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notfound请检查购买比例схфрпуЛЗ
如果是普通人或许还有重来的机会,可是白颖在前一段婚姻中就遭受了巨大的创伤,甚至很有可能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曹挚再那样对她,无异于将她推入深渊,哪怕曹挚不是杀害白颖的凶手,可在白颖的死亡里,也占据了最大一部分原因,说一句白颖是他逼死的,一点都不为过。
林晏叹息一声,将事情跟秦越说了。
秦越到底是刑警,这种事可能是知道的多了,或许更加残酷,闻言表情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想了想,安慰林晏道:“每个人都有欲/望,只是有的人能克制,有的人不能克制,曹挚就是无法克制自己的那类人。”
所以造成了白颖的悲剧,还险些害了范静舒。
林晏一时没有吭声,平静的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直到快到地方了,才来了一句,“我明天打算去看看范静舒。”
既然知道了曹挚是什么样的人,自然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范静舒掉入火坑。
秦越完全能明白林晏的未尽之言,轻轻的嗯了一声,以示对林晏的支持。
火锅店离她们所不远,但也不近,好在这会儿不是高峰期,开车上高架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
秦越开着车将车停进停车场,还没下车,林晏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火锅味,那味道麻辣鲜香,让没吃晚饭中午也没吃多少饭的林晏差点口水就流了下来。
控制不住的咽了口口水,林晏登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等秦越将车停好后迫不及待的下了车,感叹道:“真的是好久没来了,自打上回住院后足足有半年没碰过火锅,你不知道我做梦都会梦到火锅。”
秦越锁了车门,浅笑着看着林晏,道:“那今天敞开了肚皮吃,将这半年没吃的都补回来。”
“那补不回来,”林晏道:“不过可以多吃几顿。”
说着话进了火锅店,果然如秦越所料,这个时间火锅店里的人都多的不得了,大厅里摆满了排队用的凳子,上面几乎都坐了人,要不是秦越提前定好了位置,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不过饶是定了位置,也只有小锅,而且还有点偏,不过不用排队就能吃上就很满足了。
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林晏熟门熟路的将自己和秦越爱吃的几个菜都点了,但是在点锅底的时候纠结起来。
林晏道:“小锅就是这点不好,选了辣锅就不能选菌汤锅,可是有些菜涮在菌汤锅里又很好吃,汤还能喝解油腻。”
秦越看着纠结的脸都皱在一起的林晏,忍不住露出个笑容,道:“那就两个都点了,反正我和你都爱喝菌汤。”
林晏也是这么想的,愉快的在辣锅后面写了个2,又点了一个菌汤锅,然后将菜单递给秦越,“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秦越接过来,但没打开看,而是直接递给服务员,让他们上菜,才转头看着林晏道:“不用看了,我爱吃什么你都知道,哪回吃火锅不都是你点的。”
这倒是,秦越不止跟她从小一起长大,还喜好相同,并且都是警察,几乎没有一点不合拍的地方,林晏越和秦越相处越觉得神奇,并且十分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发小。
虽然这家店人很多,但锅底和菜上来的很快,林晏望眼欲穿的等着眼前的锅开,忽的想到了什么,随口问秦越道:“对了你还没跟我说呢,你不是在北京干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回安南了,之前也一点信都没有,那天在现场看见你我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呢。”
秦越看着林晏,似是看入了神一般没有说话,直到林晏带着疑惑喊了他一句,才笑着道:“没什么,就是有点事,让我不想待在北京了,就向上申请调了过来。”
又是这句话,林晏原以为上次秦越这样说是因为场合不对不方便说,没想到这次私底下吃饭也是这个说辞,不禁有些惊讶,抬起头看着秦越。
这是秦越第一次有什么事瞒着她,这让林晏愕然的同时,又有些不习惯,她很想追问出口,可又想到她们到底不是小时候,长到这么大,谁又没个秘密呢,再说她不也将那个诡异的群的事情瞒了下来了吗?因此林晏到底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哦了一声,体贴的转了话题,“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买车,前两天你是手上有案子腾不出时间,现在案子也破了,你总算有时间买车了。”
秦越大约也没想到林晏竟然没追问,神色间也惊讶了片刻,但很快就恢复到平常,道:“明天吧,明天除了要写这案子的结案报告,也没什么事,明天下了班我去买,怎么?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林晏倒是想答应,只是在开口时忽的想到明天好像是她和小廖值大夜,便歉意的笑了笑道:“明天刚好我值大夜,走不开,那你约你同事陪你去吧。”
秦越闻言有些失望,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句好。
恰在此时她们的锅底开了,林晏顿时打起精神,将桌子上的菜往锅里放。
当然,她没忘记帮秦越也夹了一些菜,就在她将菜放的差不多了,期待的等着熟好吃的时候,她们身边忽的响起了一道带着迟疑的声音,“林……晏?”
