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你打算怎么办?”
“今天的课逃了。”
“高杉,作为松阳老师的弟子,怎么能做出逃课这种事!”
“最没资格说我的就是你了,坂田银时。”
光希侧躺在台阶上,睡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三人组准备趁着没人注意溜走的时候,高杉忽然注意到了她。
“等一下。”他低头审视这个憨憨傻傻的丫头,“带着她吧。”
银时第一个不满地出声:“哈?带她干嘛?你也要加入假发跟他一起玩妈妈女儿的游戏了吗?”
“你是白痴吗?”在智商上碾压银时的高杉抬起下巴,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他说,“带着她,逃课回来才有借口找人顶罪呀。”
……说起来,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可怜?
睡梦中被提着领子拖走的光希并不知道自己被死对头银时同情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丢到树枝上卡住,三个毫无常识的男孩理所当然的认为把一个睡着了的人丢到树上挂着是一种安全的做法,长期被人挂着树上的高杉甚至觉得自己对光希实在是很照顾。
趴在树上的光希揉揉眼,低容量的大脑开始缓慢运作。
“……就是你要找我妹妹?”
站在宅邸前的高大男人一脸凶神恶煞,胳膊都快有她腰粗的男人与高杉对峙,完完全全没有将这个小鬼头放在眼里。
只有高杉一个人?
光希忽然打起精神,她趴在树上视线开阔,很快就找到了在另一颗树后躲藏着的桂和银时。
树上的光希吱吱吱地试图引起下面两人的注意,但没有人理她。
“啊没错。”孤身一人的高杉毫不示弱地抬头看他,轻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蝼蚁,“就是你和那个香取由衣一起联手的吧,陆陆续续似乎骗了不少有钱人,靠着颇有姿色的妹妹,倒是赚了不少。”
高杉的目光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宅邸,不屑之色更加明显。
男人怒目而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多管闲事的小鬼,你到底是什么人?”
光希对高杉的武力值毫无概念,他跟银时打架的时候,虽然她也常在一边观摩,但光希一个门外汉自然看不懂高杉超出年龄的实力。
那么大一个壮汉站在高杉面前,似乎一挥手就能把他甩开,要说光希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于是光希连忙从树上往下爬,气喘吁吁地跑到桂和银时面前:
“去帮帮晋助吧!他打不过他的!”
银时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他看着焦急慌张的光希,轻描淡写地说:“亏你还整天跟着高杉那家伙……这样的小角色……”
似乎是为了印证银时的这句话,就在男人挥拳的那一刻,高杉拔出木刀,眼神凌厉,一击即中——
比他高出两倍有余的强壮男人应声倒地。
“……你看。”银时挖着鼻子,完全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当然,跟我比起来,高杉还差得远呢。”
光希目瞪口呆。
随后,高杉收起木刀,冷眼看着在虚掩的木门内窥视的女子,毫无疑问就是香取由衣了。
高杉没有对女人动手的兴趣,他回头看了一眼向他跑来的光希,又对着木门的方向低声笑着说:“赶快跟我哥断干净,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虚掩的木门立马被关上了。
“晋助好厉害呀!”
高杉晋助小迷妹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就是一顿瞎吹。
高杉一脸“这算什么”的得意,哼了一声之后补充了一句:“把这个女人从慎一郎身边弄走以后,你就不归我管了,再见。”
光希的笑容瞬间僵硬。
「叮——友情提醒宿主,一旦离开主要攻略目标,您将会失去生命值来源,并且,您在接近攻略目标的过程中请时刻牢记自己本身的身份,此时还不是摆脱身份的时机哦~」
这么一长串话,光希只听懂了最后一句。
现在不是摆脱身份的时机?
这么说,以后自己可以摆脱远坂光希这个身份?
还没等她想明白,之前被高杉打倒在地的男人忽然缓缓地撑起身体:“别太嚣张了……小鬼……”
话音刚刚落下,货真价值手持真刀的武士从宅邸的两边包抄而来。
“……啧。”高杉拧起眉头,感觉有些棘手。
“晋助加油!将这些坏人统统打趴下吧!”
不知何时窜到高杉背上死死搂住他脖颈的女孩满怀热血地大喊道。
“……有你在怎么看都被办法办到吧!给我下去!”
高杉横眉竖眼反手揪住光希的衣领,一把就把她薅下来,正要随手扔一边去的时候,桂小太郎匆匆赶来接住她。
“桂姬……”光希眼泪汪汪,“还是桂姬最好了!”
