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搭!不就是搭档么!我给你搭!”华尔德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地小跑到桌前,好哥们似的拍了下牧崇衍的肩,豪气道:“我怎么能看好兄弟没搭档呢,不能够啊!”
实力演绎了什么叫不作不死!
紧紧抱着牧崇衍手指的白榕则秒变了星星眼,他刚刚分明从牧崇衍的身上看到了超级硬汉的王霸之气!
太酷了!不愧是他的人!
感到小星宠抱着手指的力道更紧了,牧崇衍嘴角动了动,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伸出左手在小星宠的小脑袋上揉了揉,并着重揉了两下虎纹帽子上两只圆圆的虎耳朵。
吃完早餐,牧崇衍先把华尔德揪出门,才回餐桌把小星宠捞到手里,送回晶璃箱。
“今天下午有机甲战斗课,课后有临时体检,不一定能及时回来。”牧崇衍认真地就像一个给妻子报行踪的丈夫,只是表情有些过于一本正经,“如果回不来,你自己做饭吃,之前给你买的那些半即食的饭食可还有?”
“有的。”心里莫名暖暖的,白榕伸手揉了下微烫的脸蛋,“你没事就早点儿回来。”极其像一位尽职尽责的贤惠妻子。
“嗯。”牧崇衍轻轻地应了声,然后便转身离开。
没有发觉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些超过了之前给小星宠定的“普通家庭成员”的范畴,牧崇衍关上家门,眼里闪过几分暖意。
慢吞吞地走回别墅,白榕揪下带着王字的霸气虎皮帽,整个人缩回了小被子里。
......为什么在听到牧崇衍说晚上可能无法回来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有一点点失落呢,这是习惯问题吧......嗯,一定是的。
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儿,白榕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光脑继续学习。
用一个半小时看完视频并做完笔记后,白榕关掉文档,登上了虚拟城市。
一登上去,腕表上的滴滴声就轰炸个不停,白榕低头一看,连忙戳开通讯框,“莫西,怎么了?”
“牧男,我遇到了麻烦,我......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礼,但我只能求你了。”莫西的声音很是焦急,透着几分难以启齿,“牧男你......你能借给我一些钱么?”
“莫西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一听到唯一的朋友出了事,白榕的声音也焦急了起来。
“对不起牧男,具体的事情我过后再给你说,我现在很急......”
“没事没事,你别急,莫西你要多少?”
“八......八十万。”
“八十万?!”白榕一惊,但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好,我这就给你转过去。”
“牧男......”莫西的声音隐隐有些哽咽,“谢谢你。”
“没事,我们不是朋友么。”白榕把钱给莫西转了过去,“你收到了么?”
“收到了。”莫西打了个嗝,“谢谢你,牧男,我先下线了,我一定会还你钱的。”
“没关系,你先去忙。”
看着莫西的头像黯了下去,白榕叹了一口气,听到朋友遇到不好的事情,他的心里也有些难受。
从通讯页面退了出来,白榕登上了购物商城,在上面找了一家好评最多材料最全的符卡材料商店,订了三十种符卡的全套制作材料,花了一百多万虚拟星币。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符卡材料就送了过来,白榕把杂念全部摒除到一边,专心致志制起符卡。
不知不觉七个钟头就过去了,当白榕的胳膊已经快抬不起来时,才意识到自己一次性工作了多久。
白榕揉着酸疼的肩膀和胳膊,视线转向桌上静静躺着的十七张A级虚拟符卡,其中最低的只有23786卡特,最高的却有42367卡特。
准备把所有符卡都挂到符卡商城后就下线去吃饭,白榕打开了腕表右侧的小凹槽,但不等他开始扫描,又一条信息发到了他的信息箱。
随意戳开一看——
“尊敬的B级符卡师您好,这里是圣亚星域最大的虚拟符卡俱乐部——as虚拟符卡联会,这里有圣亚星域最多最尊贵的符卡师,有圣亚星域最丰富的符卡资料,还有圣亚星域最全的符卡材料,欢迎您来as虚拟符卡联会注册,B级符卡师可以免费注册高级联会会员,这是您的邀请码......”
“as虚拟符卡联会?”白榕眼睛闪着精明又惊喜的小火苗,反反复复把这封信看了好几遍,“会员积分可兑换符卡资料和符卡材料?!这太棒了吧!”正好适合符卡知识薄弱的自己!
只是......这as虚拟符卡联会的总部地址在中心城,其他三百多个分部也都在各个B级和部分C级城市,他现在去根本不方便啊。
白榕郁闷地皱起眉毛,想了想干脆打开了网页搜索C级城市的房价,却惊愕地发现C级城市的房价居然比E级城市的房价贵了一百多倍!而且有as虚拟符卡联会分布的那几个C级城市的房价比其他C级城市尤其贵!