林晏抬起头,就看到离她们不远处站了一对年轻的男女,男人长相英俊,女人长相美艳,看起来十分登对,不过最重要的是,女人看着有些眼熟。
女人打量着她,林晏也很是看了她一会儿,才慢慢的从记忆里扒出来一张脸,顿时惊喜的看着她道:“方珊珊,怎么是你,你变化好大啊,我都险些没认出来你。”
方珊珊见自己被认了出来,脸上也满是惊喜的笑容,道:“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你也变化好大,比高中时候高多了也漂亮多了。”
方珊珊说着看了秦越一眼,笑道:“怎么?你也来和男朋友吃饭?”
林晏道:“什么男朋友?你认不出来了吗?这是秦越。”
“秦越?”方珊珊疑惑的皱起眉头,想了想才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笑道:“原来是秦越,我怎么说看着也有点眼熟,我还以为是在你朋友圈见过呢。”
秦越对上方珊珊的眼神,露出个礼貌的笑容,却没有丝毫说话的意思。
方珊珊也不以为意,看着林晏道:“你们俩还一起玩着呢,咱们高中毕业还经常联系的也就你两了吧,说起来真让人羡慕,真是没几个人能像你们俩一样从小玩到大还没红过脸一直玩着的。”
林晏道:“这不是运气好呗,我记得你不是大学毕业留在平城了么,怎么回来了?是过来出差还是回来发展了?”
方珊珊道:“在那边没意思,哪里有家乡好,所以就回来了,你呢?还当着警察呢?”
林晏点点头,“是啊。”
方珊珊笑道:“你够可以的啊,我还以为你这次受伤你妈说什么都逼着你让你辞职呢,没想到你还当着警察,真是对理想够坚定的啊。”
林晏听出来她话里的意思,惊讶道:“你知道我受伤了?”
方珊珊道:“是啊,我还去医院看你了来着,不过当时你在ICU,还昏迷着,我就隔着玻璃看了你一会儿,又陪了陪你妈妈,就走了。”
难怪她没印象呢,林晏笑道:“谢谢你啊。”
方珊珊道:“客气什么,好歹是同学一场,其实后面我也打算去看你的,只是临时有些事回平城了,等再回来去医院你就出院了,你的伤真是好的好快。”
林晏想着她受伤的那几个月,笑道:“其实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毕竟就连医生都说我那么重的伤少说要在医院躺半年,可没想到我只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就能出院了。”
“大概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方珊珊笑着接了一句,然后掏出手机道:“留个电话吧,我现在也留在安南了,以后还能一起聚聚什么的。”
这个自然没什么不可以的,林晏将自己的电话报给她,又记下方珊珊的电话,而后又聊了几句,在她男朋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之后,才笑着分开了。
当然,在方珊珊离开之前林晏问过她要不要一起吃,只是方珊珊拒绝了,林晏也没再坚持。
因为这个插曲,林晏下进锅里的肉有些煮久了,好在这家肉是抹了香料腌制过的,哪怕煮了这么久的时间,也还是很嫩。
林晏闻着这浓郁的香味,一边迫不及待的将煮好的肉夹进小料里,一边招呼着秦越,只是她说了几句也不见秦越回答,不禁奇怪的抬起头,这才发现秦越还盯着方珊珊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颇有些全神贯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