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订阅不够70%是防盗章,可等待24小时或补足购买比例~  秦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带着一丝不确定问贺霆川,“你刚刚...喊我什么?”
贺霆川垂眸对上她的眼,“秦秦。”
秦秦?
秦熙怔住。
他怎么能喊她喊的这么亲密?连她爸秦政,也是喊小熙,只偶尔叫个心肝宝贝儿。
秦秦什么的,有点...嗯...腻歪。
但莫名的,她听着还挺好听的。
秦熙在贺霆川“含情脉脉”的眼神下别开了眼睛,她一手抠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小声道,“不要随便给我起名字呀~”
贺霆川挑眉,“那我叫你什么?秦小姐吗?”
秦熙动了动唇,小声咕哝,“秦小姐,好像是有点生硬。”
“所以。”贺霆川手掌从她背后抬起,直接扣在秦熙头顶,五指用力揉了揉,“我叫你秦秦,你叫我的名字,这样不是很好吗?”
“你的名字?”秦熙微仰头,脸颊上带着还未褪.去的粉红色,“贺...霆川?”
贺霆川唇角勾笑,其实他更想听她叫老公......罢了,再等一等,不着急。
贺霆川点头,“以后都叫我的名字,贺先生三个字,我不想再听见了。”
秦熙抿唇,“贺...霆川。”
“恩。”贺霆川心情超好,“我在。”
“你说...”秦熙略微犹豫,随即带着迷惑问他,“我们是不是发展的有些快?”
“快?”贺霆川好笑,“快吗?”
秦熙很认真的点点头,“挺快的。”
在秦熙过去二十五年的生活中,她并没有触碰过感情。
以前在学校,偶尔看见身边的朋友成双成对之时,她确实有过羡慕,也产生过找男朋友的想法。
只是,还未等她对谁动心,便见证了朋友们的分手,争吵等等负面情绪。
见的多了,秦熙对于感情这回事儿,有了些许的心理阴影,尤其是秦熙大学时期最好的一个朋友,因为跟相恋了七年的男朋友吵架、分手,终日郁郁寡欢,还得了抑郁症以后,秦熙对感情越发的远离。
她倒也不是说避而远之,只是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
秦熙的想法很简单,她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吃吃喝喝,蹦蹦跳跳,放假的时候旅旅游,偶尔约上三五个朋友去逛逛街,购购物。
这样的生活,秦熙觉得足够了。
所以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有另一个人来插.入她的生活里?
一旦这个人真的存在了,她的一切都会被打乱。
可能出去旅游的时候,要跟这个人商量。
可能上街购物的时候,还要考虑给这个人买些东西。
更重要的是,她需要花时间去跟这个人相处,从生活的点点滴滴,到两个人的精神层面,这都是需要磨合的。
若是磨合好了两个人最终在一起还好,但若是没有磨合好呢?她岂不是浪费了时间精力去做了一件无用功的事情?
她的生活,不该是由对方主导引领,而是由她自己说了算。
秦熙很诚实的跟贺霆川讲了自己的想法,基本上她能想到的都说了。
她能看的出,贺霆川眼中的错愕,惊讶。
秦熙抿唇,继而垂眸。
她所说的这些,确实挺难让人接受的。
秦政跟她聊天时,也会告诉她,生活要勇于尝试,要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爱情,而不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想成了最坏的情况。
秦熙试图解开自己心中的禁锢,但想着想着,她的想法又会绕了回去,无法解开。
秦熙将原本扭过去的身体转正,背对着贺霆川,闷声道,“对不起,我胡说的,你就当没有听过好了。”
“秦秦。”贺霆川见她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小姑娘定然是想歪了。
不过贺霆川转念一想,小姑娘要不是对他有些许的好感,也不会跟他说这些事情。
她分明就是在告诉他,她跟别人的想法不一样,如果不能接受这样的她,两个人就没有必要继续接触了。
贺霆川的心情转好之余,又多了一些心疼。
这么多年,身边的朋友多多少少都有感情生活,她看着羡慕的时候,心里该有多么难过?
