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的订阅没有达到百分比,需要等待时间后清除缓存才能看!么么
迟榆不说话了。
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像个雕塑似的握着手机站在原地。
怔怔的,表情也是少见的生无可恋。
齐女士瞧着奇怪,将迟榆手里的手机一把捞了过来。
她看着手机里的聊天内容,反复研究了两三遍,每个字都斟酌了一下。
齐女士分析了一下,顾思渊这三个字,取的十分有意味,有一种向往生活的态度,让她不仅想到著名田园诗派创始人陶渊明。
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才取的出来。
哪像他们取迟榆的名字取的随便。
齐女士生迟小榆时,正巧迟父往家里的院子里栽植了一颗榆树,长的郁郁葱葱茂密极了,夏日怀着的时候还爱在这棵树下乘凉。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对这棵树也有点感情,干脆就取了‘榆’字当做迟榆的名。
齐女士分析完俩孩子的名字抬起头时,迟榆还是那呆愣愣的模样,特别奇怪:“迟迟,怎么了?”
“小顾这名字,顾思渊取的真不错。”
顾思渊这三个字,让发着呆的迟榆回了神。
她可怜巴巴的看着齐女士,嘴角撅起一副恹巴巴的模样:“妈……不要再提这三个字了。”
这三个字让她想到了今儿下午那傻不拉几的模样,真的是丢脸极了。
丢脸的,一点儿都不想看见顾大哥了。
迟榆决定以后看见他绕道走。
齐女士一脸纳闷:“不说哪三个字?怎么了?你受欺负了?”
一个三连问让迟榆说不出话来,瞧着她那一副被噎的无话可说的模样,齐女士感叹:“瞧着小顾也不是欺负人的模样啊。”
齐女士恍然,一脸肯定道:“看来是你欺负人家小顾了。”
迟榆:“……”
她、她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欺负,但她肯定是伤了顾大哥的心了。
怪不得晚上吃饭的时候,顾大哥还叹了气久久不说话,感情是被她噎的。
结果最后顾大哥都没怪她,看来素养真的是极好了。
迟榆衣服兜里的包又震动了一下,她翻出来点开。
有两条未读微信。
第一条是半个小时前。
【活雷锋:迟迟我到家了。】
还有一条是刚刚的。
【活雷锋:晚安。】
迟榆瞧着手机欲言又止,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顾大哥,删删减减。
道歉的话也编了五六个版本,迟榆确定好最后一个版本。
——顾大哥,今天我下午的言辞让您心灵受到了创伤,我自觉对不起您,您像长辈一样照顾着我,我却不知道您的名字。还听信了别人的话,在您面前诋毁您,实在是太坏了。希望顾大哥能原谅我,不要生气了。
迟榆检查了两遍,错别字也没问题。
但发送两个字她迟迟按不下去。
她想了想,如果道歉了最尴尬的还是顾大哥……
她又把聊天框里的内容删了删,最后发了晚安两个字过去。
迟榆捧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叹气。
齐女士瞧着宝贝女儿一会儿叹气一会沉思一会儿脸上又浮现出愧疚的模样,实在好奇的很。从小到大她就很少在迟榆脸上瞧见过这样的表情,高中时候迟榆逃课被抓到请了家长,也没见她表情这么复杂过。
“怎么了啊迟迟,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给妈妈听听呢。”
“就……”迟榆欲言又止。
她第一次遭遇这事儿也是没经验,也顾不得丢人咬了咬牙干脆把今天这事儿说给齐女士让她帮忙分析分析。
迟榆一边回忆着今天下午说的话,一边复述给齐女士听。
齐女士听完,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迟榆:“……”
她觉得就不该说给齐女士听。
齐女士肚子笑疼了才停下来:“你的意思是,人家顾大哥请你吃饭,结果你连人家名字都不记得,还犯傻问了些丢脸问题?”
