里和沈柏言并驾齐驱开车的场面。他驱车疾驰和沈柏言死扛,我都没想过,他会有那样的疯狂。那次,他们见面以后,也是带着一些隔阂,大概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些事情,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僵持。
“那你对齐良钺是什么感觉?”余娇娇问我。
我沉默,思索。
余娇娇说,“一一,你其实可以看到齐良钺才对。齐良钺对你挺好的,一一,难道你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吗,而且,他还主动跟自己的妈妈打电话,让她给你炖东西,至少,齐家人是认可你的。而齐良钺呢,或许早就已经跟家里人说过关于你的事情呢。”
“齐良钺对你好,知道你的心里面有人,也一直默默地陪着你,就冲这份心,我也觉得你应该试着去看看齐良钺才对。”
余娇娇说,“不然,你总是觉得记挂着沈柏言,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出来,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啊。如果真的要选,我觉得……齐良钺更加适合你。”
她推着我说道,三言两语的想要让我能够对他改变些态度和看法。
“至于苏悦生……”余娇娇说到他有些迟疑,“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不管苏悦生对你多好,你都不喜欢苏悦生。对你来说,苏悦生就是哥哥,你对他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我点点头。
她没把苏悦生往我身边推,从来没有。从我认识余娇娇第一天起,她就知道我对苏悦生是完完全全没有那个意思的。苏悦生与我而言就是哥哥,有次过生日太高兴喝醉酒,苏悦生说错了话,我才知道他原来喜欢我,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妹妹看。从那以后,我对苏悦生的感情突然就变了。
开始不断地躲避苏悦生,但凡是苏悦生找我我都会想着法子的避开,尽量的不要跟他相处。那一层关系捅破之后总觉得无论如何相处都会觉得很……尴尬。
“所以,你可以试着去接受齐良钺啊,你看他,吃水果都能够想到你不适,所以给你去榨汁。知道对你嘘寒问暖,找男朋友,找丈夫要的不就是这种吗?懂得疼人,懂得关心人,不是让你找个祖宗来折磨自己的的。齐良钺为你做的挺多的,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啊?”
我听着余娇娇的话,心里面还是放空的状态。余娇娇撞了撞我的肩膀,“一一,你清楚的。既然沈柏言已经没有可能,那就继续往前看吧。或许,齐良钺就是你真的等待的那个人呢。那不是很好吗?作为朋友——我想你能够获得幸福。”
她认真的看着我说,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说了很多对于未来的幻想,说的我自己都心动,对未来无比的期待。我期待着有个很爱我的人,我期待着我跟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有一个很幸福的家。
就像是我们家一样,有老丁,有赵女士,还有奶奶。
我点点头,跟她说,“我知道了,余娇娇,我会试着努力的放弃他的。”
“那就好。”余娇娇说,叹气,“既然齐良钺都来了,我看我呢就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待会儿就让齐良钺来照顾你了。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
她冲着我眨巴眨巴眼睛。这时候病房门突然间推开了,齐良钺手里面提着一壶水果汁进来,看到余娇娇拿着包,便问,“你要走了吗?一一在这里躺着,你陪她说说话,我刚好榨了果汁,你跟一一一起喝点。”
余娇娇说的也对,其实,他对人是真的很有耐心的。
“这个……我律所那边还有事情。”余娇娇忙吐吐舌头,摇头,“要托你照顾我们一一了,她胃还不好,你看着她多吃点东西啊。”
“你放心吧,我都记着呢。”齐良钺微笑,知道余娇娇是我的朋友,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之后去送余娇娇下楼。
他们出去的时间有些长,我估摸着是余娇娇跟他说了些什么,回来的时候齐良钺的嘴角处笑意很浓郁。给我倒了果汁递到手里面,温声说,“喝吧,先垫垫肚子,司机差不多也要过来了。你先喝点,不然胃难受。”
我点点头,想到了刚刚余娇娇说的话。
齐良钺是真的很好,很棒。他是在于无声处一直都陪着我,在我最难堪的时候挺身站在我的身边。
我抓着水杯悠悠然的叹气,想到他对我的好,还有齐良钺跟沈柏言说的话。司机将东西送来之后,便离开了。齐良钺将餐桌推过来,依然是小心翼翼的将食盒一个个的布置好,然后摆开。
依然是熟悉的鱼头味道,浓浓的香气滚滚袭来。齐良钺说,“吃饭吧,医院的饭我估摸着你也吃不好,家里面的陈妈已经做了好几十年饭了,一手菜做的特别好。”
“刚刚余娇娇说你太瘦了,我也觉得是,都说躺在床上是最好长肉的时候,你多吃点,争取长点肉。别跟风吹就倒似的。”齐良钺说,“你一个人在香城,生病了多可怜。”
是啊。
我一个人在香城。
之前生病,沈柏言在病房里给我唱过《红玫瑰》和《情书》,突然间我又想到了那个夜晚,他低沉沙哑略带伤感的声音回绕在我的耳中间。我没有回答他,齐良钺抬手戳了戳我的额头,“想什么呢?”
