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她加入之后第一天所有组员都绝望了,因为最弱的谢昭昭换走了她们组最有实力的队长,剩下了一群没主意的,连工作人员都在开玩笑说这次她们F组是货真价实的死亡组了。
小谢也很绝望她在F组的练习室里看了一天,发现几个小姑娘像盘散沙一样,本来就实力平平却还拿到了一首可爱风的小甜歌来比赛。
要知道谢曼那一组可是抢到了一首非常劲爆的唱跳,在舞台上永远是效果最炸的会给观众留下印象,就像你唱的再好,观众也只会记得谁高音飚的最高,一首小甜歌就算发挥再出色也就那样。
所以小谢下午就向导师提出,能不能改编这首歌。
这还是导师第一次见谢昭昭主动发表意见,平时她都是能躲就躲,“改编?你们想改编这首歌?”
其他几个选手连忙摆手,谁会改编啊,本来就只有六天练习的时间,下周天就是比赛,现在也不可能找得到人改编,就算改编好了也不一定练得会,大家已经对赢没抱期望了。
小谢却举起手来小心翼翼说:“我可以试试吗?”
“你会改编歌曲?”导师和选手都看向小谢,一脸惊讶,谢昭昭可是连一句歌都唱不准的烂泥。
“我可以试试。”小谢表情怯懦,语气却是坚定的又重复了一遍。
“还是算了吧……已经没有时间了。”一个选手小声的反对道:“我们连这首歌还没练会,还想什么改编啊。”
导师看她们意见不和,就说让她们先休息五分钟自己商量,等决定了再跟她说。
等导师离开,那个小姑娘就开始有异议说改编来不及,说不定效果更不好。
“我可以今天晚上就改编出来。”小谢扶着墙站了起来,先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应该先跟你们商量一下。”然后又手足无措的苦笑着说:“说实话啊,这可能是我们F组最后一次舞台了,进入这个比赛以来大家一直在努力练习,努力想被人看见……所以这最后一次舞台表演我觉得我们可以更好,至少最后一次拼尽全力的展示一次自己。”
其实F组的人心知肚明这次比赛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上舞台了,谁不想大放异彩的被注意一次,但谁敢相信谢昭昭啊……她自己就是个废材。
小谢看她们都不说话,就又说:“就今天晚上,你们可以继续练,如果明天早上我改编出来的效果你们不喜欢的话我们就放弃,照常练习。”
她们也是没什么主意的,谢昭昭都这么说了,也没人再说什么了,反正认定谢昭昭一晚上肯定改编不出来,就随便她去闹,大家还是各自练习自己的。
系统担忧的问:“宿主您还会改编歌曲?”
“我以前快穿可是拿过娱乐圈天后女主剧本的,业务能力是行业顶尖。”小谢从练习室出来去了节目组提供给她的音乐设备室,对系统道:“我快穿那么多世界不是白穿的,我要是想赢,谁也拦不住。”
“……”系统不敢反驳,毕竟快穿界无人不知宿主小谢就是金手指本人,她的快穿经验实在是太丰富多彩了。
==============
小谢从进了音乐室就没有再出来过。
到了很晚,工作人员都换班了,陆云起在离开之前又去看了一眼,还见小谢趴在设备上在写写画画,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跟另外一个人一样。
他敲了敲门推门进去,想提醒她太晚了,她却一抬头看见他兴奋的说:“陆导师来的正好,我刚改完,放给你听听看。”
“这么快?”陆云起惊讶了一下。
小谢站起来朝他过去,一脸讨好的道:“如果陆导师觉得好,能不能再帮我重新编舞?”陆云起可是会唱会跳,编舞出了名的好,谢曼她们那一组就是陆云起编的,她小声说:“就当给我走个后门。”
========================
第二天谢昭昭要改编歌曲的事就在各个组传遍了,A组的人最好奇,跟谢曼很好的宿友甜甜偷偷问谢曼,“你跟谢昭昭是堂姐妹,她还学过音乐吗?还会改编。”
