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崔胜玄看她盘腿坐在床上,噼里啪啦的在私密朋友圈编辑着一宁要跟江俊熙交朋友的动态时,顿时就无语了。
他知道是故意发给权至龙看的,“初然……”他无奈的叫道。
“干嘛呀干嘛呀,就准许他那么对我们阿宁,就不允许我发条状态啦。”
崔胜玄想说,你何止发状态,你还发照片呢,你还给阿宁介绍男朋友呢。
“我就是气不过他那么对我们阿宁。凭什么呀?是吧,他不就是记恨当初怀孕那件事吗?以为阿宁骗他!你看他这两年都做了些什么?我都不想说他。”
“至龙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他还不小气呀?他那样还不小气?就没比他更小气的人了。你看那件事他都记多久了?两年,可能现在还记得!再说了,那事阿宁又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受害者。”
“是医院的错,他不去怪医院反而怪阿宁,好意思他。”
平心而论,崔胜玄觉得那件事吧,其实双方都有错。要说谁多错吧,他觉得至龙做过分了些。
“反正我就是不高兴他那么对阿宁,”赵初然说着狠狠的按了一下手机把状态发不出去,“我就是发给他看。”
崔胜玄拿小姑娘的固执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反正至龙跟阿宁都已经离婚了,他也不见得会在意。如果这样的方法能让小姑娘好过一点,那就发吧。
他又问:“今天中午怎么回事?后面打你电话怎么就转语音信箱了?”
“手机没电了呀。”
“是这样吗?”崔胜玄狐疑的看着他。
“当然呀,不然呢?欧巴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不接你电话吧?我不接谁的电话都不会不接你电话呀。”
崔胜玄被哄得心花怒放,抱住女朋友大大的啃了一口。
赵初然觉得他一定是把她当猪蹄子啃了。

也不知道赵初然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从那天起,她天天在朋友圈发姜一宁跟那个姜俊熙的约会照片。男的帅气,女的漂亮,别提多显眼了。而且!而且照片上的背景就没重叠过的。有时是在苍穹的蓝天下,有时是在奢华的商场里,还有的是在典雅的音乐厅,广阔的高尔夫球场。
权至龙就纳闷了,不是说主播非常忙吗?怎么感觉姜一宁天天都很闲的样子?不是去这里就是去那里,她都不要上班的吗?还有那个江俊熙,怎么也那么闲?被集团解雇啦?
正想着,赵初然又更新了的朋友圈,一口气上传了九张照片组成一个九宫格。
又是不同的背景,这次是在日料店,姜一宁和江俊熙面对面而坐。也不知道聊了什么,照片上的姜一宁就笑了起来,笑容开心和灿烂。
权至龙的眉抽了抽。
他不傻,他知道赵初然故意发给他看的,要不怎么平常十天半月都不会发一次朋友圈的人,这些天跟被盗号了一样,每天都要发朋友圈,一发就是好几条,每条都有好几张照片,刷屏了似的。
权至龙给崔胜玄发了条短信,“哥,你能不能跟初然说一下,别再发那些照片了吗?又不好看,配的文字也不行,你让她换换吧,讲真,这些照片看的我眼睛都疼了,辣眼睛。”
崔胜玄也被女朋友的刷屏弄的有点郁闷,所以,对至龙的请求,他很快的就去转达了。
一分钟后,权至龙和崔胜玄的手机同时叮咚了一声,这是朋友圈更新状态时手机的推送。
权至龙一看,又是姜一宁跟江俊熙的照片。
权至龙:“……”
眉一抽,他就把赵初然给屏蔽了。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眼不见心为净。哼。
不过啊……
拿着手机的权至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凭啥啊?凭什么就刺激他呀?被迫天天看辣眼睛的照片。就姜一宁有下家找得到下家,难道他就没有了吗?
他,权至龙,BigBang队长,韩流圈的大佬,大前辈!
他的粉丝遍布全球,人数多的跟米一样,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姜一宁给淹死。外边也多的是人想要跟他结婚,只要他勾一勾手指头,等着跟他结婚的人都排到光州了!所以他为什么要天天被迫的看姜一宁和江俊熙秀恩爱?!
权至龙决定反击。
他给已经进入mbc电视台实习的徐明乔打了个电话,“明乔,你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那边徐明乔还没回复,权至龙想了一下,饭点姜一宁因为直播的需要她肯定不会吃饭的,她要不下来吃饭那那他做这么多事有什么意义?
他又改口,“我请你吃夜宵吧。”
徐明乔很高兴的答应下来,“好呀好呀。”
“你在电视台吗?我要去哪里接你?”
“在电视台,不过我要到9点半才能走。欧巴你在停车场等我就行了。”
“嗯,”权至龙停顿了一下,“你们主播也差不多那时候下班吧。”
“是啊,姜主播都那时候走的。”
权至龙高兴的笑道:“那行,我等等过去接你,9点半见。”
到了九点,权至龙全副武装的从家里面出发,到mbc电视台的时候,正好9点半。他给徐明乔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徐明乔跟他说,她和姜一宁正在下来的电梯里。
权至龙开心了。他倚在车门旁,双脚叠交,嘴角带笑的等着徐明乔。
电梯门很快开了,姜一宁和徐明乔从电梯里出来。
权至龙摆出他最帅的姿势,然后挥手,“明乔,这里。”
“欧巴。”徐明乔大大声的叫出来。
权至龙离开车子,嘴角带笑的向徐明乔走来。徐明乔冲姜一宁鞠了个躬,“主播,我欧巴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姜一宁也看到权至龙了,再一看到他耍帅的架势,她就剩冷笑了。这么多年了,把妹的套路还是那样,一点长进都没有,他就不会与时俱进下?