迟榆噎了噎:“妈,你不是也不记得顾大哥的名字么。”
齐女士:“……”
而后,她挥挥手:“这事儿,妈帮你解决,明天呢妈妈请顾叔叔一家吃顿饭,到时候呢怎么解决就看你自己了。”
“不!”迟榆果断拒绝,“我不想再见到顾大哥了。”
她小跑上了楼:“晚安。”
迟榆决定,她在也不要见顾大哥了。
#
迟榆十一点才起床。
昨晚翻来覆去想着顾大哥,一直都没睡着。
她打着哈欠下楼时,迟父和齐女士两个人已经收拾好了。
迟榆站在迟父面前:“爸,我决定以后还是跟你一起玩儿游戏。”
她再也不要装新手小白了,虽然顾大哥厉害,但昨天真的太尴尬了,她宁愿和迟父一起玩儿也不跟顾大哥一起玩儿了。
等过段时间这事儿慢慢忘了,她迟小榆又是一条好汉。
“哦。”迟父点了点头,“我有你顾叔叔了,不想跟你玩儿了。”
迟榆:“……”
报应来的好快呀!
齐女士昨儿晚上等迟榆上去睡觉后,给顾妈妈打了个电话,约着今天下午一起去玩然后吃顿饭,孩子什么的都带上。
后来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去附近的温泉度假村去住一天。
“迟迟啊,你快收拾,马上要出门了。”
“换洗的衣服也带上哈,妈妈已经帮你把泳衣装上了。”
迟榆觉得自己还没睡醒,要不然她怎么听不懂齐女士说的什么:“妈,你说带泳衣?”
齐女士站起身准备去楼上涂个防晒霜,她理所当然道:“跟你顾叔叔一家一起泡温泉呀,约好十二点出发。”
迟榆:“……”
她一看手机,十一点整,还来得及。
迟榆小跑进盥洗室洗漱,慌慌张张地收拾着,加上换衣服一共只用了十几分钟,她匆匆忙忙拎起包准备往门外冲:“爸妈,我今天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我有约我先出门了——”
她拉开了门。
去没想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此刻站在门口,做着敲门的姿势。
黑色长风衣,一双腿又长又直。
男人微微抿着唇,眼神有些犀利,脸上有见她突然打开门而产生的轻微诧异。
见到迟榆后的一瞬他犀利的眼神突然不见,瞬间软了下来。
迟榆停住准备迈出去的脚,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顾大哥了。
说好的十二点见,这才刚刚十一点二十,人就到了。
齐女士还坐在客厅里喊着:“迟迟,你刚说什么……”
迟榆觉得这两天真的倒霉极了,她有点儿不敢正视顾思渊,小姑娘整个人恹巴巴的:“我说……顾大哥来接我们了。”
迟榆低下头咬了咬牙,她决定装傻到底,装傻什么的她最在行了。
接着她抬起脑袋,杏眼弯弯:“顾大哥,你这么快就来接我们啦。”
“顾大哥你快进来坐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
迟榆有点瞧不起自己,但这是她想到的最好方法了。
顾思渊此刻来到了客厅,礼貌地打着招呼:“叔叔阿姨。”
齐女士笑眯眯的,一见到顾思渊她就想到昨晚儿迟榆告诉她的那些事,忍了忍半天才镇定下来:“小顾,来坐着,怎么你先到了,你爸妈呢?”