谢曼笑了一下,也惊讶道:“不知道啊,她很小的时候我伯伯就过世了,她变的奇奇怪怪的,她妈妈也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跟家里人大吵一架带着她走了,之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过,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听说过的很不好去做了主播,大概是那个时候学的吧。”
“啊?她还做过主播啊?就是那种网红女主播?唱歌跳舞那种?”甜甜一脸震惊。
“好像是,卖卖萌打打游戏那种,我也不太清楚。”谢曼拉过甜甜,让她专心练习,别管别人组的。
但她又忍不住偷偷的去看了一次F组练习,只听到好像甜歌变成了电子舞曲,陆云起在重新教她们新的编舞,其他人倒是练的大汗淋漓,就小谢坐在角落里带着口罩看她们练习,还是那副又丧又偷懒的模样,还以为她突然开窍了,看来也许就是节目组的新套路炒热度,烂泥扶不上墙。
小谢在角落里看到门外人影一晃,也没在意,陆云起过来问她,“记住了吗?你现在腿伤就先记动作。”
“记住了。”小谢在口罩下对他偷偷眨了眨眼。
==========================
等到这期节目播出,谢昭昭又被掐上了热搜。
节目是在排名现场比赛的前一天播出,为比赛预热,这次的排名比赛是全程直播,现场进行投票,现场投票最高的选手除了会获得当晚的人气王座之外,还会额外奖励十万网络票,有这十万票奖励几乎可以逆境重生,直接翻身了。
小谢留意了一下,谢昭昭现在的排名已经掉出了前五,在第七位,随时会掉出前十被淘汰。
而这期节目又把她当成了炒作点,前期剪辑她哭着要求换组,进了F组又提出改编歌曲,一晚上在音乐室……但后期全部都是她在F组练习室里坐着打瞌睡,靠着打瞌睡,被组员叫起来吃饭的镜头,也没提她的腿受伤的原因。
网上说看到这里还以为谢烂泥拿到了勤奋努力之后逆袭的剧本,要捧她上位了,没想到,到后面烂泥还是烂泥。
又有人恶意爆料说,其实那首改编的歌曲是陆云起和节目组帮她改编的,她就是在音乐室里做样子,节目组为了捧她可真是用尽心机。
小谢翻着网上那些骂谢昭昭的,感叹网上为了黑她也是用尽心机用尽最脏的字眼,就算有一些谢昭昭的粉丝站出来替她澄清说,因为出了一点意外她的腿受伤了所以才在那里坐着。
那些黑她的人也能群起而攻的让她的粉丝拿出证据,谁练舞没有磕磕碰碰的小伤,不是腿断了就不要替她洗白。
小谢看着那些黑子即心疼谢昭昭也心疼谢昭昭的粉丝,洗什么白,她从来不洗白。
==============================
比赛当天夜里忽然下起了雨,一大群的粉丝早就披着雨衣进场在等了,偌大的会场里星星点点的全是各家的灯牌,这次来现场的比之前几次都要多,除了各家的粉丝之外,还有特意来看谢昭昭怎么再次搞砸F组的。
宁远刚从公司回到别墅,进了别墅就吩咐老管家开电视,边脱下西服边看着电视里播放着比赛现场呐喊的粉丝们,在看到举着谢昭昭灯牌的粉丝时讥笑道:“没想到谢昭昭还真有粉丝,她已经上过场了吗?”
“我不是太清楚,看样子已经演出一半了吧。”老管家接过他的外套,很想说您这样也很像她的粉丝,黑粉。
他刚解开领带丢在沙发里,手机就响了,他随手接起来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宁总下班了吗?”
他愣了一下忙看手机显示——谢昭昭。
他还是装作没存她号码的问:“你是?”
“你的绯闻对象,谢昭昭。”对面人语气轻快的说:“宁总打开电视了吗?”
“没有。”他抬手按了静音,“有事?”
手机里就传来一声轻笑,对他说:“现在打开电视,我要上场了,这一次的舞台献给宁总,让您看看我的商业价值。”说完就将手机给挂了。
宁远拿着手机皱了眉头,再看那电视里主持人说,“请出我们今天最后一组,F组!”