贺霆川微微叹气。
秦熙听见后,默默的把身体往前挪了一些。
看吧,他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她。
秦熙咬着唇,眼眶微红,她对贺霆川,是真的有些好感的。
虽然两个人今天才是第二次见面,可无论是上次他对她的“拔刀相助”,还是这次对她的“挺.身而出”,都让她觉得贺霆川是个靠的住的人。
如果一定要接触一个男人的话,她觉得自己可以跟贺霆川试试发展感情。
秦熙吸了下鼻子,觉得自己有些没用,明明是她先挑起来的话题,却无法继续下去,“贺霆川。”
“恩,我在。”贺霆川声音低沉,秦熙听不出情绪。
“我......”
秦熙回头,刚想说些什么,出去了的医生正好走了进来。
医生见秦熙红了眼睛,下意识看向贺霆川,“小伙子,你怎么欺负女朋友啊?”
贺霆川:“......”
不,他什么也没有做!
“医生,不是他......”秦熙想解释。
医生却摆摆手,止住了秦熙的话。
医生看着贺霆川,面容严肃,“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你女朋友都疼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欺负她?”
“小姑娘这么漂亮,踩空了台阶脚踝脱臼已经够难过的了,你做人家男朋友的,这个时候要对女朋友温柔一些。”
“男人嘛,就是要无限包容自己的女人才行,你说是不是?”
秦熙&贺霆川:“......”
他们两个什么也没有说啊喂!医生你不要自己脑补一出戏好吗?
秦熙还想解释,贺霆川一把拉住她,“秦秦女朋友,是我不对,我道歉,不生气了,嗯?”
贺霆川说着,还两只手托住秦熙的脸,目光灼热的盯着她。
秦熙脸很热,她想贺霆川一定感受到了。
秦熙垂眸,掩住眼中的害羞,“你放开我呀...”
贺霆川笑,声音磁性低沉,他故意凑近秦熙一些,与她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不生气了,嗯?”
秦熙“哎呀”一声,“我本来也没有生气嘛。”
见秦熙的情绪好了一些,贺霆川才松开手,揉揉她的头,“不要怕。”
秦熙一时恍惚,分辨不清他说的究竟是不要怕接下来的复位还是不要怕感情的事情。
“哎,小伙子这就对了,跟女朋友低个头,没什么大不了的。”
医生坐在小椅子上,已经戴好了手套和口罩。
医生身后站着刚刚带路的护士,正好被护士挡住的医疗车上,秦熙看不清都放了什么。
此时,医生托起秦熙的脚,秦熙瞬间全身汗毛竖了起来,像只炸毛的小猫。
贺霆川伸手将人抱在怀里,又用自己的手捂住秦熙的眼睛,“别看。”
许是因为看不见,秦熙的感官比平时要强烈许多。
医生带着手套的手指微凉,他已经捏上了她的脚。
“啊啊啊啊啊啊!”猝不及防的,秦熙叫出声,慌乱之中,秦熙手指抓住了贺霆川的衬衫,因为过于用力,再加上贺霆川的衬衫比较贴身,所以下一秒,贺霆川胸口处的扣子崩掉了几颗。
衣领敞开了一些以后,秦熙抓的更加方便了。
贺霆川没脱臼过,自然不知道复位是一件多么疼的事情,可光是看秦熙的表情还有听她的叫声,就知道该多疼。
贺霆川心疼,也很懊恼。
如果不是他托她的同事打了电话,秦熙也不会急匆匆的赶出来,自然就不会踩空摔下来。
秦熙自叫了第一声以后就没有再吭声。
贺霆川盖在她眼睛上的手微微挪开些,这才发现,她的嘴唇已经被她咬到发白。
贺霆川一惊,手指捏上她的下巴,“秦秦,松开。”
秦熙微张开嘴,睁眼看他。
她的双眸湿漉漉的,看着特别可怜。
贺霆川一瞬间心就软了,明明这么怕疼的小姑娘,却偏要忍受这些委屈。
贺霆川声音放轻,好好的哄着,“秦秦乖,不哭,我在这儿呢。”
“贺霆川。”她声音委屈,可怜巴巴的。
“哎,我在。”
秦熙扁嘴,趴在他的胸.口上,“我好疼呀,呜呜呜...”
此时此刻,贺霆川的脑子已经无法运作了,唯一的念头,就是他这一辈子都会栽在秦熙的身上了。
她可真他.妈的软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的阳阳,她觉得大家看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笑话,她就是一个闹剧。
到底是个小姑娘,阳阳气愤过后,是满心的委屈,她想着,明明是秦熙答应请客,她只是让秦熙兑现诺言,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她做的不好?