“喂喂。”一路杀尽包围圈的银时垂着死鱼眼,明明是个小孩子,语气却老气横秋,“果然女人是善变的生物,刚刚还喊着高杉好厉害,转眼就投向了假发的怀抱……”
似乎是被他的语气恶心到了,高杉很不耐烦地打断他:“不需要你们插手。”
银时侧对着高杉站定,三人背对中间的光希,恰好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哈?别嚣张了。”银时握紧刀,眼神认真了些,“要比一比谁打倒的敌人更多吗?”
“这还用问吗?”
桂小太郎头也不回地嘱咐光希:“这里很危险,等会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跑哦。”
光希疯狂点头。
“这些小鬼……”
“究竟是什么人……”
“是想和我们这么多人正面交战吗……”
“别开玩笑了……就凭三个小鬼……”
乖巧地坐在三人身后的光希甜甜一笑,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在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三——二——去吧!皮【哔】丘!”
“杀了你哦丫头!!!!”
*
暮色西沉。
“来,光希。”
松下村塾的教室里,虽然笑眯眯但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的松阳冲光希招招手。
并排坐着的四个小团子里面,其中那个唯一没有受伤的慢吞吞地挪了过去,在松阳的面前坐好。
“告诉我,是谁把你带出去打架的?”
根据回来之前对好的口供,此时的光希应该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她自己要出去玩的,他们三个人是怕她出事所以跟着她出去,路上遇见了坏人,他们三人为了保护她还受了伤。
银时自认为这个理由简直没有半点漏洞。
然而光希的沉默让人有些心里不安。
高杉抬头,正好看到光希龇牙咧嘴地冲他傻笑,口型似乎是在说:
求求我呀。
……这丫头疯了吗?
高杉当然不可能求她,事实上,他极为不屑的冷哼一声,扭过脸懒得看她。
被忽视的光希很不开心,于是她转头瞬间切换成委屈巴巴马上就能哭的神情,对着松阳眨眨眼:“好痛呀。”
松阳低头看她摊开的掌心,还沾着灰的伤口隐约还泛着血,但伤口很浅,血也没有再流,对于他们而言是完全不需要在意的小伤。
然而光希就这么理直气壮地摊开给松阳看,仿佛自己缺胳膊少腿似的惨烈。
银时头一个不满:“……明明就是……”她回来的路上跳起来要去打高杉被躲开了自己摔的,跟打架这件事简直没有半点关系好吗?
然而松阳脸色阴沉地淡笑着打断他:“我好像没有让你说话吧,银时。”
银时被噎了一下,立马闭嘴。
“……是你跟这丫头有仇吧,快点跪到她面前磕头认错,阿银我才不想又被松阳揍。”
“男人做事要有担当,去道歉吧高杉,道了歉你在我们心目中还是个男子汉。”
“……是我去处理家事你们俩硬要跟着来的吧,你们怎么不去跪。”
三个人还在叽叽喳喳互相推卸责任,松阳笑眯眯地问:“哦呀,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三人顿时吓得不敢再多说一句了。
就在此时,躲在松阳身后的光希伸出了笔直笔直的五个手指。
桂和银时齐刷刷看向高杉。
高杉叹了口气,在底下比了个两个手指。
五个手指犹豫片刻,变成了四。
两人当然是在就拿几颗糖来贿赂她讨价还价,这家伙一开口就是五颗糖,他看她是不想要她那口牙了。
不对,她要不要牙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完全没有啊!
想明白了的高杉庄重地点了点头,四个指头迅速收回,背后的光希伸出一张笑脸拉了拉松阳的衣袖:“松阳老师不带我去洗手吗?”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松阳并未点破,他扫了一眼并排跪坐着的三人,牵起了光希的手:
“好啊,我们去洗手吧。”
三人紧张地目送着松阳牵着光希走了出去,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真可怕啊。”
“那丫头果然是在装傻。”
“……”
等光希再回来的时候,松阳已经不见了,她昂着头,得意得快要翘起尾巴:
“我按照我们商量的跟松阳老师说啦。”
高杉眯着眼:“老师信了?”
被质疑的光希有些不悦:“当然呀,我跟老师说完以后老师还夸银时编得好,我说是呀是呀,银时虽然经常偷鸡摸狗,编故事编得可好了!”
“……”
“……”
“……”
“银时!!!你挺住啊!!!你别怪光希她只是个傻子啊!!”