舞台上灯光一暗,出现了几扇白纸黑框的屏风门,那门后站着几个女选手,灯光将她们的影子照印在白纸之上,或甜美或妖娆或是机械的扭动着。
他打开了声音,就听到如同音乐盒一样简单清脆的伴奏下,一个甜美的女声唱出了第一句,那声音有点耳熟……是中间那一个甜美又机械的,她好像是在扮演一个木偶娃娃。
她的声音甜美的发腻,在唱到第三句的时候忽然一冷,那身影长臂一展拔出了背后的长剑划开白纸从那屏风门之后踏了出来——灯光在她头顶亮起来,她踏出来的黑色高跟鞋上是一双黑色吊带袜,一双腿又细又长,左腿之上缠着白纱布,穿着一身到大腿的甜美木偶装,背后却背着一把武|士|刀,又美又煞。
可她带着面具,甜美的木偶笑脸面具。
其他人随着她一起撕开屏幕门出来,那甜美的音乐就变调成了电子舞曲,随着舞台灯光瞬间点燃了舞台。
只有她戴了面具,她站在舞台中央,驾驭着音乐唱跳,舞台上那么多人一起表演,可她无论怎么换位都能将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她的声音她的动作,熟练完美到无可挑剔。
镜头扫到了导师们,声乐课的导师惊呆了,问旁边的陆云起,“c位是谁?真是谢昭昭??”
陆云起的目光无法从舞台上人的身上挪开,她在舞台上发光,她居然跳的这么熟练了……
舞台下的观众也被震懵了,在爆燃的音乐里问旁边的人,“带面具的那个是谁啊?F组怎么还有这么厉害的人?谢昭昭是被替换下去了吧?”
音乐却在间奏之后又陡然一转,柔美了下来,带面具的木偶从队友身后闪到中央,宽袖一振解下了自己的面具,又唱出了开头那一段甜美婉转的情歌,将那面具丢开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舞台下立刻爆炸了,“谢昭昭?那是谢昭昭?居然真是她!她怎么会唱歌不跑调了?还这么会跳!”
“她的腿是流血了吗?”
“真流血了!她之前真受伤了啊?”
舞台灯光下,谢昭昭黑色丝袜上的白纱布被血浸透了,殷红的血顺着腿留下,流进了丝袜里衬出一片黑红,可她完美的脸随着音乐表情管理得当,丝毫看不出半点痛楚。
电视机前的宁远盯着那张完美的脸,魅惑的表情,和大白腿上的血……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惊讶她像是变了一个人,惊讶她此时此刻火力全开的美……他从来不知道流血会有这样让人惊心的美感。
老管家看了他一眼,默默道:“我觉得谢小姐会逆袭,或许……她一直就有这个能力,只是之前不屑展露吧。”不然几天之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他这是同意了?
外面忽然又传来敲门声,陆云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谢昭昭你还好吗?该集合了,我在外面等你。”
小谢一下子就紧张了忙看宁远,见他脚步往前一动就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拦住他的去路仰头低声对他说:“别冲动宁总,您现在出去被看到我就完了!”
宁远垂眼看向她。
她紧紧搂着他的腰,可怜兮兮的求他,“求你了哥哥,宁总哥哥你也不想毁了一个追逐梦想的女孩儿是不是?”
她这个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宁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嘴,想起昨晚她主动送上嘴唇就喉头发紧,他又中招的撇开眼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离开。”
“谢谢宁总!”小谢二话不说,松开他随便抓起她的衣服一塞,拎着就跑出了房间。
宁远站在屋子里看着她离开低头笑了一下,又坐回了沙发里,却坐到了什么东西,起身看到是个手机,谢昭昭的手机,上面有三条未读微信和一个未接语音通话。
显示全是云起导师。
不想谈恋爱?是不想跟他谈吧。他坐在那里越想越生气,怎么会有女人这么谎话连篇,却又让他次次中招??
=========================
小谢是跟着组员和导师回了节目组才发现,她的手机忘了带……
还是陆云起偷偷问她,昨晚为什么没报平安她才想起来。
她想估计是掉在酒店里了,抱歉的跟陆云起说手机丢了,不是故意不回他。
陆云起愣了一下,“丢了?丢哪儿了?要是被人捡到你手机里那些信息不就泄露了吗?”
她刚想说没事,她手机没什么不能泄露的信息,陆云起就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给我的备注名是什么?不会是原名吧?”
小谢这才明白他是怕,他们俩的信息泄露了。
小谢顿了一下,对陆云起笑了笑,“陆导师放心,我会尽快找到手机,绝对不会泄露我们的信息。”
系统幽幽的开口:“宿主,陆云起很怕被发现跟你暧昧的事情啊。”
“废话,你是流量明星你不担心吗?”小谢气道:“还不是你们这个魔鬼系统耽误我攻略男主吗?不然照我的正常进度他早就该被我拿下了!”现在陆云起最多是对她有好感,怎么可能为了她自毁前程?
