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自秋天以来,安倍晴明就开始写作和歌了。
“哦?”八重带着点意外的神色,望向对面的神乐,“我以为他更愿意把写和歌的时间用来和你哥哥喝酒呢。”
“他在写些什么?”
“是缠绵悱恻的情诗呢。”神乐笑着回答她,“晴明有心上人啦。”
时光悄悄流逝,神乐也长大了,受源博雅影响,她身上带着种武士家族才能培养出来的飒爽,但同时,年轻贵族女子特有的温婉也开始体现出来。
那一天,时间溯行军不仅出现在了一目连神社,它们的身影覆盖了整个平安京。所有人都被卷入了那场可怕的战斗,于是所有人都看见了阴阳师们的执着坚守,以及最后那道冲天而起的符阵。
安倍晴明是平安京最强的阴阳师,拥有正直磊落的品格,当人们以为那道符咒是由他发出,而向他表示感谢的时候,他认真详细的说明了八重一目连等人在这场战争中的付出。
于是人们自发的在那棵樱花树上围起了注连绳,以它为中心,建起了一座规模不大,但五脏俱全的神社。
在安倍晴明的讲述后,人们又一次的开始了参拜一目连的热潮,然而变成了妖怪的风神已经接受不了他们的信仰之力了。
神社建起来的时候,本丸中预警不断,八重正忙着往各条时间支线上放封印,根本没空去看平安京发生了什么变化。
她是听见了神乐的呼唤,才回来了一趟。
神乐拥有巫女的身份,她的声音隔着重重时空,依然清晰的传递到了八重耳中。
回到平安京的那一瞬间,信徒的信仰之力汹涌的涌入了身体,八重清晰的感受到了力量的增长,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喜惊讶,平静到意兴阑珊。
她抬头看了眼人流如织的山道,看山顶突然间又恢复了兴盛的一目连神社,看见了那位感受到自己出现,而在神社前现出身形的风神。
周围挨挨挤挤全是普通人,八重和一目连都维持了人类不可见的形态。
曾经的樱花妖,如今的时间之神笑了起来,以发自内心的尊敬开口,轻轻施礼:“一目连大人。”
“八重。”曾经的风神,如今的妖怪一目连点头回应,表情是一贯的温和。两人身份对调,相处时却还是曾经的样子,自然又亲近。
然后寄居一目连神社的丑时冲下来,张开双臂扑向八重:“八重!”
八重也张开双手迎接她,一如自己还是小孩模样时,将人抱了个满怀:“丑时你是不是也长大了点?”
丑时之女妖力中的怨愤,被某种柔和又强大的力量取代,汇聚在神社中的信仰之力滋养着这只小妖怪,让她以更好的姿态成长起来。
“这要感谢一目连大人,是他让我呆在神社里,我才能有这样的变化。”丑时说,“一目连神社又兴旺了起来,我好高兴!”
八重弯着眉眼:“我也很高兴。”
然而感受到八重降临的巫女神乐赶到,和八重聊了会儿琐事后,远比丑时要敏锐的神乐问:“拥有广大的信徒好像没让你有多开心?为什么?”
“和时间溯行军战斗是我的责任,除此之外,我无法回应他们的任何愿望。”八重笑着,笑容里有一种安稳的成分,不激动,也不失落,是一种可以预见结果的平静,“过不了几年,大多数人就会忘记我,一如他们渐渐遗忘风神一目连那样。”
八重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想接着八卦平安京的最强阴阳师:“晴明喜欢上的女性,是什么样的?”
神乐是这么描述她的:“是个温柔的普通人,虽然看不见妖怪,但愿意接受晴明身边所有的不同寻常。”
八重惊讶:“诶?”
她的惊讶被阴阳师察觉了。
不知是时光的作用,还是因为那名女性的出现,阴阳师总是带着狡黠意味的眼角,居然也有了温柔的弧度,他说:“既然大家对她这么好奇,那等新年的时候,一起聚个餐吧?”
“好啊,”八重一口答应,“地点定在我家怎么样?”