“我挺不住了假发,宰了这个丫头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坂田银时好感度降低,目前好感度:20」
光希:????
她想起上一次濒死之时那种仿佛将胸腔中所有空气都抽干的痛苦,打了个哆嗦。
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
然而没过两天,雪上加霜的消息接踵而至。
“晋助,你到底上哪里鬼混去了!”
躲在转角处的光希和慎一郎悄悄地看着高杉父亲教训高杉晋助的场面,高杉晋助的侧脸倔强不屈,即便是被父亲打了,他也丝毫不肯示弱。
光希扯了扯慎一郎的袖子:“不能帮帮晋助吗?”
慎一郎的笑容有些苦涩,他只是摸了摸光希的头,没有说话。
“下次再犯事就和你断绝关系!甚兵卫,别给他饭吃!”
原本就鼻青脸肿的高杉擦了擦唇角溢出的血,事不关己地扭过头,恰好对上了光希的双眼。
他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等到高杉父亲离开以后,光希才敢走近。
高杉已经拍拍衣服准备离开,见光希还有她身后的慎一郎走过来,他抬了抬下巴:“你们来干什么?”
光希不悦地皱眉:“不要再和银时打架啦,晋助。”
慎一郎指了指他脸上的伤,还笑着说:“好像比以前伤得轻一些了啊,有进步。”
高杉看着光希冷哼一声:“我的事不要你管。”
说完高杉转身就要走。
可是刚走几步,他又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不佳的、几乎有些凶狠地快步走到光希面前,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塞到她怀里。
“今天平手,赢回一颗。”
银时那么嚣张的人,当然不认为自己会输,高杉稍微激他几句,就打赌要是能跟他打个平手就还他一颗,结果居然真的让高杉得逞了。
不过对高杉而言,只要没赢,平手也不值得高兴,所以他颇为屈辱地将糖给了光希之后还补上一句:
“剩下的我迟早会赢回来的。”
然后气鼓鼓地走了。
光希呆呆地站在那里想,50点的好感度就能让高杉给她赢糖吃,要是能刷到100,不知道他能为她做些什么。
对于现在的光希稍微有点无法想象。
慎一郎看了一眼光希,偷偷笑道:“哎呀,晋助似乎格外喜欢你呢。”
虽然表面上光希是他的未婚妻,但光希比他足足小了十一岁,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怎么看也很难将她当未婚妻看待。
反倒是她和高杉晋助之间,偶尔会有一点暧昧的默契,要是能将他俩凑成一对,或许也是可行的。
这边慎一郎摸着下巴在思索将婚约换人的可能性,那边的光希却听到脑海里响起了警报声:
「叮——警报,主要攻略人物即将远离宿主,请宿主做好应对措施。」
*
系统诚不欺她。
第三天,从慎一郎处传来有关高杉晋助与家里断绝关系的消息。
听到风声的光希连忙趴在角落偷听慎一郎与其他人的对话:
“……嗯,是真的……听说是官差对松下村塾出手了……”
“……晋助那家伙,临走之前还把讲武馆告密的几个同窗痛揍了一顿……”
“……找?不必了……他已经有了想追寻的目标……随他去吧……”
缩在角落的光希看着满天如血的霞光,或许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脸上的稚气蜕变成一种宁静柔软的神情,那是一种不属于孩童的气质,从她的骨子里流露出来,或许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
当夜,辗转难眠的光希听到庭院外的围墙处传来异样的动静。
一向迟钝的光希几乎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什么,她猛地坐了起来,匆匆披上外衣就往外跑,跑了两步才想起来不能惊动其他人,脚步又放轻了些。
在村塾的时候,光希练习翻墙已经翻得很熟练了,此时也很快就爬到墙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站在下面的银时和桂。
“桂姬!银时!”
光希抑制不住兴奋,努力压低声音喊道。
她的出现倒是把那两个人吓了一跳,银魂仍然垂着死鱼眼说:“哦?已经学会半夜爬墙了,看来前段时间在村塾里学了挺多东西的嘛。”
光希正欲跳下来,桂小太郎却拦住她:“我们是来跟你道别的,说两句话就要走。”
她的动作停住了。
“……现在的村塾不能待了……可能会去远一点的地方……但有机会我们会回来看你的……”
光希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独自一人留下的寂寞。
被世界抛弃的孤独。
谁都无法体会的、一步步逼近死亡的恐惧。
在这一刻压垮了光希脑海里紧绷的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