我收回了神思这才笑了笑,“没有想什么啊。”
在医院里面委实是很无聊,齐良钺倒是腾出时间,拿了电脑过来陪我看片儿,他晚上也没有走就在一边的小床上睡下了。说是一个人在医院很怕,晚上的时候还故意找了鬼片给我看,看完之后我眼前都是鬼影子,壁灯都没有敢关上。他手臂交叠枕在头下隔着几米远还跟我唠嗑,讲了很多很多故事,说了很多话,到了后面我都睡着了他还在源源不断的讲。
我在医院里面呆了几天,蓝斓和盛如熙都来探望过,大部分时间齐良钺都在,他让助理把工作文件送到了医院。我看书,看电视打发时间,有时候抬头就看到他低头思考,或者是打电话给助理交代工作。
盛如熙跟蓝斓是下班之后一起来的,蓝斓抱着一捧花过来,插在了一边的花瓶里。齐良钺在一边坐着谈工作,点点头算跟他们打了招呼。
盛如熙看了一眼我,也没有说什么,蓝斓保持着笑,“就是听说你在医院一直都没有机会来看看你。我们来看看你,看到你挺好的就安心了,还等着你赶紧回来工作呢。”
他们两个人说了会话,便走了。
走了之后,齐良钺才问我,“你还打算继续在博越吗?”
我明白他的意思,上次齐良钺就跟他说过,带我走。我也有这个打算。
“如果你不想在博越的话,或许可以选择一份新的工作。你刚刚毕业,我建议你可以去其他的公司从最基本的开始做,虽然慢了点,不过,慢慢的把基础做好了,后面更加有利于你工作。”他道,意思是稳扎稳打,而不是一来就坐在高位。
“你是做管理的,企业管理其实并不只是简单的商业运作,最重要的还是企业内部管理。企业内部管理好了,运作得当,会少去很多的麻烦。”
我还以为他会让我去齐氏。不过,齐良钺并没有。而是很真诚的给了建议。齐良钺端着水杯,放下了文件之后跟我说了不少。
“嗯,我打算离开。”我点头说,“不过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既然要彻底放下,那就彻底的放下吧。丁琦给我说房子价格抬高之后,有人愿意全款买下来。我也就一口答应下来了,让她交易成功之后提走自己的钱,剩下的再打给我。
齐良钺大概知道我心里面的顾虑,也就笑了笑,没有为难我。他有事情要忙着去公司那边一次,急匆匆的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病房里面。我裹着一件外套揣了钱包准备去吃东西,在医院门口找了一家过桥米线,跟老板说要辣酱,要炒鸡辣的辣酱。
上菜之后把东西全部都门到砂锅里去,等着闷好之后继续吃。刚好开动,电话就响了。
竟然是……沈柏言打过来的。盛如熙和蓝斓刚刚从这里走,难道是和他说了什么?我手里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这才接通了电话。“喂,沈总。”
他的声音也迟疑了几秒才从里面传出来。随后说,“私下里,叫我师兄就好了。”
我沉默,没有回答。他叹口气,然后问,“你身体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我说,闷闷的,筷子在汤里戳来戳去。
“盛如熙和蓝斓说……齐良钺,一直在照顾你?”他问。总是在这种时候,他要故意来问我这样的话。诚心的不想让我好过。
“嗯……”
“其实,齐良钺也挺好。”他倒是像个朋友一般开始跟我说这些话。
我听他说的那些话,心里面一阵阵的觉得疼。
“嗯。”
“只不过,他不太适合你。”他依然说,“丁一一,你应该找个更加简单的男人,齐良钺在商场纵横惯了,心思重。不太适合你。”
他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做一件事情——扎我心!我也就听着,我想听听他还会说什么。大概听多了,心扎多了,也就彻彻底底会麻木起来。
“你可以再考虑下,别因为我,所以去赌气,你的邻居哥哥苏悦生,不就挺好的……”他说,“丁一一,要是有一天你结婚了,我也希望你是婚姻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