“一个三十平米的小居室居然要九百八十万虚拟星币,抢钱啊!”光是看着心脏就隐隐刺痛,白榕啪地关掉了页面。
小守财奴开始在心底仔仔细细地掰手指算账,一个小破房子就要一千万不说,他还想换一套高级一些的制卡设备,保守估计也要好几千万,再加上他才刚刚学完基础符卡(一)的制卡视频,还要买剩下九部视频,加起来差不多也要一千多万,而在学完基础的三百六十种符卡制作后,还要买制卡材料,买完制卡材料练习完......还得继续学中级符卡,然后又是高级......
啊啊啊啊啊!白榕崩溃地蜷成一个小......大团儿,委屈巴巴地皱着脸,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金钱从自己的荷包飞出去!
赚钱养家真难啊,想想他作为一家之主,除了这些个人花销,以后还得担负其他各种家庭花销,加起来肯定是一笔巨巨巨款,白榕的小脸就皱成了一个小包子。
不过......埋头了没几秒,白榕很快又斗志昂扬地站起来,使劲甩了甩胳膊,拿过一副雷光卡的材料,有条不紊地处理起来。
这些都是他身为一家之主的责任啊,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铁汉子,他绝不会退缩,也绝不会让他的家庭他的爱人面临金钱上的拮据!
想到整个家都要依赖在他宽阔雄壮的胸膛上,白榕的干劲儿格外足。
尤其在想到他帅气把卡一扔,让满眼崇拜依赖的牧崇衍随便买买买的画面,白榕突然就忍不住地偷笑出了声。
此时,另一边,机甲战斗课程刚刚结束的牧崇衍正与华尔德一同前往校医院,进行学校临时决定增加的全面体检。
校医院其实是圣亚星域最大的圣牧医院的下属机构,而圣牧医院作为医疗技术和医疗设备领头全圣亚的医院,不论是总医院还是各个下属机构,都极其地高端且安全。
......下午六点的时候,白榕制好了第二十一张符卡,并终于拗不过狂叫个不停的肚子,下线去做饭。
取出一袋即食牛排放到烤箱里加热,白榕又拿出一管营养剂,先灌下去填填肚子。
没一分钟,牛排的诱人香气就飘了出来,白榕按着肚子咽口水,在心中数着倒计时。
“嘎达...嘎达...嘎达......”一阵格外清晰的脚步声突然从外面传来,白榕眼睛一亮,以为牧崇衍回来了,当即就迈开小腿飞速地跑了出来。
可刚出别墅就步子一愣。
“怎么是你?!”
胆子好像突然刷地肥了一倍,白榕怒气冲冲地瞪着那个冷着脸的黑发男人,臭变态,有钱买他没钱喂他么?!之前有本事踹人,现在没本事给......给他一块肉吗?!
发现规规矩矩的小星宠突然怒瞪着他,一副很生气的样子,牧崇衍皱了下眉,把最后一块龙虾肉放入了口中,然后继续思考起名字的问题。
白榕:啊啊啊,臭变态,全世界最不合格的主人!!!
“你要不要喂你家小星宠吃点吃的。”华尔德切下一块烤肉在白榕面前晃了晃,“哈哈哈,你看看你家小星宠一直盯着。”然后放回了口中。
白榕:“!!!”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机器人不需要吃饭。”
“不需要但是可以吃。”华尔德笑眯眯地开口,“为了提高养星宠的体验,八年前的星宠就已经可以吃饭喝水上厕所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当然知道,但是没必要。”
“啧......那你养星宠干嘛。”
牧崇衍没有开口,他看着直勾勾盯着华尔德叉子上的烤肉的小星宠,心底突然生起了些微的不舒服。
抓了抓脑袋上的猫耳朵,白榕看了被送进金发男人嘴里的烤肉最后一眼,委屈地蹲了下来,缩成了一个难过的猫球。
可怜兮兮地吸了吸鼻子,白榕觉得也许在他被发现是外星人而被抓走研究前......他就已经饿死了。
更难过的是......他竟然在饿死前意识到了他不是一名合格的硬汉,虽然他并不想承认,可是......一旦遇到男人这样的可怕变态,他就硬不起来,这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够硬!
难过地揪着猫爪手套上的毛毛,白榕露出一个寂寥的小背影,一动不动地蹲在了晶璃箱门边,用最后的生命——思考硬度与哲学。
......没过几秒,身边的烤肉味突然浓了起来,白榕恍惚着狠狠吸了一口气,以为自己饿出了幻觉,但下一刻一张手掌突然握住了他,把他吓地蜷得更厉害了。
牧崇衍看着手掌中微微发抖的猫球,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放轻了力道。
见并没有伤害袭来,白榕放弃了哲学思考,大着胆子把小脑袋抬了起来,湿漉漉的眼睛眨了眨,直直看向托着他的那个人。
男人深黑的眼睛正看着他,淡红色的嘴唇抿成了一条严肃的弧度,不知怎的,他竟在男人毫无表情的脸上诡异地看出了一丝几不可查的紧张。
不可能不可能,白榕连忙摇摇脑袋,把脑中的想法狠狠挥去,几秒后,见之前握着他的白皙修长的手指也已经摊开,才松了口气,稳稳地踩着男人有力的手掌站了起来。
牧崇衍嘴角动了动,用左手拿起叉子在一块龙虾壳里刮下残留的一小块龙虾肉,板着脸送到了白榕面前。
看着眼前突然送来的有他半个脑袋大的龙虾肉,白榕激动地眼泪都要冒了出来,终于明白热泪盈眶是个什么意思,白榕毫不矜持地张大嘴巴,对着龙虾肉狠狠地咬了一口。
“唔......好好吃!”白榕囫囵地嚼了嚼就咽下,再次扑了上去。
“哈哈哈好可爱。”华尔德咬着最后一口烤肉,伸手去摸白榕的脑袋,却被牧崇衍一胳膊挡开了。
华尔德:“摸摸不行么,我的星宠也给你摸......”