“到神灵的居所去吗?”安倍晴明半开玩笑,“真是令人心动的提议啊。”
八重的本丸中不仅有审神者、付丧神,还有死神。
浦原喜助预感成真,他果然用到了被重重结界保护着的地下室。
死神们的出现使得八重又一次的去往了幕末时代,因为随同浦原他们到来的,不仅是一批虚化中的队长级死神,还有大量的虚。
本丸中的警报叫得惨绝人寰。
浦原等人从尸魂界逃离,防止队长虚化加重的方法都是禁术,清醒着的三人几乎腾不出手去对付那些虚。
“我说呢……明明已经在这里设下符阵了,为什么还会报警。”八重带着刀剑付丧神们精准的直接到达了地下室中。付丧神们降落不同时代的方式和时间溯行军类似,都是从天空中打开的通道降落,这一回八重打开的通道位于鬼道做出的虚假天空中,所以落地后一期一振疑惑的抬头看了眼天,这一回落地的距离似乎比平时要短了不少。
然而天空看上去毫无异样,一群小短刀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同。
一期一振于是按下了自己的疑惑。
“那、那些是什么?”五虎退怯生生的声音响起,“主人,请,请您退后!”
在平安京的战斗结束后不久,特使狐之助如他所说的那样,离开八重去寻找下一位合作者。已经能熟练使用本丸中各种属于时之政府的高科技仪器的八重,就像狐之助期待的那样,稳定高效的带领刀剑付丧神们一次次出阵,维护着时间支流上走入了岔道的历史。在不断的战斗中,八重遇到了不少在时间分岔之前便被投放到那段历史中,或者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出现在那里的刀剑付丧神。
并没有刻意追求什么,但八重队伍中的成员渐渐多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让其他审神者艳羡的地步。
本丸的警报给出的是室内战的消息,所以八重带了短刀队,之所以会将一期一振编入队伍,一来是因为他已经跟着三日月他们经历了多次战斗,拥有丰富的经验,二来则是因为有新加入的五虎退,与其让一期一振在本丸中担心,不如带他一起出阵。
新加入的五虎退一面被从没见过的敌人吓了一跳,一面抽出刀挡在八重身前——他尚不知道自己的审神者经历过什么,拥有怎样的战斗力。
八重抬手揉他的脑袋,突如其来的抚摸让五虎退愣了下,脸上迅速浮现两片红晕:“主、主人?”
“退真是可靠呢,谢谢你的保护哟。”八重笑眯眯的说着,从五虎退身后走了出去,“破道之九十一,千手皎天汰炮。”
舍弃了咏唱的高番鬼道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但在有限的空间里,对于聚集在一处的虚来说,依然是毁灭性的打击力量。
数不清的光锥在八重手边成型,冲向虚群,化作巨大的爆炸,强光让人有一瞬间什么都看不见。
五虎退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短刀,喉咙里发出的细微嘤咛声淹没在巨大的爆破声中。他感觉到审神者按上了自己的肩膀,那是一个无声的安慰。他知道八重肯定是说了句什么,然而同样淹没在了爆炸之中。
轰隆隆的爆炸声在抵达面前时戛然而止,强光渐散,五虎退睁开眼,一道屏障矗立在面前,似乎是因为挡住了爆炸的原因,上面布满了裂纹,很快彻底破碎了。
缚道断空可以完全防御八十九番以下的破道,而八重发出的,是九十一番。
被重重结界保护着的地下室在九十一番鬼道的冲击下岿然不动,甚至地上根本察觉不到一点动静。
在时间的历练中,在与付丧神们一起出阵的战斗中,审神者八重不断成长着,心理、力量、战斗技巧,在不断的打磨中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所以此刻的八重在地下室里,面对让腾不出手的浦原等人苦恼不已的虚时,直接一招清场。
爆炸不仅带来了强光,还激起无数烟尘,尘埃缓缓飘落,对面首先出现的是一道半透明的淡红屏障,浦原喜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咳咳咳,太凶悍了啊,八重,就算是欢迎我也用不着九十番的鬼道吧?”
八重:“哇哦,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我应该晚点到?”