权至龙看她看他,挑衅地冲她一扬眉。仿佛在说,看到没有,我也是有人约的!
他期待从姜一宁脸上看到不一样的表情,但让他失望了,姜一宁脸上没有他想要的表情,她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权至龙:“……”这不对啊,怎么这反应?
而那边,姜一宁已经弯腰坐进车里,手放在方向盘上,过了一秒,她打开大灯,油门一踩呼啸着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让权至龙有点不爽。一边的徐明乔却拍着手叫起来,“哇,姜主播开车就是帅,帅爆了。”
权至龙觉得这孩子脑子有点问题。
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宵夜还是要吃的,他还有后招没使呢。
权至龙带着徐明乔去吃宵夜,一向不喜欢拍照的他难得今天晚上特意拍了张照片,然后发到朋友圈。
发完之后,他还特意问崔胜玄赵初然有没有看到这张照片。
崔胜玄看他家气的快要变成哥拉斯的小姑娘,顿时有点无语,他回道:“看到了,在生气呢。”
“那姜一宁呢?”
“应该也看到了吧?不大清楚。”
权至龙:“……”
还是不是兄弟了?还有没有点默契了?这个时候你就该走到初然的身边,拿出男朋友的气势,拿过她的手机帮我确认一下,而不是给我发一句似是而非话的好吗?
崔胜玄慢吞吞的哦了一声去看了。
姜一宁已经看到了权至龙和徐明乔在一起吃夜宵的照片。
赵初然非常生气,快气炸了,她正噼里啪啦的跟姜一宁发短信。
赵初然:权至龙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故意发给我看的是吧。
姜一宁:应该是。
赵初然:哼!
赵初然:哎,这不是那天跟他传绯闻的那个女孩子吗?怎么?他们两个还有联系,还一起吃夜宵?哎哟我去。
赵初然回头问崔胜玄,“这女孩子谁呀,也是娱乐圈的吗?还是哪个公司的小模特?”
崔胜玄说他不知道。急的赵初然催他,“问呀,你去问一下权至龙呀。”
作为传声筒的崔胜玄去问了,然后又把问到的内容跟女朋友说了。
赵初然:阿宁我帮你问过了,那个女孩子叫徐明乔也在mbc电视台上班,你知不知道他?要是不知道的话,你明天去公司人事部那边问一下。哎哟,这个小婊砸,居然也进了电视台,真是。
姜一宁:知道,她就在我手下实习。
赵初然:啊?啊?在你手下实习??我天呐。
赵初然:既然在你手下实习的话,哼,哼哼……[冷笑]
姜一宁:没必要。
赵初然:为什么呀?为什么没必要呀?要不是她,你和权至龙也不会离婚啊。就算她不是元凶,那她也破坏了你们的感情啊。怎么就没必要了?就该好好教训下,小姑娘家家的,做什么小三。
姜一宁:算了吧,没兴趣。
赵初然:阿宁!
姜一宁:真没必要。我跟她过不去,反而显得我还在乎他。
赵初然:也是哦。
姜一宁:再说了,权至龙还不值得我跟她过不去。有跟她过不去的时间,还不如多练两个瑜伽,睡个美容觉。
赵初然:没错!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作为好兄弟的崔胜玄非常实诚,一点都没藏私的把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截图转发给权至龙,权至龙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
——真没必要。我跟她过不去,反而显得我还在乎他。
所以,不针对明乔也不理会他们关系的她,是不在乎他。相反,又是屏蔽赵初然朋友圈,又是想方设法反击的他,其实是——在乎她?
握着手机,权至龙的脸都快绿了。
——再说了,权至龙还不值得我跟她过不去。有跟她过不去的时间,还不如多练两个瑜伽,睡个美容觉。
这一刻,权至龙的脸色绿了。
大家不畏酷热,纷纷伸长了脖子往军营里瞧,即使室外温度高达三十七度,还是没减一丝大家的热情。她们的偶吧啊,今天回来了。
日头渐渐升起,温度更高了,在太阳下暴晒并不是件舒坦的事,人群间慢慢的有类似“怎么还不出来”,“还要多久啊”,“我快热死了”的抱怨声,就在抱怨声慢慢多起来时,一身军衣军裤的权至龙从大营里出来。
粉丝们顿时尖叫起来,记者们也举起摄像机对着他就是猛烈的一顿拍,权至龙露出大白牙一笑,向人群挥手致意,之后又接受记者们的采访。
#BigBang权至龙退伍#
这条新闻跟插了翅膀一样,迅速飞往世界各地,VIP们转头奔告,互相分享这振奋人心的消息。
姜一宁刷到这条新闻时,它正在ins的热搜榜上挂着——
热搜第二。
这才多久啊,退伍的消息就冲上热搜榜第二了,影响力还真是大。
姜一宁左手端着杯子,右手滑动着鼠标,一边喝水一边刷权至龙退伍的新闻。下属姜妍来报道工作时,看到自家部长大人也在刷权至龙的新闻,顿时跟找到知音一样,忍不住激动,“部长!部长你在看这个新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