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率百分之80以上可直接看文。  旁边,王馨见许思意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疑惑地皱了下眉,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也是一愣:“我去我去我去,那不是顾江么……对面儿的谁?秦霜?!!”
“嘘!”许思意连忙制止室友咋咋呼呼的嗓门儿,竖起食指,“你小声一点啊。”
“哦哦好。”王馨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点点头,又朝雅间的方向张望几眼,然后难掩兴奋道,“今天真是来对了,居然能偶遇这种好戏!”
看着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室友,许思意同学囧,支吾了下,提议:“要不……我们先撤离吧?”
王馨皱眉:“为什么?”
“大家都认识,被看见了会尴尬……”
“尴尬啥。看见了就打个招呼。怎么,难道系花校草谈个恋爱,我们平头老百姓连咖啡都不能喝了?”王馨翻白眼,戳了下许思意的脑袋瓜,一脸嫌弃:“再说了,看这阵仗还处于秦霜在告白的阶段,你和她又不熟,管她尴不尴尬。”
“……”NONONO。
你误会了,我是怕我自己被看见了会尴尬,毕竟偷听告白什么的……
“好了,淡定点。”王馨直接把电影调成了静音,挑挑眉,“继续听。”
雅间里,秦霜还是那副甜甜微笑的表情,“我听说,学长你大一就进校会主席团了,而且连续两年都拿了国家奖学金。好厉害呀。”
一声清脆的叮。
顾江的耐心似乎所剩不多。他随手把金属咖啡匙扔回杯子里,很冷淡:“说重点。”
秦霜精致又明艳的面孔明显一怔,“什么?”
顾江说:“我让你说重点。”
闻言,秦霜脸微红,低下头暗暗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鼓起勇气开口,道:“是这样的。顾学长,优秀学生代表交流会那天,你在台上发言,我当时就很崇拜你……”顿一下,“我知道你现在单身,请问我能做你的女朋友么?”
话音落地,王馨挑了下眉,低声打趣道:“哟。把话说到这份儿上,这要是被拒绝,丢脸可就丢大了。”
旁边,许思意眸光轻闪,非常好奇里面的反派BOSS会怎么回答。
拒绝?
or接受?
讲道理,连桂晓静都不能入顾江的法眼,秦霜应该也不行吧,秦霜虽然也很美,但肯定是比不上桂晓静的。不过,万一这位大佬更钟爱纯天然捏?而且秦霜的身材好像也要更好一些……许思意迷迷糊糊地思索着,埋头抿了一口咖啡。
雅间里有几秒钟的安静。
然后,许思意听见里面传出顾江的声音,低沉又随意,相当直接:“不能。”
噗噗。
她被嘴里的咖啡呛了下。
这位大佬你是不是从来不知道“委婉”为何物……
此次告白的女主角显然也被这丝毫不留情面的两个字给弄蒙了。呆了两秒后,秦霜眼眶里微微泛红,似乎是有点想哭又觉得丢人,只能硬生生憋住。
其实这之前,她约了顾江好几次,顾江的回话都是两个字:没空。
这次她从一些渠道了解到顾江手上有一个建筑设计工作室,她爸爸又刚好是中国建筑设计院的高层,这才终于有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找他。
须臾,秦霜动了动唇再次开口,字里行间都是暗示:“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有点唐突,毕竟你对我也不了解。不过顾学长,以我爸爸手上的资源,你今后……”
“好意心领。”顾江打断,很淡地勾了勾唇,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没别的事儿了吧?”
“……”秦霜一愣。
他掀眼皮,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桌面,唤来服务生,“买单。”
很遗憾,这场发生在浪漫咖啡馆的告白,没能有一个同样浪漫的结局。最终,女主角秦霜说留下一句“抱歉,耽误你时间了”便红着眼拎起包,黯然退场。
顾江也在随后离开。
好戏闭幕,咖啡喝完。
呼。
许思意鼓起腮帮悄悄地吐出一口气,庆幸自己存在感向来很低,没有被发现,躲过一劫。
“唉,又一颗被击碎的少女心。”王馨意犹未尽地感叹了句,付完钱,对许思意道:“走吧。”
她笑笑:“我要去下洗手间,你出去等我吧。”
“嗯好。那你快点啊。”
许思意点点头,背上自己的小黄鸭书包去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路过吸烟室,余光看见里面没有窗户也没有开灯,光线昏暗,似乎有道修长的人影。那人叼了根烟,唇畔间火星明灭,看不清脸。
许思意没有多想,收回目光走到洗手台前,站定,打开水龙头。
搓搓手。
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不紧不慢的,从吸烟室一直到她左边。同时,空气里弥漫开一股夹杂着薄荷味道的烟草气。
许思意怕挤到别人,移动小碎步往右侧挪了挪。
哗啦一声,那人一把拧开了水龙头,似乎是开到了最大,水流哗啦啦地喷涌出来。
“……”节约用水是美德啊亲。
许思意低着头,视线微微移过去一点。看见两只很漂亮的手,手掌宽大,指骨修长,袖口略卷,露出截瘦削干净的手腕。
……好像有点眼熟?错觉错觉。
许思意收回目光,一看,边上正好是一瓶洗手液,就摆在两个洗手盆正中间的位置。她一只手摁住出液管,一只手掌摊开,接在底下。
然而,十分突然的,从左边伸过来一只手,不偏不倚,刚好覆在她的手背上。
她的手小小巧巧,几乎被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完全包裹。
“……”许思意被吓了一跳,眸光轻闪,下意识地抬起头。
面前是一面大镜子,里头映出的两个身高差距极其明显的人像。小姑娘个头小小的,大概是太过惊愕,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瞪得溜圆,旁边的英俊少年身形修长,正好整以暇地盯着镜子里的她。
空气凝固了足足有五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