“不需要。”牧崇衍眼抬也不抬,眼神牢牢黏在手心的小星宠身上,看着他努力大咬一口,然后满足地露出小小的笑脸,白嫩嫩的小腮帮塞得鼓鼓的,黑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
牧崇衍只觉得心里爬上了一丝很奇怪的感觉,轻飘飘的麻麻的,好像还有点软。
手上的小星宠实在太小太轻了,牧崇衍托着白榕的手越来越僵硬,在白榕终于吃饱挪开脸的时候......
牧崇衍的手抽筋了。
脚下的地面突然抖了起来,白榕吓了一跳,猝不及防摔到了牧崇衍的手心,牧崇衍看着手中滚来滚去的软软的一小团猫球,手抽筋地更厉害了。
好不容易爬起来又摔倒的白榕:“......”这巨人咋回事,缺钙么?!!!
“你手咋了,抽筋了?!”华尔德吃饱喝足,早就打开了光脑上的机甲游戏,在一局对战结束后朝牧崇衍瞄了一眼,惊恐地发现自家好友的手居然在抖。
牧崇衍冷静地用左手把白榕提到桌面上,然后伸手捏了捏手上的几个穴位。
“嗯,可能缺钙了。”
“缺,缺钙?”华尔德看着眼前身高一九三,体检报告是全圣亚星域里唯三的sss之一的好友面不改色地说出这句话,霎时心里一哽,“你tm难道缺营养剂么?”
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回应,华尔德反而呼出了一口气,他扒拉起墙上屏幕的菜单,连连点了几个小甜品,让工作人员打包。
手已经不抽筋了的牧崇衍重新把小星宠轻轻拢在手心。
“这家的布丁和蓝莓奶酪特别好吃,我家豆奶和豆包很喜欢,我带点给他们加餐。”华尔德自顾自地说着,“我可和你不一样,我对我家小星宠可暖着呢。”
牧崇衍冷冷地瞥了华尔德一眼,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寒气就上冻的华尔德立刻老实了下来。
一股无形的冷气在周围突然升起,吃饱饭的白榕搓了搓手,又焐了焐脸,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儿。
幸福啊,要是再来个小憩就更好了,虽然有点冷。
牧崇衍看着弯着眼睛心情很好的小星宠,下意识伸出手指戳向了小星宠的肚子,软软的触感从指尖清晰地传来,眼神竟不觉融化了些许。
正舒服地伸懒腰的白榕突然被一指头给戳地摔倒在地,小脸立刻黑了,可等他怒气冲冲地爬起来时,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暴力男的手里。
心里突地一跳,白榕看着把自己拢在手里的男人,没了饥饿感的怂恿,内心对暴力变态的害怕再一次占了上风。
看着被戳倒又爬起来的小星宠脸色变了,下意识又想去戳的牧崇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脸刷地一黑。
见男人的面色突然变黑,白榕整个人刷地一僵,下一瞬就怂嗒嗒地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猫球,但是又想到男人是在他表现地害怕不亲近的时候面色才变黑的,很可能对他这样畏怯的行为不喜,白榕忍着恐惧咬了咬牙,强迫自己重新站了起来。
手心被轻轻软软地一踩一踩,牧崇衍的心跳莫名快了几分,手指连忙动了动,生怕再次抽筋。
比自己还高的手指山威胁地动了两下,白榕害怕得心脏一紧一缩,可到底还是紧咬着牙关,强迫自己往前走去。
牧崇衍隐有兴趣地看着向手掌另一边走去的小星宠。
要表现得亲近,亲近......白榕一边在心里哭着念叨,一边拼命压抑着蜷成一团猫球的冲动。
感到残忍暴戾的视线在身上扎着,邪恶的五指山势力在前方凶狠地叫嚣,觉得没有人会比自己更硬汉了,白榕抽了下鼻子,眼里包着两汪悲壮的泪水,觉得自己背后应该响起一曲《义勇军进行曲》!
深深吸了一口气,白榕扬着英雄人民永不低下的头颅,坚定又晃悠悠地走到男人微微拢起的手指边,突然勇敢地张开了他短短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