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宫中往事

    苏眉笙这才发现自己还真是孤陋寡闻了。此事件的原由应该是前些日子她要礼仪司的众人放出去的风声,加上陆卿云又以麻疹之症赶走了三个老妖婆,才让这子虚乌有的麻疹坐实了。

    见黛嫔如此堤防的模样,苏眉笙暗自好笑,脸上却表现的很是歉意:“多谢黛嫔娘娘提醒,奴婢这就回避。”说着就靠边低头站着,让出了一条道。

    “哼,算你识相。”黛嫔高仰着头的走过。

    在顾婉仪经过时,一方手帕掉落在了地上。

    苏眉笙弯腰拾起:“婉嫔娘娘,您的手帕掉了。”

    顾婉仪停下脚步,微微转身接过了她手中的帕子,一眼瞥见手帕的一角上绣有一个小小的笙字,不由的轻笑道:“多谢!”遂,将手帕放入了袖子里,继续朝前走去。

    “姐姐,她接触的过的东西还要来作甚,当心被传染上麻疹。”安贵人好心提醒道。

    顾婉仪轻轻摇着纱扇:“无妨!礼仪司是否真有麻疹,皇上理应早已派人查过,不然早已隔离了礼仪司。”

    这话说的安贵人无言以对,可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只听闻礼仪司有人换上麻疹,可至始至终都未见宫中有人采取任何隔离消毒措施。

    “如此说来,是妹妹多心了。”安贵人讪讪道。

    顾婉仪转头微笑道:“多谢安贵人的关心。”

    见对方道了谢,安贵人的脸上顿时有了神采:“姐姐这话就客气了。”

    这时,“咳咳……”顾婉仪咳嗽了两声。

    “妹妹这是怎么了?”黛嫔关切的问道。

    “前几日妹妹有些偶感风寒,尚未痊愈……咳……”顾婉仪答道。

    黛嫔露出了一丝轻责:“妹妹怎的不早说,还陪姐姐在这大太阳下晒着,赶紧回去休息吧。”

    “妹妹就先行告辞了,改日再向姐姐赔罪。”顾婉仪微微螓首。

    “去吧,去吧。”

    ……

    翊坤宫。

    正翘着二郎腿,吃着冰西瓜块的苏眉笙一眼瞧见回来了的顾婉仪,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会明白我的意思,知道我会在这里等你。”

    顾婉仪从袖子里拿出那方手帕还给了她:“你如此邀约我,我怎能不到。”

    “知我者,婉仪也!”苏眉笙接过手帕擦了擦嘴。

    “可是遇上棘手之事了?”

    “嗯!”

    “你每次遇上难题就会来找我。”

    “谁让你是我们的军师呢。”苏眉笙毫不吝啬的夸道。

    顾婉仪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别给我戴高帽子,说吧,是何事?”

    “可听过誊嬷嬷这号人物?”

    “誊嬷嬷?”顾婉仪露出了一丝惊讶。

    见到此表情,苏眉笙心里一喜:“看来我问对了人。”

    “此人我略知一二,她的闺名叫誊秀妹,算起来应该已有三十岁了。”

    “对对,就是她。”苏眉笙忙不迭的点着头,顾婉仪所说与她猜测的年龄相符。

    “听闻此人之前的主子是贺妃,与前皇贵妃魏妙思是同一届入宫的秀女。性情温婉,为人谦和还精通医术,曾治好了皇上的偏头痛,因此在短短两年内从贵人被晋封为了贺妃。也由此,后宫之中不少嫔妃都会明的暗的去找她询问各自隐晦不明的病源,毕竟太医是段景焕,而后宫又都是女人,有些病不方便去找太医,便纷纷去找了贺妃。”

    “如此说来,这位贺妃还真是有颗圣心了。”

    顾婉仪点点头:“后因实在忙不过来,而她身边又缺乏一位能为她配药和写药方的贴身婢女,便向皇上请求将她入宫前的家中婢女誊秀妹带入宫,后皇上应允,这位婢女才破例从外俾身份半途进了宫成为了宫中婢女,此人就是现如今的誊嬷嬷。”

    苏眉笙恍然,原来誊嬷嬷是外俾出身,难怪进宫不到十年,年龄却与准皇后的婢女差不多年龄。

    “至此之后,贺妃的名声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得到后宫的尊敬。直到有一次,一名怀龙嗣的妃子自己吃错了药,却反而怪罪到了贺妃头上,说贺妃一直未有龙子才会嫉妒她,想要谋害她的龙儿,因此怀恨在心处处与贺妃为敌,到处挑拨损害贺妃的名声……”

    “……终于有一次这位妃子抓住了机会,当时皇太后的身体略感不适有些咳嗽,贺妃便煮了自制的枇杷膏命贴身宫女誊嬷嬷送去永福宫。半路上,被此妃子的婢女趁机在枇杷膏里下了少量的泻药,致使皇太后腹泻三日,最终皇上大怒命人搬走了贺妃宫里所有的医药,并禁止她再开药方和研制药汤……”

    “……这道圣旨无异于剥夺了贺妃所有的快乐,也就从那时起,一生酷爱医术的贺妃整日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她的贴身宫女誊嬷嬷见自家主子日渐消瘦,便怨恨上了那妃子……”