“可是……原主的幸福值下降了。”系统小声的提醒。
小谢忙点开信息栏就看到原来百分之四十的幸福值进度条变成了百分之三十。
“下降这么多!”小谢惊了,只是因为陆云起这样一句话就下降这么多?谢昭昭……这么敏感,怪不得之前就算喜欢也从来没敢向陆云起表达过丝毫的爱意。她是很怕被人拒绝给人造成困扰吧?像个贝类,风吹草动就退回了自己的壳里。
她太自卑了,明明她也曾经是个小公主。
======================
当天下午,宁远的老管家突然出现在了节目组,递上名片说有事找谢昭昭。
本来小谢和许多人一样不认识他,但同在练习室里的谢曼在看到他时惊讶的叫了一声:“康叔?你怎么来了?”
老管家礼貌的点点头,看向小谢,“我找谢昭昭小姐有些事,可以请谢小姐出来一下吗?”
小谢就在谢曼震惊的表情里出了练习室,跟着老管家一直出了《造星》的别墅,看到了停在僻静小路上的一辆黑色车子。
老管家请她过去笑着替她开了车门,她就看见了坐在车里的宁远,“宁总你怎么来了?”
宁远抬手将手机递给了她,看了她一眼,“是你的吧。”
“是我的。”小谢忙接过了手机,松了一口气讨好的笑道:“宁总让别人送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跑一趟。”
“别误会,只是顺路。”宁远说完就将车门关了上让老管家上车。
老管家就对小谢笑笑低声道:“谢小姐别误会,宁总就是特意来想看您一眼。”
“上车!”宁远又在车里怒了一声。
小谢忍不住笑了,歪头瞧着车窗里冷漠的宁远,朝他比了个飞吻,“多谢宁总特意为我跑这一趟。”
她看着宁远的车绝尘而去,拿着手机回了练习室,却在半路碰上了谢曼。
谢曼笑着迎上她,挽住了她的手臂,“偷偷请你喝杯可乐。”
“不用了,我戒糖。”小谢笑着把手臂抽了出来,“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
谢曼的笑容就顿了顿,随后又笑着问她,“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你认识康叔?”
“有什么好奇怪的。”小谢也对她笑,“他是宁总的老管家,我认识宁总自然也就认识他。”
她还想再问什么,小谢已经笑着对她说:“我该回去练习了,不然又会被骂偷懒了。”说完绕开谢曼就回了练习室。
陆云起正在教大家新舞蹈,小谢故意掏出手机让他看到放心,才放回口袋里回了队伍。
之后的几天里她没怎么去撩陆云起,最多晚上说个晚安,她把心思都用在了晚上躲开摄像头偷偷去练习上,因为下一场演出就是进入决赛的最后一场了,她一定要赢,并且继续坐在王座上。
反正那个魔鬼系统暂时没办法让她跟男主有突破性的进展。
而网上对谢昭昭的关注度空前的高涨,因为经过上一场谢昭昭的突然“开窍逆袭”,大家对她充满了期待,喜闻乐见的想看她下一场再次出错跌回去,所以在网上投票选歌的环节,大家空前一致的替谢昭昭选了一首难度最高的标准女团性感歌曲,又要唱又要跳,还要特别性感,c位在开场和结尾会有个搭档的男伴,和这个男伴有一小段性感的配合舞蹈。
小谢网络投票最高,这次的c位是她无疑。
这次舞台又设定了几位已经出道的明星来配合每一组演出表演,而小谢这一组来配合她跳舞的明星是陆云起。
小谢得知是陆云起的时候特意看了看其他组的明星都是谁,看到其他组也都是流量小鲜肉才放了心。
在练习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先看先走位,晚上回去偷偷练,和陆云起配合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保持着距离,她是怕节目组魔鬼剪辑拿她和陆云起炒热度,给陆云起和谢昭昭惹来麻烦。
结果在演出当天晚上,节目组把小谢这一组的服装拿了过来,小谢发现全组的黑色裙子只有她的是露胸的。
本来就是紧身高开叉的露大腿裙子,再加上露|胸配合这么性感的舞蹈,太露|骨了。
小谢平时是无所谓,但这次只有她一个人是露|胸的,节目组是什么意思很明显了。
她提议要换和大家一样的,被节目组拒绝了,谢昭昭的签约公司经纪人还来劝她配合节目组。
她听不下去的问经纪人,“你们是不是拿节目组钱了?要你们配合节目组来坑我?”