还有给秦熙送奶茶的贺先生,一定是秦熙暗中给他递了小话,她才会被挤兑了。
阳阳看向秦熙,“秦熙,以前我还觉得我们是朋友,但是现在看来,你根本没有拿我当朋友,你怎么能让我在大家面前这么难堪?”
秦熙愣了一秒,随即嗤笑,“阳阳,你这么说话可就没意思了啊。”
阳阳更加不高兴了,“你别太过分了。”
秦熙懒得跟她争这些没用的东西,秦熙坐下来,笑着喊大家,“你们喜欢什么口味自己拿啊,我脚不方便,我就偷个懒啦~”
“哎呦,你可快坐着吧!”阿兰笑着摆手,“小花,快帮秦熙分一下奶茶,【两杯奶茶】家的奶茶时间长了就不好喝了。”
“好。”小花是个很耿直的女孩子,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如果此时阿兰喊帮忙分奶茶的人是阳阳,阳阳定然会觉得阿兰是拿她当小跟班用。
所以阿兰什么都喜欢和小花在一起做,因为小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没用上几分钟,奶茶被分到了每个人的手中,连杨文建的手中也有了一杯。
与此同时,阿兰发现,奶茶里不仅没有阳阳的,也没有秦熙的。
阿兰啜了一口奶茶,“嗯?怎么没有秦熙的?”
小花也是“咦”了一下,“一共缺几杯啊?”
外卖小哥还没走,听她们这么说,突然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对不起啊秦小姐,我忘了告诉你,你的奶茶晚点会送来。”
秦熙“噗嗤”一声笑出来,“好,谢谢你了。”
外卖小哥又回想了一下贺先生还有没有其他的话要带到,确认自己全部说出来了以后,小哥离开了。
阳阳眼见真没有自己那份儿,抽了抽鼻子,口是心非的嘟囔了一句“喝奶茶发胖,我才不喝呢。”
“噗!”
“哎呦~”
“奶茶发胖呢~你们大家可小心了啊。”
“不,为了这杯七十五块的奶茶,我愿意胖十斤!”
“什么?七十五?”办公室里接连响起了惊呼声。
大家纷纷举起自己的奶茶,看向奶茶底部。
果然,便签上第一行是品牌名字,第二行是奶茶口味,第三行是价钱,75.00。
这下子,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显然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杯奶茶居然这么贵。
一杯奶茶七十五块,办公室里去掉阳阳和秦熙,有二十六个人,将近两千块,就这么被她们喝掉了。
绿合是介于小型和中型之间的公司,每个人工资有多少,大家都心知肚明。
所以秦熙每次请客都在小一千块钱,她们才会觉得秦熙的家境很好。
【两杯奶茶】是一家连锁的奶茶店,在绿合这儿开的分店规模很小,超过三十块钱的奶茶都很少有人买,但是这边公司比较多,走的是多销的路线。
像贺霆川这种一次买两千块钱奶茶的人,一年都碰不上一个。
阿兰也觉得手里的奶茶有些烫手。
“秦熙,这是不是太贵了......”
秦熙笑着摇头,“没关系,喝就是了。”
“可是...”
“哎呀,没事。”秦熙偏身,越过阿兰很俏皮的对大家眨眨眼,“这是他应该做的。”
哦~
众人了然。
这贺先生应该是秦熙的追求者了。
杨文建捏着奶茶的手指紧了紧,一言不发的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刚进了办公室,杨文建随手把奶茶扔进了垃圾桶里。
......
等所有人的奶茶喝光了以后很久,秦熙的那份儿才送了过来。
“秦小姐。”
秦熙抬眸,看见来人略微诧异了一下,“你是......万景?”
“是的,秦小姐。”万景举了下手里袋子,诧异老板娘是真的很漂亮的同时笑着说,“秦小姐,我方便进去吗?”
秦熙瞥了眼杨文建的办公室,门紧闭着。
秦熙说,“进来吧,没事的。”
“多谢秦小姐。”
万景点头后,没几步便走到了秦熙面前,他把袋子小心翼翼的放在秦熙桌子上,“秦小姐,您的特制奶茶到了,请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