“不不不,”红霞之盾破碎,浦原苦笑着摇头,“多谢了八重,帮大忙了。”
四枫院夜一看上去很疲惫,她喘着气往八重这边看了眼:“都是生面孔呢。”
“三日月他们去远征了。”八重向浦原等人走过去,顺口解释道,“需要筹备些东西。”那是个郊游性质的远征,是去为新年守岁的宴会收集物资。
防止死神队长们虚化加重的方法是凝固他们身上的时间,这种方法对死神来说属于禁术,施展起来异常耗费灵力。
八重询问:“我来?”
浦原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示意自己的两名同伴解除禁术:“麻烦你了。”
大鬼道长握菱铁斋看了眼四枫院夜一,见她也点了头,才解除了时间静止的鬼道。八重毫无延迟的将自己的力量续了上去,死神队长们身上的时间维持着静止的状态。
凝固时间对八重来说非常轻松,握菱铁斋显然也看出来了,他无声的望了八重一眼。
八重没有对他的注视做出特别的反应,她问浦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队长中招?”
浦原:“说来话长……”
他坐在地上,喘着气准备开始讲述,余光看见一期一振走近四枫院夜一,微笑着递过手绢说了声“请”,示意对方擦擦汗。
二番队队长,隐秘机动总司令,同第一分队刑军总括军团长,拥有一长串头衔的夜一显然很少被这么温柔的,被当成一位需要被呵护的女性对待。
一期一振微笑着递出手绢,夜一很明显的愣了下,然后不大自然的“哦”了声,接过了手绢。
一期一振看出了她的不适应,体贴的往旁边走开了些。
浦原喜助:“这位……八重你带来的这位先生,看来比三日月更危险呢。”
八重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眼:“对自己有点信心啊,浦原。”
言归正传,浦原喜助向八重讲述了尸魂界发生的事情,死神虚化是由五番队副队长蓝染一手策划的。
“虽然我们知道他平时肯定隐藏了实力,但交手后才发现,他的力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浦原喜助说,“蓝染不仅个人实力强劲,暗地的势力也深不可测,我们逃离尸魂界是临时决定的行动,不存在任何泄密的可能,但他却仍然找到了我们的行踪。”
所以浦原他们出现时后面才会跟着一群虚。
“很抱歉八重,这回我们可能要连累你们了。”浦原这么对八重说,表情严肃,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我们没能在断界甩脱这群虚,这里的坐标肯定已经暴露,不再安全了。”
八重沉吟了下,这么保证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有办法,他绝对过不来。”
将时间支线从时间轴上斩断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只是将这间地下室抛出去却是完全可行的。
“不过为了做到这一点,得麻烦你们换个地方。”
八重将死神们带回了本丸,给了他们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
审神者八重一进门就看见了穿着出阵服的加州清光,黑发少年快步迎上来:“主人你终于回来了!这回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啊,我们差点就要过来找你啦!”
陪伴着冲田总司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之后,加州清光来到了八重的本丸。当时的少年付丧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八重都站在他面前了,他还花了好长时间才醒过神,完全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安静的等了许久的八重什么都没问,只是好脾气的笑着:“既然来了,就好好的住一段时间吧,说不定就不迷茫了呢?”
歌仙兼定适时走上来:“走吧,先泡个温泉放松一下吧。”他想让加州尽快放松下来,于是不断和他说话,“这个本丸的温泉很特别哦,似乎特别受樱花的喜爱,有时候水面会彻底被花瓣覆盖,变成一池粉色,在葱绿树木映衬下,格外的漂亮风雅。”
八重一愣:“你说的是哪里的温泉?”
“是靠近后山的那眼小温泉。”歌仙回答。
本丸中的成员越来越多,几乎每一片空地都被利用起来,曾经无人经过的地方,时不时也有人涉足了。
在人员渐渐多起来的时候才进入本丸的歌仙只知道那座温泉一直没人用,便也遵守了这个规则,他并不知道没人用的原因是因为那是审神者专用的。
三日月装模作样的“啊”了一声,好像才想起来的样子,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忘记说了呢,那座温泉是审神者专用的哦,尽量不要往那里走,毕竟不小心看见什么就不好了呢。”
歌仙大惊失色:“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八重又羞又窘,连连摆手:“没事的没事的。”
然后她抓起抱枕就朝三日月丢过去:“你闭嘴啊!”