经纪人语气也不善的说:“谢昭昭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露个胸而已,就算节目组拿你作为爆点炒热度又怎么样?网上再骂你,钱你不是照样挣?越黑越红你懂不懂?”又低声威胁她说:“你和公司可是有合约的,不乖乖配合违约金你赔不起。”
“你们为了捞钱把我推来参加节目,配合节目组可劲儿黑我来炒热度捧谢曼,我已经受够了,这次我不配合,我认真跳舞唱歌是为了对得起我的粉丝,露|胸卖|肉利用陆导师炒热度这件事我绝对不妥协。”小谢抬头看了经纪人一眼,放在口袋里的手关闭了手机录音,笑了一下站起来低声说:“你去告我吧,动作快一点,不然我就先动手了。”
她推开经纪人回了化妆间。
比赛开场,节目组把最后爆点的两个组故意放在了最后,小谢这一组压轴,谢曼那一组最后。
等小谢随着暧昧的舞台灯光开场时,在后台观看的谢曼愣了一下,她没露|胸?她居然在那件露胸的连衣裙上加了一件白衬衫……怎么回事?
=============================
刚从会议室出来要下班的宁远,在下了楼时遇上了正在公司员工,他正在打电话,说了一句:“你们怎么搞的?节目组不是答应了这期安排谢昭昭人设崩坏故意卖|肉吗?”
宁远的脚步停了停,那个人忙先按了电话向宁远微微鞠躬叫了一声:“宁总。”
这个人……好像是负责谢曼的一个助理,之前带谢曼来见过他。
他听见助理身后的办公室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谢昭昭唱歌的声音。
“宁总刚下班啊?”助理忙笑着跟宁远打招呼,“您辛苦了。”
宁远却跃过他走进了他的办公室里,他的电脑上正在直播着今晚的《造星》比赛,正播到谢昭昭和陆云起的配合舞蹈,那暧昧的灯光之下,谢昭昭穿着白色衬衫高开叉的紧身裙拉住陆云起的领带靠在了他身上,修长的腿随着她的歌声晃在大屏幕里,她那双眼睛里充满了魅惑,轻轻的朝陆云起眨了一下……
宁远想起那一晚谢昭昭拉住他领带的样子忽然就生出一股无名火,侧头问助理,“你刚刚说什么,再向我重复一遍。”
助理忙回答说:“宁总还记得之前我们组向您交了一份捧红谢曼的策划案吗?谢曼就是咱们公司旗下的星海传媒今年要力捧的签约艺人。”
他记得,但他没看那份策划案,只是知道公司在节目组投了钱要靠《造星》这个节目炒红谢曼,后来又听说杀出来一个谢昭昭在节目里爆红抢过了谢曼的风头,所以他找到了谢昭昭让她主动退赛,因为他知道公司要力捧谢曼就一定会拉踩出头鸟,踩着她的热度来捧艺人,这是旗下那些人惯用的套路,他不想谢昭昭被黑的太难看。
“今天的舞台也是故意设计的?”宁远问:“卖肉是什么意思?解释一下。”
助理以为他是询问谢曼的进度,就忙回答说上一期之后谢昭昭的人气高居不下投票已经快要超过谢曼了,所以公司决定这一期节目组会配合让谢昭昭和陆云起炒舞台cp,安排谢昭昭在舞台上和陆云起跳露|骨的舞蹈,露点|胸,这样之后再爆出点她和陆云起的暧昧花絮在网络上带节奏,借助陆云起的粉丝黑谢昭昭,拉低她的路人缘和排名。
他看着宁远冷冰冰的脸色又试探性的道:“宁总放心,就算陆云起和谢昭昭的黑料炒不起来,这期还是赢了的话,赛后还会播放每组第一的选手家庭祝福视频,谢昭昭父母过世,曼曼为她准备了一条语音视频,那条语音里都是她的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