    “……趁着寒冬腊月之时,誊嬷嬷晚上潜入那妃子的宫中,一把火烧了她的行宫,那妃子当晚就被烧死了,行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也死伤大半,这事引起了皇上的震怒,令人彻查此案,在现场发现了一枚簪子,而这枚簪子正是贺妃之物,只是当时早已送给了誊嬷嬷,誊嬷嬷放火那晚不小心将此簪掉落在了现场……”

    “……当皇上根据这枚簪子查到是贺妃后,立马下旨褫夺了她的封号,将她打入冷宫。当晚,贺妃就上吊自缢了,从此,誊嬷嬷就一直守在冷宫里,一守就是十年。”

    听完后的苏眉笙叹了口气:“她这也太狠了,为了主子的喜好就烧死了差不多一行宫的人。”难怪她的眼神那么犀利,犀利的近乎冷血。

    “也正是因为她太过狠毒,才害死了她的主子,她心中有愧,才会一守就是十年。”说到这里,顾婉仪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为何问起她?”

    “没什么,只是偶尔听人说起就有些好奇罢了。”苏眉笙掩藏着自己的心思,有些事不说反而不会让身边的人担心。

    “此人心胸狭隘,锱铢必较,你最好不要与此人有来往。”顾婉仪不放心的劝道。

    苏眉笙点了点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多谢你替我解了惑,时辰也不早了。”如今礼仪司又换了管事,她不敢在外久留。

    顾婉怡也站了起来,每回两人分来时,她都会送苏眉笙道门口。

    “不用送了,被旁人看见反而不好。”苏眉笙朝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你这西瓜一定是极品,又甜又沙……”

    顾婉仪掩嘴而笑。

    ……

    在回礼仪司的路上,苏眉笙无端的想起了准皇后和前皇贵妃,她们与贺妃三人差不多同为一届,命运又如此相似,没有一个活下来。

    在这种和平盛世到处都是繁花似锦的后宫里谁还能记得住十年前发生的人和事。

    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难怪陆卿云会找来誊嬷嬷这号人物,她的手段够狠,够毒,正合了陆卿云的意。

    只是如此一个性格死磕的女人为何会听命于陆卿云?

    陆卿云究竟用什么法子让这样一个能够在冷宫里一守就是十年的女人心动的出了冷宫?

    一路想着问题的苏眉笙回到了礼仪司。

    礼仪司内一切如常,一眼看去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众人人们该做什么做什么。

    可苏眉笙就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似乎是太过安静了,安静的没有一丁点人声。

    平日里大家都是有说有笑,尤其是那一群活泼的小宫女经常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今日却安静异常。

    她转头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小贵子,这个平日里极为热情好动的小太监多半不是坐在门槛上,就是四处瞎逛。此刻居然会特别安静的站在门口,双手垂立,头微微下垂,一动不动的站着,说是木头人都不为过。

    眼珠骨碌一转,苏眉笙凑近他的耳边猛的说了句:“熊嬷嬷来了!”

    毫无反应!

    这个最怕熊嬷嬷的小贵子竟然毫无反应?

    苏眉笙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小贵子,你何时变得这么有规矩了?”

    小贵子仍然双手下垂,不言不动。

    苏眉笙心里一紧,弯下腰扭头看向他的脸。

    小贵子双目痴呆,没有焦距,就像是被人摄走了魂魄一般,这样的表情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不对。

    很不对劲。

    苏眉笙的脑海里顿时警铃大作,她直起腰,再次看向那群正在干活的宫女太监们。

    每一个人,脸色如常,神色正常,可就是没有表情,只知道做手里的活,对周围的事不闻不问,甚至就连两个人相撞之后,也只是相互打了个趔趄,又接着做手里的事儿,没有丝毫疼痛感,这样的场景完全就像是一群行尸走肉在动。

    锦儿呢?

    苏眉笙忐忑不安的寻找着锦儿的身影。

    通屋里,一群宫女围坐在一起寂静无声的缝制着面前堆得高高的一摞衣物。

    锦儿就坐在其中,她的手里此时正拿着一把剪刀。她呆呆的看着正对着自己的剪刀尖,剪刀尖慢慢的,慢慢的移动,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碰!”门被撞开,冲进来的苏眉笙一把抓住了那把剪刀,吼道:“锦儿,你干什么?”

    此时的剪刀尖离锦儿眼珠只有一根手指的长度。

    若不是苏眉笙从窗外见到这一幕冲进来,只怕锦儿这只眼珠就不保了。

    锦儿如同小贵子一样,双目呆滞,对四周的人和事没有任何反应。

    而围坐在一起的人一个个只知道穿针引线的缝补,对苏眉笙的到来同样没有反应。

    层层恐惧包围着的苏眉笙,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出去了一趟回来,所有的人都没了神智。

    再也忍不住心中惶恐的她双手抓住锦儿的肩膀拼命的摇着:“锦儿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不论她如何摇晃,锦儿依旧还是那一副呆板的模样。

    猛然间,记忆深处的一抹久远印象乍现在了苏眉笙的脑海里:“难道……”