三日月接住轻飘飘软乎乎的抱枕:“哈哈哈,有什么好害羞的嘛。”
加州清光就这样在本丸中住了下来,然后慢慢的,一天一天的开朗起来。
“确实,冲田在我心里的地位无可取代,但在我最悲伤,最难过的时候关心我,收留我的审神者难道不值得爱戴吗?”长相精致的黑发少年细致的涂着指甲,状似不经意的吐露着内心深藏着的话语,“换做是我的话,我可不愿意接受一位满心都是前主人的刀剑男士啊。”
信浓藤四郎趴在桌子上看加州清光涂指甲:“所以说啊,大将的胸怀真的很宽广呢……不知道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一样温暖呢?”
加州清光:“快死了这条心吧,敢往主人怀里钻的话,不仅会被一期责备,还会被三日月拖去训练场吧?”
失魂落魄到连自己如何到达八重本丸都不知道的加州清光,如今已经能撒着娇问“我今天是不是特别可爱?”,也会因为审神者出阵太久没有回来,着急得想要冲去战场寻找她了。
辞旧迎新的那一天到来了,平安京被包裹在一片素白之中,八重的本丸也是银装素裹的景象。
审神者将本丸的入口开设在了平安京半山腰的樱花树前。
阴阳师如约前来,他身边果然跟着位温柔的女性。
源博雅和神乐来了,一目连和丑时来了,收到了邀请的大大小小的妖怪们都来了。
夜幕降临,火红的灯笼一盏盏点亮,装点一新的本丸越发的热闹。庭院正中巨大的樱花树下,有人在推杯换盏,有人在和友人抢同一串丸子,也有人在听八重讲故事。
又短暂又漫长的守夜时间,足够讲一个完整的故事了,八重抬手指了下覆盖着白雪的樱花树,用这句话开头:“樱花树下埋死人,是真的哟。”
樱花树下温度宜人——八重用灵力调节了这一小块区域的气候。然而擅长讲故事的审神者的语气实在太到位,少年外形的打刀、短刀同时抽了口冷气,抱团发抖。
三日月轻轻的敲了下膝盖,喝一口酒,用老爷爷的缓慢语气,老神在在的补充:“平安京的樱花树,更是可怕哦!”那口气要多真实有多真实。
平安京的妖怪丑时兴致缺缺的托着下巴,悄声对一边的童女说:“八重又在吓唬人啦。”
童女浑身的羽毛都炸了起来:“什、什么?!居然是在吓唬人吗?!”
丑时:“……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你继续听吧。”
童女懵懵懂懂的看了眼表情深沉的丑时,终究是被八重的故事吸引过去了,“哦”了一声后聚精会神的继续听。
八重阴森森的讲着故事,南泉一文字拿着小鱼干对着一只金瞳的黑猫“喵喵”叫。然后就见那只黑猫一跃而起,叼走了小鱼干顺脚在南泉脸上踩出了梅花印,落地后扭头不屑的看了眼对方,叼着鱼干的同时口吐人言:“愚蠢的男人。”
南泉吓得惊叫:“猫说话了!喵!”
八重看得笑了,于是阴森森的故事转向了温暖的色调。
新年的钟声遥遥的响起,从本丸与平安京相连的入口传来,从每一条时间支流上传来。
铛铛铛。
一百零八声。
时间轴震动着,历史的齿轮旋转,崭新的一年开始了。
长河日夜不息的流淌,时光飞逝,即使是时间的神祇也无法预知最终的离别会于哪一天到来,她只知道此时此刻该做的,无非是道一句“新年快乐”。
第一朵花蕾冲破积雪,在枝头以纤细优美的姿态绽放了,它像一个信号,一点火种,点燃了一场燎原的盛宴。
本丸中央巨大的樱花树绽放了,平安京半山腰上围着注连绳,被普通人参拜着的樱花树绽放了。
一目连神社中的樱花树绽放了,整座山的樱花树绽放了,整个平安京的樱花树统统绽放!
樱花与雪片一起飞舞着,在蔓延开的惊叹中中,最朴实,最温暖的祝愿传递着——
“新年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