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观看无碍哦~  陆语又笑嘻嘻的朝倪枝吐吐舌|头,“开个玩笑,你不要紧张。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吧,简时也是为你好。女生之间的撕逼,他一个男生不好出面,你跟我一起玩,以后你在学校,就再没女生敢欺负你。我跟你说,我在这一片,还是没人敢招惹的。”
倪枝本不是那种会沾染是非的人,这些年都无波无澜的过来了。
若是以前,她想都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会和打架抽烟纹身的人在一起吃宵夜。
她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高瘦少年,哪怕只是个背影,在人群里都和旁人不一样。
身上像是会发光一般,注意力就不由被吸引了过去。
她忽然想,为什么简时喜欢和他们这群人混在一起?仅仅只是叛逆,新鲜,刺激吗?
听说,他父母每次回来,他都要和他们吵架。
倪枝不大懂,在她看来,简时家境优越,全家|宠|着,要什么有什么,天之娇子一般的存在。
可能,是她何不食肉糜吧。
吃宵夜的地方离学校不远,那是露天的大排档。
看样子是常客,老板看他们一群人过来,直接吩咐伙计去拼两张桌子,给他们抬了一箱酒过来。
这群人里,其实就陆语和倪枝两个女生,拼的桌子一边可以坐四五个人。
陆语拉着倪枝坐下后,简时顺时坐在她身边。
虽靠的并不近,但她还是感觉到一股压迫感,不,或许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安心感。
倪枝眼角余光处瞟了一眼身旁的人影,心跳又稍稍加快了些。
简时推了一张菜单在她面前,“想吃什么自己点。”
倪枝每个月生活费并不多,像宵夜烧烤这种东西,对她这种家境来说,算得上很是奢侈。
她看菜单时,注意力主要被后面的价格给吸引。
学校附近的烧烤,其实都是很亲民的价格,不过倪枝还是觉得贵了。
她把菜单移到坐在她旁边的陆语面前,“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吃,你点吧。”
陆语身子微微前倾,看着简时,脸上的笑容很有些狡黠,“那我就随便点,不跟你客气了。”
“你什么时候跟我客气过。”
菜单不止一张,坐对面的男生早就拿铅笔在菜单上勾了起来。
效率很高,没几分钟就点完了。
烧烤有现成的,店里的伙计先端上来了些,然后他们就拿起啤酒瓶开始吹了起来。
坐倪枝正对面的一个男生,开了一瓶酒后递到倪枝面前,嬉皮笑脸的道,“嫂子酒量怎么样?”
男生口里那一句嫂子,听得倪枝面红耳赤,她垂下眼睑,不知怎么回。
若是接话,会不会让别人以为她默认自己就是简时的那什么。
一只修长的手映入眼帘,她看到那只手把男生递过来的啤酒给拿走了。
“不知道别瞎xjb逼逼,她不会喝酒。”
第一次听到简时说脏话时,倪枝还心想,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阳光帅气的男生,说话那么粗鲁,难道他家里人都不教的吗?
后来听多了,竟也听得顺耳了。
吃宵夜,就是这群男生在那胡天海地的瞎侃,偶尔还会冒出几个荤段子。
倪枝跟他们不是同一个圈子的人,接不上话。
她基本缄默,一根羊肉串,吃了将近半个小时。
陆语偶尔会问她两句,比如住在哪里,在学校成绩怎么样。
陆语也只能问她这些,毕竟在她们的世界,不是打架,就是怎么逃课旷课去哪通宵上网唱k。
从谈话里,倪枝得知陆语和那几个没穿校服的男生都是隔壁一所高中,那所高中不像附中这种省重点,规定学生每天都要穿校服,相对来说管理的不甚严格。
而陆语又是学音乐的,艺术生,思想作风也比一般的学生要开放大胆。
倪枝听陆语自己做过词和曲,来了兴趣,陆语哼了几句,倪枝觉得调子还挺好听。
她不由对陆语刮目相看,心想原来她这么有才啊。
两个女孩子渐渐聊得投机了些,陆语问,“看你样子,应该是乖乖女,从来不翘课去网吧吧?”
倪枝点头,“我确实从没去过网吧。”
要不是学校有多媒体教室,她只怕电脑都不会用。
陆语:“改天等你们放假时,我带你去,我唱的歌在网上有,到时候放给你听。”
说到唱歌时,倪枝瞧见陆语眼睛晶亮极了。
倪枝愈发感兴趣了,“真的?网上有你的歌?怎么弄上去的啊。”
陆语笑,“到时候教你啊,你声音还蛮好听的,你要感兴趣的话,我们还可以合作一下。”
陆语所说的这些,倪枝以前从未接触过。
她的生活,基本就是三点一线,上学,放学,回家。没有什么大起大伏,除了学习,便只剩下学习。
倪枝想了想,偶尔去一两次网吧,应该不会影响学习吧。
就当放松了。
她点头,“好啊,我还蛮想听你传到网上的歌是什么样。”
和陆语聊了几句话,倪枝偷偷瞟了一眼身旁的人影。
不知道他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呢。
将近十点时,倪枝坐不住了,她对简时说道,“我真的得回去了。”
简时正和人喝着酒,空气很吵,她说完见简时没什么反应,以为简时没有听到,打算再问一次。
刚准备开口,简时搁下手里的酒瓶,站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啊?”
简时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你不是说太晚回去很怕吗?你要出什么事最后还不得怪到老子头上。”
那冷漠不耐烦的模样,和平日无异。
但倪枝却总觉得他今天的眸色,比以往更有温度了些。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她一定不会错过。这是倪连景他们带给她笔记本上的一句话。
那么,现在的她,该鼓起勇气吗?
“我的自行车不是很好骑,好像没多少气,也不知道两个人能不能载不载得动。”
“难怪林姨给你取名叫倪枝,真是个榆木脑袋,你要不建议林姨去改个名字。”
倪枝:“……”
“老子像是那种会骑自行车载你的人吗?”
“那我自行车怎么办……”
“你那油漆都掉了的破自行车,人家也只能当个破铜烂铁按斤称卖五块钱,偷都嫌浪费力气。”
才不止五块钱。
“走不走,的士来了。”
皎洁的月色下,皱着眉头的少年像一头刚从笼子里跑出来的狮子,暴躁又傲慢。
但却让倪枝觉得无比安心,哪怕前面的漆黑一眼看不到尽头。
……
反正他凶巴巴的又不领情。
“那阿姨,我先上楼简时补习了。”倪枝依旧礼貌道。
“既然来了,中午就留在家里吃饭。”
“阿姨客气了。”
倪枝站起身时,简时已经背对着她往楼梯那边走去,倪枝加快脚步追上去。
她左手拿着进屋后脱下来的棉衣,右手提着书本,再加上没有简时那么身高腿长,跟在后面有些吃力。
索性简时说补习的书房只是在二楼。
他家的书房比较大,书柜打了一整面墙,上面的书摆放的也多。
这点让倪枝羡慕不已。
她也多想有一个自己的书房,不用太大,能装得下她买的书就行。
书房有电脑桌,还有一套沙发。
倪枝问,“坐哪?”
结果她刚一问完,就看到某人屁|股已经坐在沙发上,长腿一伸,坐姿很是慵懒。
倪枝走过去,把衣服放在沙发上,书则放在茶几上。
她确实是个很称职的补习老师,跟简时补课内容不是随便补补,而是制定了一套补习计划。
简时基础薄弱这点很让倪枝头疼,但好在人异常聪明。
特别是数学物理化学这三科,一点就通。
让倪枝很是感叹造物主的不公,她虽然选的理科,但其实物理数学并不是强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