两家人六个人出去本来是准备一家人开一台车的,但刚好顾爸爸新买了一台六座商务车,六个人不多不少刚刚合适。
顾爸爸便先让顾思渊先开车过来把一家人接着然后再出发。
顾思渊抿了口迟榆泡的茶。
他本来没打算进来坐坐,但迟迟看他的时候实在是太可爱了,他还没喝过迟迟泡的茶,一时忍不住就迈开腿踏进来了。
只不过他总觉得今天的迟迟有一些奇怪。
齐女士在一旁看着,顾思渊也不好问,几分钟过后,四个人出门坐上商务车。
迟父齐女士两个人一下子就蹦到了后面去坐上,迟榆本想也跟着坐在后面,没想到被齐女士给拦住了:“迟迟,你坐副驾驶去,这位置是你顾叔叔和顾阿姨的。”
迟父跟着点头:“没看见后这位置都是一对一对的吗,是给情侣或者夫妻坐的。”
“有本事你也找个男朋友呀。”
迟榆:“……”
怎么座位都能歧视人啊。
她万般不愿意的坐在了副驾驶上,顾思渊双手掌着方向盘,两个人连句交流都没有。
安静极了。
这和平时的迟迟不一样。
昨日送迟迟回去的时候她还在讲了好几个笑话,整个人都笑眯眯的无忧无虑。今天刚好相反,低垂着眉整个人都恹巴巴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思渊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没有活力的迟迟。
他沉思了一瞬,轻声道:“迟迟,怎么了?”
没想到顾思渊主动跟她说话,迟榆的愧疚心更重了。
她呐呐摇了摇头:“没有的,没有的。”
也不知道小姑娘到底遇见了什么事,顾思渊心微微有些下沉,语气有些低:“迟迟如果有心事的话,可以告诉给顾大哥,顾大哥帮你分析分析。”
只要不是关于恋爱的,他都愿意帮忙分析。
迟榆狠下心,决定道歉,她握紧小拳头转过脑袋:“顾大哥!对……”
突然迟榆感受到齐女士从后座上射过来的目光,她突然没了勇气,也不知道在车上说了会被齐女士笑成什么样。
她语调一转,抑扬顿挫:“对的,您真的是个好人——”
“我……我就是!”迟榆一下子接不下去了,干脆瞎编了一个,“就是……太崇拜您了!就是想着快过年了,给您拜年时送什么礼——”
顾思渊:?
您?给他拜年送礼?
他是不是应该着手准备过年发给迟迟的红包了。
没人吭声。
迟榆猜想,这人要不是没在电脑前,就是不想理自己。
但自认人见人爱的迟榆觉得后面一种说法是根本不存在的。
迟榆点开地图,飞机还在航线行驶着,飞到集装箱还有一段距离。
她眼睛都不眨,直直地盯着屏幕——
一秒前,地图上被标记了个小蓝点。她的队标是橙色的,而蓝色图标就是她的队友人形外挂。
这人显然在呀。
迟榆继续问:“真的不在吗?”
还是没人应声。
迟榆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这人不想理自己的现实。
要是她贼牛逼,肯定硬气的一个人随便往哪儿跳捡起枪支就往人群里冲还是突突突扫射收人头。
但她不行呀。
迟榆自我认知非常清晰,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能当个冲前面报眼线的肉盾,最多就是运气好能捡点枪再递给牛逼的队友。
迟榆紧盯屏幕,生怕人形外挂一声不吭就跳了伞。
她回想到惨不忍睹的几分钟前,自己还在换子弹,就被人形外挂一枪喷在地上。不多说,这水平肯定是比她高了不少的,至少跟在他后面混点人头是没问题的。
最重要的是,关键时刻还能拿他当肉盾呢。
迟榆的想法很丰满。
果不其然,几秒后,这人形外挂跳下去都没给她说一声。
迟榆忍不住啧啧两声,也打开伞跟着跳下去,人形外挂蓝色图标朝哪儿她就朝哪儿,甚至是开伞的时候都在他边上在空中一摇一摆。
“啪嗒”一声落地后,两人前后距离差不过五米。
他们降落的地方在G港集装箱,资源丰富。
不过对迟榆而言,不管降落在哪儿,资源都丰富。
她才堪堪搜了三个集装箱,拿了一把98K,M416都满配了。
她瞅着面前的另一把比较热门容易上手的SCAR-L俗称小.黄.枪,犯了难。
多了的枪支对她而言也没什么用。
迟榆想了想决定做个乐于奉献的好队友,毕竟等会儿还要跟着混。
她摁开小队语音:“外挂,你在哪儿?我这里有Scar-L你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